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深切缅怀!中国核工业功勋奖章获得者陈念念院士逝世

2021-12-22 | 来源 公号“中国核能行业协会”2021-12-21 |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核工业功勋获得者,核材料与核燃料专家、工程物理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核学会同位素分离分会理事长、中国核学会理事、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科技委主任陈念念同志,于202112211540分因病医治无效,在天津逝世,享年81岁。

陈念念院士1941104日出生于上海市,1964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同位素分离专业,同年进入二机部三院北京分部工作。198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担任核理化院二室副主任、二室主任,科技处副处长、科技处处长,1991年担任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副院长,1994年担任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院长。200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

陈念念院士曾获得诸多荣誉和奖励,先后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3项、国防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3项。1991年被评为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曾主编《国外先进专用设备和相关工艺技术的发展》等专著。

陈念念院士一直从事核燃料循环专用设备的研制和相关工艺的研究,主持设计建成了专用设备装置,主持研制出了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专用设备,突破了多项关键技术,实现了技术上的重大突破,填补了多项国内空白,使我国核工业专用设备研制实现了新的跨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也标志着中国拥有了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专用设备,不仅增强了核工业的综合实力,也增强了国防力量和综合国力。

陈念念院士对党忠诚、严谨治学、敢为人先、顽强拼搏、诲人不倦、朴实谦和的精神作风值得我们永远学习!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陈念念:我做科研,很少有睡不着的时候

来源:公号“中国核工业”2020-12-23


“做科研工作,我很少有睡不着觉的时候。是我心态好?或者是我不够用功?”这是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念念,核工业功勋上榜者接受采访时的开场白。

陈念念院士主持研制成功了我国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先进专用设备。提起自己的科研成长之路,陈念念说得云淡风轻,这份从容里更多是一份举重若轻:“做科研工作,首先要坚定信心。如果相信方向对,就坚持做下去,这是前提。做成与否,无非就是时间问题。”

5岁,因病得“福”

陈念念出生于一个革命家庭,父母都是地下工作者。母亲为他取名“念念”,是为了纪念两位为创建新中国而牺牲的烈士亲人。

“童年最快乐的事当然是玩耍。”陈念念出生在上海弄堂里,小时候是十足的“孩子王”,身边常常围着一群听他谈天说地的孩子。他之所以有大量的谈资,得益于他丰富的阅读储备。

5岁那年,陈念念得了一场大病,卧床休养了两年。没想到因祸得福,因为哪儿也去不了,这两年里他读了很多书,凡是能找到的,无论是名著改编的连环画,还是少儿杂志、科普读物,他都来者不拒,在科学、文学、艺术等领域都打开了眼界。

病好之后,陈念念去小学报到,本应按部就班地上一年级,但当时他的父母觉得一、二年级的知识对他来讲已经太浅了,于是替他报考了插班生,结果插班考试一次通过,直接上了三年级。那时候陈念念还不到7岁。后来,他不到11岁就读了初中。

“钻锅”混毕业,顺利进清华

陈念念说,读小学时的自己年纪小,又有些贪玩,父母忙于工作也没有多加关注,所以小学、初中成绩平平。但临近初中毕业,他突然就“顿悟”了,于是自发地努力学习,花了几个星期,“京剧术语里叫‘钻锅’,也就是临时抱佛脚吧。”陈念念毕业考成绩一下子跃居班级前几名,顺利考上了上海的重点中学——位育中学。

上了高中的陈念念更加“开了挂”,三年六个学期,几乎年年第一,高考时毫无悬念地考入了清华大学。

爱好广博对科研大有裨益

“我的爱好很多,父母都挺支持,不担心我影响学习。因为确实也没有耽误学习呀!总之很自由。”陈念念的讲述里总有几分调侃与幽默。

“这可能也是我的性格特点吧,爱玩、好奇心强、愿意尝试,对什么都感兴趣。”陈念念的兴趣爱好非常广泛,上学期间写过小说、当过京剧票友。说是爱好,他其实差点走上专业道路。

尤其是京剧,得益于大舅的熏陶。陈念念的大舅是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大师梅兰芳先生的传人杨畹农,家里常有来自各个行当的高水平票友聚会。陈念念从小耳濡目染,听他们吹拉弹唱,对京剧产生了浓厚兴趣。

按大舅的说法,陈念念在扮相、身材、嗓音上颇有天赋,建议他去学戏。陈念念的父母本有些动心,但考虑再三,还是希望他学理工科,上综合性大学。

在陈念念看来,广博的兴趣爱好对他后续的科研工作也大有裨益,“知识面广一点、思维发散一点,科研智慧和灵感有时就会更多一点。”

一直没有放弃京剧爱好

在清华读书的时候,陈念念参加了学校学生文工团的京剧队。清华有传统,除了学习上按院系划分的自然班集体以外,文工团、体育代表队等队员们会在一段时间内集中住宿,形成第二集体。

陈念念说,自己很怀念“两个集体”的生活。在文工团参加排练、演出等活动让他提前感受到了对事业的责任感、对国家的荣誉感和集体主义精神。

工作后,陈念念不仅没有放弃京剧爱好,还积极发挥自己的京剧特长,通过组织爱好者排戏、演出,交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

“蒋校长,我做到了”

报考清华时,陈念念选择了工程物理系,专业是同位素分离。“当时只是觉得这个专业很神秘,原子能、尖端科学,激起了我探索的欲望,没想到就此与核工业结下了一生的缘分,连专业都没有变过。”“我读书时,时任清华校长蒋南翔正大力提倡要树立‘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的目标,现在我可以自豪地说,蒋校长,我做到了。”

回忆起清华的学习时光,陈念念想起了工物系馆外的红砖墙,怀念着大礼堂前的绿茵场。但最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门门上起来特别紧张的专业课。那时,工物系刚建系3年,同位素分离专业有一门非常重要的基础课由教研室主任刘广均亲自讲授。刘广均是我国铀同位素分离专业的创始人之一,1991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也是核工业功勋榜上榜者。

刘广均老师课上的追问

“上刘老师的课大概是我少数非常紧张的时候了。刘广均教授讲课特别注重物理概念,凡是概念没弄清楚的同学,就算作业做出来了,在刘老师那里也不算过关。”

陈念念接着说:“刘老师很擅长用提问的方式来互动。如果放在现在,同学们上刘老师的课估计不敢刷手机,因为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问你:前面讲过的那段,你理解了没有?是怎样理解的?就感觉这些问题追着你,让你一点不敢走神。我被提问过几次,个人感觉还算满意,但有时只能答上来一部分,就是还没能完全理解。”

如今回想起来,陈念念很感谢当时刘老师课上的追问。后来几十年的科研工作都与这些专业课所讲述的理论、技术有关,“概念掌握牢了,实践才能更加熟练,思路才更加开阔。”

王承书老师说,“搞科研,要多做些个试验”

陈念念从清华大学毕业后,来到核工业理化工程研究院工作。“我一个小年轻,刚来理化院工作就有幸得到了王承书先生等核工业前辈的指导。”

王承书是我国铀同位素分离理论的奠基人,也是核工业功勋榜上榜者。她为了祖国核事业发展需要,三次放弃自己熟悉并已颇有建树的研究领域,开拓新的研究方向。

最让陈念念念念不忘的,是具有精深理论研究能力的王承书常常对他念叨:“搞科研,要多做些个试验。”几十年过去了,陈念念依然忍不住模仿起王承书的京腔,仿佛一下子回到了那段和团队齐心协力集智攻关的日子。

“试验越多,工程才能越扎实”

陈念念想起王承书留给自己的财富:“我这一生做科研基本都是按照先生这路子走的:先弄明白理论,这样工作才能避免盲目性,但不要追求把理论做完美了再试验,要抓紧试验。试验不仅检验你的理论,更是为工程做准备。我们的工作终究要为工程应用服务,理论不可能一下子就变成一个大工程,试验就是其中的桥梁。试验越多,工程才能越扎实。”

核理化院的后辈们说,在陈念念的影响下,注重试验的传统如今已成为了他们的一种科研文化。“刚来单位的时候,我经常去车间看实验员做试验,给工人师傅们递扳手。”中核集团党群工作部原主任罗长森是陈念念的老下属和老同事。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陈念念带领的团队攻关第一代机器、实现重大关键技术从无到有的攻坚阶段。理论模型一出来,课题的重心就会转移到试验上,参数如何设置更合理?材料该怎样选择?这都是通过一次次试验才得到解答。从1998年开始,陈念念提出对第一代专用设备进行长期运行考核,这是具有前瞻性和大局观的。

找到爱钻研的人,多点拨一下

“我越琢磨越觉得,做科研和演京剧有相似的地方。”陈念念细细解释道,“京剧是一门整体的艺术,排戏不怕遇到新手,重要的是找到真正感兴趣、爱钻研的人,多练练、点拨一下,往往能成。科研不也是这么个事儿吗?项目里必须有科研骨干,但同时离不开很多人配合协作。推着赶着是做不好的,必须激发出个人的主动性。”

陈念念对年轻后辈的培养也是如此,敢压担子、敢于放手,重在激发年轻人的主动性。“其实我这也是跟老一辈科学家、老领导学的。”陈念念笑着说。当年,钱皋韵院士就是这样锻炼他的,给年轻骨干主持科研工作的机会,让他放手去做,默默地关注,在必要时给予指导。

“我跟那些前辈,是万万并列不了的”

“念念院士了解大家工作进展的方式很特别,他常常抽空去大家伙的办公室‘串门’,在聊天中问大家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而且他都能记下来,有哪些是我们经过摔打磨练就能锻炼出来的,哪些是需要他来协调指导的。”熟悉陈念念的年轻后辈,喜欢叫他“念念院士”。核理化院的年会上,他也曾上台亮上一嗓子。那份淡定、从容与亲和,是陈念念留给很多核理化院年轻人的印象。

“我看之前的核工业功勋人物系列报道,报道的都是邓稼先这样的前辈。现在说要采访我,这我可是万万并列不了的。”采访接近尾声,陈念念跟记者提起当初答应接受采访时的小纠结,笑着连连摆手,亲切如邻家长者。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