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西南联大校友、北京大学数学科学学院教授黄敦去世 享年90岁

2019-03-25 |

黄敦教授生平简介

黄敦同志,中共党员,北京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籍贯江苏无锡,1928年11 月出生于沈阳。他在童年少年时代,由于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影响,不得不跟随父母辗转南京、上海、香港、昆明等地,尝尽了颠沛流离的艰辛,经历过饱一顿饥一顿的日子,体验过“跑警报、躲轰炸”的滋味。1944 年,黄敦未满16 岁考入西南联大就读于航空系,但在父亲一再坚持的“学机械、做实业、兴国家”意愿下,听从父命而在次年转读了机械专业;至1948 年7 月,他于清华大学机械系毕业、留校担任助教,并于1949 年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0 年9 月被清华大学选派,黄敦同志以助教身份赴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生班学习俄语。学习期间,他第一批入选了中苏合作的国家人才培养派遣计划,于1951 年底赴莫斯科大学数学力学系攻读研究生。黄敦同志在留苏期间,1951年—1954 年担任全苏中国留学生会委员,1952 年担任莫斯科大学及苏联科学院的中国留学生中层党支部委员,1953 年—1954 年担任莫斯科大学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主席。1956 年9 月21 日,在莫斯科大学由苏联高等教育部授予了物理-数学副博士学位(现译为博士学位)。

由于从小辗转各地,加上语言天赋,黄敦同志成年后的东北话、上海话、广东话、四川话、云南话等方言,炉火纯青,自谐“到处是老乡”。他不仅在哈工大研究生班学习俄语期间脱颖而出,而且到了莫斯科又很快就被誉为“中国留学生的首席演讲人”——当时在莫斯科及周边城市频繁举行的“声援中国‘抗美援朝’群众集会”上,往往要安排一位中国留学生代表作演讲发言,通常也必定就是掌握俄语最娴熟的他;亦是由此,他不仅渐渐成了知名人物,而且被推选为莫斯科大学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主席。甚至,数次的中国科技代表团赴苏考察访问,有科技背景的留学生黄敦,就会被中国驻苏使馆及时召来担任代表团的主要翻译,替换了随团的文科背景职业译员。

获得博士学位回国后,黄敦同志就一直在北京大学数学力学系当教师,历任教员、教授、首批博士生导师、北大数学研究所副所长和党支部书记等职,直到年满70 岁离休。黄敦教授在北大任教期间,由于他的学术造诣水平,以及他的教书严谨认真、工作谦和勤奋、做事热情友善、待人宽厚有礼,是一位深受师生们尊敬和爱戴的好同事、好老师。同时,他回国后就长期在国防第五部研究院兼职,于1956 年—1959 年主持了无粘高速空气动力学研究项目,于1957 年1 月—1959 年3 月作为超音速空气动力学研究项目主持人,牵头攻克了国防科技事业中紧迫需要解决的空气动力学领域里诸多学术研究和工程应用难题,为我国的国防事业发展作出了特殊的宝贵贡献。

由于黄敦教授的“留苏背景”,在1960 年突如其来地遭受了在校的“特嫌审查”,同时也被迫离开了他大有作为的国防科技研究领域。由此之后,又在1964 年被遣送到远郊的门头沟斋堂农场“劳动改造”。到了“文革”中期,1969年10 月黄敦教授跟一大批教师和同事一样,被“下放”到江西鲤鱼洲的北大农场;好在北大农场相距于同年8 月妻子已被“下放”的清华农场并不太远,黄敦教授就携带着一双年幼儿女一同前往,也算是一家人有个团聚。江西鲤鱼洲是著名的血吸虫疫区,至1972 年的北大和清华农场撤回,许多教职员工及家属都染上了血吸虫病。或是天佑、或是幸运,黄敦教授全家均未染病。但从江西回到北京之后,他又接着被遣送到北大的大兴农场“养猪种地”,全家再度分离。多年之后,每当说起这些苦难遭遇的往事,黄敦教授却并无怨恨,反倒会随着乐呵呵的爽朗笑声,自诩“我可是劳动大学的毕业生”。

直到“文革”结束后,黄敦教授才恢复了在北大的正常教学和科研工作,也很快又恢复了在国防科技领域的攻关研究工作。他于1977 年—1982 年担任国家计委“七七工程”顾问。从1985 年6 月起,他又担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总装备部29 基地(四川绵阳89950 部队)即绵阳空气动力研究中心的兼职教授,他对该基地当时全国最大最先进的“风洞”实验设施,既是兴趣喜爱也是专家责任,并与基地科技专家们共同取得了国防工程需要的一个又一个科技成果;数年间,他每月都要频繁地乘火车往返于北京—绵阳,不仅是基地同行们离不开的专家教授,甚至还跟许多列车员都成了相互熟悉的“常客朋友”。

在“科学春天”到来的1978年,黄敦教授时年50 岁,如鱼得水;随后的20 年间,他一心扑在了北大的教书育人、国防基地的科技攻坚。扎实的专业功底、深厚的学术造诣、多个学科的精通、多种语言的天赋,他成了我国力学界知名的“多面手”;再加上友善热情的个性、不图名利的本色、乐意助人的风格,又成了力学界公认的“老好人”。他治学严谨勤奋、善于攻克难题,享有很高的学术声望声誉,但却是一个从不多写文章、不写专著、不申请当院士的“怪人”;他其实有着很浓重的学究气,但北大数学所的同事们却众口称赞地推举他当党支部书记,因为“跟谁都合得来”。他出差返程时被合作单位硬塞上火车的一套礼品茶具,回到北京就举着去上交到系里,声称“你们爱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他娴熟掌握俄语和英语,家人说他“说梦话都只讲外语”,但凡小范围的国际学术讨论会,往往是他自告奋勇担任翻译。1986 年,钱伟长先生在上海主持的“流体力学国际学术会议”,有200 余人与会,会后成为美谈的“黄敦教授讲了整个会议三分之二的话”——他在汉语、英语、俄语之间来回转换,把每位发言学者所讲内容,再用另外两种语言各重复一遍。

1985 年,黄敦教授获得了国家教委科技进步奖二等奖,还获得了国防科工委、国家计委、国家经委、国家科委联合授予的“全国国防军工协作工作会议先进个人称号(奖)”。1987 年获国防科工委颁发的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个人)、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参加者)。从1986 年起,担任了冶金部有关铁矿开采“七五攻关项目”主持人,该项目在1989 年获国家“七五攻关项目”集体荣誉证书。

黄敦教授是中国第一批计算数学的博士生导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他参与设计了中国第一架超音速飞机,曾担任第一、二、三届中国核学会计算物理学会副理事长,曾任《计算物理》刊物的副主编,以及《力学学报》、《爆炸与冲击》、《高效应核热力学》、《应用数学与力学》等7 份学术刊物的编委。

在北京大学的教学科研工作中,黄敦先生与周毓麟先生、胡祖炽先生奠定了北京大学计算力学的基础,为计算力学和计算数学等研究方向的发展壮大,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直至年满70 岁,于1998 年11 月离休,黄敦教授从事计算力学和计算数学的教学与研究长达60 余年。严谨治学、勤勉钻研,攻关成果累累;教书育人、传道授业、诲人不倦,桃李遍天下。在1990 年12 月,他获得了国家教委“高校科技工作四十年”荣誉证书。黄敦先生的一生,严谨自律、淡泊自处、宠辱不惊,把毕生心血都奉献给了所热爱的国防科研和教书育人事业。

黄敦教授在2015 年6 月25 日不慎跌倒,造成了头部外伤,随后导致颅内亚急性出血而转为重病,于2015 年7 月14 日入住北医三院治疗。在长达3 年8个月的住院治疗期间,他始终积极配合医护人员,并且对生命的乐观主义态度、与疾病进行顽强斗争的精神,不仅宽慰了家属和他的学生们,也感染了医护人员,年轻护士们总是会欢快说起“我们最喜欢黄爷爷了”。2019 年3 月16 日凌晨4点42 分,带着对生活了90 年多彩美好世界的深深不舍、对亲朋好友和同事们及学生们的无限眷恋,黄敦教授安详平静地离开了我们。

黄敦教授千古!我们永远怀念您!

2019 年3 月22 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