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清华精神永远激励着我

2008-09-03 |

庞银锁(1965无线电)

我是千万个清华校友中的普通一员。我出身于贫寒家庭。蒋南翔校长和各位师长们的6年教诲使我终生难忘:又红又专,全面发展,猎枪干粮,体育教授马约翰强调的要学生重视体育锻炼的思想一直激励着我,各位基础课老师和专业课老师的一丝不苟的辛勤教导使我终生受益!离校几十年来,我把清华园、清华情结时时镶嵌在心田,从来不敢有所懈怠。在事业上和健身上,不断进取,始终鞭策自己要为中华振兴多多尽力。

我毕业后先分配到杨利伟登天处工作7年。我的专业是电真空器件,因专业差异太大,后转业到铁路工厂,时年已32岁。从零开始搞新的专业,功率半导体器件设计与制造。难度是极大的。想起老校长在我们毕业典礼上讲过,学校给你们的是“一只猎枪,而不应是一袋干粮!”于是,更新知识的马拉松赛开始了,这一搞就是30多年!

铁路现代化需要淘汰蒸汽机车,大量生产内燃和电力机车,这需要设计和生产大量的高质量、高可靠性的功率半导体器件。但在1972年时,这类器件在世界范围内的设计和工艺等多方面的问题还不同程度地存在着,我国更是如此。这致使产品的性能、质量和数量都远不能满足国民经济对铁路运输的紧迫需求。和电真空器件一样,半导体器件也是实验物理性专业,又是电力、电子和半导体三个专业的交叉学科,国外也起步不久。这不仅表现在设计上还不成熟,就连工艺上也处在复杂的摸索进程之中。怎么办?我是清华人,不能被困难吓倒。一边工作,一边自学,先补基础课,后补专业课,因为首先要解决设计问题,然后还有工艺问题。

对我来说最宝贵的东西是时间。几十年来,我基本上没有星期天和节假日,全部用在工作上了。这几十年来,不管是上班、下班,还是出差、等车,凡5分钟以上的时间我是舍不得白白浪费掉的。就这样一直坚持着,差不多一年读一本专业书,共细读过二十几本书。在工艺上亲自干。就这样,我后来发表了几篇有关三种器件的设计、工艺论文和若干篇译文,研制成功了4种器件,其中3种已大批量地生产了2030年,有了几亿元的产值,现在还大批量地生产着。这些器件已大量装配在电力和内燃机车上;为借鉴它山之石,我翻译出版了一部译著。为此受到该书原作者的免费邀请,访问了他所在的英国马可尼公司。1985年,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要强国富民离不开先进科技。我觉察到要学习先进科技除了要不断更新专业知识外,还必须学外语和计算机。学校的一年英语底子远不够用,计算机没学过。20多本计算机和外语书在10多年里又吃下去了。

长期这样地干下去,身体大有吃不消的感觉,我患了严重的神经衰弱。痛定思痛,我想起了马约翰教授说的“每天至少要使自己的心脏剧烈跳动10分钟”。蒋南翔老校长在我们毕业典礼上的谆谆教导,要求清华毕业的学生“至少要为祖国健康地工作50年”。从1985年赴美国访问回国后,我开始了持续至今的长跑和后来的冷水浴锻炼。每天坚持,20年几乎从不间断。我长跑的路程加起来早已超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路程。其结果是,我不但早已摆脱神经衰弱的痛苦折磨,而且逐渐地强壮起来。每天睡得香甜,食欲旺盛,精力充沛,工作效率很高。我感觉我生命中的第二个春天到来了。退休后,我还能精力充沛地工作。现在,我每天都面对着电脑使用全新的知识在工作着。

为了祖国的繁荣和富强,我的多半生行动表明了我:只管耕耘,不问收获。我不求回报。

是清华园,清华的师长们给了我知识,给了我力量,给了我坚强的意志;是清华园给了我自强不息的精神和持久锻炼身体为国效力的必要条件。我庆幸我曾是清华园的一员,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值此毕业40周年之际,仅以此文表达我对清华园、对母校师长们深深的敬意和谢意!

相关新闻

  • 282016.04

    王殿常:再充电,再出发——毕业20周年参加校庆活动有感

    不管怎样,毕业20周年是要回母校的,因为当年你我的约定。

  • 122022.04

    中国现代电子学奠基人任之恭

    任之恭(1906-1995),山西省沁源县人,美籍华裔物理学家。曾先后在美国哈佛大学、山东大学、北京清华大学、西南联合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等担任教职并进行实验研究工作。

  • 302018.11

    唐山市清华大学校友会召开2018年工作会议

    11月18日上午,唐山市清华大学校友会2018年工作会议在唐山学院召开。110余位在唐山工作和生活的清华校友参加了大会。会议由唐山校友会副会长康洪震教....

  • 022020.02

    国家中兴业 此日需人杰

    1月20日,在云南考察的习近平总书记专门到位于云南师范大学校内的原西南联大旧址考察。这究竟是一所怎样的大学?如此吸引总书记和国人的关注?为什么80多年....

  • 162023.01

    深切怀念西南联大校友杨新民先生

    2022年12月31日,水利工程专家、西南联大校友杨新民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8岁。杨新民,1924年生,江苏无锡人。1941年考入西南联大工学院。曾作为翻译官参加远征军。西南联大结束后转入清华继续就读。毕业后在北京市政工程设计研究院工作,曾任总工程师、副院长。杨新民联大求学1924年6月,杨新民出生在江苏无锡的一个普通家庭。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上海沦陷,刚刚初中毕业的杨新民便随家人逃难到重庆。高中毕业后,杨...

  • 102019.09

    西南联大校友、云南大学教授夏一成逝世 享年101岁

    沉痛悼念夏一成先生 云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夏一成先生因病于2019年9月4日逝世,享年101岁。在此将云岭先锋杂志社记者李敏采访夏老的《金色时光》2018年第9期刊文,以及经济学院原院长施本植教授和现经济学院离退休教工支部书记陈学信老师两位写于夏老生前的文稿一并分享,以期让学院年轻师生进一步了解夏老、认识夏老、学习夏老、铭记夏老!夏老先生千古!!音容笑貌犹在,金玉箴言恒久!! ...

  • 272011.07
  • 112022.11

    没有他,中国化学差点丢“番号”

    11月8日13时34分,中国晶体与结构化学奠基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化学与分子工程学院教授唐有祺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103岁。唐有祺开创了我国晶体化学领域,在胰岛素晶体结构测定、氧化物高温超导体等多个重要体系的结构研究中作出了重要贡献;提出了自发单层分散理论,与合作者一起开展长期系统研究,揭示的自发单层分散原理对高效催化剂、吸附剂等功能体系的研制起到重要指导作用;创建了分子工程学学科,推动了我...

  • 302015.07

    “以得自现实之道还治现实”——记念冯契先生

    今年是冯契先生这位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重要哲学家诞辰百年。冯契早年考入清华大学哲学系,中途赴延安参加革命,之后在西南联大复学,问学金岳霖、汤用彤,承继了他们逻辑分析与中国哲学的学问,抗战胜利后赴上海执教。“十年浩劫”中,其著述手稿被悉数抄走,直到80年代才得以重写。我们在这里回顾冯契先生的经历,记念他在20世纪中国度过的一生。   “给他贴任何一个标签都不太合适。”上世纪80年代曾师从冯契先生六年的高瑞...

  • 2020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