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五四北大行——彭和(彭庆遐女儿)

2013-05-10 |

 父亲心中有个北大。1993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和往年一样,父亲早早来到北京市委党校北大校友会现场,我和父亲同行,我们乘公交车,父亲只能扶下面的扶手,我们兴致勃勃地来到了会场。父亲和著名清史学家戴逸、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守常、董华教授等叔叔合影,和钱惠濂等阿姨攀谈,时间过得很快,大约半小时,我们就匆匆离开了。

1993年54日,我遵父亲嘱托到北京大学参加95周年校庆,我签到、领取北京大学校友通讯,通讯上刊有父亲的重量级文章《峥嵘岁月》(一万多字),并到主会场主席台等候雷洁琼先生,一会儿,雷先生从主席台下来离开了会场,我迎上前去,将校友通讯送给她,雷先生认真地看着,欣然在上面写下几个大字:“愿庆遐同志康复!”

5月5日早上,我还当班,父亲吃力把收音机放在耳边,收听来自前一日北大校园的新闻报道,短短几分钟,他是那样的全神贯注、聚精会神,我目睹了这一时刻……感触万端!

晚上我到医院时,他已经不能说话了,他知道我来了,用手在腹部画了一圈,告诉我,病情发展了。

20年后,201354日,一个春阳煦煦的好晴天,校门口有熙熙攘攘的对对夫妻返校,老年夫妇脸上带着成熟、儒雅的微笑,年轻夫妇英姿勃发,推着小孩车在校内拍照,今年是北京大学建校115周年纪念日,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参加西南联大校友返校活动。一进学校我就被巨大的“家•年华”气柱彩联所吸引,一位历史系的学生给我佩戴了北京大学校友会制作的圆形标识,说佩戴它走到哪都畅通无阻。总服务台处还有签名的大墙壁,我来不及张望,快步向英杰交流中心走去。

在英杰交流中心第八会议室门口签到处,我签了父亲的名字,我对工作人员说我是家属,看到钱惠濂阿姨的名字在签到簿的第一行,我喜出望外,一进去第八会议室就打听钱阿姨是哪一位。一会儿,一位中年女士走过来,自称是钱阿姨的女儿,她们很早就来了,钱阿姨快90岁了,她是做轮椅来的。一会儿,钱阿姨要方便,我牵着她的手,扶她到卫生间。

钱阿姨精神很好,体态也很好,只是年纪大了,我说了两遍我是谁,拿出《彭庆遐同志纪念集》给她看,她惊讶地大声说,“你是彭庆遐的女儿,我们是同学!”她对我父母亲都记得。

 

              (作者彭和和老校友钱惠濂)

 

再回到会议室,这时开始播放纪录片,是2012年拍的“纪念西南联大成立75周年”庆祝活动集锦,钱阿姨随着《西南联合大学校歌》等抗战歌曲的音律在有力地打着节拍,我仿佛看到当年的爱国学生在战斗,在游行的队伍中有父亲的身影,我为之动容!后来校友合影,钱阿姨一直拽住我的手不放。

汪兆悌阿姨的哥哥周兆瑞是父亲的密友,她说我哥哥常提起你父亲,你父亲的口碑很好,她非把我的书纪念集拿走,并让我签字,我们一起聊了不短的时间。汪阿姨告诉我;他们兄妹三人都是解放前参加革命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文革”中三兄妹都被抄家,哥哥被迫害致死,年仅42岁。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朝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离别。绝徼¹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山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城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我专心地听着这首校歌,这首西南联大式的战斗檄文,它以岳飞“满江红”的词牌的形式被父辈们赋予了新意,一代爱国年轻学子的炽热报国之情,我试图理解歌词的含义,联想到父亲一定会唱这首歌,一定的!望着坐满会议室三十多位90高龄的西南联大的校友,我的心情难以平复。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