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马卡纳蕾——横渡毛伊海峡2019札记

2019-09-09 | 何磊(1981级精仪)   |

一年一度的横渡夏威夷毛伊海峡(Maui Channel)赛事,在8月31日(周六)举行。这个赛事最早起源于1972年的民间游泳比赛活动,至今已有48年的历史。她是快乐、团队、挑战的美丽组合。比赛主要是6人接力,从拉奈岛(Lanai Island)海峡的西岸游到毛伊岛(Maui Island)海峡东岸卡纳帕里海滩(Kaanapali Beach)的指定地点,从西南朝东北方向斜线距离近10 英里。毛伊海峡的浪是有名的,如何面对海洋潮流往往是比赛的关键。  

横渡毛伊海峡路线图

在今年35个接力团队中,第一次出现了一个中国大陆海外团——清华大学飞鱼游泳队(TsinghuaUniversity Flying Fish Swimming Team,TUFF):崔艺峰(1980级无线电,队长,加州)、邓锷(1981级无线电,加州)、何磊(1981级精仪,马里兰)、徐建宇(1981级电机,宾州)、魏民(1980级电机,澳大利亚)、钱强(1991级电子,加州)。我军参加的是300+年龄组的比赛。前五位当年在清华大学游泳队一起训练、比赛。横渡毛伊海峡把一些35年未见的队友凝聚到了一起。大家赛前刻苦训练,都达到毛伊横渡的门槛—泳池三十分钟2000码的训练强度。比赛时间共6小时。公开水域游泳接力的规则是第一轮每人游30分钟,从第二轮起以后每人游10分钟,顺序不变地接棒游,直到游到终点。


清华大学飞鱼游泳队六位队员合影,左起:魏民、徐建宇、崔艺峰、钱强、邓锷、何磊

周四下午大家陆续到达毛伊岛。一下飞机就受到当地清华校友周莹(1983级热能)的热情接待。傍晚大家来到周莹同学的“毛伊火龙果庄园”共进晚餐,畅所欲言。夕阳西下,晚风拂吹,清新的空气,清澈的蓝天,遥望无际的大海,毛伊岛真是太平洋上的一颗明珠。

周五上午阳光明媚,大家去旅馆附近的卡纳帕里海滩热身。毛伊岛的海滩真是名不虚传:细软的黄沙,温暖的水温,清澈见底的海水。我军一队人沿海边朝北边一块大黑礁石(Black Rock)的地方游了1/4英里。在礁石附近,我们看到水里面的珊瑚,热带鱼。崔艺峰和徐建宇冷不防遇到一个有100多磅的大海龟,把他们吓了一跳。邓锷带一个防水照相机。大家开始拍各种水下动作,嬉笑欢乐难于言表。返途时大家又冲了1/4英里。热完身,我们对明天的比赛踌躇满志,只希天公作美。

魏民

左起:邓锷、徐建宇、崔艺峰、何磊

为了增加我军比赛的娱乐气氛,邓锷特地对外开了一个群,围观群众一下就达到50多人。大家打气、加油、点赞,热闹非凡,如同赶庙会一般。值得一提的是,当1981级精仪系校友古丽蓉被邀入群后,热闹的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古丽蓉自荐可以向五个清华女生群,二千一百多正牌清华女生实况转播时,顿时引起钱强同学的警觉并立即在群里亮出“已婚”的挡箭牌。笑话闹出后,钱强同学的警惕性仍得到群里女同胞好友的首肯,并称要向他太太禀报。

钱强

在下午5点的开动员会上,组织者伊恩交代比赛事项。最后他告诉大家,明天上午会像今天一样,阳光明媚,风平浪静;并预祝大家安全、快乐地游。我们听后摩拳擦掌,信心倍增。会后大家一起去码头拜见船长默文,察看我军的旗舰——马卡纳蕾(Makanalei 乃夏威夷土著语“上帝的礼物”)。默文一看就是那种经过大风大浪的人,黑黑的皮肤,深邃的眼睛。他见到我们非常热情,并告诉我们现在水母季节已过,不会有鲨鱼的,可能会遇到海豚。马卡纳蕾是一艘漂亮的双螺旋桨,23英尺长的独桅艇(catboat)。但愿“上帝的礼物”明天给我们带来平安与祝福。

默文船长

比赛在周六上午8点举行。我们5点起床,6点出发。这时候围观群众已达80多人。临行前邓锷叫我把船长给的信息发到群里让大家放心。俺发出后并附加海上可能没信号。开车驶向码头,俺心里还是流出一丝“风萧萧兮易水寒……”6点半我们来到码头。不久,船长就驾驶着马卡纳蕾来接我们驶去对岸的拉纳岛。天空晴朗,海浪不大,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钱强说了个笑话:夏威夷人打招呼用“六”(伸大拇指和小拇指),原因是早先的国王见到鲨鱼跟鲨鱼打招呼,中间三个指头喂鲨鱼了……7点一刻达到拉纳岛岸边,大家下水热身,准备迎接即将来临的挑战。

8点,比赛开始啦!我军第一棒徐建宇(原北京高校100/200蝶记录保持者,曾代表中国大学生参加1985年在日本神户举行的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宝刀不老,搏浪击水,奋勇争先。我们很快就认出他的身影,让船长开船引路向着终点左前方东北方向行驶。10分钟后,第一棒分成左中右三路。徐建宇在中路一直跟着大部队向前冲,30分钟光荣完成首棒重任,使我军处在大概1/4的位置。徐君爬上船后谈道:一阵风浪袭来使他换气的节奏有些乱,而且连续喝水,渐渐体力出现下降,但还是坚持不停地挥着那早已酸痛的双臂。终于游到了船边,以为该换人了,放松地游了两下蛙泳准备接棒,却看到俺指着远方冲他大声喊道“Go(前进)!”又持续了不知多久,侧耳又听到了俺的呐喊“七分钟!”敢情还有四分之一哪!太漫长了。疲惫的手臂又不知道在海水中划了多少次,终于在水中见到了盼望已久的队友——邓锷。他肯定,这是他人生经历中最长的三十分钟。

水中的游泳队员

第二棒邓锷(原北京高校400混接力冠军),中距离和公开水域选手,旧金山湾区清华游泳队队长。在过去两年,邓锷在旧金山海湾组织校友参加了很多次公开水域游泳(open water swim)的训练和比赛,包括多次恶魔岛(AlcatrazIsland)横渡和九月下旬即将举行的金门大桥(Golden Gate Bridge)横渡。为这次比赛他是做了充分的准备。

紧张的赛情使邓锷一下水就上了节奏,和另外一队就拼上了。船长这时说道,“看到前面那条大黄船了吗?该船长常常单挑毛伊海峡,非常熟悉这儿的海流。跟着他开船,没错!”邓君游起来是不惜体力的。他手臂奋力向前有一种火车头般的冲劲。最后终于反超了对方第二棒,体力消耗肯定很大。邓锷对海的描述是“在深海里游,由于太阳直射的缘故,周围和底下的水都是鲜蓝的,蓝得难以形容地漂亮,甚至还能看见自己的身影。”

在25分时,魏民已整装待发了。到了28分,魏君突然跳水与邓君接棒去了。我们大喊“跳早了!”可魏君戴着泳帽听不见。船长却直嚷嚷“这可怎么办,这是要犯规的”。我们一直在喊魏民的同时,邓锷也游到船边要上来。忽然魏民抬头看远方时听到了我们的喊声停下了,我们赶快对邓锷讲“别上来,接棒早了,快去追魏民!”邓君慢慢地抬起头吐了一字“啊?!”就头一栽,下水狂追魏民去了。(规则规定,接棒必须在统一规定的时间前后30秒内完成。)当邓锷再次接完棒爬上船后,我军最强的汉子累瘫了,喃喃自语“这30分钟太黑暗了!最后那附加1分钟是地狱啊。”船长一切看在眼里,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第三棒魏民(原北京高校400混接力冠军),中长距离选手。魏民比赛游1500是一拼到底的。他为了这次比赛也做了充分准备。几个月前他特意安排带着全家来到毛伊岛来适应比赛环境。看他游起来奋力地划水和打腿,一直在使劲儿地拼!魏民是唯一左侧换气的,所以船长得调整船头到魏民的左侧。船长这时也开始有些犹豫了,他发现他一直跟随的那艘船在朝东南方偏离终点的方向开。船长决定不再跟了,驾驶着马卡纳蕾继续向终点的东北方向引路,但他不知道,他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

第四棒崔艺峰(原北京高校100/200自冠军),外号“浪里白条”,文武双全系我军的楷模。他游起来很飘逸舒展,但划水效果佳肯定是要靠水下费劲地抱水和推水。崔君在水中遥望着清华大旗,跟着船“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地游,换气时都面带微笑,整个爽歪歪了。崔君感叹道:“没有想到毛伊海峡的海水这么美。能在这种碧海蓝天的美景中比赛也是人生中难得的一次经历。”

第五棒何磊(原北京高校400混接力冠军),短距离选手。俺并不善于长距离的耐力项目,但采用各种训练模式和手段终于达标。俺的手臂前交叉动作赢得队友的赞赏。第一次在深海里游,感觉真是太美妙了:海水的纯与蓝,使得阳光射进来犹如万把细细的金针,在眼前闪闪发光。按着平时训练的节奏游,俺并不觉得累,劈波斩浪“只等闲。”

第六棒钱强,我军的大块头小字辈队员,公开水域选手。他的手臂中交叉划得也很有效。钱君非常憨厚、幽默。当船停在拉奈岛海边,他看着清华大旗迎风飘扬,情不自禁地吼出一句湘潭话:“崇硅~忍命~谗齐来咯。”在比赛游的过程中,钱君面对我们的录像镜头也没忘记瞬间停顿一下,用手摆个“胜利”V的姿势。

我们的马卡纳蕾

三小时!每个人最艰难的30分钟过去了。我军离终点大约只有2.5英里。看来我们胜利在望,能在4个半小时左右完活儿。在这三小时,海上通讯信号时强时弱,造成传递给围观大本营的图像和视频也时快时慢,但大本营里观众一直热情有加,摇旗呐喊,助威夸赞,同步往众多清华大群实况转播,大家如同在看一场精彩的世界杯。

当徐建宇再次入水,第二轮10分钟的接力开始了。这时候海浪突然明显地大了起来。船体摇摆剧烈,海浪都能打到船舱里。等游到魏民游的时候,船长的对讲机里突然传来水面有小虎鲨的消息。天啊!那小虎鲨们的妈妈会不会就在水底呢?船长脸色很凝重。他赶紧把船靠近魏民。我们都担心螺旋桨会打到他。俺问船长“不是说没有鲨鱼吗?”船长没有回答,只是狡狤地笑笑,那意思好像在说“没鲨鱼?忘了3月份有一位老人就在终点不远处喂鲨鱼了吗?”俺心里咯噔了一下,难道真要有“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了不成?

到了第二轮的后半段,我们时不时能听到海豚发出的短促悦耳的声音。有海豚在附近我们就放心一些,因为鲨鱼是要躲着海豚的。等到第二轮接力结束,虎鲨的警报解除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但船长已意识到情况很不妙!海流已把我军连人带船都拖向北方。我们已经开始超越终点岸边的垂直线了!怎么办?

第三轮开始,风浪更大了。一般我们都是在距船十几米的海面游。船长会根据个人呼吸的方向来调整船在左侧或在右侧。船长也是我们队的舵手,整个游的过程我们都以船为参照物游。在风平浪静时我们容易看到目标,一旦有大的波浪,我们的视野就会被一层层的浪尖挡住,使得我们时不常要停下来找船的位置再继续游。(规则规定,不能直接在船的后面借助船拖带起波浪跟游。)

本来在大风大浪里游就很费力,而徐建宇这会儿还要逆流而上!等他10分钟上来后问“怎么样?”船长沮丧地说“我们离岸是近了点,可离终点越来越远了。” 这时候风浪越来越大,船体波动更剧烈,我们已经不能录像照相了。队员们也有小腿肌肉抽筋、晕船的迹象,加上船长告知我们离终点反而越来越远,对我军打击很大。幸好,俺带来的“擀面杖”能给小腿肌肉有效按摩,崔艺峰带来的“晕船灵”防止了晕船。与前半程的欢声笑语相比,船上一片寂静。当大本营得知我军不幸遭海流“暗算”,纷纷出谋划策。计算机科班出身的1981级校友曾莹迅速传来一张图,给出游向与海流方向夹角的解答。可是没办法,人在海洋,身不由己啊!

在水流中如何游示范图

在魏民下水不久,组委会做出决定:全体上船,各船都按各自离岸的等距离平行地从北向南行驶到终点的南侧,比赛再继续进行。等到俺下水了,突然发现前方不远有一位“敌军”。拼!开啊!俺瞬间将“敌军”甩到身后的过程被钱强录像记录在案,并附加带有磁性般的配音“实力!”

当钱强游完第三轮,我军离岸就五六百码,徐建宇第四轮开始冲刺。外号“山姆鹰”的徐君一入水就拿出当年蝶泳王的看家本领一路狂蝶,舒展的双臂如雄鹰展翅,以“到中流击水”的磅礴气势冲向终点!TUFF队最终以5小时16分圆满完赛!

TUFFSwimming Team,左起:何磊、崔艺峰、邓锷、钱强、徐建宇、魏民

在庆功会上,伊恩祝贺大家,全体安全地创了一个记录——经历了48年比赛历史中的最强的海流!如果组委会不做出南撤的决定,这次横渡恐怕只有六个队能到达终点,因为他们的经验和快速使他们躲过了巨强的海流冲击。和我们一起快乐与挑战的团队队员有美国、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的大学游泳队队员,国家队队员,现役与退役的奥林匹克运动员,以及原世界纪录保持者等众多高手。我们与强者共舞——真爽!

清华体育代表队校友蒋京立(1980级建筑,排球)感慨道:“看视频几乎让人忘了这是体育比赛。游的人一定很辛苦,但看的感觉是碧海蓝天,诗情画意。没有其他项目能这么赏心悦目,浪漫无际。”

本文作者何磊(1981级精仪)

离开毛伊岛时,俺心中自然也是感慨万分。感谢活动的组织者,也感谢硅谷清华校友会(SVTN)的赞助!感谢母校清华、教练和队友。谢谢船长默文!也感谢你,马卡纳蕾——上帝的礼物!

2019年9月6日 于 艾莉卡城

视频链接1:清华北美校友队 TUFF 在 Maui 海峡接力公开赛 2019

视频链接2:TUFF in MauiChannel Swim



相关新闻

  • 082021.12

    梅贻琦:危难时期挑起大梁的清华校长

    今年12月3日是著名教育家梅贻琦先生就任清华大学校长90周年纪念日。90年前,梅贻琦先生以短短15分钟、不足1800字的就职演说,告诉了清华学子们抗日救国的道理。

  • 082021.12

    明德致知励后学,百舸竞渡迎春华 | 春华资本校友捐赠设立“清华校友——明德致知奖学金”

    经过长期实践的探索,清华大学建立了独具特色的“经济资助、奖励荣誉、助困应急”三位一体的奖励资助体系。奖学金的设立是“奖励荣誉”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奖励优秀、表彰先进,奖学金激励学生勤奋学习、勇于探索、全面发展、积极进取,促进学校的人才培养和育人建设。11月30日,“清华校友——明德致知奖学金”捐赠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明德致知奖学金是由在春华资本任职的11位校友和2位同为校友的家人共同捐资设立。校友们共...

  • 072021.12

    水木年华缪杰:从心选择,发现另一个我

    对于水木年华缪杰来说,少年学霸、职场精英、明星艺人、“家乡来客”……诸多头衔犹如云烟。身份在变,热血还在,不变的是清华人的底色。他以独立思考、忠于自我的底气,在一次次选择之中,不断体验不同的人生,发现另一个“我”,也重新思考音乐的意义

  • 072021.12

    凡人歌——钮薇娜

    她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师从梁思成先生。她一生坎坷,在人生暮年,生命之花却奇迹般地在宋词讲坛上跨界绽放——期颐之年,她成为养老社区的“九零后”直播网红,她开设的宋词课用“建筑工程进度表”式的讲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前来听课。“活到老,学到老”是她看待人生的态度。她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参与设计的两栋建筑——自北京迁至东营的北京石油学院大礼堂和图书馆被确定为东营市首批历史建筑。她,就是钮薇娜,一位平...

  • 072021.12

    董吉男:努力当好为国举才的“摆渡人”

    时代浪潮,奔涌向前。环顾左右,一岸是踌躇满志的青年学子,一岸是蓬勃发展的家国事业,摆渡其间,是我的幸运和责任。

  • 072021.12

    校友总会与电机系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

    2021年12月3日下午,校友总会与电机系在西主楼3区314室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围绕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和进一步推进校友工作组织学习研讨,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副秘书长杨柳、袁浩歌,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系主任康重庆,两个单位的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及校友办、电机系教职工共20余人参会,会议由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主持。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