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西南联大、一二·一运动中的彭庆遐校友——彭和

2013-10-01 |

血与火的考验

(西南联大、一二·一运动中的彭庆遐校友)——彭和

在乌云和大海之间,海燕像黑色的闪电,在高傲的飞翔。——高尔基

1945 年,父亲参加了一二·一运动,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在革命的熔炉中锻炼成长。
一二·一运动是解放战争时期一次大规模的反内战、争民主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1945 年发生于云南昆明。

1943 年敌机轰炸、特务横行,乌云笼罩着春城,在西南联大的《中国通史》课堂上,父亲和李开鼎叔叔(中国老教授协会副会长)并肩坐在一条长木凳上,据父亲讲李开鼎叔叔是革命者、班上有职业学生,专门在学生中从事革命活动。父亲走上革命道路是李开鼎指导、引导的结果,当时共产党和国民党三青团泾渭分明,斗争得很厉害,班里国民党三青团在明处,共产党从事地下斗争。李开鼎叔叔看到父亲出身贫苦家庭,政治上可靠,他艰苦朴素、勤奋好学且有火一样的热情,李开鼎叔叔十分信任他,把一些组织革命活动的任务交代给父亲去做,父亲可以抛头露面地去做,这样也可以掩护地下党组织。
1944 年父亲和李开鼎叔叔同住在西南联大新校舍第五号茅室中的一个小组(两张双层木床,四人为一组),他们是上下铺朝夕相处,同桌就餐,同上图书馆;课余时间,常漫步荒郊,纵情交谈:谈课堂内容、谈教授风范、谈读书心得、谈历史兴替、谈时事政治、谈人生哲学。由于心灵相通,他们很谈得来、话很投机。他们的交往由课堂内扩展到课堂外;他们的活动由校内走向社会。父亲由于逃出水深火热的敌占区,奔向大后方,离别家乡、离别亲人,历尽艰辛,在父亲的心底埋藏着深邃的苦和泪,强烈的仇和恨。
前北京大学西南联大校友会副总干事钱惠濂阿姨和邵郊叔叔虽然和父亲不在一个系,但基础课都在一起上。加之他们都是从沦陷区去的穷学生,有着相似的理想和目标奔向大后方。
50 年后,同学邵郊(北大教授)赋诗一首:“五十年前初识君,紫虚观里见真淳。春城一别风云变,燕都重逢日月新。我若游鱼潜浊浪,君为志士步青云,忧先乐后民心事,旷达热忱忆故人。”


在社会大课堂中汲取政治营养
西南联大被称颂为“民主堡垒”。她尊重科学、发扬民主的学风,不仅表现在课
堂上、学校内,更重要的是扩展到课堂外、学校外,校内外经常举行关于民主政治的演讲会、讨论会和文艺活动,父亲总是闻讯而至、积极参加。
1944 月至1945 月,这一年是父亲思想转变的重要阶段。从以下一系列课外活动中,可以看到父亲的脚步:他参与了“五四-二十五周年纪念座谈会”,会上对中国之命运问题,展开激烈的争辩,每个人都在真理与谬误的天平上较量;他参与了“五四文艺晚会”,这是激进青年向独裁者举起五四运动与新文艺的投枪;他参加了“抗日战争七周年时事报告会”、“辛亥革命三十三周年纪念大会”、“鲁迅逝世八周年纪念晚会”、“护国起义三十周年大会”,这些大会由张奚若、闻一多、朱自清、曾昭伦、李公朴等知名人士做演讲,他们不顾反动派的恐吓、威胁、特务的跟踪、盯梢,勇敢地抨击国民党政府的专制、独裁、黑暗腐败,揭露国民党军队在河南、湖南、广西、贵州独山战役中大溃败,西南后方岌岌可危!
父亲每当想起战火在他的故乡燃烧,那里有他魂牵梦绕的亲人,他总是坐立不安,忧心如焚。大会通过的宣言是:“保证抗战胜利的唯一方法是实行民主政治——结束国民党一党专政召集人民代表会议组织联合政府”。对此父亲激动万分,举双手赞成。《宣言》的精神力量,驱使他坚定地参加群众大游行。他兴高采烈地向李开鼎等人吐露参加护国起义纪念大会和游行后的心情:“今天,我好像一名士兵一样打了一场胜仗归来!”
联大学生自治会举办时事座谈会,每星期五晚上的专题演讲会父亲几乎无一缺席。他从《一年(1944)来国内形势总检讨》、《世界局势》、《日本历史背景》、《日本侵略政策的发展》、《国是与团结问题》、《战后的中国》等等的主题演讲中,像蜜蜂采蜜一样汲取着民主政治的营养。他从“政治必须革命,民主必须实行!”的呼号中,坚定了信念,看到了曙光!


宣传联络队中的积极战士
民主浪潮,汹涌澎湃地荡涤着历史的渣孽;它似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像春雷,震颠了古老的春城;是号角,唤醒糊涂的人群。在民主的激流中,父亲的民主意识在发芽、开花,沿着青年知识分子前进的轨迹发生可喜的变化。 他由一个酷爱自由、渴望民主的热血青年,转变为中共云南省工委领导下的“中国民主青年同盟”(民青)成员,父亲和李开鼎由知心的同窗好友,发展成为争取实现新民主主义纲领而奋斗的亲密战友!
1945 月,日本宣告无条件投降,八年抗战胜利了,摆在中国人民面前的任务是医治战争的创伤,创建家园,人民应该得到和平。但是,国民党在美帝国主义的支持下,准备发动全面内战,重新将人民推向战争的火海,实际上已经开始了对解放区的局部进攻。蒋介石磨刀霍霍调集几十万嫡系部队入滇,龙云成了阶下囚。1945 10日,改组了云南省政府。同时在全国各地发动大规模内战,人民又在流血!父亲看在眼里,心如刀割!
11 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发表《国民党进攻的真相》讲话,号召“全国人民动员起来,用一切办法制止内战”,父亲在中共地下党的帮助下,从迷惘中看清了航向。11 25 日晚,参加在联大图书馆前草坪举行的时事晚会,这是一个主张制止内战、成立联合政府的宣传鼓动大会,但遭到国民党军队的武力威胁,会场四周响起了机关枪、冲锋枪、小钢炮,枪弹曳着血红的亮光从群众头顶咝咝掠过,中共地下党意识到这是血腥镇压的前奏。父亲和六千多与会者一样,镇静地端坐在草坪上,教授们的演讲照常进行。正义的声音不可能被征服。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散会后,西南联大新校舍的出口被反动军警宪兵特务封锁。交通被断绝,群众被围困在茫茫的黑夜中!有五四、一二·九革命传统的中国青年绝不屈服于反动派的刀枪之前。当晚,联大学生签名罢课,以示抗议,并组建了宣传联络队,父亲积极报名参加,被编在第八宣传队中。
按照罢课委员会的要求,宣传联络队走上街头、学校和工厂,向市民、师生和工人作宣传,揭露反动军警破坏25 日时事晚会的真相,驳斥国民党中央社编造为“西郊匪警,黑夜枪声”的无耻谰言。父亲是宣传联络队中的积极分子,他为了使自己的湖南口音让昆明群众听得懂,像新上台的教师一样,认真试讲。按照中共地下党的要求,父亲逐字逐句地讲解《昆明市大中学生为反对内战及武装干涉集会告全国同胞书》,充满激情,他的发言不时被群众的口号声打断。当他的演讲遭到军警宪特的骚扰破坏时,群众自动圈起紧紧的人墙来维持秩序。
11 30 日,第八宣传联络队沿华山南路到最繁华的闹市武新路、南屏街一带宣传,又遭到国民党特务们的木棍、石头、手枪、刺刀的追打。三十多位宣传联络队们分散突围。父亲的长衫被撕破,几处受伤,目标很显著,三个特务打他一人,穷追猛打一样嚎叫:“抓小偷!”以混淆视听,掩人耳目。父亲从容不迫地展示佩戴胸前的校徽,义正辞严地声明:“我是联大的学生,不是小偷!”联大在人民群众中有崇高的威信,人民对联大寄予无穷的期望!在危难时刻,父亲从“我是联大学生”的呼救声中充满信心和力量。
街上行人心里明白,都为父亲让路,有的指点他转弯,他终于在市民群众的支持下脱险,甩脱了暴徒的抓捕。夕阳西下,黑夜降临,宣传联络队返校。
一句“我是联大的学生!”成为昆明街上的一道风景。
中共地下党人及爱国学生感到今天的遭遇是反动派大进攻的序幕。
12 日,吃过早饭,第八宣传联络队一起徒步二十余里到昆明市西郊黑龙潭龙渊中学做宣传,揭露一周来敌人破坏学运的种种暴行,传播反内战、求和平、反独裁、争民主的正义呼声。途中,从美制军用吉普车上射来威胁的子弹,宣传联络队员们也没有停止前进的脚步。中午返校,亲眼看到一伙由国民党三青团及军官总队组成的暴徒进攻西南联大新校舍,穷凶极恶地捣毁校门,砸烂校具,撕毁墙报,殴打师生。与此同时,联大师范学院、工学院及联大附中也遭到暴徒的袭击,他们冲进师范学院投掷手榴弹两枚,当场炸死联大学生李鲁连、炸伤潘琰(中共党员)、张华昌,两人当晚逝世,南箐中学教师于再(中共党员)也被炸死,重伤十几人,被打伤六十余人,造成震惊中外的“一二·一”惨案。
四烈士倒下了!四烈士的鲜血点燃的烈火在父亲的心中燃烧!
第二天,在联大图书馆前大草坪举行“一二·一死难四烈士入殓仪式”,各界各大中学师生及各界人士六千多人参加。四烈士灵堂设在联大图书馆,举行公祭。公祭活动历时一个月。这是一个揭露敌人、打击敌人、唤起民众的大课堂。父亲在灵堂看着亲密战友写的一首诗在深思,从内心深处激起共鸣。
“四烈士”
倒下了,
千万人,

站起来!
烈士的鲜血
不会白流,
血债
要用血来还!
战友的腿
被炸断了,
前进的路
靠我们走。
黑夜
终将过去,
曙光
就在前头!
惨案发生后,昆明三万多师生立即掀起更大规模的反内战、争民主运动。在继续坚持罢课的同时,每天出动一百多个宣传队到街头、工厂和郊区农村宣传。从12 2日起,昆明为四烈士举行公祭。一个半月中,参加公祭的各界人士有15 万人,近七百个团体。全国各地学生纷纷举行集会游行,声援昆明学生的正义斗争。
全国学生和昆明市民对昆明学生的支持和声援,有力地打击了国民党反动派的气
焰,迫使国民党“公审”并枪决了杀害学生的凶手,并免去了国民党云南省党部主任委员、代理省主席李宗黄的职务。
昆明学生的斗争在全国激起强烈的反响。延安各界举行群众大会,周恩来在会上代表中共中央赞扬“青年是争取和平民主的先锋队”,指出“我们正处在新的‘一二·九’时期,昆明惨案就是新的‘一二·九’”。中国民主同盟、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等民主党派、陪都各界反内战联合会及各界知名人士,也先后发出声援函电。重庆、成都、上海、遵义等城市都兴起群众性的声援活动。
“一二·一”运动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的阴谋,是国民党统治区当时正在发展的民主运动的标志,是继“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之后树起的第三个里程碑。在中国青年运动史和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历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父亲写道:“12月继续参加罢课委员会组织卖报队,冒着危险,多次上街卖罢课卖罢课委员会编辑出版的宣传反内战的《学生报》。时隔几十年,当父亲、李开鼎叔叔及当年的战友们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二·九”运动五十周年和“一二·一”运动四十周年纪念大会的时候,父亲怀着十分欣慰和自豪的心情叙述这段回忆。
这是一张发黄的照片,照片中间是昆明的护国门,照片的下方是学生游行的队伍,学生们在护国门上贴着党国所赐’四个大字。父亲告诉我,学生们之所以这样做,是要讽刺他们,因为一二·一惨案告诫人们的是,党国赐给平民百姓的是流血、独裁和内战。我们就要揭露他们的丑恶面目。我在父亲的身边,经常听到他讲当年的故事,讲中共地下党的工作、爱国学生运动和革命活动,他眼睛里充满了青春无悔的回忆。父亲曾激动地向我讲述当年战斗场景……
我还曾给我的学生们讲授这些历史,每当我说到“一二·一”运动时讲到父亲走在昆明大街的游行队伍里时,内心都充满了激动!我为自己有一位曾经是革命青年学生的父亲而感到无比的骄傲和自豪!
1945 月,我大伯的部队从腾冲地区抗战胜利归来移住也在昆明,使他们有更多的接触。由于时代的要求,父亲参加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学生运动,大伯对此从未阻拦,实际上却给予了支持。当父亲遭到特务毒打时,在市民群众的掩护下,甩脱了暴徒的追捕,跑到父亲的堂叔彭曙升(在大伯部队任军需职员)住处,才包扎好伤口,忽然接到大伯的电话,大伯说:“三弟来后,一定要稳住他,不要再外出,很危险!”
短短几句话,饱含了多少大伯对父亲的疼爱,1945 11 30 日晚,父亲就留在彭曙升叔祖父家过夜,在家人的帮助下,父亲终于躲过了暴徒的追杀。这是多么深厚的兄弟情谊!

 

 

“1946年3月17日,又参加‘一二·一四烈士出殡大游行’,担任保卫游行队伍安全的纠察队队员。”

相关新闻

  • 052012.11

    简讯目录1~29期(文纪俊整理)

    筹备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情况汇报 欢庆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成立 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名单及情况简介 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

  • 102013.05

    五四北大行——彭和(彭庆遐女儿)

    父亲心中有个北大。1993年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末,和往年一样,父亲早早来到北京市委党校北大校友会现场,我和父亲同行,我们乘公交车,父亲只能扶下面的扶手,....

  • 062013.10

    峥嵘岁月(彭庆遐校友1946-1948 年北大生活)——彭和

    1946年9月,父亲由西南联大文学院历史系进入北京大学文学院历史系学习,至1948年7月毕业。父亲在北大学习期间,曾担任学生会主席,他以更高昂的斗志投....

  • 022021.12

    “一二•一”运动四烈士牺牲76周年悼念仪式在西南联大旧址举行

    1945年爆发的“一二·一”运动是继“五·四”运动和“一二·九”运动之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次大规模的学生爱国民主运动,它培养和锻炼了一批民主运动的骨干,提高了人民群众的政治觉悟,它与人民军队的自卫反击战紧密配合,使坚持内战政策的国民党反动派在政治上陷于被动,是中国青年运动史上的第三座里程碑。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一二·一”运动爆发76周年之际,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考察调研西南联大旧址重要指示精...

  • 022017.11

    西南联大经验需要好好发掘——西南联大校友的回忆

    彭珮云、潘际銮、杨振宁、郑哲敏四位西南联大校友在西南联大建校80周年纪念大会上的发言。

  • 252022.03

    西南联大1941级校友吴仁声逝世 享年100岁

    友西南联大1941级校友吴仁声2021年11月10日在北京去世,享年102岁。吴仁声1921年10月9日出生于武汉,1941年与弟弟吴仁寿一起奔赴昆明求学,分别考入西南联大航空系和电机系,共同度过求学生活。吴仁寿三年后转入机械系,1946年毕业。

  • 102019.09

    西南联大校友、云南大学教授夏一成逝世 享年101岁

    云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夏一成先生因病于2019年9月4日逝世,享年101岁。

  • 032022.06

    深切缅怀西南联大杰出校友胡邦定先生

    2022年6月1日,西南联大杰出校友、国家物价局原副局长胡邦定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胡邦定,江苏镇江人,1923年生。1942年考入西南联大历史系,1945年休学一年,任建民中学教员,1947年从北京大学毕业。同年到天津《大公报》工作,曾任记者、编辑、编委、党委书记等职。1973年调国家计委、国家物价局工作,任研究室主任、副局长等职,1994年离休。1981年《价格理论与实践》创刊,任主编达25年。曾主编《当代中国的物...

  • 212022.04

    深切怀念西南联大杰出校友潘际銮院士

    2022年4月19日,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焊接工程教育家和焊接工程专家、西南联大杰出校友、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教授潘际銮同志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95岁。潘际銮1927年12月24日出生于江西瑞昌,1944年考入国立西南联合大学,194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学系并留校任教至今。曾于1992年至2002年受聘担任南昌大学校长。1956年4月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 252018.09

    西南联大从军学生中的蜀光校友

    蜀光当时学生毕业后有不少进入西南联大学习,目前就学校所知的符合“蜀光+西南联大+远征军”三个条件的共计八人:王蜀龙、黄枬森、华德培、刘克果、欧阳渊、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