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迟到的毕业证书

2010-04-16 |

李同振(1970工化)

我的柜橱里,珍藏着各式各样的证书,其中最难忘的当属迟到十年的清华大学毕业证书。这里寄托着我的一片深情,也记载着一段特殊的教育史。

1965年夏,从河北深泽中学毕业,我怀揣大学录取通知书,步入清华园。就读近一年,“文革”风暴即起,清华园里风雨重重,直到工宣队进校,初见平静。短暂的复课闹革命,补习一些课程,接着,又下厂锻炼,接受工人阶级再教育。我们班来到北京化工厂,开始在汽车班当搬运工,而后到车间跟班劳动,穿插做些教改工作,为即将到来的工农兵大学生编写所谓教材。19703月忽然通知返校,原来,作为“六厂二校”之一,清华先行毕业试点。分配方案很快公布。当时,正值备战关头,要求三日内即须离校。就这样,我们一行二十人,手持一纸介绍信,匆匆分配到位于石家庄的华北制药厂。3月份毕业,当属罕见;毕业而无证书,亦或空前。

入厂后,填写的是“工人登记表”,随即分配至车间班组。通过与工人师傅一起三班倒劳动,锤炼了思想,学习到技能,我还被评为厂级先进生产者。打倒“四人帮”,知识分子政策逐步落实。我们又重新改填了“干部登记表”。我先后担任工段技术员和车间质量员兼安全员。也就在这时候,心中重新激起对毕业证的期盼之情。

1980年初春,当时我已调到省医药局工作,得知有的同学收到毕业证,而我的却无音信。几经查寻,原来母校发出通知的信,地址还是原毕业分配处,此信辗转到我手中,已经又迟了一步。我赶紧把新照相片寄去。很快,一封挂号信到来。手捧那红色封面的清华大学毕业证书,喜悦之情油然而生。惟见那证书日期后面赫然一个“补”字。毕业十年,终于收到迟到的毕业证书,别有意义,可喜可叹!

时光流逝,来到2000年,正值毕业三十周年和新世纪到来之际,母校又向我们发出召唤:回校参加校庆并出席校友捐建纪念阁落成仪式。母校两届1970年毕业同学欢聚在清华礼堂。校党委书记贺美英热情致辞。她说:你们两届同学1970年毕业,当时,母校没有机会为你们开欢送会。她郑重宣布:在此,为两届1970届同学补办“毕业典礼”。经久不息的掌声在大礼堂回响。从补发迟到十年的毕业证书,到三十年后补办的毕业典礼,在母校历史上,当属本批清华学子之“殊荣”,也为我们留下一份珍贵的纪念啊!

光阴荏苒,青春不再。几十年来,那迟到的毕业证书一直激励我,为母校争光,为祖国添彩。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