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喜鹊情缘——谢立军一家和喜鹊宝宝的八年

2008-10-01 |

谢立军,1 9 8 2年毕业于北京科技大学,1992年毕业于浙江大学,2000年调入清华大学工作,曾任清华大学人文学院文科信息中心主任、图书馆人文分馆馆长、档案馆副馆长。

本刊记者李彦

谢立军与宝宝
2005年,谢立军出版了《回家:一只灰喜鹊受伤之后》一书。这本图文并茂的书讲述了一个真实而神奇的故事:2000年夏天,在美丽的清华园里,一群聪明的灰喜鹊奋力救护受伤的小灰喜鹊“宝宝”,并把它托付给善良的女教师(谢立军)。从此,谢立军一家人开始了救助收养灰喜鹊宝宝的不平凡经历。他们不仅把爱心奉献给受伤的小灰喜鹊,拯救了它的生命,而且给了它一个温馨的家。五年过去了,宝宝在人类家庭中健康成长,幸福生活,从一只伤残严重、奄奄一息的小雏鸟生长成活泼可爱、充满灵性的大喜鹊,成为谢立军家中的一员。其间,演绎了一个个人鹊情深、相依成趣的故事,展现了一幅幅天人合一、美好和谐的画面。《回家》先后荣获了2005年“科学时报读书杯”科学文化·科学普及佳作奖、第八届共青团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图书奖、第二届中国女摄影家优秀作品特别奖等多项大奖。
如今,八年过去了。小灰喜鹊宝宝是否安好?谢立军一家和灰喜鹊之间又发生了哪些故事?带着和无数读者一样的好奇心,记者走进了谢立军的家。
进入谢立军简朴而整洁的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沙发、书柜、电器以及暖气上穿着的各式“外衣”,房间里许多物品遮盖着旧布,好像马上要进行大扫除。面对记者的疑惑,谢立军笑着说:“这是我们家的一道独特风景。为的是避免宝宝遭受意外伤害,减少宝宝捣乱带来麻烦。”
随着谢立军缓缓的讲述,记者开始置身于这个美丽故事之中。
灰喜鹊托孤清华园传奇
那一天的奇遇令我终生难忘。”谢立军说。那是2000623,谢立军吃过午饭,正走在返回办公室的路上。呼啦啦,突然有十几只灰喜鹊急匆匆飞过去,忽而又转身返回,朝着她飞来。从小就是爱鸟之人的谢立军向这些飞鸟挥挥手,表示友好,继续前行。令谢立军没有想到的是,灰喜鹊们竟跟在她身后,边飞边叫,那声音透着几分焦急。谢立军很奇怪,停住脚步,站在人行道上观望。只见那群灰喜鹊先是在她头顶上方盘旋,然后轰然落在不远处的草地上,一起鸣叫,飞起落下,反复再三。谢立军向草地上望去,发现在灰喜鹊们站立的地方,有一只小灰喜鹊。它羽毛未丰,鹅黄未退,紧闭着双眼,耷拉着脑袋,左腿受了伤,伤口流着血,已是奄奄一息,软软地瘫在草丛中。谢立军走过去,轻轻捧起小灰喜鹊。它微微睁开眼睛,浑身颤抖着,那双充满痛苦的眼睛里竟闪着亮晶晶的泪花。谢立军的心猛地一震,一股怜爱之情油然而生。这时,那些站在附近草地和树上的灰喜鹊们停止了鸣叫,静静地看着她。就在谢立军与灰喜鹊们的目光交汇的那一刻,她一下子明白了:灰喜鹊们是在向人类求助,它们要把这个弱小的生命托付给她。谢立军的心中涌起一阵热浪,被灰喜鹊的聪明、友善和信赖深深感动了。
那天晚上,谢立军把小灰喜鹊带回了家。听了“灰喜鹊奇遇记”,她的丈夫毛教授和女儿雪鸥都被感动了。“灰喜鹊托孤,真是清华园传奇。”丈夫感慨地说。“我们一定要把宝宝养大,不辜负灰喜鹊们的期望。”女儿激动地讲。从此灰喜鹊宝宝成了谢立军家里的一员,这一待,就是八年……
八年如一日人鹊情意深
“我们把人类对动物的关爱呵护倾注于宝宝,无微不至地照顾它,宝宝则把动物对人类的信赖和友好回报于我们。”谢立军说。
在谢立军一家人的精心照料下,宝宝一天天长大,虽然失去了一只小爪子,成了终身残疾,但是它依然活泼可爱。一头乌黑亮发,浑身蓝灰色羽毛,衬托着漂亮的长尾,真是美丽动人。长期的共同生活,亲密接触,使宝宝对人类非常亲近和依赖。只要家中有人,宝宝就一定要与人相依,陪伴左右。宝宝对家人的一些语言、行为、表情非常熟悉,能够准确地理解其中含义。如家人呼唤“宝宝”时,它会应声而答,飞过来站在呼唤者肩上,轻轻揪揪头发,啄啄耳朵,表示亲密。如家人呼喊“小坏蛋,你在干什么?”宝宝会立刻停止捣乱行为,飞到阳台上,去反思错误;家人出门前,它会飞落肩上,依依惜别;家人回来时,它会扑入怀中,热情迎接。
宝宝左腿伤残,有时很不方便,聪明的它学会了请人帮忙。比如:它想挠痒,就飞到家人面前,把脖子伸长,乍起羽毛。家人就会帮它的忙,挠完头顶,挠脖子;挠完前胸,挠后背。宝宝舒服极了,它半闭着眼睛,尽享幸福。
宝宝有个毛病,就是藏食匿物。什么沙发缝、桌布下、书本里,甚至家人的衣袖、衣领处,只要是有缝隙、褶皱和孔洞的地方,都会成为宝宝的藏食之处。一次,宝宝把米饭藏在了一本论文集里,结果把那珍贵的集子粘得一塌糊涂,气得毛教授举起大巴掌,狠狠打了自己几下,连声怒骂:“坏蛋!坏蛋!”宝宝好动,经常干些小坏事。一次,毛教授花了一上午时间,审阅完厚厚一摞书稿,找出几十处错误,分别夹上不同颜色的小纸条,做好标记。没想到,他离开房间不到五分钟,宝宝就把几十张小纸条都抽了出来,扔了一地。让毛教授哭笑不得,大呼气愤。宝宝却站在旁边“呀!呀!地欢叫,幸灾乐祸。
许多人问过谢立军同一个问题:宝宝自由生活在家中,会不会随处排便?回答是肯定的。鸟类有随地“方便”的习惯。宝宝在几十平方米的空间里自由飞翔,无处不到。尽情玩耍的同时,像天女散花一样,把自己的排泄物抛撒在各处。谢立军曾经想训练宝宝到卫生间里去排便,但是终究没有成功。宝宝的排泄物无臭无味,却有颜色,附着力很强,而且有微弱的腐蚀性,能使地板和家具上的油漆失去光泽。这也正是谢立军家中的家具和电器都要穿“外衣”的原因。
尽管宝宝时常惹祸,制造麻烦,但是谢立军一家人却从来没有嫌弃过它。“宝宝就像个淘气的孩子,它带给全家的快乐远远多于带来的麻烦,我们既然爱它,就应该宽恕它的所有过失。”谢立军深情地说。
宝宝多趣事家人尽欢乐
“宝宝聪明伶俐,令人喜爱,为全家带来了许多欢乐。”谢立军说。记者与谢立军谈话期间,宝宝像个乖孩子一样,静静地立在旁边,看着我们,听我们讲它的趣闻。
宝宝酷爱洗澡,这是人们无论如何想不到的。最初宝宝是站在家人手掌上洗“手掌浴”,后来是跳进水盆里洗“盆浴”,最后发展到在水龙头下洗“淋浴”。谢立军说:那是2002年的一天,宝宝忽然在卫生间里大叫,她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赶紧跑过去看,原来是洗手池的水龙头坏了,滴答滴答地漏水。宝宝正站在水龙头下面,接落下来的水滴,它的头上身上落满了水,洗上了淋浴。从那以后,宝宝就爱上了洗淋浴。一年四季,不分冬夏,只要它想洗,就站在水池边大叫。当家人拧开水龙头后,它会先把头伸到细细的水流下洗洗干净,然后再把身子钻到水中洗个痛快。
宝宝很聪明,好奇心也强。它爱站在写字台旁看人写字,琢磨那枝“长棍棍”为什么能在纸上留下“黑道道”。为此它把各种各样的笔衔去“研究”致使家中的笔经常不翼而飞。宝宝对电视机遥控器很感兴趣,对那上边的红色指示灯爱不释“嘴”,见着就啄。墙上的挂钟、水管中的流水都在宝宝的研究之列。
它时常望着挂钟上跳动的红色秒针沉思,高兴了就飞上去啄两下。站在水龙头上,观看潺潺流水是宝宝的一大乐趣,它百看不厌。宝宝特别喜欢计算机,时常趁人不备,跳到键盘上,嘴啄脚踩,书写“鸟文”。宝宝用嘴揭笔记本电脑的按键盖更是绝活,它小嘴一插,夹住按键盖儿,脑袋一晃,用力猛揭,那盖子就到了嘴中。宝宝揭了盖子,就忙着藏起来,家人必须紧随其后寻找。为此,宝宝揭按键盖已被严格禁止。
宝宝常常会有令人吃惊的举动。一次宝宝长了“针眼”,谢立军用红霉素眼药膏涂在它的眼角上,为它治病。宝宝很懂事,乖乖地配合着,它眨眨眼睛把眼药均匀涂开。第二天早上,宝宝竟嘴里衔着那支眼药膏,飞过来落在谢立军肩上,请家人为自己上药。又一次,宝宝嘴里衔着一颗煮熟的花生米,飞到谢立军面前,三番五次地把花生米往她嘴里塞,直到谢立军把花生米吃掉,宝宝才满意地飞走。从那天起,宝宝时常送花生、瓜子之类来“喂”谢立军。不管怎样解释宝宝的喂食行为,反哺也罢,育雏也罢,谢立军相信宝宝送给她的总是一片情意。
辛劳催成长奉献育爱心
宝宝弱小但是顽强,充满活力,真诚友善,信赖人类,时时感动着我们,也给了我们许多启发和教育。这也是一家人珍爱宝宝的重要原因。”
谈起女儿雪鸥的成长,谢立军认为灰喜鹊宝宝功不可没。20019月,谢立军和雪鸥应邀到中央电视台录制“喜鹊宝宝,动物朋友”节目,雪鸥在回答主持人问题时讲到:“在养育宝宝的过程中,我付出了许多辛劳和心血,从中受到了教育和磨练,体验了责任和付出,培养了爱心和耐心,学会了理解和帮助”。八年来,雪鸥在宝宝的陪伴下走过了高中和大学阶段,她们一起快乐,一起成长。她逐渐克服了一些独生子女所特有的弱点,具备了更加优秀的品格。大学期间,她默默而快乐地为同学们服务,成为优秀学生干部。如今雪鸥这个当年的清华附中学生,已大学毕业进入清华大学工作,也成了一名清华人。
200 77月,谢立军因病住院。那段时间雪鸥正忙着撰写学位论文,准备毕业答辩。谢立军做手术那天需要家属陪护,雪鸥毅然从学校赶到医院。“那天晚上她一夜没睡,一边看护我,一边看论文,第二天一大早又匆匆赶回学校,去参加答辩。”说到这里,谢立军的眼睛潮湿了。为了满足妈妈拍摄女儿学位服照片的愿望,雪鸥专程带着学位服回到家中,让病床上的谢立军为她拍下了这张与宝宝的合影,留下了一份珍贵的纪念。
清华园里的喜鹊情缘未了,谢立军一家和灰喜鹊宝宝的故事还在继续。谢立军说:据资料记载,灰喜鹊的寿命可达十年。再过两年,宝宝即将逝去,到那时我们将把宝宝安葬在清华园它出生的地方,让它长眠故里,魂归自然。另外,我还有一个愿望,要在《回家》一书的基础上再写一些东西。如此近距离、长时间的在人类家庭中养育灰喜鹊是一次罕见的尝试,我们可以根据宝宝与人类共同生活,亲密接触的难得经历,对灰喜鹊完整的生命周期和在人工养育环境下的习性、特点以及驯养方法做一些学术方面的探讨,也让宝宝为人类益鸟——灰喜鹊的科学研究做点贡献。”
为此,谢立军正在辛勤地努力着。
采访手记

采访完毕, 谢立军老师送给我一本《回家》,在书的扉页上,谢老师这样写道:祝健康、快乐、幸福!我感动于谢老师选择的这几个词组,那么美好,那么祥和。正是这样一个美好、快乐、幸福的家庭,才能孕育出一段如此美丽而神奇的喜鹊情缘。“我年过不惑,进入清华大学工作,很是荣幸。我爱美丽的清华园,爱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鸟。作为一名普通的清华人,我们是平凡的,但是每个人身上都有闪光点,正是这千千万万个闪光点组成了大写的‘清华人’,并使之光彩夺目,无比辉煌。”谢老师对清华的感情溢于言表。

(《清华人》2008-5期)

相关新闻

  • 062011.07

    谢立军:入党(诗词两首)

    谢立军(教)诉衷情·入党红旗高挂耀锤镰,热浪涌心田。人生开启新页,碧血赋华篇。凝泪眼,发誓言,寄云天。千重风雨,万里征途,无悔当年。2011年6月18日七绝·入党梦回三十五年前,旗下庄严举右拳。无悔人生长许国,青春热血写新篇。注:1976年,我作为一名知青,在人民公社的小礼堂里宣誓入党。值此建党九十周年之际,回忆往事,重温入党誓词,激励人生。2011年6月18

  • 142022.09

    王子光︱珍品藏书:《联大八年》

    我面对书桌上的一本《联大八年》。这本封面残破,纸张粗糙发黄,印刷拙劣的旧书,却是我藏书中的珍品。因为这本书联系着我敬爱的两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老师闻一多和吴晗还有两位当年共同学习、共同战斗过的同学严令武和西奎安。《联大八年》汇集了国立西南联大(有人称之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的一些珍贵的原始史料,它珍藏着我们那一代人青春的足迹。1978年秋,我因编辑《闻一多纪念文集》和协助苑兴华同志编辑《吴晗和〈海...

  • 052010.07
  • 262008.09
  • 242012.11

    郑天挺:联大八年 ——郑天挺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时,校长蒋梦麟、文学院长胡适等人都不在北平。不久,学校法学院长周炳琳、课业长(教务)樊际昌等其他负责人亦纷纷南下。于是北大....

  • 152009.06
  • 042015.11

    “这个马云”:为中国妈妈和宝宝“打工”十年

    2015年被许多人称作是跨境电商的元年,而在北京的地铁广告里,人们看到一个顶着爆炸头给自己代言的“这个马云”,带着他所创办的跨境母婴电商平台麦乐购,正....

  • 072022.04

    中国近代杰出的法学家和法律教育家燕树棠

    燕树棠(1891-1984),字召亭,河北定县人,中国近代杰出的法学家和法律教育家。曾任北京大学法律学系教授暨主任,武汉大学法律学系教授暨主任,清华大学法律学系、政治学系教授暨主任,抗战时期曾任西南联大商法学院教授暨法律系主任。一1891年燕树棠出生于河北定县的一个书香世家,幼时酷爱学习,跟随父亲学习优秀的传统文化知识,这也体现在燕先生后来的文章中,他对我国古代法律文化制度也有着很深的造诣。“天人合一”“人...

  • 312012.03
  • 282022.02

    在科技处熏陶锻炼八年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