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忆60年前国庆

2011-08-01 |

焦雄华(1952电机)

今年是新中国60周年国庆,我回忆起60年前的国庆日,不禁心潮澎湃,对祖国和亲爱的党表达衷心的祝福。

焦雄华学长近照

1952年在清华大学体育馆前电机系制造组同学合影,后排左4为作者

我是在1948年8月考入清华大学的,那时北京(当时称北平)还在国民党统治下,我因为景仰清华大学进步学生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因此放弃了同时考上的燕京和辅仁大学的名额,上了清华大学。所以1949年不仅是祖国的新生,也是我的新生活的开始。

建国前后

1948年12月12日,当天是星期日,我正从北平城内姨母家坐清华的校车回学校,车上有同学大声对着街上的国民党旗说:“你们快完蛋了!”

12月13日,我在化学馆上政治课,忽然听到隆隆炮声,课立即停了。不久,布告牌上登出学校通知,停止寒假前大考。

12月14日夜间,我听见西校门附近马路上彻夜马蹄声不断,后来知道是傅作义借清华校内的柏油马路从火车站往西直门入城撤军的。

12月15日,学生会通知护校。我当时是外文系一年级班长,也是大一学生委员会委员,和金兆明等七个人在清华学堂一层东面的教室内值夜班,外文系的同学则在水利馆内睡觉。

12月18日,我到西校门外,看到解放军十三兵团政治部主任刘道生贴出的布告,通知任何人不得打扰学校。原来清华已经解放了。同学们都到青龙桥去拜访戴着大皮帽子的解放军。后来我到学校北墙外村庄农户家中,看到解放军为了保护清华建筑,不打炮而用肉搏来战斗,土墙上溅满了血迹。但是解放军还围着北平城,没解放。国民党的飞机(飞得很低,都能看到飞行员)到清华大学校园内投了炸弹,但只投到工字厅和甲所前面的树林中一颗,听说还在气象台的草地上投了两颗,但都没有炸开。梅贻琦校长坐着蒋介石派来的飞机离校南下。直到1949年1月22日,傅作义在和平协议上签字;1月31日,城内国民党守军全部移出城外接受改编,北平才和平解放了。

我进城后,在东四大街上遇到了解放军入城式的队伍,整齐的解放军列队昂首前进,人行道上挤满了老百姓,高大的坦克车上坐满了青年学生,欢乐的声音响彻大街。

围城一个月,胡同里垃圾堆成山,解放军正在努力清除垃圾,往城外运。人民生活安定。北京市人民政府已决定全部取消妓院,人民一片欢腾,兴高采烈。

以后,全校的同学兴高采烈参加了进城学习,外文系一班在二院学习。每日在大操场围成一个大圆圈,扭秧歌。我是京剧团成员,主动拿起大锣“咚咚起咚锵”给大家伴奏。2月,和同学们住在汇文中学,我和京剧团同学在铁路局礼堂出演了解放区编的改良京剧《九件衣》,其他大部分同学则在街上演讲,宣传党的政策。

1949年4月,清华大学地下党员公开,原来大家认为落后的社会系女同学彭珮云竟是总支书记,她是故意装作低调,每周进城与党组织联系的。这年8月,我在清华大学由李良婉介绍,参加了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经过考试合格,由教务长周培源批准,我由外文系转到电机系就读。

我还听到去联合国出席安理会的外交部的乔冠华在图书馆内和哲学泰斗金岳霖辩论唯心和唯物的关系,女扮男装的战斗女英雄郭俊卿、治淮总指挥钱正英、理论家艾思奇等纷纷来校演讲,使我进一步提高了觉悟,也更有了信心学好工程专业。

开国大典

1949年10月1日,凌晨5点钟,我参加了清华大学进城游行集会的队伍,和同学们一起浩浩荡荡步行到了天安门广场。队伍前面打着一个红色的“清华大学”横幅,由工学院电机系、机械系打头,其次是理学院、文学院、法学院、农学院等。旁边有呼口号的。当时广场上已排满了队伍,我记得有艺术学院、北京大学等。清华大学的队伍排在广场中间靠西的位置,前面是一排面向天安门的军乐队,军装整齐,举着大铜号等乐器。到天安门时,已到上午了,但是不见开会的动静,天安门城楼上寂静无人。

天空中下起了毛毛细雨,领队通知,要到下午3点钟才开会。广场上的人们开始活跃起来,每个单位都围成一个个小圆圈,唱起了歌,跳起了舞。清华大学和旁边的大学及其他队伍也一起扭起了秧歌,唱起了歌。广场上到处是欢乐的歌声,“团结就是力量……”,“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一个毛泽东”……不顾细雨浇头,一片欢乐。

下午3点整,天安门城楼上开始陆续站满了人,毛主席、周总理、刘少奇、张澜等领导站在第一排。毛主席用湖南口音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多少年来经历的旧社会的黑暗、丑恶、恐惧、愤恨一起涌上心头,新社会见到的光明与欢乐也一起涌上心头,所有人都热泪盈眶,大声欢呼起来。这是千千万万共产党员英勇牺牲努力奋斗的结果,是毛主席和一大批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领导全国人民取得的胜利,大家从心里大声喊出“毛主席万岁!”

散会后,清华队伍从天安门金水桥前经过,毛主席站在天安门上的西南拐角处,用扩音器大声喊:“同志们万岁!”大家意想不到,都愣了,又听到毛主席继续喊“同志们万岁!”队伍立刻成了欢乐的海洋,拥到金水桥前,一片“毛主席万岁”的声音响彻云霄,领队整理好队伍才又继续前行,我们走到西长安街上还能听到毛主席的声音。

清华的队伍步行到学校时已经到了午夜12点钟,领队通知同学们到大饭厅喝姜汤,中央领导(据说是刘少奇)怕同学们淋了雨感冒,所以告诉学校预备了热姜汤,更使大家感到共产党的温暖。

60年来,我经历了各个阶段的国家计划,每次都对党充满信心。例如在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我在国家最大的变压器厂工作,为国家的电力发展贡献了力量,在第六和第七个五年计划时,我在国家经委工作,协助掌管全国和各省市的技术改造和技术引进的外汇工作。有一年外汇管理局曾报告我国外汇已见底了(后来纠正说是算错了),当时我国的外汇存底才不过几百万美元,而现在达到两万亿美元。

我在晚年赶上祖国的盛世,从心底呼喊一声“祖国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

2009年7月1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