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刘取:怀念挚友言茂松

2021-01-08 | 刘取(1954级电机) | 来源 公号“THU电机系校友会”2021-01-08 |

挚友言茂松工作照

言茂松与我相识相伴六十六年,前面五年是同窗,后面六十一年是工作中的同事及挚友。

虽然一直都保持联系,知道他身体状况不好,但消息传来时,忍不住老泪纵横,痛如锥心。都说,好人一生平安,为什么你却先走了?

作者刘取(左二)与言茂松(中)等同学合影

关于他的学术成就和对国家的贡献,很多文章中都有介绍,这里不再重复,只就我与他合作进行科研工作中的故事,作一简短的回忆。

50年代开全校运动会时,只有无线电系学生会有扩音机,啦啦队比别的系要响亮,系学生会说,电机系不能沒有,于是言茂松,祝永铭和我组成一个课外研究小组,目标是研制出一台真空管扩音机。系里一位教授,对我们的举动大为否定,他说扩音机可不简单。第一级放大10倍,第二级放大100倍,第三级放大10倍,总起来放大10,000倍。若第一级有点噪音,通过放大就不得了,就凭我们几个毛头小伙子,搞不出来的,撤了吧!在另一位老师的支持下,我们完成了研制工作,而且一次通过验收。在我们研制过程中北京爆发流感,前后体育馆都搭起地铺睡满了病号,学校停课。没病的同学,也在宿舍里休息,防止感染,我们正好利用停课的间隙完成了扩音机的制作。

言茂松(前右二)和发四同学合影

清华动态模拟试验室59年基本建成, 但需要配套的设备,零部件差得很多,特别是联合运行模拟一个真实电网,国内一点经验都没有。言茂松和我克服了许多困难,在华北电管局配合下,建成了京--唐电网的模型、进行了系统稳定性及继电保护的各种试验,为电网调度提供了重要的依据 。这在国内属干首次,为以后的大型区域电网的动模试验打下了基础。

言茂松全身心的投入,居功甚伟。

动模试验中,一个很重要的的测量设备就是测角仪,这种测角仪有许多特殊要求,在没有参考资料、沒有现成的设备、沒有指导教师的情形下。自己摸索、研制,由于我们是强电专业,对于电子器件很生疏。言茂松大胆的接受了这个任务。他从设计、备料、焊接、加工一把抓,几个月的功夫就完成并满足了试验室的需要,由言茂松亲手研制的测角仪,一直沿用到今天。

刘取(右一)与挚友言茂松(右二)

1972年,湖北武汉-丹江电力系统出了一次严重系统稳定事故。“几乎使全国人民紧裤腰带建设起来的武汉钢铁厂毁于一旦”(周总理语)。湖北电管局派了一个由专家组成的小组,进驻清华动模和我们一起建模、调试、试验。这次试验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采用了特殊的发电厂内各台机的功率分配,再配合继电保护,将稳定极限提高了3-4万千瓦。这个改进措施,不需要改装、施工等工序,只需要调度员调节时变一下,所以可立刻实施。专家小组用长途电话指挥,实施了这个方案。丹江水电站在丰水期就多送了3万千瓦,对武汉地区汛期严重缺电的局面有所缓解。言茂松对这个项目作出了重要的贡献,本来做简化网络工作,需要两个人一周的工作量,他开了一个夜车就完成了,大大的加快了工作的进展。

言茂松在工作中表现出超常的能力,是与他受过严格的、全面的培养和训练有关。言茂松的父母都是知名的高级知识份子,注重对于孩子的培养,从小送他到有名的学校读书、送他去学小提琴、鼓励他学装无线电。他的根基札实表现在各个方面,例如撰写报告,一份7-8页的报告,他可以从头至尾一字不改的完成,逻辑清晰、字迹整齐。平时试验中的科学作风严勤,有头有尾。

言茂松一生取得那么大的成就,与他执着、全身心的投入工作有关。他热爱他从事的工作,谈起来滔滔不绝,不知疲倦。有时埋头工作,对周围发生的事完全不关心。文化大革命后期,批判言茂松走资产阶级专家路线,就要启动,他却浑然不知。突然大形势变化,四人帮被抓,批判的事不了了之,言茂松逃过一劫。

扎实的基础,再加上刻苦钻研,造就了他一生辉煌的成就。就拿他留下的60多本读书笔记来说,在那些吃不饱肚子, 政治运动风起云涌的日子里,谁还能坚持不断的钻研。他的努力,到文化革命结朿后,派上了用场。在教研组科学报告会上,言茂松介绍了国外10年内控制理论方面的进展。由于大多数人在文化大革命的十年中都没有碰过国外文献 ,他的报告使人耳目一新,很受启发,推动了科研工作赶上世界水平的进程。

言茂松一生成就辉煌,家庭也非常圆满。子女都事业有成,夫妻恩爱,我曾开玩笑说他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都有了。

希望将来能多出现几个像言茂松一样的人才。

刘取2020210日于多伦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筒历

刘取,分别于1959年、1963年在清华大学电机系获得本科及研究生学位。1963年后,曾在清华任教长达30年,职称副教授。在电力系统稳定性及控制和电力系统动态模拟两个方面,被认为是有真材实学的专家。


相关新闻

  • 252022.10

    茅沅,让我们在《瑶族舞曲》中为你送行!

    从北京传来噩耗:“著名作曲家茅沅2022年10月10日晚7:30在医院病逝,享年96岁。按照茅沅老师生前安排遗体捐献给协和医学院,不做任何悼念。茅沅老师安息!”茅沅,作曲家。1946考入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上学期间得益于张肖虎教授音乐知识讲授和指导,曾当过指挥和钢琴伴奏,为合唱队和军乐队做曲目改编。毕业后到中央歌剧舞剧院从事歌剧创作工作。80年代后期,茅沅先生曾在中央音乐学院、中国音乐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音乐系兼任...

  • 142010.12
  • 222021.10

    君子爱人以德——朱自清与叶石荪的交谊

    叶石荪(1893-1977),原名叶麐,字石荪,以字行,四川古宋人,是文学史上一位久已湮没的学者、心理学家。其事迹不彰,鲜有文章名世,以致人们只能从他人口中零星地获得些材料。然而,笔者近来发现,朱自清的日记中有五十余处关于叶石荪的叙述,故特将二人交往的相关史实钩沉如下。人生初相见,历久成故交。朱自清与叶石荪相识于母校北京大学,朱自清1917年由预科转入哲学系本科,一年后叶石荪考入同系,成为上下级。三十多年后...

  • 052012.11

    简讯目录1~29期(文纪俊整理)

    筹备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情况汇报 欢庆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成立 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名单及情况简介 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

  • 282014.05
  • 062017.01

    英年早逝的史家丁则良

    丁则良实在是纯正天真而容不得半点虚假的人,惟其如此,他可以放弃已有小成的宋史而新起炉灶改治苏俄史,他敢于指正吕振羽的史著,他敢于批评东北人大存在的问题....

  • 152017.06

    纠结于政学之间的丁则良:清华与西南联大岁月

    丁则良(1915—1957),历史学家。1933年考入清华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先后执教于西南联大、云南大学、清华大学和东北人民大学(今吉林大学)。曾任吉....

  • 042009.02
  • 222014.12
  • 1920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