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从时间细节考察美国第一次退还庚款的交涉过程

2010-12-31 | 2399

○孟凡茂

 

19085月美国国会决定退还部分庚款,清政府与美国政府商定用此款选派学生赴美留学。对于这一历史事件,时代不同,评价也就不同。或说,敦睦邦交,义行可嘉;或说,文化侵略,图谋不轨;或说,旨意高远,立树人之大计;或说,机关算尽,终究事与愿违。所谓立场不同,评论自然莫衷一是。对于历史事件,分析评论固然必要,但首先还是应该把其发生过程的细节搞清楚。或因历史档案资料的缺乏,或因史料选择的不当,某些结论缺乏说服力甚至是错误的。本文从时间角度考察美国第一次退还超收庚款的交涉过程,尽可能从细节上探讨,美国何时承认自己超收庚款,何时提出退款,中国何时了解到退款的数额,是谁在何时提出退款兴学留美计划,以及退款兴学计划的落实情况。

一、美国何时确认自己超索了庚子赔款

19008月八国联军以救援各国使馆人员的名义侵占了北京,在大肆掠夺之后,决定与清政府谈判。清政府派庆亲王奕劻和北洋大臣李鸿章作为全权代表与八国代表在北京谈判。1019日,美国国务卿海约翰(John Milton Hay)表示希望列强各国一致行动,“保持中国领土和行政完整,并为了中国和他们自己,保证中国与其他国家的贸易中机会均等,利益均沾”。1美国的这个提议得到其他列强的认同。1222日列强各国代表拟订了十二条“议和大纲”,奕劻和李鸿章从美国使馆得知其内容,随即电达报西安行在,1224日议和谈判正式开始。1227日清廷允准议和大纲,并给和议大臣一道上谕,“敬念宗庙社稷,关系至重,不得不委曲求全,所有十二条大纲,应即照允”。2虽然,对于细节问题这道上谕还说“设法婉商磋磨,尚冀稍资补救”,但此时,列强割据京城,外虏兵扰数省,远避西安的行在也只能听命于人了。

赔款问题是全部条约谈判中费时最长、争执最激烈的议题。3 1901128日英国驻中国公使萨道义(E.M.Satow)向公使团会议提出方案:索赔总额不超过5000万英镑约合3.3亿两关平银,分年摊付、年息四厘,由漕粮、盐税和常关三项税收作为担保。4这个方案为其他列强所接受。129日,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指示美国驻中国公使康格(E.H.Conger)将赔款总数限制在1.5亿美元(约合2.02亿两关平银),同时提出美国的损失和支出为2500万美元。5

在此后的几个月内,列强各国争相浮报所谓的损失和开支,到57日,各国索要赔款的总额已经猛增到6750万英镑(约合4.5亿两关平银),比英国当初提出的最高限额高出三分之一强。6 510日,海约翰再次电告柔克义,具体指示:“如果各国同样削减其赔款数额的话,本政府愿削减其应得之合理赔款数额的一半。”7

528日赔款委员会向各国公使通报,按190141日中国关平银与各国货币的汇率,预计截止到190171日各国索赔总额折合4.6多亿两关平银。8 529日清朝皇帝发出上谕,同意接受4.5亿两关平银的赔款要求。

190197日清政府与列强签订《辛丑条约》。条约共12条,其中包括炸毁大沽等地炮台,外军驻守京畿要塞,索要巨额赔款等。后来有人评论,“赔款既竭泽而渔,拆台又国防全失,都城驻军,受人控制”。9《辛丑条约》是个彻头彻尾的卖国条约,也是一个积贫积弱国家的无可奈何之事。赔款总额为4.5亿两关平银,年息4%39年还清,本息合计达9.82亿两关平银。10直到19026月,列强各国才按比例分配了4.5亿两关平银的赔款总额。

赔款谈判的开始时,海约翰指示康格:“我们的损失和开支数计约2500万美元。”康格和柔克义接到指示后大惑不解,于是康格致函海约翰提出异议,但海约翰对此均置之不理,反而申言这是“相当合理的数额”。11最后,美国所得赔款调整为24,440,778.81美元,利息约2891万美元,本息和共约5335万美元。在谈判过程中,美国虽然主张限制各国的索赔总额,但通过高报索赔数额来获取实利,按比例减少提议必然要受到其他国家的反对。同时,列强各国争相高开虚报,所谓索赔,就成了列强对中国进行肆意敲诈勒索的说辞。谈判完成,列强弹冠相庆时,但也免不了相互揶揄。12

条约签字数月后,1901年年末一则消息在纽约传播,消息称美国有意把1800万美元的赔款退还给中国。19011227日《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发布特讯澄清此事,特讯的标题是:“把1800万美元作为礼物送给中国,绝无此事;说美国确认700万美元赔款已是足额,纯属谣言”。美国政府发言人首先辟谣,说那则消息是虚假的。并声明,如果中国的赔款超出美国的实际损失,美国愿意退还溢款。但是,美国提出的索赔是合理的,没有多要一分钱。13 1902110日美国《CASS CITY CHRONICLE》周刊刊登短讯:《中国必须赔款》,短讯称:国务卿海约翰致驻北京公使康格的急电使一个敏感的外交问题得以解决。一封来自北京的电文称,美国可能会缩减1800万美元属于美国的庚子赔款。国务卿的急电说,那封电文所报告的内容纯属捏造。国务卿还说,美国的索赔是恰当的和公正的;但是,如果有必要,美国愿意按比例缩减索赔数目。14此时,庚子赔款的谈判才结束不久,第一笔赔款还未拿到,美国不可能在此时与其他列强产生分歧。

尽管美国国务卿海约翰、谈判代表柔克义和驻中国公使康格从美国提出索赔要求的开始,就清楚自己的索赔额是个虚开的数目,但是,在1904125日之前,美国官方对此的解释始终是,索赔是恰当的和公正的。1904126日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指示柔克义草拟了关于退还部分庚子赔款的备忘录,内容是:“经调查,美国公民在义和团时期所遭受的损失以及美国军队的开支并非最初估计的那么多,鉴于这一事实,以及中国目前的财政困难和我们以前也有过向中国退还多余部分赔款的政策,向国会提出庚子赔款对中国是否存在不公正问题是我的职责;退还部分庚子赔款对减轻中国沉重的债务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如果这一建议获得国会的批准,我建议授权行政部门通知中国政府,此后美国只要求赔款总数的一半。”15之所以写此备忘录,是因为在125日,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与中国驻美公使梁诚举行了一次会谈。

二、中美何时开始进行退还庚款交涉的

关于美国退还超收庚款,有文章谈到早在列强各国索要赔款谈判时,美国就有意退还部分赔款,并说美国国务卿海约翰和总统麦金莱(William Mckinley)曾私下谈过此事。16有研究者称在19021月美国《纽约时报》曾经载文称,美国要把多达1800万美元的赔款退给中国,各国将会分吞此款,国务卿海约翰正在考虑如何退还。17从上节的引文可知,在此之前,《纽约时报》等报刊对此类传言已经做了澄清。当时美国政府的公开表态是,美国没有超索赔款。

由于连年银价下跌,金价上升,一些列强国家不接受中国提出的以银为准的偿还办法,向中国政府提出以金为准来还款。18由于此前中国同美国签定了用银还款的协议,外务部于19041130日(清光绪三十年十月二十四日)给驻美公使梁诚发去电报,电文是:“各国赔款,不允还银。惟美曾久照和约第六款甲字所定汇价办理,有康使照会及零票载明为据。现与各国另议还金办法,康使颇有须一例均待之言。……此事美政府既慨允于前,未必因各国办法不同,遽变宗旨。希尊处向美政府声明,并译复。外务部,敬。”19外务部指示梁诚与美国交涉赔款用银问题。121日梁诚会晤美国国务卿海约翰,海约翰说美国已经给驻中国公使康格发电,告诉采取各国一律的政策。由于有约在先,海约翰还是答应梁诚把此事向总统汇报,交内阁会议讨论。125日上午梁再次会晤海约翰,询问总统意见,得知总统和各部官员都同意采取各国一律的办法。梁诚为此向海约翰阐述了中国坚持用银的立场。并说,中国的财政已经极为困难,为筹集赔款也是想尽了办法,全部用金还款,必须再增加税收。发展下去,民众疾苦不堪,会更加仇恨洋人,甚至造成政局不稳,后果不堪设想。美国既然主张“保全中国领土和行政完整”,国务卿应能想出办法。海约翰深为梁诚坦诚的话语所感动,沉默多时,才说出了一个历史真相:庚款原本就索要过多。梁诚就此话题,首次提出:“如果各国都核减赔款,对我国的财政大有益处。贵国如能率先核减赔款,首倡义举,各国就会立即响应。”海约翰认为梁诚的观点很有道理,并答应梁诚他将竭力筹划,使美国退还超收的庚款。当晚梁诚发电报给外务部,报告与海约翰会谈的结果。电文如下:“辰,尊敬电,告外部。总统廷议,谓各国还金,美独否,议会必不允。外部言:出入无多,不便两歧。诚讽以减收偿款。外部语意虽缓,办冀可成,较之金亏,所省尤巨。惟暂宜秘密,免别国沮惑。俟成后或可援令照办。诚。二十九。”20此电把梁诚与海约翰所谈主要结果及时报告给北京外务部。用银还款已不可能,但海约翰接受了梁诚的建议,美国有望核减赔款,并请国内保密。与此同时梁诚给外务部写了一封长函,21报告此次会谈的详细内容。

从信函可以体会到梁诚当时的心情,外务部的任务,国家的困难,自己的责任,以一个外交官对国家的忠诚打动了海约翰,使海为之动容,“默然良久”,说出庚款超索的事实,才开始了中国公使就退还庚款问题与美方的艰难交涉。此函由海航寄送,直到1905119日(光绪三十年十二月十四日)外务部才收到,因此也就有人把收信时间误认为是发信时间,把梁诚与海约翰的会谈推迟了40多天。

1904125日,中国驻美国公使梁诚和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代表各自国家就美国核减庚款问题举行了第一次会晤,中美双方表明了各自的态度。两位外交家对此次会晤极为重视,才有了上面所提到的,梁诚写给外务部的函电和海约翰指示柔克义写的备忘录。

三、中方何时了解到美国所认定的超收庚款数额

有文章称,在与海约翰就退还庚款问题的首次交涉之前或当时,梁诚就已经知道了美国超索赔款的准确数目,22但历史事实并非如此。

早在1904年春天梁诚就了解到,“闻美国商民应收之款,仅计二百余万,而当时海陆军费,已由菲律宾防次全案报销……,此项赔款……实溢二千二百万元。”23 190548日,梁诚写信给外务部,汇报庚款退还交涉的进展。信中说:“美国赔款收回各节,经于迭次函陈在案。兹查此项赔款,除美国商民教士应领各款外,实溢美金二千二百万。自海约翰代陈鄙意,倡议减收,又经诚运动劝说,近来上流议论已幡然改变,即固执如户部大臣疏氏者,亦不复显然相拒。观此机兆,似可图成。”241904125日梁诚与海约翰会晤之后,通过与海约翰的多次会谈和与美国上层人士的接触,4个月的退还庚款交涉工作才有了较为明朗的前景。但美国应该退多少,梁诚并不清楚。梁诚对庚子事变中美国的民间赔偿案进行了调查,但对于美国军费的开支,梁诚无法了解到,他认为应属于原来的军费预算,不应列在赔款额内。尽管在1904126日柔克义的备忘录中提到 “美国只要求赔款总数的一半”,但是梁诚不可能看到这份备忘录,海约翰也没有向他透露美国能退还多少。所以,梁诚给外务部的信中报告美国超收庚款达2200万美元。

1905年底或1906年年初,美国驻北京公使柔克义向清外务大臣那桐表示美国愿意退还2000万美元庚款。此事一经报纸报道,柔克义立即受到来自美国国会的批评。美国军事委员会主席赫尔(Hull)将军在国会上发言,认为柔克义的表态有损美国国家名誉,是在向中国示弱。25同时,继任国务卿路提(Elihu Root,今译鲁特或罗脱)主张等到美国应得赔款足额之后再讨论退款问题,退款交涉遂被搁置。直到1907年年初,梁诚又托内部大臣格斐路(J. R. Garfield )、工商部大臣脱老士(O. S. Straus)向总统进言,退款交涉重新开始。1907410日梁诚写给外务部函说:“……总统为主持大约,与外部路提商榷妥当,便可将应否减收及如何减法各节与诚酌议矣。闻美国海陆军费开报至一千一百余万之多26……”从1904年年底到19074月,过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梁诚才得知海陆军所报军费支出,数额之大完全出乎梁诚的预料。所以他认为:“断断不及此数”。此时梁诚的工作重点是尽可能缩减美军方所报军费开支。因为美军是从菲律宾派出,军费不会如军方报得那么高,他要据此与国务卿路提交涉。

1907615日晚梁诚接到美国国务卿路提的照会,27梁诚立即给北京外务部发出一份电报,电文是:“辛丑赔款,美国二十四兆四十四万金圆有奇,利息称是。诚抵任,探知开销之数,实不及半,……本日接外部文,现计美国政府商民支恤款项,不过一十一兆六十五万五千四百九十二金圆六角九分,愿将中国允还原议更正,照数减收,奉总统谕允,令国会照行,以表两国交谊等情。查所拟收数,比较原数实减让一十二兆七十八万五千余金元,利息一十五兆一十三万余金元。” 28至此,北京外务部得到准确消息,美国应收庚款11,655,492.69美元。梁诚当时算出退还中国本金1278.5余万美元,利息约1513万美元,本息和约2790余万美元。

1908年美国国会讨论总统关于核减庚款的议案,有议员提出应当预留一定款额以支付尚未受理的商民索赔案。国会最后决定,在原拟退还中国的款额中扣留200万美元作为补充理赔费用,使美国应收庚款本金增到1365.5余万美元。19087月中美就退款使用问题达成一致意见,即中国派遣学生留学美国。美国政府对此极为满意,83日国务卿路提给柔克义一封电报,称国务院要求财政部根据豁免法案意图以及中国遣送留美学生的意向重新计算赔款的支付额。1231日驻美公使伍廷芳收到美国国务卿关于退款的实施法令,其中包括美国应收的款额和退还中国的款额的计算表。1902-1908年美国已收赔款约700多万美元,其中绝大部分是利息。把应退还中国的本息和约400余万美元用于提前还款,抵消相同数额的美国应收赔款本金。在抵消之后,美国的本金为964.4万美元。对偿还7年之后的余款,本息和约4620万美元的分配,并没有采用按本金比例分配的方法,而是将964.4万美元作为本金按等额支付方式,以年息4%32年期限重新计算。因此,美国每年收53.96万美元,共1726.6万美元,其余全部退还中国。用这种的计算方法,虽然退还给中国的本金减少了,利息却增加了,本息和达到2890余万美元,也就能让中国选送更多的学生赴美留学。29从重新核算退款的方法可以看出美国政府对退款兴学留美计划的赞成和支持,也可领略美国国会和政府之间的制衡与对策。

四、退款兴学最先是谁在何时提出的

1907623日美国《纽约时报》刊登了记者采访梁诚的访谈录,其中谈了庚款退还问题。在交涉之初,梁诚向海约翰建议:“如贵政府能将赔款数目重加勘算,则总统可以深喻吾政府商请之为公正,如能行此,实足表明美国之素持公道”。梁诚说:“几经筹议之后,而余得减收赔款之法。海氏闻之大悟,谓当以此法言之总统。并告余曰:‘事之若此,当做得到也。’予因电告吾政府,随接政府训令,详示办法。”30此次采访,是在梁诚已经得到美国国务卿关于退还超收庚款正式照会之后,即将回国之前。所述情况发生在1904年年底至1905年年初。31梁所谓“几经筹议之后,而余得减收赔款之法。”他没有公开他的减收赔款之法,现在根据190548日梁诚致外务部的信函可知,此法就是后来实行的用退还庚款兴学留美计划。“似宜声告美国政府,请将此项赔款归回,以为广设学堂遣派游学之用,在美廷既喜得归款之义声,又乐观育才之盛举。纵有少数议绅或生异议,而词旨光大,必受全国欢迎。……在我国以已出之资财,造无穷之才俊,利益损益已适相反”。32

交涉之初,梁诚的工作重点是与海约翰商议如何向美国政府提出庚款核减议题。海约翰与柔克义是美国在辛丑条约谈判中的决策者和参与者,当初为了从中国攫取更多的利益,与其他列强一样,冒报浮开所谓的损失,虽然超索了赔款,却与美国所一贯自称的正义和公平的主张背道而驰,且此前美国官方一再宣称索赔款额是合理的。为使庚款退还成为可能,梁诚首先考虑到用什么方式退款才能为美国朝野接受。与海约翰几次商讨之后,梁诚想到了把退款用于中国学生留学美国。这可能与他早年在美留学的经历有很大关系,作为最后一批幼童留美生,梁诚没有上大学就被召回。梁诚一直重视留学教育,作为公使他总是设法帮助在美的留学生。海约翰接受梁诚的退款建议正好是一个契机,使当年容闳的留学计划得以继续。以梁诚在美多年的经历,他了解到美国人民是欢迎中国留学生的。所以,在退还庚款交涉的最初阶段——争取使退款成为可能的阶段,梁诚从美国的角度考虑,为海约翰筹划了退款实施方案,这个方案让海约翰“闻之大悟”,同时也就成了海约翰向美国总统提交的方案。在此之后,梁诚继续完善这个计划,并向北京外务部汇报,以使退款兴学留美计划能够得到政府批准。

48日的信函中,我们了解到,梁诚对退款留学计划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他希望外务部代表国家首先提出则占有主动,免于受制与外国。但是留学计划是两个国家的事,是派出国和接受国的合作项目,单靠一方是不能实现的。中国需要向美国学习现代社会的诸多方面的知识和技能;而美国也希望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因为这符合美国的长远利益。为了这个计划,梁诚给外务部写信的同时也给北洋大臣袁世凯写了同样内容的信。梁诚希望袁世凯在接见柔克义时首先提出退款兴学计划。或许就是给袁世凯的信,使得梁诚的计划受到质疑。北洋大臣袁世凯立即给外务部写信,提出用退款办实业,整饰路矿,用办实业的赢利兴学。从整个国家经济的角度讲,对于当时捉襟见肘的财政来说,花那么多钱派学生留学让袁世凯无法接受。所以,190561日外务部给梁诚的回信说:退还的庚款用于派遣中国学生留学美国,是个很好的计划,但外务部也认为袁世凯的意见“尤属统筹兼顾、尽美尽善之图”,并指出“办理学务,似无须如此巨款”。为了不影响美国退还部分庚款,外务部指示梁诚“揆度情形,必须毫无妨碍,方可示此宗旨,否则但告以办理一切有益之新政,决不妄费”。331905923日梁诚给外务部函说:“以慰帅(袁世凯)欲收此款先办路矿,以其余利振饬学务,特嘱相机因应。时值粤汉铁路正议收回,美总统颇不适意,且恐有所牵掣,未曾再提前议。前日晤谈,渐及此事,总统力允俟议院开会一并交议。”34此后,由于退款交涉已陷于停顿状态,梁诚的退款兴学留美计划也就搁置下来。但是在美国国内,对于退还庚款的用途让宗教界和教育界的美国人士热情逐渐高涨起来。

1906年年初伊利诺伊(University  of Illinois)大学校长埃德蒙•詹姆斯(Edmund J. James)向美国总统罗斯福(Theodore Roosevelt)呈交了《关于派遣教育考察团去中国的备忘录》,他敦促总统和美国,通过吸引中国留学生,造就一批从知识和精神上支配中国的新领袖,“如果美国在30年前就成功地把中国学生的留学潮引向美国,并不断扩大这股潮流,那么我们今天就可以通过在知识上和精神上对中国领袖的支配,以最精巧和最令人满意的方式控制中国的发展了……”35

  190636日,美国传教士明恩溥(Arthur Henderson Smith)游说罗斯福总统,呼吁用庚款退还部分专门开办和津贴在华学校。他预言说:“随着每年大批的中国学生从美国各大学毕业,美国将最终赢得一批既熟悉美国又与美国精神相一致的朋友和伙伴。没有任何其他方式能如此有效地把中国与美国在经济上政治上联系在一起。”36 

1907123日罗斯福总统在争取国会支持退还庚款所做的报告中指出:“我们这个国家应在中国人的教育方面给予十分实际的帮助,以便中国这个幅员辽阔、人口众多的帝国逐渐适应现代形势;实现这一目标的途径之一,就是鼓励中国学生来我们这个国家,吸引他们在我们的大学和高等教育机构里就学。”37

梁诚在退款交涉的开始就从美国的角度想到把退还的庚款用于培养中国的留学生对美国有好处,为海约翰筹划了退款办法。之后,梁诚又从本国的角度考虑用退款派学生留学美国的宗旨和目标,要为国家培养人才,美国的高等教育资源恰可利用,“以已出之资财,造就万千才俊”,是梁诚的理想。所以他向外务部报告了这个计划,希望成为国家的一项政策,但这项计划从一开始就遇到了阻力。此后,美国的宗教界和教育界的人士,从美国的长远利益出发,大谈退款兴学和接受中国留学生对美国的好处。他们游说总统,最后使美国总统接受了退款兴学计划。梁诚于190773日卸任驻美公使回国,之后担任粤段铁路经理,没有参与退款兴学计划的落实。

五、关于庚款退还的最后确定和留学美国计划的落实

1908525日美国国会批准了关于豁免中国部分赔款的议案。授权美国总统以合适的方式退还部分庚款。527日和529日,美国国务卿路提和代理国务卿培根分别致函美国驻华公使柔克义和中国驻美大臣伍廷芳,传呈国会于1908525日批准的一项法令的副本,即“29号政府决议:联合决议——拟豁免中国部分赔款”。38

711日,柔克义才正式照会清政府。714日庆亲王奕劻在答复柔克义的照会中说:“中国政府乘此机会愿表明实感美国之友谊,……中国政府现拟每年遣送多数学生至美就学。”39照会的附件是兴学的初步计划,规定自开始退还赔款之年起,中国政府于头4年每年遣送100名学生赴美留学,自第5年起每年至少选派50名中国学生赴美留学,直至该项退款用毕为止。1031日,柔克义与清政府外务部拟定《派遣美国留学生章程草案》,就留美学生的资格、选拔、专业及其管理等问题初步达成一致意见。该章程提出在游美学生中,应有80%的学生学习农业、矿业、物理、化学、铁路工程、机械工程及银行等专业,其余20%学习政治、法律、财经、师范等专业。40

19095(清宣统元年四月),根据与清政府的协议,美国公使馆照会清外务部,派汉务参赞丁家立为代表,襄助挑选学生留美事宜。41 529日,外务部复照柔克义,清政府决定派外务部左参议周自齐主持游美留学事务。(周自齐曾任驻美使馆参赞多年,协助公使梁诚交涉退款事宜,梁诚卸任后代理使馆事务,1908年回国。) 710日,清外务部会同学部具奏《收还美国赔款遣派学生赴美办法大纲》一折。奏折中说:“惟是此次遣送游学,非第酬答与国之情,实兼扩广育才之计。造端必期宏大,始足动寰宇之观瞻;规划必极精详,庶可收树人之功效。”42从中可知外学两部对庚款留学的重视。此后,周自齐一面组建游美学务处,一面准备选拔学生。8月底,游美学务处人员派定,外务部代理右丞、左参议兼学部丞参上行走周自齐任总办,学部员外郎范源濂、外务部候补主事唐国安任会办,其他如庶务、文案、书记等职务均派定人员。92日游美学务处总办周自齐给外务部呈文,报告学务处章程草案,第一次留美考试安排,申请关防等事。43从游美学务处章程草案可以了解到周自齐等人的志向和决心,一定要把此项事业办好,不令外人看不起。从开办之初,游美学务处就确立了缜密严谨,一丝不苟的作风,为后来清华学堂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710日的派送学生大纲奏折批准后,外务部和学部立即通知各省督抚选送考生,进京考试。游美学务处拟订了考试大纲,确定考试科目有十多门,且要求用英文答题,从中可以看出对留美学生要求的起点之高。第一批直接留美招生考试有各省选送和在京学生630余人报名,考场设在学部考棚。94日考试国文,95日考试英文,前两场为初试,只有通过初试者,才能参加其余各场考试。98日放初榜,录取68人。99日考代数、平面几何、法文、德文、拉丁文,910日考立体几何、物理、美史、英史,911日考三角、化学、罗马史、希腊史。五场考试之后,最后录取47人,44并于10月赴美。

1909928,外务部上奏折申请将内务府管辖的皇室赐园—清华园,拨给游美学务处,作为留美预备学校——游美肆业馆的馆址。45 1911年年初游美肆业馆改名清华学堂,学堂分中等科和高等科,学制各四年。1911330清华学堂开学,46 400多名通过严格选拔的12-20岁男生进入学堂学习。清华学堂即今北京清华大学和新竹清华大学的前身。从1909年到1928年共选送1000余名学生赴美留学,通常把这些学生及其后利用庚款的留学生称为庚款生。

六、两点看法

庚子赔款,是让中国人人格倍受侮辱和经济遭受重创的一个历史事件。美国同列强一道采用各种卑劣手段,敲诈勒索,体现了殖民主义国家的贪婪本性。但当时美国要推行“门户开放”政策,需要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同时,更需要在国际舞台上树立主持正义的国家形象。关于退还超收庚款,退不退,何时退,退多少,美国始终掌握着决定权。中国驻美公使梁诚的工作重心总要调整,争取能够退,提出了退款兴学计划;争取尽可能早退,游说美国官员和利用报社发表演说,引起美国更多层面人士的关注和同情;争取尽可能多退,调查美国民间赔款案例,推测美国军费开支,积极与美国国务卿交涉。最后,在退款的使用上美国还要参与其事,这让中国人感到美国干涉太多。但是,退款留学计划是中美两国的合作项目,双方必须密切合作。以美国的强势推动加上中国具体工作人员的缜密筹划,使这个计划得以实施。庚款留学生和清华的学生,从一开始就有一种责任感,为救国而学,为报国而学,目标纯正,志向远大,自激自励,自强不息。这个计划对中国百年来教育、文化和科学以及社会变化的作用和影响值得我们认真研究。

清末社会变化的急剧常让人们反应不及,看到西方的船坚炮利,便兴洋务运动。效仿日英君主立宪,就搞维新变法。认为美国共和制度更好,遂有民国肇兴。几十年间,中国学日本,学欧美,目的是要中国强大起来,不受列强欺辱。对于当时中国来说,退款兴学留美计划,可谓正逢其时。在交涉庚款退还期间,中国在日本的自费和官费留学生已经达到8000人。欧洲也有留学生数百人。我们不能说自己主动派出的留学生是到国外吸收有用的知识,而合作派出的留学生就是有助于接受国的文化扩张,或者受到了接受国的文化毒害。当时中国派出大批学生出国留学,不管是自费生、官费生还是庚款生,总的目的是一致的,就是改造中国。要改造中国就要吸收东西方对我们有益的东西,从实用技术到科学理论,从文化艺术到哲学理念,以至法律体系、道德观念和民主精神。中国需要吸收现代社会一切积极进步的东西,当然要拒绝东西方社会一切腐朽落后的东西。今天我们回忆那段历史,不忘中国人所蒙受的耻辱和苦难,所经历的觉醒和抗争,为了国家繁荣富强,社会和谐进步,民族兴旺昌盛而奋斗,是每个中国人的责任和使命。

 

注释:

1、董小川:《关于美国对华门户开放政策的几个问题》,《美国研究》1998年第四期,页116。引自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FRUS) (Washington, 1900), p.323-324。(在190073日,海约翰致函中国的各国使节,提出各国合作“保持中国领土和行政的完整,保护条约权利,并维护门户开放政策”。马士(Morse,H.B)著,张汇文等译:《中华帝国外交史》第三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6年版,247页。

2、胡绳:《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下册,人民出版社19816月版,页639

3、许毅:《从百年屈辱到民族复兴—清代外债与洋务运动》第一卷,经济科学出版社20065月版,页195

4、宓汝成:《庚子赔款的债务化及其清偿、“退还”和总清算》,《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五期,页42,引自英国外交部档案。

5、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 76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ppendix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01 Affairs in China1902359

6、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77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ppendix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01 Affairs in China1902370

7、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 76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Papers Relating to the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Appendix Foreign Relations of the United States 1901 Affairs in China1902371

8、宓汝成:《庚子赔款的债务化及其清偿、“退还”和总清算》,《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五期,页42

9、萧一山:《清代通史》第四卷,中华书局1985年版,页2249

10、宓汝成:《庚子赔款的债务化及其清偿、“退还”和总清算》,《近代史研究》1997年第五期,页44

11、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76

12、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77

13he New York Times  December 27 1901, page 1 NO $18,000,000 GIFT TO CHINA Story that the United States Finds $7,000,000 Indemnity Sufficient Untrue.

14CASS CITY CHRONICLE January 10 1902, page 2.

15、崔志海:《关于美国第一次退还部分庚款的几个问题》,《近代史研究》2004年第一期,页51,引自Memorandum, Dec 6, 1904, Rockhill Papers ; W. W. Rockhill to Mr. Secretary, December 12, 1904, John Hay Papers, microfilm, Roll No. 9. 按:该备忘录因海约翰不久病故未及正式提交国会。(这份文件是梁诚与海约翰会晤后的第二天起草的,可以说中美双方会晤所取得的成果的直接印证。由于不少有影响力的著作和文章认为梁诚与海约翰的会晤时间在19051月,这份备忘录就被认为是美国自愿提出退款的证据,用以否定梁诚提议的作用。下面注20的电报日期确定了会晤与备忘录的时间关系,因此,可以认定1904125日是中美就退还部分庚款交涉的起始时间。)

16、朱卫斌:《试论美国庚款兴学》,《社会科学研究》2005年第五期,页20

17、王树槐著《庚子赔款》,(台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74年版,页293

18、所谓还金,是指以列强各国的金本位货币为准还款。由于当时银价下跌,按条约中的银数已经不能兑换出签约时的外币数,所以一些国家要求中国按签约时的汇率把银数兑成外币数即金数偿还。此议使中国要付出更多银两,所以中国坚持以银为准。但一些列强各国坚持以条约约文为凭并以武力威胁,迫使清政府于1905年又与列强各国签定补充协议,确定此后以金为准还款,同时弥补此前以银偿还造成的差额800万两关银,即所谓的“镑亏”。

19、罗香林 :《梁诚的出使美国》,(台北)文海出版社1978年版,页279。(电文中,敬:电报日期用字,指二十四日,即清光绪三十年十月二十四日 19041130日)

20、《清代外务部收发文依类存稿交档案》,北京全国图书馆文献缩微复制中心 20039月,页320。电文中,辰,是密码用字,指用辰本密码翻译。敬电,即注(19)的电文。阴历二十九日是电文的发出时间,从而确定了梁诚与海约翰的会晤日期,即清光绪三十年十月二十九日 1904125日。当晚梁诚发电报给外务部,此时在北京已是126日上午。对于这个日期,李守郡在1987年《试论美国第一次退还庚子赔款》文中已经提到,因未注详细出处,没有引起重视。有些文献认为会晤时间是在190412月初或年底,没有给出具体日期,如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黄延复《庚子赔款退还办学交涉记》(《炎黄春秋》2002年第七期)。有些文献认为会晤时间是19051月,如罗香林《梁诚的出使美国》、王树槐《庚子赔款》、傅洁茹《美国退还部分庚款及其用于留学教育的经过》(《历史教学》1995年第二期)、崔志海《关于美国第一次退还部分庚款的几个问题》(《近代史研究》2004年第一期)。

21、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73-74

22、阿忆《明恩浦与美国退还庚子赔款》,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2007125日,互联网http://post.baidu.com/f?kz=178618717;茆诗珍、徐飞:《庚款留美发端考》,《中国科技史杂志》2005年第一期,页15 ;王娟娟:《再论美国第一次退还部分庚款的决策过程》,《历史教学》2004年第二期。

23、李守郡:《试论美国第一次退还庚子赔款》,《历史档案》1987年第三期,页100

24、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76;朱卫斌:《试论美国庚款兴学》,《社会科学研究》2005年第五期,页20

25The New York Times  February 22 1906, page 5, HULL BLAMES ROCKHILL; Congressman Says Envoy Is Responsible for Chinese Situation”。(由此则消息,我们尚不清楚柔克义所说2000万美元退款,是本金还是本息和。但根据崔志海:《关于美国第一次退还部分庚款的几个问题》,《近代史研究》 2004年第一期,71,引Rockhill to Theodore Roosevelt, July 12, 1905, Rockhill Papers,柔克义的信中提出即使归还庚款的75%,仍足以赔偿美国在战争中的损失和费用。由此推测,柔克义所说的数目是指要退还的本金。)

26、李守郡:《试论美国第一次退还庚子赔款》,《历史档案》1987年第三期,页102;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81-82

27、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92-93

28、罗香林:《梁诚的出使美国》,(台北)文海出版社1978年版,页354

29、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105-114(关于美国退还部分庚款,19087月美国与中国就退款用途达成一致意见,中国选派学生留学美国,因而在庚款的重新核算上美国国务院也就更倾向于退款方面。国务院的计算结果与梁诚19076月退还1278余万美元时估算的利息为1513万美元,本息和接近2800万美元相比,本金减少了200万,本息和却增加了约100万,从中可体会到算帐的奥秘。当时国会预留200万用以支付未申报的私人损失,后用此款赔付83.8万美元,将余款116.2万美元也退还中国,所以第一次退还庚款本息和3000余万美元。1924年第二次退还本息和为1254万美元。两次共退4260余万美元,约占美国所得赔款本息总款的80%。以上数字按文件附表计算,并非实际退还数字。)

30、罗香林:《梁诚的出使美国》,(台北)文海出版社1978年版,页11

31、根据当时美国报纸,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于19053月中旬去欧洲养病,6月中旬回美,71日病逝。由此可以推知,梁诚与海约翰就退还部分庚款的交涉时间为190412月至19052月。

32、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77;朱卫斌:《试论美国庚款兴学》,《社会科学研究》2005年第五期,页20

33、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77

34、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80-81。此函梁诚写于1905923日,外务部收到时间为 1905111日。

35、朱卫斌:《试论美国庚款兴学》,《社会科学研究》2005年第五期,页21;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页72。(很久以来,不少人把这份备忘录,看成是美国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的证据。我想,应该把它看成是一个美国学者向他的国家的进言,为其国家服务。说西方对中国进行文化侵略或文化扩张,要从历史的角度来具体分析。当时西方要拿什么样的文化向中国搞扩张呢?是爱因斯坦的物理学?是莎士比亚的戏剧?是平等自由的思想?是民主政治的观念?这些不是我们要吸取的吗!)

36、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 79;朱卫斌:《试论美国庚款兴学》,《社会科学研究》2005年第五期,页22

37、张乐天:《美国退还庚子赔款余额的决策过程》,《史林》1987年第二期,页 80

38、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95-98

39、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88,页101-103

40、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105-108页。

41、李守郡:《第一批庚款留美学生的派选》,《历史档案》1989年第三期,页100

42、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清游美学务处档案史料》,《历史档案》1997年第三期,页63

43、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清游美学务处档案史料》,《历史档案》1997年第三期,页65-67。(关于游美学务处的开办日期,按划拨经费之日算起为宣统元年六月初一日(1909717日);按人员配备完成并申请关防之日算起为宣统元年七月十八日(190992日)。)

44、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宣统年间清廷遣派赴美留学生史料选》,《历史档案》1997年第二期,页5047人中江苏21人,浙江9人,广东6人。

45、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2-7

46、清华大学校史研究室:《清华大学史料选编》第一卷,清华大学出版社1991年版,页144。(清华学堂开学日期是宣统三年三月初一日(1911330 日),此日举行了暂行开学典礼。原计划于宣统三年八月二十五日(19111016日)举行开校典礼,欲达到“造端必期宏大,始足动寰宇之观瞻”,拟请外务部和学部的大员莅临,因发生武昌起义,开校典礼未能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