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我爱清华图书馆

2007-12-01 |

杨绛(1932级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语文研究生)
我在许多学校上过学,最爱的是清华大学;清华大学里,最爱清华图书馆。1932年春季,我借读清华大学。我的中学旧友蒋恩钿不无卖弄地对我说:“我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图书馆!墙是大理石的!地是软木的!楼上书库的地是厚玻璃!透亮!望得见楼下的光!”她带我出了古月堂,曲曲弯弯走到图书馆。她说:“看见了吗?这是意大利的大理石。”
我点头赞赏。她拉开沉重的铜门,我跟她走入图书馆。地,是木头铺的,没有漆,因为是软木吧?我真想摸摸软木有多软,可是怕人笑话;捺下心伺得机会,乘人不见,蹲下去摸摸地板,轻轻用指甲掐掐,原来是掐不动的木头,不是做瓶塞的软木。据说,用软木铺地,人来人往,没有脚步声。我跟她上楼,楼梯是什么样儿,我全忘了,只记得我上楼只敢轻轻走,因为走在玻璃上。后来一想,一排排的书架子该多沉呀,我光着脚走也无妨。我放心跟她转了几个来回。下楼临走,她说:“还带你去看个厕所。”厕所是不登大雅的,可是清华图书馆的女厕所却不同一般。
我们走进一间屋子,四壁是大理石,隔出两个小间的矮墙是整块的大理石,洗手池前壁上,横悬一面椭圆形的大镜子,镶着一圈精致而简单的边,忘了什么颜色,什么质料,镜子里可照见全身。室内洁净明亮,无垢无尘无臭,高贵朴质,不显豪华,称得上一个雅字。不过那是将近70年前的事了。
一年以后,1933年秋季,我考入清华大学研究院外国语文研究所。清华图书馆扩大了。一年前,我只是个借读生,也能自由出入书库。我做研究生时,规矩不同了,一般学生不准入书库,教师和研究生可以进书库,不过得经过一间有人看守的屋子,我们只许空手进,空手出。
解放后,我们夫妇(钱钟书和我)重返清华园,图书馆大大改样了。图书馆不易记忆,因为图书馆不是人,不是事,只是书库和阅览室;到阅览室阅读,只是找个空座,坐下悄悄阅读,只留心别惊动人;即使有伴,也是各自读书。我做研究生时,一人住一间房,读书何必到阅览室去呢?想一想,记起来了。清华的阅览室四壁都是工具书:各国的大字典、辞典、人物志、地方志等等,要什么有什么,可以自由翻阅;如要解决什么问题,查看什么典故,非常方便。这也可见当时的学风好,很名贵的工具书任人翻看,并没人私下带走。

有人问我钱钟书在清华图书馆读书学习的情况,我却是不知道。因为我做借读生时,从未在图书馆看见他。我做研究生时,他不在清华。我们同返清华,他就借调到城里去工作,每周末回清华,我经常为他借书还书——大叠的书。说不定偶尔也曾同到图书馆。“三校合并”后,我们曾一同出入新北大(即旧燕京)图书馆。那个图书馆的编目特好,有双套编目:一套作品编目,一套作者编目。查编目往往会有意外收获。可是我们不准入书库。我曾把读书比作“串门儿”,借书看,只是要求到某某家去“串门儿”,而站在图书馆书库的书架前任意翻阅,就好比家家户户都可任意出入,这是唯有身经者才知道的乐趣。我敢肯定,钱钟书最爱的也是清华图书馆。

清华风物之
清华大学图书馆
坐落于大礼堂东北方的清华图书馆是中国最早的近现代图书馆之一。图书馆始建于1916年,于1919年完工。随后的70多年里,清华图书馆两经扩建,但新老建筑却浑然一体,完美交融,堪称建筑设计中的典范。
今日的清华图书馆分为新馆和老馆两部分。1919年建成的一期工程,即今日老馆东面一翼,系由美国著名建筑师墨菲(H. K. Murphy)所设计。虽然建筑面积仅2114平方米,但在当时却被誉为“东亚第一之清华图书馆”,颇为有名。
老馆的中部大厅和西翼则是1930~1931年期间扩建的。其设计者是1921届校友、我国杰出的建筑学家杨廷宝,时人将他与梁思成并称“南杨北梁”。杨廷宝接受委托后,结合地形,把平面布置成L形,在中央三层楼的连接处安排了入口门厅、办公室和小阅览室,西部新建的阅览室和书库则保持与东部的布局、内外装修基本一致,内外处理皆浑然一体,天衣无缝,被称为“扩建设计中一个罕见的范例”。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清华园沦入日寇之手,图书馆也遭到洗劫,被作外科病房之用。第一阅览室的地面被凿一大洞,用以向地下室倾倒秽物。书库内图书、钢架也被劫掠一空。书库被改做手术室,门窗、地板、暖气等均遭破坏。图书馆遍体鳞伤,直到解放后才陆续修复。
1991年,清华图书馆再次扩建。因香港邵逸夫先生为新馆建设捐赠了部分资金,故新馆命名为“逸夫馆”。新馆由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和建筑学院设计,关肇邺、叶茂煦分别担任建筑方案总设计师和工程设计主持人。为了避免突出新馆而置老馆于从属地位,设计者颇动了一番脑筋。在材料上,新馆采用与清华老建筑相一致的红砖、灰瓦;在细节、风格、尺度上,也力求达到与老建筑的和谐。首先,将新馆高大的主体部分适当后移,而将低层部分布置在前方,以求在尺度上与老馆保持协调一致。同时,主入口被隐蔽于半开敞的前院之内,避免了对老馆的压倒态势。从南面扫视,而新馆、老馆两个入口,一虚一实,既避免了二门并列的重复感,也使老馆的历史地位得到了充分的尊重。
前院的东北部,设计成“过街楼”的样式,以便于学生读者由馆后的宿舍区来馆;院东面则建成跟老馆相联系的“廊道”和学术报告厅。廊道采取“五间拱廊”的形式,形成新馆与老馆风格上的过渡。
新馆在设计上不求豪华气派,也未使用高档装修材料,构思庄重而简朴,很好地保持了原有建筑的“文脉”。而这一由三代建筑家倾力打造的建筑群,也成为清华风物长卷中出色的一笔重彩。
清华图书馆在清华大学师生的心目中,历来具有极高的位置。历史上,清华大学的图书馆馆长都是由学贯东西、博古通今的著名学者担任,如:朱自清、潘光旦等。图书馆的订购书单由馆长亲自邀请权威学者开出,在馆藏资源建设上更是竭尽全力。季羡林先生曾在“温馨的回忆”中说:“馆内藏书之多,是闻名遐迩。”当年,胡适、梁启超等大师还专门为清华学子开具应读书书目,许多教授利用图书馆对自己的弟子耳提面命,造就了大批学术人才和社会精英。
清华图书馆所倾力打造的这种风格和氛围,使其成为一代代学子向往和回味的乐园。资中筠先生曾回忆说:“记得当年考大学,发愤非入清华不可,主要吸引我的除了学术地位之外,实实在在的就是图书馆了。”许多从清华走出的名人大家,在回忆起清华园的学习生活时,都会提到在图书馆流连忘返的快乐时光。曹禺先生就曾在回忆的文章里提到,创作《雷雨》时,“从清晨赶进图书馆,坐在杂志室一个固定的位置上,一直写到夜晚十时闭馆的时刻,才怏怏走出。”
如今,清华大学图书馆总建筑面积已达近2.8万平方米,是最初建造时的十倍还多。截至2006年底,馆藏文献总量已逾340万册(件)。沧桑九十载,这座清华园内最古老的建筑,却一直都是清华人心中最鲜活、最美丽的记忆。
(本刊记者关悦整理)

(《清华人》2007-56期合刊)

相关新闻

  • 292022.09

    爱己及人 回馈社会 ——晚辈眼中的熊知行先生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292022.07

    旧文新刊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282022.02

    法3,一个特别的班级

    如果您无法在线浏览此 PDF 文件,则可以下载免费小巧的 福昕(Foxit)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免费的 Adobe Reader PDF 阅读器,安装后即可在线浏览 或下载此 PDF 文

  • 142022.09

    王子光︱珍品藏书:《联大八年》

    我面对书桌上的一本《联大八年》。这本封面残破,纸张粗糙发黄,印刷拙劣的旧书,却是我藏书中的珍品。因为这本书联系着我敬爱的两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老师闻一多和吴晗还有两位当年共同学习、共同战斗过的同学严令武和西奎安。《联大八年》汇集了国立西南联大(有人称之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的一些珍贵的原始史料,它珍藏着我们那一代人青春的足迹。1978年秋,我因编辑《闻一多纪念文集》和协助苑兴华同志编辑《吴晗和〈海...

  • 292022.04

    王世乐:庆贺母校清华111周年华诞

    我班毕业六八年,毕业卌年曾返校;同学见面忙问好,拜见恩师礼更高;座谈会上讲贡献,表态继续献余热;参观学校各展馆,收获特多心愉快;校园增添新建筑,图书馆和实验室。再忆百年校庆时,我儿陪我到母校;二校门里去报到,喜领校庆出刊物;遇到同班仅一位,我们边走边谈起;开始重温读书时,层级教室上大课;游泳池馆学游泳,每晚作业图书馆;荷塘...

  • 082022.11

    刘跃进:记忆中的水木清华

    从姜老的书房出来,正是夕阳西下的时候,落日的余晖映红了西边的天空。时惟早春,寒意未尽,而我内心却温暖如春。西溪旧地,道古桥边,谈话间,一个甲子的风云,好像在指缝间倏忽滑去,留下来的是对水木清华不舍的记忆。

  • 272022.10

    奚树祥:两岸清华情

    我一度在台北工作。台北有一个历时很久的小型清华联谊会,成员都是西南联大的清华校友,大家每月聚会,几十年来从未中断。那时两岸交流很少,突然发现一个北京校友,大家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和热情,盛情邀请我参加,后来我把高我两届,因服侍双亲而定居台北的戴吾明学长也介绍进来,使联谊会变成真正两岸校友交流的纽带。

  • 112017.12

    “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提出60周年纪念大会举行

    冬日阳光下的清华园,天朗气清,一场清华体育精神60年的“接力”正温暖进行。

  • 312019.05

    画梅须同梅性情 写梅须具梅骨气——老西儿郭志龙与梅的那段情缘

    108幅梅花,姿态万千,风格迥异。枝干苍劲、满树怒放的红梅,萼绿花白、小枝青青的绿梅,婀娜多姿、花蕾初绽的白梅……

  • 252022.10

    千古文章未尽才∣资中筠悼老学长茅沅

    10月10日,作曲家茅沅因突发脑梗导致心衰在北京辞世,享年96岁。茅沅毕业于清华大学土木工程专业,一生热爱音乐,后在中央歌剧院专事作曲,脍炙人口的《瑶族舞曲》《新春乐》皆是他所作。获悉茅沅去世,92岁学者资中筠特撰文悼念。老校友们在茅沅家的海棠花下,右三为茅沅,左一为资中筠茅沅走了!尽管几周前得知他突发脑梗,已有心理准备,理智告诉我,缩短迁延病榻的时间可少受罪,而且96岁已是高龄,但是感情上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