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深切怀念章名涛先生

2009-05-27 |

今年是章名涛先生诞辰100周年,我怀着崇敬的心情回忆师从章先生的几件往事,对章先生热忱培养年轻人及严谨的治学精神由衷敬佩。

章名涛院士

钱家骧

(一九五一)

谆谆教诲忆章公,水木清华黉舍中。

绛帐文渊朗秋月,杏坛德厚沐春风。

治学严谨垂师范,处世坚标得众崇。

今日精英接九域,高山仰止贯长虹。

与章先生近距离接触是在1959年初,在大学本科学习的毕业设计阶段。非常幸运,章先生成了我毕业设计的指导老师。时值我国上海电机厂制造成功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1.2万千瓦双水内冷汽轮发电机。这种内冷电机由于冷却方式的特殊性,采用了与以往电机不同的空心导线。在此背景下,章先生给我的毕业设计题目是电机内空心导线的附加损耗,这是一个前人尚较少研究的课题。在章先生的指导下,通过毕业设计使我学习并掌握了进行科学研究的一些基本方法,如查阅文献、到工厂调查研究、理论分析、数学推导计算、实验研究等。最终毕业设计取得了较好的成果,系里让我参加全系的重点答辩,从校外请了多位专家和电工界的有关领导参加。我当时对重点答辩心里没底,有点紧张,章先生鼓励我:你对课题进行了深入研究,很多问题比别人更清楚,要对自己有信心。在章先生和教研组其他老师的帮助支持下,我顺利完成了全系的重点答辩,获得好评,树立了信心,增长了才干。研究成果后来还撰写成论文刊登在《清华学报》上。

1962年章先生给电565届学生)四个班讲授《电机学》课程,我成为他的助教,为四个班同学辅导、改作业、上习题课、带电机实验。对章先生来说,电机学这门课程早已给学生讲过多次,内容已烂熟于胸。但每次讲课前,先生仍然认真备课,写了整齐的讲稿。章先生的讲课物理概念清晰、理论分析严谨、数学演绎透彻,板书工整,讲课的重点通过板书一目了然。使这门较难学习的电机基础理论课程受到同学们的普遍好评。我这个已学过电机学的助教,听章先生讲课也收获颇丰,许多过去不甚理解的内容理解了,有些自己认为已经搞懂的知识理解更为深刻了。

更为感人的是章先生的治学态度。有一次我问他一个电机学中的问题,同学曾问过我,而我也不很清楚:电机绕组的绕组系数为什么有的谐波系数计算出来是负的,物理概念上如何解释?过了几天,章先生交给我一迭稿纸,说:你的问题我都写在上面了,你自己看吧!我打开一看,四页稿纸写得工工整整,数学推导详细严密,看了以后对于谐波绕组系数为什么出现负数,物理意义就非常清楚了。通过这件事,不光使我对电机学中这个具体问题得到了解惑,更重要的是在教育思想上得到深刻的启示。一个大教授、中科院学部常委、电机权威,对待学生的问题能如此尽心尽责,这种榜样的教育影响了我此后一生的教学工作。

1963年,在电机教研组多位老师共同编写的《电机学》讲义的基础上,由章先生担任主编,完成《电机学》一书的编著工作,交科学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是国内学者自己编著的第一本《电机学》书籍。我作为助手协助章先生整理、校核书稿。章先生对这本书极为重视,对每章内容均仔细增补、删改,亲自动手撰写书稿。我实际上是第一个读者,章先生的稿子到我手中校核时,除了配上有些附图外,很少有需要修改的地方,连标点符号都非常准确到位。使我感受到了章先生严谨务实的治学态度和对读者高度负责的精神。1964年该书由科学出版社出版发行,受到高等学校师生和工厂企业工程技术人员的好评,出版后一再重印。截至70年代末已累计发行了31万余册,创造了同类书籍印数之最。

章名涛先生离开我们已经22年了,但他作为电工界的元老、电机工程的学术权威,对我国科研和教育事业的发展,特别是为建立和发展清华大学电机系所做出的贡献将永远为后人所铭记,作为一代宗师的学者风范将是留给后继者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 作者为电机系教授。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