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西南联大分校:在叙永的一年

2019-10-31 | 来源 公号“西南联大博物馆”2019年8月31日 |

1937年 “七七事变”后,全面抗战爆发,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开大学三校被迫南迁湖南长沙,成立长沙临时大学。不久,南京沦陷,武汉告急,长沙形势日益严峻,长沙临大决定再迁昆明。1938年2月,师生分三路入滇。同年4月,学校更名为国立西南联合大学。

1940年7月,日军攻占越南,云南亦成前线,加之此时,昆明频频遭到日军飞机的狂轰滥炸,已无安全可言。为应付日益恶化的局势,依照教育部的指示,联大决定,在四川的叙永县建立联大分校,该年录取的联大新生和先修班学生,全部迁往四川分校上课。

分校规模初具

学校为了迁校之事,专门设立迁校委员会,并派教务长樊际昌、师范学院院长黄钰生赴四川勘查新校址,四川省政府得知联大准备迁川,表示极为欢迎,并电告各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及各县政府协助。

1940年底, 叙永分校正式设立,负责人为杨振声,但不称校长,而是称为分校主任,并成立分校校务委员会。由于本年的先修班也在叙永报到,请李继侗为先修班主任兼分校校务委员会委员。教务主任由郑华炽担任,训导主任由褚士荃担任,刘本钊为分校总务主任。

杨振声

叙永位于四川南部,是一个地接川、滇、黔边区的重镇,从水路坐船可通泸州,陆路有川滇公路,乘汽车可直达昆明。

狭长的永宁河把小城分为东西两区,以两座小桥连接,叙永分校的校舍就设在两岸的几个旧庙里。主要校舍是东城文庙和关帝庙,女生宿舍在帝主宫,男生宿舍兼教室在南华宫、春秋祠和三圣宫。学生食堂设在西城的城隍庙。

叙永分校校舍示意图

由于战时交通不便,1940年入学新生大多不能如期报到,不得已推迟到1941年1月初开学,600余名来自各地的新生报到入学。

开学之初,正是新年,叙永一位当地乡绅原是北大校友,特地送来酒菜慰问师生们,在当地人民的热情支持下,师生们很快安顿下来。

苦中作乐的叙永生活

“那是一段愉快而难忘的岁月。历历往事,宛然眼前……石桥横过小河,对面是狭窄的街道……河边,峭壁嶙峋, 还有那一座座庙宇,从其中一座可以眺望那条小河。在那里,我度过了一个冬天,寒风凛冽,刮过没有玻璃的窗户和地板的裂缝”

——许芥昱

春秋祠

叙永不通电,每个学生领有一盏桐油灯,点燃时黑烟缭绕,光线极弱。夜半熄灯后,疲倦的学生们却因为臭虫叮咬辗转难眠,入夏更是酷热难当,有时只好用席子铺在露天地上睡。

男生的双层木床摆在春秋祠和三圣宫的戏台和两侧的走廊上下,有些学生自己动手,用包装箱改制成书桌使用。走廊一边没有墙,风、沙、雨都会刮进来,十分艰苦。学生们每天早上到旁边的永宁河洗漱,然后端一盆水回来放在床下,晚上用来洗脚。

春秋祠

在叙永分校,上大课的南华宫与上其他小课的文庙隔着河,如果小课后接着上大课,就要从文庙一路小跑到河对岸的南华宫。如果不跑,一来怕迟到,二来怕占不着座位,站着听既不好受又难记笔记。因此,每逢下课时候,满街都是匆匆小跑的学生。

学生靠批准发给的贷金作伙食费,伙食少得可怜,吃的多为清水煮白菜、豆芽等,偶尔见荤腥。食堂没有桌椅,几碗菜放在地上,用粉笔在碗的外围画一个圈,标上号码 ,就是“饭桌”了,大家便蹲在圈子的周围进餐。

食堂设在城隍庙地下室,联大学生彭国涛回忆说:“食堂内里面的泥塑菩萨,天天望着我们吃饭。”条件富裕的同学,有时拼凑些钱,到小馆子里吃一碗莲花白炒肉、抄手或担担面。而最诱惑人的,要数闷热的盛夏时节,那“炒米糖开水”的叫卖声。

学校的用水,是从永宁河里挑来的浑水,用白矾沉淀后才能饮用。因此患肠胃消化系统病的人不少。小城的医疗条件恶劣,一位从菲律宾来的华侨女生许玉卿,在叙永因发疾病,而无法得到有效救治,不幸夭亡,同学们悲痛不已。

许玉卿同学灵枢出殡情景(许冀闽提供)

抗日战争期间,由于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师生们的生活十分清苦。许多学生断绝了经济来源,只能通过领取少量贷金生活,极少数能找到兼差补贴。

在昆明的老师尚可在外兼差,在叙永的老师却无此机会。可是他们从抗战大局出发、以民族存亡为重,安于清贫,仍然认真备课、教书、著书立说。

这样的精神,在叙永分校十分困难的环境中,给学生们带来极大地鼓舞和教育,始终保持乐观向上的精神和饱满的学习热情。

笳吹弦诵在叙永

叙永分校所开课程均是大一共同必修课,有国文、英文、中国通史、普通化学、微积分等。西南联大重视基础课教学,大一课程大多配备了经验丰富的教授任教,从下表所示的部分课程及任课教师可见一斑。

叙永大一新生部分课程表

与在昆明的本部一样,叙永分校也推行通才教育,文法学院新生都要上一门自然科学,工学院新生都要上大一国文,目的是使学生知识面宽。基础课按成绩编班,便于从学生原有基础出发,循序渐进。

(以下回忆摘自彭国涛《回忆西南联大叙永分校》)

“袁复礼上课全部英语,指定的参考书全是英文的。当时图书馆参考书不多,全部被地质系学生借去,我们只有等他们看后再去借。袁复礼教授还曾亲自带我们到叙永郊外收集岩石,并对一些地形地貌作现场讲解。”


袁复礼

“他(王佐良)要求学生上课之前必须预习,上课时他用英语讲授、提问,学生也要用英语回答。他只是对一些较难的词句作些讲解,讲解后书写在黑板上。经常搞听写,有时也背课文,每两周写作文一次。大多数学生为大一英文付出相当多的时间和精力,因为英文过不了关,在西南联大是读不下去的。”

王佐良

“李广田要求我们每两周写一篇作文。他批改作文,不仅改正错別字、乱用的标点符号和不通的词句,而且加眉批,结尾有总批,有些好句子则用红笔加圈点,可见他改每篇作文是下了功夫的,他还在课堂上对每一次作文进行认真评讲,也讲解写作上的问题,课外还和一些爱好文艺的同学研究写作上的问题,帮他们改稿,并推荐给报刊发表。我们出版的《布谷》文艺壁报,他总是第一热心的读者,他还将自己写的诗拿给我们在文艺壁报上发表,又是最支持我们的作者。”

李广田(右)

高涨的学生活动

联大学生勤奋读书,刻苦求学,但也不是埋头读书,不关心国家时事的人。相反,在国难当头之际,他们都自己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叙永分校虽然偏僻,但爱国民主运动依旧十分活跃。

当时重庆发起爱国献金运动,各地纷纷响应,联大师生们也积极捐款捐物。由于师生们生活也十分艰辛,捐款物尚少,又组织起学校演出队在叙永大众中表演。一次,当学生们表演《松花江上》时,全场早已是哭声一片。一场又一场的动人演出轰动了整个叙永县城,人们踊跃捐款捐物,掀起了一股空前的抗日救亡热潮。

叙永分校的学生活动继承了西南联大的光荣传统,是在中共地下党的领导下进行的,其中学生壁报相当活跃。

一天,学校里出现了第一张壁报,刊名就叫《春秋》,工学院的学生周锦荪记得“壁报上有同学喜欢的文章,所以,一贴出来,大家就争相恐后地去阅读。”在壁报流行的期间,有一个笔锋犀利的同学最引人注意, 署名“养吾”,后来才知道,这是经济系的朱重浩。

《春秋》后来不了了之,但一些思想进步的同学都在这场思想论战中聚集起来。周锦荪回忆,当时他们几个思想进步的同学一起办了一份自己的壁报,主笔便是朱重浩,刊名也是由朱重浩定的,叫做《流火》。

综合性的壁报《流火》内容广泛,有时事述评、艺术探讨、文艺创作等。他们针对青年生活,经常组织一些有关青年修养或配合学习的文章,受到普遍欢迎。特别是副刊《鹦鹉》,专门解答大一英文教材中的疑难问题,更受到同学的喜爱。

此外,还有纯文艺壁报《布谷》、专登杂文和漫画的《野草》和《漫画》等。

1941年1月,“皖南事变”发生,消息传到分校已是3月,很快,春秋祠学生宿舍中贴出了中共中央《为新四军事件通电》和周恩来所写的题词“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揭露了“皖南事变”真相。

周恩来登在《新华日报》上的题词

一些揭露内幕壁报纷纷上墙,在师生中引起很大反响,却被当地的国民党、三青团分子破坏,进而发生冲突。当地还出动驻军、保安人员包围分校女生宿舍,企图进行搜查,遭到全体女同学的强烈反抗,最后由学校出面交涉,遂使事态得以平息。但地方当局不断对学校施压,最后导致了几名学生被迫离校,其中就包括徐树仁、袁月如等党员。

叙永较之昆明,无论是物资条件还是政治环境,远远不是一个理想的办学地点。在云南,战争局势并未如人们先前预料的那样进一步恶化。几经商议之后,联大决定,继续留在昆明,叙永分校到1941年的8月停办。

这年的12月18日,郑华炽在常委会上报告叙永分校结束的情形。至此,无论之后战局如何危机,联大始终没有再动议迁校或设立分校。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叙永分校纪念碑


相关新闻

  • 252019.06

    总目录|民国书刊上的西南联大记忆

    《民国书刊上的西南联大记忆》,九卷本,龙美光编,云南人民出版社2018年12月版

  • 252018.09

    西南联大叙永分校十二件重要档案复制件荣归故里

    4月19-20日,在四川省档案局和泸州市档案局的支持和协调下,叙永县政府委派县档案史志局工作人员赴云南省档案馆查阅复制西南联大叙永分校极为珍贵的12件....

  • 162015.11

    忽惊此日仍为客——梅贻琦日记中大后方的文人雅集

    梅先生记日记,初衷并非给后人研究,但其笔下涉及的历史人物,既是西南联大,更是现代学术界的开山建屋之辈,是五四后中国高级知识分子群体的重要组成部分。

  • 052012.11

    简讯目录1~29期(文纪俊整理)

    筹备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情况汇报 欢庆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成立 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名单及情况简介 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

  • 252010.11
  • 182009.06
  • 172021.12

    马永胜:行稳致远,一生一事

    2021年是马永胜决意回国、投身祖国工程信息学事业的第一年,迎着9月开学季的阳光,他在南方科技大学度过了第一个教师节。马永胜感慨良多,人生中的每一个时刻他都全力以赴,没有浪费一次机会,一路顺利走到了现在。这位刚回国不久的资深教授多年来醉心于计算机辅助产品设计及集成制造,致力于先进信息学特征理论,并把该理论扩展应用于跨学科网络化协同工程、智能信息语义学等方面。在这些技术理论研究的基础上,他和团队坚持开...

  • 172021.12

    清华大学1位教师5位校友当选2021年度国际计算机学会杰出科学家

    12月15日,国际计算机学会公布了2021年度杰出科学家名单,全球共有63名杰出计算机科学家获此殊荣,清华大学1位教师5位校友名列其中,他们是: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教授刘奕群(1999级本、2003级博,计算机),美国史蒂文斯理工学院教授杜小江(1991级本、1996级硕,自动化)、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哈利西奥格鲁数据科学研究院教授王欲甦(1993级计算...

  • 162021.12

    著名航天专家杨南生妻子张严平回忆录《君生我未生》出版

    著名航天专家杨南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前夕,杨南生妻子张严平女士撰写的回忆录《君生我未生》近日由该出版社出版。《君生我未生》杨南生出生于1921年12月29日,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是我国探空火箭和固体火箭发动机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著名航天专家,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杨南生院士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回归的海外留学生,杨南生自1950年从英国回来后,便带着周恩...

  • 162021.12

    107岁老人写下青春励志之书|《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编辑手记

    有着83年党龄的马老,当年为了国家“大我”,不惜牺牲“小我”,在西南联大求学时一直在做地下党工作,为了完成党交给他的任务,几次主动放弃研究甲骨文的工作机会,却不放弃甲骨文研究,最终在107岁完成了他的首部甲骨文著作。马老带给我们更重要的还是精神财富,那种永葆初心和使命的革命精神,那种追求极致的工作作风,那种豁达乐观的生活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