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陈舜瑶学长逝世 享年102岁

2019-08-13 | 来源 公号“清华校友总会” |

清华大学1936级校友、清华大学原党委副书记陈舜瑶同志,因病于2019年7月31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

陈舜瑶,女,福建省福州市人,1917年9月生于山东济南。1936年9月考入清华大学工学院土木系学习,1937年12月在长沙临时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1938—1939年在延安中央党校、延安马列学院学习。1940年起,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宣传部、统一战线委员会文化组和南京中共代表团工作。1947—1948年任哈尔滨市女中校长、中教局局长,后在哈尔滨市委宣传部工作。

1949年起,历任东北团委宣传部副部长、部长、副书记。1953年起,历任清华大学副教务长、校长助理、党委副书记。1961起,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宣传部副部长、甘肃省委宣传部副部长。1981—1988年任中央书记处研究室室务委员、顾问。第一、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沉痛悼念陈舜瑶老学长!

清华的记忆像校花紫荆

陈舜瑶(1936级,土木)

我1936年考入清华大学土木系。抗日战争爆发后,就读于长沙临时大学,年底离校北上,辗转去延安学习。随后分配在中共领导下重庆十八集团军办事处和南京中共代表团工作。直到解放战争打响,才回到东北解放区,从事青年运动和教育工作。1953年初,重返母校工作整整八年。1961年又调到西北,主要做宣传文教工作。几经曲折,1981年又调回北京,做政策研究工作,不久以年老从第一线退下来。这就是我离开清华后半个多世纪的简单经历。

1949年清华老校友在沈阳合影。右起:陈舜瑶、宋平、何礼夫妇、薛公绰夫妇及子女

我在清华仅仅三个学期,却影响了我一生。回想初入学时,也曾梦想灾难深重的祖国有朝一日能够站起来,我愿为建国而努力。为此,我渴望学点建国真本领。但是,日本帝国主义步步紧逼,中华民族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我痛感救亡是最急迫任务,就和许多同学一起,投身到清华园里如火如荼的救亡活动中。我们怀着忧国忧民的深情,参加各种报告会、时事讨论会,热烈讨论时局动向和国家前途。我们曾在灯火通明的教室里为绥远抗日将士赶缝棉背心。我们组织了海燕歌咏团,要学暴风雨前的海燕,呼唤抗日,大礼堂常传出《松花江上》和《五月的鲜花》的歌声。我们为了锻炼自己,曾聚集在西山无梁殿,半夜爬上鬼见愁,坐在峰顶等待破晓。我也曾骑自行车沿着乡间小路去妇女识字班教课,使我这在城市生长的学生初次接触到农村。这段生活启迪我选择了自己的人生道路。

1990年陈舜瑶学长参加级庆留影。前排左起:徐元冬、陈舜瑶、谢文(徐夫人);后排左起:李舜英、丁永龄、周元青

新中国成立后第一个五年计划开始时,我重返母校,再同当年师长、校友、教师、职工、同学一起,实现我当年梦想,以满腔爱国热情,学习建设祖国的知识。改建的水工实验室里回响着新一代同学自己谱写的建设祖国的豪迈歌声,水利系师生真刀真枪做毕业设计,亲自参加修筑密云水库,这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很多同学被安排到重点工厂实习,有机会接触国内最新技术。每当我陪内宾、外宾参观程控机床表演时(1958年这还是新鲜事物),不禁想起当年我们金工实习时工厂里的皮带车床和电钻。新中国塑造了新清华,新清华又蕴藏着老清华的爱国传统和优良学风,虽然从1961年起我离开清华已快三十年了,现在清华又焕然一新,几乎难寻旧迹了,但是在我心中,清华的记忆像校花紫荆,红紫芳菲,永不褪色。

我爱清华,我爱清华人。

原载《清华十二级纪念刊》(1990年)

2017年1月26日经陈舜瑶学长审阅同意刊登于《清华校友通讯》复75辑


相关新闻

  • 102020.08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