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再聚首,为了下一次启航

2007-05-21 |

毕业二十年, 弹指一挥间。当时赶上改革开放恢复高考制度后高中学制两年改三年,我们大都是选择了读两年高中后走进久仰的清华园,组成了我们的2字班。刚入校时,我们同高年级的师兄师姐相比,是名副其实的小字辈,他们的勤奋执著和多才多艺营造着学校的氛围。“校园大路两旁,有一排年轻的白杨”,我们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经历着清华的哺育,一路走来……

工科的学习任务艰苦繁重,但清华园也给予我们丰富的扩展空间。清华注重基础知识训练,更强调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一入学就听到“干粮与猎枪”这形象而富有哲理的比喻,在学习之余,许多同学参加学生会、文艺社团、体育代表队和党课活动。毕业若干年后,回顾学生时代在清华的感受,才更加体会“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校训的博大精深,体会百年清华精神的深厚底蕴,体会科学工作方法的严格训练,体会社会工作和体育锻炼的长久裨益。

82级同学都会记得当年参加国庆游行。几乎我们82级全体同学组成的方队,手擎巨幅祖国地图,走过天安门广场。这是我们独有的自豪,为此我们在炎热的盛夏季节进行了几个月的队列训练。82级同学参加国庆游行的照片成为毕业纪念的首页,那是负责纪念册设计的建筑系同学从新华社找来的。为了组织毕业二十年活动,2字班的热心同学前往新闻电影制片厂,找到了将在纪念大会上播放的一段录像,只是时代不同,这次要收费了。

很多人在入学时就曾考虑毕业后的去向,进入高年级,开始越来越多的具体设想。一位在19851986年两次回校为同学作报告的校友在和同学交流后的印象是“去年想赚钱,今年想当官”,一个毕业班的同学问一位在大企业担任领导的学长“怎样才能升得快”。

19877月,一千九百多名82级同学结束了本科学习生活,其中约九百人留在学校继续读研究生,四百多人到其他学校读研究生,六百多人则先行走上工作岗位。一些人到了企业,一些人到了研究机构,一些人去了外企,一些人去了国外,还有一些人直接“下了海”。

当时的企业和研究机构还大都是国企,外国企业在中国还处在办事处或贸易机构的阶段,北京吉普以当时的规模就连年成为全国最佳合资企业,中关村繁乱的计算机代理公司似乎就代表了中国的“商海”。

经历了八十年代初期改革开放的繁荣之后,八十年代后期到九十年代初期,国家的社会、政治、经济都在“摸着石头过河”。在这一段时间,我们82级的同学,沉没在社会的各个角落,品尝着走向社会的各种酸甜苦辣,在艰苦的环境中领悟人生,在平凡的实践中积累才干。

1992年,邓小平同志的南巡讲话再次吹起了新中国发展的号角,经济快车持续高速至今不衰,吸引大批跨国公司来华建立地区总部和制造研发基地,老的国企进行股份制改造和对外合资不断焕发新的活力,活跃的经济和变化无穷的市场又为个人创业提供了广阔的空间。

从校园中走出的清华人在社会的各个领域敢为人先,崭露头角。从下面的几个例子中可以对照品味出几种不同的人生轨迹。

清华是“工程师的摇篮”,在学校按“又红又专”的方式培养,毕业后到基层去、到实践中去、到工人中去,在艰苦的实践中学习知识、增长才华、培养意识和品格,最终,会有一批人脱颖而出,成为各行业的骨干。

化工系的喻宝才, 在校是班长、三好生,大学三年级入党,曾担任年级党支部书记。毕业时,许多同学选择出国、去大城市、去研究单位,他选择了去大庆。在基层的实践是艰苦的,大庆的艰苦条件更是出乎他的想象。这是一种寂寞,是意识和品格的磨练。喻宝才从工人做起,历经技术员、车间副主任、分厂副厂长、分厂厂长,由于工作业绩出色,2001年担任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大庆石化分公司的总经理,2003年调任兰州石化总经理。

在科学研究的实践中成长,是“工程师摇篮”道路的另一归宿。无线电系周旗钢,在校时任文艺社团独唱演员和音乐指挥,毕业后到有色金属研究总院,潜心半导体材料开发和生产研究,先后成功组织研制出我国首例8英寸12英寸等大尺寸硅单晶,多次获得国家级、部级科技成果奖,现在担任产值8亿、人数500人的“有研硅股”的总经理,成为国内半导体材料领域学科带头人。在他身上,人们不仅看到清华人的深厚学术功底,也看到其独具的音乐才能。

科技报国,是许多清华学子的志向。张志敏,82级计算机系,1987年毕业后直接加入了航天系统,十余年间从事过航天部三个国家重点武器型号研制工作。十年磨剑,先后获得航天部科技进步一等奖、三等奖各一项。后来加入中科院计算机研究所研制通用CPU(也就是“龙芯”系列)。进入新的世纪以来,中国科技界最振奋人心的事情,除了神六飞天,当属龙芯的诞生。做出了杰出贡献的龙芯项目负责人,也被称为“龙芯三杰”。张志敏就是这“三杰”之一。

清华的前身是留美预备学校,在清华的历代学生中,不乏出国创业有成者。而在土木系胡冰身上则尽显了清华人的才气。还是学生时代,胡冰就在上海人民广场设计方案中中标,得到参与评审的美教授推荐,进一步去美国学习。1995年,胡冰开始自己白手创办公司,第一次出手,就凭两个小时在一张透明纸上画出的草稿打动业主,击败其他著名设计师耗时一年的设计方案。从此,胡冰的才气一发而不可收。胡冰、史文琴夫妇的设计事务所已成为五十多人的中型设计事务所,完成项目逾千项,连年在素有“建筑界奥斯卡奖”的太平洋建筑协会举办的“最佳西部设计金块奖”中获取荣誉,获奖易似超市购物,频次在美国同行中没有对手。

在改革开放后,众多校友毕业后走到一个新的领域,自我创业。创业的成功令人瞩目,而创业的辛酸只有创业者自己才能体味。技术性创业成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把握未来技术和市场的结合。

数学系徐长军, 系学生会主席,毕业后在研究所那研究人员扎堆的规范化世界中沉寂五年之后,终于在1995年开始有了自己创业的想法,他把握住了中国电信行业快速发展、急需对其计费系统进行计算机管理带来的新机会,从保定市电信局的计费系统开始,随后又打开众多省级电信市场。1998年开始进入电力市场。在这两个领域,徐长军创建的朗新公司以其优质的服务、可靠的产品,赢得了中国最挑剔客户的信任,占据着行业主导地位。如今的朗新已成为拥有1200多名员工,为中国超过两亿的电信用户和5000万的电力用户提供计费服务的软件服务公司。

另一个创业者的足迹也颇耐人寻味。汽车系宣奇武,以“六十分万岁”为目标轻松度过大学生活,毕业后去了长春一汽,亦成为“麻将冠军”、“足球健将”。清华人内在的自强上进促使他于1992年浪子调头,东拼西凑借了四万元去日本留学,博士毕业后到三菱汽车工作。到2002年,宣奇武才开始了个人创业之路。短短四年时间,他创办的精卫汽车设计公司已成为拥有300名员工(包括数十名日本和韩国的设计专家),能够担当整车设计开发、发动机设计开发、颇具技术实力的独立汽车设计公司,透露出“顽皮”后的智慧。

八十年代后半期,学校开始多学科建设,逐渐改变纯粹工科院校的格局。一些同学开始有机会接受工程、文学、经济多方面的训练。在汽车系读完本科的李超、王林,在经管学院读完研究生,以工程、经济双重背景进入金融行业,李超先后在中国建设银行、中国证监会工作,现在任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王林先后在中国建设银行、中国证监会工作,现在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巡视员兼副主任。

二十年来,我们2字班的同学遍布四方,施展才华,建树作为,难以一一枚举。寻根溯源,是清华赋予我们与众不同的素质和成长动力。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清华,我们共同的精彩世界,清华,我们共同的精神财富。看看自一个班级的诚挚邀请:“为了共同分享毕业二十年来我们各自创业的艰辛,成功的喜悦,人生的感悟,请在2007年校庆的时候,暂时抛开所有的工作,放下所有的儿女情长,回到清华,回到同学们中间,再次聆听恩师的教诲,再次感受‘自强不息,厚德载物’校训的激励。”

二十年了,让我们再次聚首,为了永不磨灭的印记,更为了下一次启航。

郭 谦(82级热汽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