百年清华

李冠兴:一生奉献核事业

2008-12-02 | 300

李冠兴,核材料与工艺技术专家。1956年从上海考入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1962年师从李恒德院士攻读研究生,1966年底毕业。1967年分配到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202厂工作至今。曾任202厂厂长。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20061223,校友总会和工物系一行赴202厂访问了李冠兴学长。

 

 

李冠兴院士

 

1962年在清华读研究生起,李冠兴就开始从事核材料的研究与开发工作。40多年过去了,李冠兴早已成为了核材料与工艺技术领域的专家。

终生受益的研究生教育

李冠兴读研的时候,刚成立不久的工程物理系还处于“幼年期”,教师队伍也很年轻,科研积累几乎为零。无论学生还是老师,对核材料科研工作的方向和重点都不是很清楚,大家都是摸索着前进。研究课题的方向是发动学生一起来制定的。有一次,教研组的王一德老师在图书馆找到一本英文原版书,学生们本科学的外语是俄语,英语几乎一窍不通,于是每人分一段来翻译,翻译好了凑到一块,大家讨论。在讨论200号热室方案时,班上同学分成几个小组,分别提方案、画图,再把自己方案的优点讲给大家,系主任何东昌教授也过来跟同学一起听。当时提出了很多那时候看来很稀奇古怪的方案,后来知道同时期国外也是有这些方案的,可见学生们的认知能力并不在外国人之下。

给李冠兴留下印象最深的是李恒德先生的《金属物理》课,第一节课先生就给同学们开出了一张书单,全都是英文经典著作,让大家自学这门课,什么时候觉得可以了,就可随时去找先生考试。大家每天都到图书馆看书查资料,完全没有人管也没人指导,都是自觉主动地学习的,就这样学完了这门专业基础课。从此,大家都养成了很好的自学习惯。

当时,研究生的课题很难选定。一般是根据老师的意见,进行文献调研,然后就写报告交给先生。报告要说清楚三点:第一,国外研究的情况;第二,教研组具备的研究条件;第三,自己准备怎么做。拿到报告后,先生不会立即回答是否可行,要带回去研究一段时间再答复。就这样李冠兴交了好几份报告,然后又被否定了好几次,最终才选定了“铀的热循环”这个课题。选好题目后,先生让李冠兴拿着方案向教研组里的老师一个一个请教,请他们来提意见。各位老师给他的方案提出了很多宝贵意见,他认真地进行了修改,然后在教研组答辩通过后,才正式开始他的课题研究。当时,教研组实验条件非常差,没有先进的仪器设备,各种设施也不齐全。实验架是李冠兴自己动手焊的,控制系统是用时钟来实现的。老师同学都没有经验,遇到问题了不能靠别人,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那段时间,李冠兴白天带着低年级同学做实验,晚上要翻阅大量文献,每天都只能睡上五六个小时。

在这种条件下,李冠兴完成了自己的研究生学业。虽然当时的研究生教育体系远不如现在的规范,但是那时候大家不惧怕困难,完全开放式地思考问题,动手能力和分析解决问题能力都得到了很大锻炼,这一点让李冠兴终生受益。

来到202厂,没想到一干就是40

毕业时,李冠兴被分配到了202厂。该厂主要是从事核材料研究与生产的,与李冠兴的专业非常对口。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考虑到自己在学校里面学了十年了,希望到工厂去锻炼锻炼,于是就到了202厂。这一来就没再“动过窝”,一干就是40年。

刚来的时候研究所有600多人,大家都很年轻,30多岁的就算是“老头”了。年轻人在一起很有朝气,每天都干劲十足。由于研究生阶段的锻炼,李冠兴到了工作岗位后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可是刚刚工作了一年多,由于“政治问题”,李冠兴就被派去当时的施工连,劳动了一年半。后来考虑到他的研究生身份才重新让他回到研究室从事科研工作。回去后做的第一项工作就是从事中间层的研究,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做,查资料、定方案、整治设备、选材料等等,但这一切对于李冠兴来说并不困难,跟他读研究生时所做的工作很相似。第一次做项目报告时,李冠兴就遇到了核材料界的老前辈张沛霖院士,先生评价他的工作说很好、很科班。就这样,第一次见面先生就记住了这位清华毕业的小伙子。

之后,不断有攻关课题交到李冠兴手上,每次他都出色地完成了任务。1976年,他曾独立解决了生产中存在已久的问题。这个问题其他人花了很长时间都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而李冠兴仅用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任务。他根据以往的经验,建立了一套新的理论,并用自己的推理正确解释了生产实际中的现象,从而解决了问题。这次任务的完成,在厂里影响很大,也得到了先生的赞赏。

作访问学者也是带着清华学风出去的

1982年中国改革开放初期,李冠兴十分难得地获得了到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做访问学者的机会。到了国外,李冠兴也是很快就适应了那里的研究工作。他深知这个机会来之不易,所以他珍惜每一分每一妙的时间来汲取新知识,了解国外的情况。他是带着清华学风出去的。

在国外这段时间,他手里握着三把别人没有的钥匙:一把是扫描电镜实验室的钥匙;一把是计算机室的钥匙;还有一把是能打开所有实验室门的标有MMaster)的钥匙,这三把钥匙为李冠兴的科研之路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当时国内的技术水平还比较落后,很多现代化的仪器都不会用,李冠兴利用休息时间到实验室翻阅大量说明书和参考书,不断试验探索,逐一掌握了使用方法。为他今后的研究奠定了基础。

凭借清华学生的自信,李冠兴经常与他的导师Powell教授争论问题。当时,他对Powell的观点提出了异议,到图书馆找材料来证明Powell的观点是不对的。他这样没有完全按照教授观点来做事的作风,反倒赢得了Powell的认可和尊重。回国前Powell教授在给张沛霖院士的信中对李冠兴备加赞赏,认为他“是一位非常有才干和勤奋工作的年轻人。他向我显示了他具有分析处理范围广泛的各类不同问题的能力”。

“好运气”让他一举中第评上院士

曾有人向张沛霖先生询问过,谁够资格评选院士。凭着对李冠兴多年的了解,先生毫不犹豫地说:“我觉得李冠兴够资格。”

先生的确没有看错,1999年评选院士时,李冠兴以他渊博深厚的专业水平突出重围,首次申报院士就获得了成功,这在工厂里面是史无前例的。当大家对他投去羡慕的目光时,谦虚的李冠兴打趣道,自己是“运气好”才一次评上的。李冠兴也十分感谢导师李恒德院士,认为先生在学部的推荐与介绍也起了重要作用。对自己在成长的道路上能够得到两位德高望重的院士的教诲,李冠兴感到十分幸运。

这样59岁的李冠兴当上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也是包头市唯一的一名院士。

带领202厂走出困境,创造新的辉煌

1990年到2000年,李冠兴担任202厂总工程师的10年间,工厂经济状况十分困难。军品生产线被停掉了,主要的产品全没有了。李冠兴四处奔走,争取多方支持,筹建了核工业唯一建在工厂里的重点实验室,建设了研发基地,争取到一批重大科研项目,培养了一支科研团队。他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带领团队,在元件研究和材料研究领域作出了重要贡献。

2000年,李冠兴被任命为202厂厂长。随着我国核电站的发展,厂里出现了转机。他领导组织建成了我国第一条重水堆核电燃料元件生产线,拿出了我国第一组合格的重水堆核电燃料组件,为秦山三期核电燃料元件国产化奠定了坚实基础。在管理工作中他推行两个“坚持”:坚持高标准,向国内或国际一流水平看齐;坚持实事求是,决不允许弄虚作假。他身体力行,积极倡导和营造一种宽松的、民主的、积极向上的人文环境,为人才的发展提供了平台,造就了一大批英才,带领他们一起创造了202厂的再度辉煌。

李冠兴曾多次谢绝大城市、大企业的高薪聘请,在相对比较艰苦的内蒙古地区,几十年如一日,脚踏实地、勤奋耕耘在他热爱的核事业领域。他以“求真务实,创新图强,厚道为人,报效祖国”的人生信念和“自知者明,自胜者强”的科学态度,在核材料核工艺技术领域勤奋耕耘着。他说,我愿一生从事核材料工作。

姜微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