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求学清华

2009-06-15 |

陈鹤琴(1914

陈鹤琴(18921982),我国现代著名的教育家,我国现代幼儿教育的奠基人。1911年秋考入清华学堂,就读高等科一年级,1914年毕业赴美留学,1917年获约翰·霍普金斯大学文学士学位,1918年获哥伦比亚大学教育硕士学位,翌年回国受聘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授。本文节选自陈鹤琴《我的半生》(香港山边社出版,199012月)。

陈鹤琴学长

关爱儿童的陈鹤琴学长

转学清华学校

宣统三年六月里,小哥看报,看见清华学堂招考。初试由各省提学使主持,复试由学部尚书主持。凡年龄在十五岁至十八岁者均可投报。当时我的年龄实已足十九岁了,小哥当时叫我去试试看。我因为不肯说谎,不愿意去投考。后经小哥及几位蕙兰中学老同学的怂恿,才去报名,把年龄少报一岁。那时投考报名的一共只有二十三个“大人”。监考的是浙江巡抚增蕴,主考的是提学使袁某。考的科目是国、英、算。二十三名中取了十名,运气得很,我居然列在倒数第二呢!

过了几天我们十个人就被保送到北平去参加复试了。每人还得着旅费二十元。

到了京城,我由蕙兰中学同学杨炳勋、姚天造二人的介绍,住在仁和会馆里。考试分两场。头场有国文、英文、算学;二场有史地、科学。若头场不及格,第二场就不得参加。这次考的人不是二三十人了,有从各省报送的,也有直接在京报名的,一共有一千多人。考堂里济济一堂,着实可观呢!

这两场考试,一共有一星期的工夫。每天,天还没有亮,我们就要出去考了。到了考场里,我看见考试官周自齐戴了大红顶子,穿了缎子马褂,端端正正坐在上面,一本投报的名册摆在桌子旁边。唱名的把名字一个一个地唱出来,他老人家用大红银珠笔在名册上一个一个地点着。名点好,考生就各按座位坐下来受试。第一场共取了一百六十名,我列在第八十二名。第二场共取一百名,我取在第四十二名。考取之后,必须由同乡官做保。承姚天造兄的厚爱和介绍,请到范烟泰先生来做我的保证人。到了清华,我被排在高等科一年级。那时清华还没有改为全学制的大学,不过是一个初级大学(Junior College),等于大学三年的程度,所以我就在清华读了三年。这三年书总算不是白读的,我得着了不少有用的知识,认识了许多知己的朋友,还获得了一点服务社会的经验,立下了爱国爱人的坚强基础。

我的清华时代,好像万象更新的新年,好像朝气蓬勃的春天。我的希望,非常远大;我的前途,非常光明;我的精神,非常饱满;我的勇气,非常旺盛;我的自信,非常坚强;我的自期,非常宏远。那时做人真觉得有无穷愉快。

清华学堂原是某王公的花园。有荷花池,有假山,有溶溶的清流,有空旷的操场,有四季不断的花草,有崭新巍峨的校舍。环境之美,无以复加。学校监督是唐开森先生(唐国安的英文名)。他是一个基督徒,待人非常恳挚,办事非常热心,视学生如子弟,看同事如朋友。可惜做了不久,他得病去世了。我们都觉得很悲痛,好像失掉了一位可爱的慈母。

读了不到两个月书,武昌起义了。学校发遣散费,每人送路费二十元。那时全校学生都开始离校南返,我还是独自文绉绉地在房间里读书,不愿离开!幸而同乡杨炳勋促我一同南返,但是我们走得太迟了。我们从北平乘车到天津,在天津坐太古邮船南下。船上的房票不论大菜间、官舱、舱房、通舱统统卖光了。我们就买货舱票,睡在货舱里一口棺材旁边。其实货舱里也拥挤得不堪,连走路地方也都没有了。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次逃难。

我回到杭州,就把“相依为命”二十年之久的一条辫子,由母亲亲自剪掉了。这条辫子是母亲赐给我的,是母亲每天早晨替我梳打的,现在我奉还给她,她老人家把它好好儿保存着。

辫子剪了之后,我又回到圣约翰去读书。第二年清帝退位,民国成立,清华登报开学,我又北上去读书了。

清华的师长

我在清华读理科。教物理的是沃尔德(Wald)先生。他教起书来最详细、最清楚。他的实验功课也最有趣。他教课非常认真,每个学生听课都专心致志。

马隆(Malone)先生教我们西洋史。他是一个很漂亮的美少年。他教历史时,总是叫我们死记历史事实与重要日期。他对我很好,常常找我到他家里去玩。他有空的时候,常常到圆明园去研究残碑断柱。听说他后来回国再到大学读博士学位,就以圆明园为研究的对象了。

先生中有皮克特(Pickett)两姊妹。姊姊教我们美国史,妹妹教我们德文。她们都是二十来岁的姑娘,比我虽然大一点,但比起年龄较大的学生来,那只可以称小妹妹呢。她们既然做我们的老师,有时就不得不勉强装出一副老师的脸孔来。其实美国女子大多开朗、活泼的,她们在中国这种守旧的环境里面,确实感到非常拘束呢!

史密斯(Smith)先生是一位四十来岁还未娶亲的男先生,教我们西方文学,还有一个四十多岁尚未出嫁的老姑娘斯塔尔(Starr)女士,是美术教师。她对于宗教非常热心。对待年轻学生真是像自己的子弟一样。她教我们绘画,也教我们做人,像这种教师实在是难得!

休梅(Shoemaker)先生教我们体育。他是一个很好的体育教师。每天早晨我们全体学生做团体集合操。有时他叫我领操。

博尔德(Bald)先生是我们的校医。他的手术不能算差。听说现在美国做某医院的院长了。博师母虽然没有教书,但和学生非常之好。她也是一个很热心的基督徒,常常讲道给我们听。

布里斯(Breece)先生也是一位四十余岁、还未娶亲的老先生。他教高年级的英文。他也是一个很热心的基督徒。

塔尔梅奇(Talmage)女士是我们的英文先生。十余位美国教师中,她要算最热心最严谨的了。她是一位沉默寡言的女子,在教室里是从来不笑的。同学中若有谁回答不出问题,她总要突着她那双大眼睛盯着他。那时候,她正教我们狄更斯的《双城记》。其中有一个叫Madam de Vague 的女革命家,雄纠纠地领导群众去攻打牢狱。有同学就将这个女革命家的名字加在塔尔梅奇女士头上。其实她是一位很诚恳、很严厉的良师呢。

教我们算学的是海因斯(Heines)先生。他非常和气,满脸总是堆着微笑,说话很轻,举止文雅,学问很好。我们做不出算题,他也不会发脾气骂人的。

最受我们欢迎的要算是那位音乐教师了。她的名字叫西利(Seelye),举止稳重,谈吐风雅。她待我们年轻的学生犹如她的小弟弟,教我们唱歌,教我们做人。后来我在纽约读书时,特地去拜访她。她嫁给华莱士(Wallace)博士。华博士是一位经济学家,六年前应政府之请来中国研究经济问题,西利女士也同来中国。在上海,他们曾到我们家里吃过一餐饭,西利还为我们全家小孩子在兆丰公园里拍过一张活动电影片子。不久前我看见报上一个噩耗,说她已经香消玉殒了。我一回想当初,不觉唏嘘不止。

张伯苓先生曾经做我们的教务长。他的声音像洪钟,说起话来非常动人。他的体魄魁梧,望之令人油然起敬。他虽然在清华不久,但他的伟大人格,已深深印入我们的脑筋中了。

我们全体学生所最爱戴的,要推周诒春校长了。周校长办事认真,毫不敷衍。校规不订则已,一订了我们非遵守不可。他常常对我们说:“我不要你们怕我,我要你们怕法律。你们读书,总要研究得透彻,不要马马虎虎,一知半解。你们做事,总要实事求是,脚踏实地,要从小做到大,从低升到高。若是脚没有着实而攀得高高的,那一跌下来,就要跌死的。”周校长处处能以身作则,他不爱名,也不贪利,说起话来总是诚诚恳恳,切切实实。清华校长换了好几位,而养成清华纯洁学风的,就是周校长。凡是在清华读过书的,没有一个不爱戴他。他真是我们的良师呢!

从上看来,清华的师长不但顾到学生学业的增进,而且能注意到学生人格的培养。周校长一方面以身作则做我们的模范,一方面常常对我们训话,做我们的晨钟暮鼓。所请的美国教师还要在礼拜天开圣经班,教我们怎样求学做人,怎样处世接物。清华学生可称“品学兼优”了,不知现今在国内各界服务的清华学生受之或有愧色否?

课外活动

课外活动,周校长是非常热心提倡的,他素来不主张我们读死书。所以我们的课外活动就蓬蓬勃勃油然开展了。什么辩论会、演说比赛,什么足球比赛、篮球比赛,什么化装表演,什么音乐会,像雨后春笋般产生了。我们毕业的时候,还表演一出《威尼斯商人》呢。

入清华第二年,我们几个同学创办学校青年会,王正序做会长,我做干事。我们一方面互相砥砺,以身作则来领导同学,皈依真道;一方面实行社会服务,提倡教育,以证明耶稣之博爱精神。

我自动地在这年做了两桩很有意义的工作:一桩是在校内开了一班校役补习夜校;一桩是在成府办了一个义务小学。清华学校青年会是中国国立学校内第一个青年会,校役补习夜校恐怕是中国学校内第一个校役补习学校。成府的义务小学,恐怕也是中国国立学校学生所创办的第一个义务学校。这两个学校都是我一手创办的。两校的校长也是我一个人兼的。教书我一个人来不及,就请许多同学帮忙。校役夜校有三四十人上课,成府小学也有十几个儿童。还记得后来我要离校赴美之前,有一个夜校的学生,他是学校的理发匠对我说:“陈先生,你要离开我们了,我们觉得很难过,你待我们实在好,我们不能忘记你。你可否赐给我们一张相片,我可以把它挂在墙壁上做纪念。以后别的先生看见了这张相,我可以告诉他们说:‘这就是当初教我们书的陈先生。’”我听了非常感动。一位理发师傅读了一点书,听了几次讲,就能说出这样有意思的话来。我就满口答应道:“好的!好的!等一下我送过来。”

他就拿出一把旧式的剃头刀送给我,说道:“这把刀剃起胡子来比外国刀来得快,每次你用它的时候,也可以想到我们呢!”我得了这样一个纪念品,比一个奖章还要来得宝贵。后来我把我的相片送给他,他把相片挂在理发室里的墙壁上,一直挂到他离开清华。数年之后,清华同学一看见我,就能认识我是陈某呢!这可见那位师傅之忠于信守,勤于宣传了。

说到义务小学,我也着实感到愉快的。一九三七年“七七”前一天,中华儿童教育社在清华举行第七届年会,我系该会创办人兼理事长,同几百位社员从南方赶到那里。我就乘此机会探听当初我所创办的义务小学的情形。据该校校长说:“这个义务小学现在有很好的校舍,学生有几百,经费由清华教职员供给。”我听了非常高兴。二十三年前亲手创办的一个义小,居然能发荣滋长,成为一个有规模、有基础的正式小学。当年一点心血确实没有白花呢!令我最惊喜的就是在清华开会期间,我到饭堂里去吃饭,一个厨房老师傅看见我,非常高兴,道:“你不是陈先生吗?”二十三年后,他竟然还记得我呢!

我在清华读书的时候,还做了两桩有意义的事情:一是组织一个同志会;一是办了一张报纸。同志会的名字叫做“仁友”,就是取“以文会友,以友辅仁”的意思。宗旨非常纯正,不外切磋学问,砥砺品行,联络感情,互相协助。当时的发起人都是几个天真烂漫的小孩子。陆梅僧、姚永励、李权时、张道宏、李达、汪心渠和我几个人要算重要分子。我们常常在一起讨论学问,规劝过失。我们还油印一张小报以资鼓励。这个小小团体保持了好几年工夫。现在回想起来,觉得这种团体于个人于学校都有极好的影响。

在一九一四年我毕业的那一年,学校当局要办一种刊物,授意同学组织一个编辑委员会。编辑是哪一位主持的,我已忘记了。我担任经理职务,负责出版发行事宜。一学期之后,学校当局看我经理得还不错,就赠我一块金质五角宝星奖章。这是我第一次办事的经验,也是我第一次得到别人的鼓励。

关于体育,我曾有一种很奇怪的思想。当初我想做一个伟人,但又想伟人非要有“魁梧奇伟”的体格不可。我很矮,不过五呎三吋长,从古人的眼光看来,我不过是一个五尺童子罢了(英尺五呎三吋还不及中国尺五尺),绝对没有做伟人的资格,因此颇郁郁不乐。后来读到法国革命史。先生说,拿破仑雄才大略而身躯很短,像一个矮子。我问先生:他究竟有多高呢?“五呎五吋。”我听了,非常快乐。我想假使我穿一双后跟二吋高的皮鞋,我不是同拿破仑一样高吗?所以我就穿“高跟皮鞋”做“伟人”了。这种错误的观念,你们想想看,不是很好笑吗?

对于体育,我还有一种奇特的想法。当时清华的同学从圣约翰来的很多。圣约翰的体育是国内最著名的。潘文辉、潘文炳、杨经魁等人都是圣约翰的健将,现在都到清华来了。我是很好胜的。智育方面,我可以死读书和他们比一比。德育方面,我可以自励自修也有方法可想。体育方面,我倒没有办法了!跑也跑不快,跳也跳不远。什么球类比赛,什么田径比赛,我都比不上他们,那怎么办呢?

有了,有了。球类田径虽然比不上人,但是力气筋骨倒可以同人比一比呢。我就天天练习力气,练习筋骨。练了一年以后,体育先生举行全校学生体力测验。测验都有一定器具,有握力表测验握力,有量力表测验腿力、背力。又有表测验臂力,另外还有测验手臂的举力和攀力。这一次有七八项力气比赛。全校几百个同学中我的体力总分数居然列在第二。第二年又全体比赛,我考第一。连潘氏兄弟也只得“甘拜下风”了。

大学时代的人生观

在清华读书感动我最深的,有三本书:

(一)约翰·班扬(John Bunyan)的《天路历程》(Pilgrims Progress)。这本书是作者在监狱里写的。班扬是一个宗教革命家,反对当时英国旧教的专制与腐化。他主张:

1.信教自由。

2.得救须重生,重生须受浸礼。

3.教义以《新约》为根据。

4.教会的组织应民主化, 最高权应在教友,不在教会。

班扬的主张完全是针对旧教的,所以旧教的权威把他下狱达十二年之久。这本书就是描写一个基督徒如何上天,一路上遇见什么困难和试探。我看了之后,好像得着做人的南针。

(二)斯托(Harriet Beecher Stowe)的《黑奴魂》(Uncle Toms Cabin)。这本书描写美国当年黑奴之痛苦生活。我看了大为黑奴抱不平,对于被压迫者就发生无限的同情,并在心灵中激起了很深刻的民族意识。

(三)《佛兰格林自传》(Banjamin Franklin: Autobiography)。在这本自传中,佛兰格林描写他自己怎样从学印刷到做政治家的。我读了之后,感到一个人要有成就非努力非奋斗不可,非为人服务,为国效劳不可。

末了我要谈谈我的国家思想了。在童年时代,我的人生观无非在显亲扬名。在中学时代,我的人生观在济世爱众。在大学时代,我的人生观除济世爱众外还能注意到救国呢。这种救国的观念是在清华里养成的。清华创办的历史我很明白。清华的经费是美国退还的庚款。庚款是什么呢?无非民脂民膏而已。所以我觉得我所吃的是民脂民膏,我所用的也是民脂民膏。将来游学美国所有的一切费用,也都是民脂民膏,现在政府既然以人民的脂膏来栽培我,我如何不感激呢?我如何不思报答呢?爱国爱民的观念从此油然而生了。

相关新闻

  • 182022.05

    日本清华校友会携手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联合举办农业主题线上讨论会暨校庆纪念活动

    适逢清华大学111周年校庆和北京大学124周年校庆,日本清华校友会携手北京大学日本校友会于2022年5月8日联合举办了农业主题线上讨论会暨校庆纪念活动。交流会开始后,首先进入“友校印象”互动环节。清华大学的卢森校友、易路校友和北京大学的王婧琦校友、刘超校友分享了求学时、工作之后对于友校的印象和故事。在几位校友生动的讲述中,与会校友们共同回顾两校的深情厚谊,庆祝两校华诞。本次交流会特别邀请到了在农业政策领域...

  • 292022.09

    爱己及人 回馈社会 ——晚辈眼中的熊知行先生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122022.08

    2022年全英校友“清英荟萃”知识大赛暨年会举行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282022.02

    法3,一个特别的班级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212021.04

    对话朱邦芬:一个理性的理想主义者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142022.09

    王子光︱珍品藏书:《联大八年》

    我面对书桌上的一本《联大八年》。这本封面残破,纸张粗糙发黄,印刷拙劣的旧书,却是我藏书中的珍品。因为这本书联系着我敬爱的两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老师闻一多和吴晗还有两位当年共同学习、共同战斗过的同学严令武和西奎安。《联大八年》汇集了国立西南联大(有人称之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的一些珍贵的原始史料,它珍藏着我们那一代人青春的足迹。1978年秋,我因编辑《闻一多纪念文集》和协助苑兴华同志编辑《吴晗和〈海...

  • 302017.08

    清华大学举行2017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

    8月30日上午9时,清华大学2017级研究生新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

  • 282022.10

    清华园的铁路记忆

    清华在第一个百年历史上,曾与一条铁路线和一座火车站结下不解之缘,那就是著名的京张铁路和清华园车站。今天,当我们走在贯穿清华校园的南北主干道“学堂路”上,是否意识到,此时你的步履就踏着曾经列车轰鸣而过的京张线;詹天佑率领筑路英雄克千难、破万险的历史,仿佛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詹天佑与京张线的纪念邮票1909年10月2日,京张铁路通车典礼在南口举行,宣告了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条干线铁路完工。之后,...

  • 282022.09

    异域回响:《清华周刊》“留美通讯”辑录

    清华大学的前身是清政府主办的留美预备学校,从游美肄业馆到清华学校时期,学校的主要任务就是选拔和培养公费留学生。1914年制定的《北京清华学校近章》第三条规定:“本校以培植全才、增进国力为宗旨,以造成能考入清华大学与彼都人士受同等之教育为范围”。为实现教育的独立和本土化,1928年改建大学后,学校不再以培养留美学生为唯一使命,但在1949 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前,向美国派遣公费留学生一直都是它的主要任务。清...

  • 062017.11

    总会举办“清华校友职业发展论坛暨校友学堂志愿者大会”

    11月4日,清华校友职业发展论坛暨校友学堂志愿者大会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王泽生报告厅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