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关于国立清华大学的定名

2010-07-13 | 2916

●孟凡茂

 

清华大学的前身是清末建立的清华学堂,在清华学堂筹建过程中称游美肄业馆。19097月,清政府的外务部和学部共同设立一个机构——游美学务处,负责庚款留美学生的选派与管理。为使学生到美国后能尽快适应在美的学习与生活,清政府决定开办游美肄业馆对学生进行半年到一年的短期培训。同年9月选定清华园作为肄业馆馆址,开始建设。在筹建过程中,游美学务处决定把游美肄业馆办成从中学到大学预科的8年制学校,由于办学规模扩大和学制的延长,在正式开学之前,游美学务处申请把游美肄业馆改称清华学堂,并于19111月得到清政府的批准,随之“清华学堂”的名称公诸于世。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学堂改称学校,当年10月,改称“清华学校”,同时改由外交部单独管辖,但仍然是一所留美预备学校。清华学校这一名称一直使用到1928年。

19286月,北京政府垮台,南京国民政府接管北京各机关部门。611日南京政府大学院(大学院为当时南京政府最高教育学术管理机构,192710月设立,192810月撤销)和外交部会同致电清华学校原教务长梅贻琦,指令他代理校务,等候接管。清华学校学生会于622日发表宣言,其中有把清华学校改办为清华大学的呼吁。因为,当时清华已经有大学本科学生三个年级,1929年将有第一届大学生毕业,而学校尚无大学的名分,这让学生所不能接受的;也就是说,清华的大学毕业生不是毕业于清华大学而是清华学校,这在常理上也讲不通了。

1928817日, 南京国民政府会议批准了由大学院院长蔡元培和外交部长王正廷会同提交的议案,正式任命罗家伦为清华大学校长,可以说校名和校长问题同时得以解决。829日国民政府外交部部长王正廷给罗家伦发了训令,内容是:“为令知事,案准  国民政府秘书处函开,‘奉  国民政府令开,任命罗家伦为清华大学校长,此令。等因,奉此。除填发任状并公布外,相应录令函达查照等由’准此。除分令外,合行令仰该员即便遵照接收,仍将任事日期具报,备案。此令。 ”。从这个训令可知,国民政府令中虽然以“清华大学”作为校名,却未按当时照国民政府大学院管辖的大学那样称 “国立清华大学”。

对于清华大学名称前未加“国立”二字,194110月罗家伦在一次谈话中解释说:“恐怕是革命时代大家很不注意手续罢,政府任命我为清华大学校长的时候,并没有宣布把清华改为国立大学,也没有颁布组织规程,所以我当时奉到的命令,乃是清华大学校长,而不是国立清华大学校长,听说不加“国立”二字,乃是当时外交部王正廷部长的主张,说是恐怕美国朋友看了不高兴。但是在革命的时代,还有一批人有一点革命的劲儿。任命我的命令发表以后,大学院院长蔡孑民先生(当时蔡元培已经辞大学院长,由副院长杨杏佛主持院务)叫我去拟订组织规程。我便同大学院的两位有关的组长,张奚若先生(大学院高等教育处处长)和钱端生先生(大学院文化事业处处长),——拟订了规程,就本着这点革命的劲儿,把清华定为国立。”

罗家伦的谈话表明,国立清华大学名称是由罗家伦、张奚若和钱端升三人在起草条例过程中确定的,所以,不管是谁首先提议,这个校名应该属于三人共同的意见。但是,随着政治局势的改变,到1956年罗家伦对此有如下的叙述:“在国民政府发表任命我做清华大学校长的命令上,这是任命罗家伦为清华大学校长,而不是国立清华大学校长,因为当时规章未定,而先发布校长人选的。后来才由我草拟清华大学规程,呈请政府核准颁布。我在“清华大学”四个字上面加上“国立”两字,大学院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可是外交部用种种借口反对,一开口就说怕伤美国的感情。我当时严正的驳斥他们说:‘美国的赔款是退还中国来办学校的,这个钱本来是国库的钱,现在美国退还国库,我们为什么不能用‘国立’二字?’这样才把国立清华大学这个名字称谓定了。”这段文字中关于起草章程,就由罗家伦一个人完成了。政治的对立和海峡的分割,使当事人对历史事件的追述会有所取舍。当初起草《国立清华大学条例》的三人,罗在台湾,张、钱二人在大陆,而张、钱二人没有机会看到罗的文字,也不可能做出回应,把那一段经历写成文字。

罗家伦等三人起草条例应该在19288月下旬就完成了,在等待政府批准期间,罗家伦以新任国立清华大学校长身份向大学院和外交部呈文《整理清华大学方针》,提出整顿清华的八条方针即:(1)造成廉洁的清华,定期公布款项用途;(2)节约行政费,扩充设备费;(3)调整科系;(4)以国立清华大学名义重发聘书;(5)聘任外国专门学者;(6)设立研究院;(7)每系选派一人留学;(8)实行军事训练。据1928913日南下学生代表向学生会评议部提交的《南下代表报告书》,三位代表于829日晚到南京,92日晚离开南京去上海。在南京的3天时间里他们会见了新校长罗家伦,大学院和外交部的官员。此时学生代表已得知,“校名:中央已正式命名为‘国立清华大学’,罗校长且已请谭延闿(国民政府)主席写就匾额带来。” 并且,刚到南京后,学生代表曾以国立清华大学学生会的名义发表声明,表明了清华在校学生欢迎罗家伦校长的态度。应该说,此时 “国立清华大学”的校名还未得到南京政府的批准。

由罗家伦等人起草的《国立清华大学条例》,经国民政府批准后,于192895日由大学院正式发布。其第一条为:“国立清华大学根据中华民国教育宗旨,以求中华民族在学术上之独立发展而完成建设新中国之使命为宗旨。”至此,国立清华大学的名称得到官方的正式确定和使用。1928918日,罗家伦在大礼堂宣誓就职,并代表政府宣布国立清华大学在明丽的清华园成立。古语云:“必也正名乎”,国立清华大学的定名,不仅是把一所由外交部管辖的留美预备学校改变为国家正式大学,也使清华在纳入全国教育系统的进程中先从名义上得以确认。

       

参考资料:

1928年《国立清华大学校刊》

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二卷

罗久芳:《罗家伦与张维桢——我的父亲母亲》

罗家伦:《罗家伦先生文存》第七卷

陈明珠:《五四健将——罗家伦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