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胡运昆:心中的圣地 梦中的天堂——毕业30周年随记

2014-06-04 |

胡运昆(1979级热能)

我真正意义的人生旅途是从清华园开始的,清华大学既是我的母校,也是我心灵的家乡。离开学校已经30年,自己从入学时16岁的懵懂少年现在已是年过半百。踏入社会后,我心中仍然常常思念着清华大学礼堂的圆顶、图书馆的红墙、主楼的台阶和清华学堂的灯光,照澜院的小路上曾经留下了我青春的脚步,阶梯教室的黑板上也记载着我朦胧的理想。

30年弹指一挥间,蓦然回首,才发现人生原来如此简单,三十年一路跋涉,历经艰难与坎坷,虽然轨迹各不相同,但起点和终点却完全一样,不管登上多高的山峰,早晚还得下山回归自然。回眸三十年,匆忙的脚步使我们忽略了太多对人生的珍惜和美好的情怀,现在应该静下心来细细品味五年的清华岁月,认真回忆那美好的时光。

那是一个充满激情、富有理想、值得追忆的年代,经过铭心刻骨的高考,我终于带着亲人和老师的嘱托,从春城昆明登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经过三天三夜的长途旅程,来到了日夜向往的首都北京,从火车站乘校车到清华大学新生接待点用了两个来小时,迎接我们的是赵庆珠老师,她是我大学五年唯一的班主任,五年如一日像母亲一样关爱我的人。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是记忆中清华最响亮的口号,崇尚体育强身健体是学校的传统,紧张学习的同时,每个同学都积极参加体育锻炼,每天下午4:30以后,学校的大喇叭就响起激昂的《运动员进行曲》背景音乐,广播里发出强烈号召:“同学们:课外锻炼时间到了,走出教室,走出宿舍,去参加体育锻炼,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同学们从教室、图书馆和宿舍中走出来、跑出来,涌向田径场、篮球场、羽毛球场……,或者跑在通往圆明园的小路上。

我们班有十个女生,是不是全校最多的我不能肯定,但肯定是全系最多的,按现在的说法是“各种款的都有”,总之是不仅多才多艺,而且赏心悦目。后来听赵庆珠老师说,有两个女生在北京和天津的选美比赛中获奖,这也是我们班的光荣吧!当时学校反对学生谈恋爱,虽然很多青年才俊跃跃欲试,但大多没有得手,倒是我们班前后两任班长技高一筹,充分利用近水楼台之便,娶得美人归。

我们热能系吃饭在六食堂,建工系的五食堂离得不远,所以偶尔也去,民以食为天,学校的伙食国家有补贴,所以感觉特别好。记得最清楚的是早餐的油饼,金黄的饼大大的,长方形的中间有两条缝,吃起来油而不腻,香味宜人,再配上咸菜稀饭则更感觉畅快和满足。另一让我难忘的是“佛手”,芝麻酱放进发面里做成馒头再切几条口子,让芝麻酱露点儿出来,非常抢手,去晚了经常买不到。总之,当年清华园的学生食堂对我来讲已经是美食天堂,至今难忘。

清华面积大,上课是骑着自行车跑点,一会跑阶梯教室,一会跑化学馆,一会跑三院,一会跑清华学堂,就是毛主席说的“运动战”和“麻雀战”。自习时间学生自行安排,我自习常常去的是三院、三教和图书馆,图书馆的坐位靠抢,不容易占到。

学校重视学生的社会实践,先后安排我们到食堂帮厨、金工实习、南京实习和大连实习,创造机会让我们与社会结合、与工程实际结合,了解社会和理解专业的工程实践。通过金工实习,我初步掌握了车、铣、铇、磨、钳、铸造等机械加工设备常识、基础工艺和操作技能;通过南京实习,我初步了解所学专业的基本工程概念,参与基础的工程实践;大连实习则是对专业工程实践的深化和细化。到食堂帮厨使我深深感受到良好的人际关系是一种重要的资源,因为几次帮厨后我的面票可以打米饭了。

我五年大学生活没有什么特别的亮点,唯一让我倍感自豪的是我生活在一个光荣的班集体里,我们的班集体中有慈爱的老师和许多优秀的同学,从他们的身上我得到了爱和关怀,学到了优良的品质,锻炼了坚强的意志。没有记错的话,我们空九班多次获得校级优秀班集体称号,在清华大学校史上应该也为数不多,老班长常安中同学获得北京市优秀毕业生称号。

我爱我的老师,我爱我的同学,我也深爱着我的母校——清华大学。清华的景色好美——清华的春天好美,校园里高大参天的白杨、春风中漫天飞舞的柳絮;夏夜的荷塘也美,月光、荷叶、莲花、树影组成了一幅优美的油画,微风、流水、蝉鸣、蛙声奏响了一支绝妙的小夜曲;清华的秋天更美,夕阳西下时,凉爽的清风佛面而过,金灿灿的银杏树,映着湛蓝的天空,深绿色的叶丝中露出点点橙黄,撒下成千上万扇形的叶片,宛如铺开一张金色的地毯;清华的冬天美极了,冰场上一个个矫健身影划着美丽的弧线,一眼望去银装素裹分外妖娆。

亲爱的母校,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圣地和梦中的天堂。

2014224 于 广州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