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我的外祖父陈锦涛

2018-06-11 | 吴庆宝 |

我对外祖父陈锦涛是没有一点感性认识,家里也从来没和我谈过。自从改革开放之后,我参观了南京总统府,看了其中的展览和有关的书籍,我才知道外祖父还做过孙中山临时政府的财政总长。此后我才开始有意识地去查找有关的资料,慢慢发现有些资料并不十分确切。例如他并非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取得硕士学位,而是在加州伯克利大学取得的学位。从中国银行成立百年纪念中,我才了解了他在中国银行成立中起的关键作用。最近从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成立90周年纪念文章中知道了一点他曾在清华大学法学院任教。我父母曾住在清华大学新林院和陈岱孙先生做了多年的邻居(我们家住在1号,陈岱孙先生住在3号),不过那时我很小,当然也不会去问陈先生有关的事情,失去了多少机会啊!我仅从父亲吴达元、母亲陈穗翘那里知道外祖父在他们的婚姻中没有门户之见,还给了母亲许多亲切的教导,要她对父亲家中的经济困难给予理解支持(父亲一直靠资助上的学),所以在西南联大最困难的时期,母亲都是这样去做的。因而我对外祖父的了解仅此一点点。而对外祖父生命中最后的日子里,那段不光彩的年月也只是稍有了解。如能借此机会说清一些事情,我会感到极为欣慰。

我的外祖父陈锦涛 (1870年6月20日 — 1939年6月12日) 字澜生,是广东省南海县西樵村人。

陈锦涛

他于光绪年间入读香港皇仁书院,毕业后任教于皇仁书院,后任北洋大学堂教习。1901年官费赴美留学,1902年获加州伯克利大学(网上误为哥仑比亚大学)理学硕士、1906年获耶鲁大学哲学博士。在获得博士前,有过一段小插曲,时任两广总督的岑春煊要把他调回来,盛宣怀立即出面阻止,说不能让陈锦涛在眼看就能得到学位时而功亏一篑,官费学生难得有人考得博士学位,因此就没让他回国。他在耶鲁大学师从著名经济学家费雪(IrvingFisher, 1867-1947,被称为“第一代货币主义者”)

他回国后参加了光绪年间的清廷诏试(总裁唐绍仪,同考官严复),以部试第一名获赐法政进士(1906年9月)

他先后任广东视学、京兆视学,历任大清银行监察、度支部预算案司长、统计局局长、印铸局副局长、币制改良委员会会长、大清银行副监督、学部一等咨议官、资政院议员。宣统3年任袁世凯内阁度支部副大臣。

民国元年孙中山任临时大总统时,由司法总长伍廷芳提名,出任财政总长。他向孙中山建议为解决财政和军费困难,应该迅速建立中央银行,可借助有雄厚实力的大清银行,经过努力,在1912年1月初正式上书孙中山,在1912年2月袁世凯继任临时大总统后,由于有孙中山的鼎力相助,将大清银行正式改组为中国银行,建立了临时政府的中央银行。

1912年1月21日孙中山召开首次国务会议。左起:海军总长黄钟瑛、教育次长景耀月、教育总长蔡元培、财政总长陈锦涛;右起:财政次长王鸿猷、外交总长王宪惠、陆军总长黄兴。中间为孙中山。

On January 21 of 1912, Sun Yat-sen presided over thefirst national conference.

From the left were Huang Zhongying, Jing Yaoyue, Caiyuanpei and Chen Jintao.

From the right were Wang Hongyou, Wang Xianhui andHuang xing.

他奉派为中国出席国际商会大会的代表。后又奉派为旧金山举行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选址并参加于1915年在旧金山的巴拿马万国博览会的展出和开馆仪式。

中间为陈锦涛(1915年)

他任段祺瑞内阁财政总长兼盐务署督办、曾兼理外交总长等。但由于受到诬陷而入狱,以“无坚实证据”而获特赦出狱。让他对官场失望。

1926年与胡光鹿在天津合办中国无线电业公司。这是无线电在中国发展的开端。

1930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清华大学校刊)

1929年应改制后的清华大学法学院经济学系教授陈岱孙邀请,任清华大学法学院经济学系教授(约两年),住在清华大学照澜院。“老清华经济学系群英荟萃,人才辈出。长期担任系主任的陈岱孙先生是我国经济学界一代宗师。刘大中、王亚南、萧蘧、陈锦涛、戴世光、伍启元、徐毓枬等知名学者曾在经济学系任教。”(清华大学经济学系建系90周年钱颖一讲话)

离开清华后赴上海任国民政府造币厂主任,日本快攻陷上海时,他请示南京国民政府有关造币厂的安排,在等待答复期间上海沦陷,他遭日本人软禁。这时正参与筹组偽中华民国维新政府的温宗尧找他,说动他出任了1938年3月成立的偽中华民国维新政府财政部部长兼兴华银行总裁,这才解除了对他的软禁。

在日本快攻陷上海前,他的二女儿陈欧生在上海音专读书,他让她离开上海去昆明西南联大投奔姐姐陈穗翘。他在去世前写信给二女儿陈欧生说,自己这一生不应从事政治,应从事教育(这是我的阿姨、今年已104岁的陈欧生告诉我的)

他于1939年6月12日因心脏病突发去世。


相关新闻

  • 052008.12
  • 022008.12
  • 152021.10

    陈威涛:人生亦是马拉松,不可当作百米跑

    陈威涛,2005年考入清华大学法学院,在校期间曾任法学院学生会主席,2009年本科毕业后成为一名江苏省选调生。现任江苏省南通市如东县副县长,曾挂职任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区委常委、副区长。陈威涛视察验收易地搬迁安置小区让梦想在基层生根发芽“我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农活我都会干,对乡村的感情非常深厚。”从大学三年级开始,陈威涛就萌生了要到基层去的志向,农村的成长经历让陈威涛对我国农村倍加关注。毕业后去基...

  • 112020.08
  • 312013.05
  • 082017.12

    周济人:我和“二陈”的故事

    我与陈达是江苏省南通县金沙初级中学1954年一同毕业的同学,与陈克新是江苏省南通中学高三(二)同班同学,我们于同一年考入了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

  • 082021.05

    万涛:坚持在基层

    ——校友代表万涛在清华大学2007级校友毕业十周年秩年大会上的发言

  • 162011.02

    缪进鸿:我所认识的陈立先生

    缪进鸿,1929年生,浙江宁波人。 1951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机械工程学系,不久被被派往清华机械系进修两年。曾任浙江省教委副主任。一 我所知道的陈立先生的教育思想片断(一)“高教更重要!”80年代初期,有一次陈立先生和我讨论有关浙江的教育究竟应该怎样抓才好。这次谈话,事隔二十多年,其他的话我已忘得干干净净,唯独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他对我说:“我看,高教更重要!”先生讲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充满了自信。“高教更...

  • 052013.12
  • 112022.08

    清华杂役·地雷战幕后英雄·抗日英烈︱在8·15日本宣布投降日到来之际,怀念在抗战中牺牲的祖父阎裕昌

    位于清华大礼堂西侧水木清华“北山之阴”有一座清华英烈纪念碑。碑高两米,正面黄铜铸造,上书“祖国儿女 清华英烈”八个大字,背面刻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献身的清华英烈永垂不朽字样及四十三位英烈的名字,我的祖父阎裕昌便是其中之一。对于祖父我是陌生的,因为我们虽有血缘关系却无见面机会。但对于祖父我又是那么熟悉,因为有很多先辈在回忆中提到他,而我也倍感骄傲地觉得这就是我的祖父,我的祖父就应该是这样的。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