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自强不息钱伟长

2009-05-19 |

怀着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弃文从理;他是一个文理皆通博学多才的科学家——自强不息钱伟长。

  2006年4月,钱伟长的巨著《论教育》隆重出版。这是继两年前五卷本的《钱伟长文选》问世后的又一部扛鼎之作。在上海大学的校园里,有一块豆沙色的花岗岩石头,上面镌刻着校长钱伟长先生亲手题写的校训:“自强不息”。望着四个遒劲有力的红色大字,我不由得想起了如烟的往事:

  祖国的需要就是我最大的专业

  每个人在成长的道路上都会遇到突发性的转机,钱伟长也不例外。在苏州中学念书时,他虽然在数理化和英语上下了不少功夫,可成绩总是不尽如人意,而文学和历史课的成绩却始终名列前茅。当年考大学时,文理科是同样的试卷。为了保险起见,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先后参加了清华大学、唐山交通大学、中央大学、武汉大学和浙江大学的入学考试。在清华大学的历史考卷中,有一道出人意料的题目:写出二十四史的书名、作者、注者和卷数。好多人都被考煳了,而钱伟长却得了100分。多年来他一直把自己的奋斗目标锁定在文科,他憧憬着在不久的将来,自己会成为中国的文学家或史学家。

  从考场出来,他如释重负,漫无目的地散步来到外滩公园门口,刚想往里走,却被高悬在铁栅栏门口的一块牌子挡住了去路。牌子上的字赫然醒目:华人与狗不得入内。

  这真是奇耻大辱!他倚靠在黄浦江的石栏杆上,望着天边如血的残阳,思绪像滔滔江水一泻千里。他突然感到学文学、学历史,不能挡住豺狼的血盆大口。只有钢枪大炮,才能摧毁恶魔的进攻。不久,钱伟长同时接到了5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选择了清华大学。万万没有想到,他迈进大学门槛的第三天,就发生了震惊中外的“9·18”事变。看到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践踏我们的国土,东北沦陷,人民流离失所,钱伟长忧心如焚。他横下一条心:弃文从理,我要去学习制造飞机大炮的科学技术!

  他找到了清华大学理学院院长叶企荪和物理系主任吴有训,两位都是闻名遐迩的物理学家,教授和颜悦色地问钱伟长:“你入学考试的答卷我看过了,你的文学和历史的成绩都很好,但数理化的成绩不太理想,特别是物理的成绩不好。对你来说,去中文系和历史系学习更合适,你为什么一定要学物理呢?再说,文科也能救国的嘛,陈寅恪教授对你的历史试卷特别欣赏,他要招你这个学生哩!”

  钱伟长讷讷地说:“先生,我本来喜欢文科,也非常仰慕陈寅恪教授。但我觉得文学历史救不了中国,日本人正在东北烧杀抢掠,咱们国家迫切需要的是科学技术,是飞机大炮,所以我想学物理。我的数理化成绩虽然不好,但我会迎头赶上的,这一点请先生放心。”

  陈寅恪是学贯中西的国学大师,能够受到他的青睐是何等的荣耀啊!然而,钱伟长毅然放弃了这条金光大道。吴有训教授深深地被钱伟长那颗真诚的爱国之心打动了。是热爱祖国的赤子之心,促使钱伟长和千千万万个爱国知识分子一样,选择了科学救国的道路。我曾经问过钱老:“您上通天文,下通地理,还精通物理,通晓历史,喜欢文学,究竟什么是您的专业?”他笑着对我说:“祖国的需要就是我最大的专业。”在他的心目中,祖国高于一切。

  科学家要有文化艺术修养

  温家宝总理在全国第七次作代会上谈到科学与艺术的结合,强调一个有科学创新能力的人,不但要有科学知识,而且还要有文化艺术修养。钱伟长就是这样一个文理皆通博学多才的科学家。

  钱伟长是上海大学校长、民盟中央名誉主席、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名誉会长、中国和平统一促进会名誉会长。面对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你仿佛是面对一部百科全书。他鹤发童颜,精神矍铄,博览群书,思维活跃,仿佛是一艘装满了炮火的军舰,随时准备驶向任何一个需要到达的港湾。他带我参观过他的书房,里面不仅摆满了物理学的专业书籍,而且还摆满了历史、文学、哲学、宗教、教育学、艺术等书籍。他家的地下室里,更是群书荟萃,线装书、外文书琳琅满目。钱伟长夫人在生活上非常俭朴,但每年都要拿出一笔可观的收入购买图书,订阅外文杂志。他的夫人孔祥瑛是孔子的第七十五代孙,这位名门闺秀自幼受过良好的文化熏陶,是清华大学文学院的高才生,也是朱自清的得意门生。

  钱伟长不仅是清华大学的尖子学生,还是校田径队、足球队的骨干,“12·9”运动中,他凭着健康的体魄,和21名同学一道组成自行车队,骑车南下宣传抗日,在南京被国民党扣押。返京后车队战友集体参加民族解放先锋队。钱伟长和孔祥瑛在抗日游行示威队伍中相遇相识,继而相知相爱。坐在钱伟长宽敞的客厅里,喝着孔祥瑛老师亲手沏的话梅茶,你可以海阔天空地和他们一起聊文学、历史、艺术,钱伟长对中国古典文学造诣颇深,对中国现代文学也经常浏览,他非常喜欢看《围城》这本书。

  有一次我去钱伟长家做客,刚巧赶上世界杯球赛,他不但场场比赛不落,而且对各国主力球员的位置、打法了如指掌,甚至连他们拗口的名字都记得一清二楚。他自幼热爱体育,新中国成立前夕,他和一个身为地下党员的教师董寿莘一道从清华大学骑车赶到解放军进城工作组的驻地良乡,向叶剑英、陶铸同志汇报他的岳父孔繁爵动员傅作义起义的情况以及北平城里和清华园的情况。

  他说:“我们培养的学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全面的人,是一个爱国者,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一个有文化艺术修养、道德品质高尚、心灵美好的人。其次才是一个拥有学科专业知识的人,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专门家。”他自己就是一个全才型的人,一个坚定的爱国者。

  钱伟长睿智的头颅不断喷发着智慧的火花,有一次,他应云南省委书记邀请到滇西考察咨询,钱伟长从温泉附近捡起一块小石头,端详了一会儿说:“地热形成的原因有很多种。这里的地下很可能有一种重要的稀有金属矿物质,这块小石头就是这种矿物质二次化合物的风化物。可以先请地质勘探部门做一些勘探工作,如果地下果然有这种重要的金属矿,这里就成了聚宝盆。”陪同的同志深深为钱伟长敏捷的思维所折服。

  钱伟长从白塔村徒步翻越两座山梁来到虎跳峡进行考察,他对当地领导说:“在滇西五条江的流域内,都有第三纪新生代与第四纪地质年代地层之间约一米厚的夹层缝,夹层中有一个脉金带。因汛期江水冲积,五条江的沙滩都含有大量的沙金。而淘金正是滇西致富的一招儿棋。”

  随行的云南省冶金厅的负责同志和当地干部证实了他的论断。钱伟长建议省里要大力扶持,还提出了一套加强沙金管理、收购的措施。后来,云南省委采纳了钱伟长的意见,才有了今天大规模的淘金运动。

  近十多年来,钱伟长把主要精力投身到教育事业中。作为上海大学的校长,钱伟长有独到的见解。他认为:在应试教育成为主流的中国,高分的学生未必就高能。而上了高考录取线成绩中等的学生大多都不是死背书的学生,他们爱好广泛,触类旁通,很有可能成为有创新精神的人。

  为了使自己的见解为大家所接受,他经常主持召开书记校长会议,畅谈自己的教学理念,研究教育方案,还经常到院系找一些教师聊天摸底。他经常说大学一定要注重科研,不会搞科研就没有创新精神,而一个没有创新精神的老师是培养不出好学生的。我们现在的课堂实验多是论证性实验,不过是在验证前人已经证实的论点。学生应该搞开拓性实验,培养创新精神。他说,人文社会知识和科学知识是人类文明的两个翅膀,缺一不可。他还强调办学要拆掉四堵墙:一是要拆掉学校和社会之间的墙;二是要拆掉教学和科研之间的墙;三是要拆掉各个系和各个专业之间的墙;四是要拆掉教和学之间的墙。在他的导航下,上海大学结合社会需要办学,培养的学生一专多能,适应能力强,受到社会的普遍欢迎。在全国高校大学生心理素质脆弱的当今社会,上海大学的学生却文理兼顾全面发展,上海大学被评为全国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先进单位。

  学者情深山高水长

  钱伟长和费孝通这两位泰斗级的大学者既是同乡,又是挚友,还是邻居。两人都酷爱读书,满腹经纶。同他们聊天是一种享受,我看望他们时经常一箭双雕,前脚在钱伟长家喝完话梅茶,后脚又到费孝通家品尝江南果。他们知道我热衷于社会学和文学,给了我很多有益的思想启迪。

  钱伟长和费孝通都出身于名门,却有着深刻的平民情结。他们热爱祖国,忧国忧民,心系百姓。有一年春节,我分别到钱伟长和费孝通家给他们拜年,当他们得知我刚从贫困山区调研归来时,两位学者在各自的家中握着我的手说的竟然是同一句话:“中国还有592个国家级贫困县,我们不能忘了穷人啊!”

  1988年夏天,费孝通和钱伟长以民盟中央主席、副主席的身份给党中央国务院写了一封长信,建议国家在黄河上游建立多民族经济开发区,作为突破口和落实民族区域自治法的试验点,为全面开发大西北做准备。党中央国务院领导对此十分重视,认为“建议很好”,随即批转国家计委认真研究采纳。

  黄河上游多民族经济开发区包括从龙羊峡到青铜峡之间1000公里的河段及两岸经济辐射带,这里矿产和水电资源十分丰富,但长期没有得到充分开发和利用,造成了资源富有经济贫穷的畸形现象。钱伟长和费孝通亲自率队到那里进行一个多月的考察,提出了新的建议:以水电为龙头,开发15个梯级电站,总容量为14000千瓦。发展原材料及深加工工业,带动全区中小企业,利用电力提水,扩大灌溉面积,开发黄土高原,稳定和发展农业,建立粮食基地。通过改变民族地区经济落后的面貌,巩固民族团结。后来,黄河上游民族经济开发区顺利建成,西北地区的老百姓感动地说:“钱伟长和费孝通为我们西北人做了件大好事!”

  钱伟长十分敬佩费孝通在社会学上的成就,邀请费孝通担任上海大学上海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钱伟长经常邀请费孝通来上海大学授课,费孝通的报告观点新颖、特立独行,每逢他做报告时,钱伟长都要亲自到场,加油助阵。讲坛上两位老友互相激发,妙语连珠,观众席上掌声不断。

  作为中国海外交流协会名誉会长,钱伟长经常鼓励上海大学的领导、专家走出去看世界,眼界要开阔,思路要多元,“请进来,走出去,以外促内”等等思路就是在钱老的敦促下形成的。上海大学副校长李友梅是费孝通的学生,曾经在法国攻读社会学并获得博士学位。经过李友梅的牵线搭桥,上海大学的领导和专家最终选定了法国技术大学集团作为办学的合作伙伴。

  2005年夏天,钱伟长和法国总理拉法朗亲切会见。双方商谈为了给中法两国培养更多的技术人才,上海大学与法国合作成立上海大学中欧工程技术学院。2006年底,上海大学中欧工程技术学院正式成立。此前,法国驻沪总领事馆还向李友梅女士授予法兰西共和国总理颁发的金棕榈骑士勋章,以表彰她对中法教育科研交流做出的贡献。

  在学术界,文人相轻是个普遍现象。可钱伟长和费孝通却心胸开阔,以善相待,互相尊重、互相欣赏、互相学习、互相支持,为中华文化的复兴呕心沥血。人们曾经开玩笑说:上海大学一大怪,校长主任倒过来。全国政协副主席当校长,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当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就成为上海大学一道美丽而奇特的风景。

转自:人民日报海外版 2007年3月23

相关新闻

  • 042009.09
  • 122010.02

    于慧敏:自强不息 在平凡中缔造卓越

    于慧敏,清华大学副教授,1991年考入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1996年直读生物化工专业博士研究生。在学期间,名列本科生综合排名班级第一名、研究生综合排名年级第一名,并获清华大学第三届学生十杰、清华大学第五届“航天海鹰杯”学术新秀、“十佳优秀研究生”、科技兴化、北京市理工科优秀学生、东方通信一等奖、宝钢一等奖、宝洁一等奖、联信一等奖、清华大学“一二九”辅导员奖、学生实验室建设贡献一等奖及清华大学特等奖学金...

  • 282024.02

    一门六院士——走进江苏无锡钱穆钱伟长故居

    恰逢冬暖,天朗气清,我驱车来到钱穆钱伟长故居。故居位于无锡鸿山街道七房桥村,是在钱家旧址上重建而成。只见眼前是一座江南院落,白墙黛瓦,门悬红底金匾“七叶衍祥”。门右有一大石,石上刻有“钱穆钱伟长故居”这几个字。故居格致典雅,有四进,第四进被辟为钱穆纪念馆,二楼为钱伟长纪念馆,静静讲述着钱穆、钱伟长心系故土、治学兴国的爱国故事和钱氏“一门六院士”的家风佳话。永怀对本国历史的“温情与敬意”钱穆(189...

  • 252021.07

    总在“反对”的钱伟长

    钱伟长逝世,带走了科学家可以成为青春偶像的时代。人们感叹这个时代再没有“巨人”,但谁会探究,还有多少人能够为了忠于理性与国家利益,不人云亦云、不口是心非、不顾及私利,直至献出自己的声誉、前途甚至人身自由?

  • 292008.01
  • 302010.07
  • 302010.06
  • 242016.02

    “三钱”的1956: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最是春风得意时

    “三钱”是对钱学森、钱伟长、钱三强三位著名科学家的美誉。据说,“三钱”之雅称,是在1956年春制定“十二年科学技术发展规划”期间,因周恩来总理即兴叫出....

  • 292010.06
  • 1520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