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鲍毅:我的五道口技术学院第一天

2019-06-24 | 鲍毅(1995级电机) | 来源 北美清华校友会联合会公号“NAFTHAA” |

那是1995年的9月,距离艾敬能去香港还有两年,离王菲和那英合伙登上春晚还有三年,距今已经有24年之久。

不知为何五道口技术学院开学辣么晚,居然令人发指地接近九月下旬。彼时入选其他学校的小伙伴们早已出发报到,而本人还在焦急且带少许惆怅地等待中:

大学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食堂饭菜是否喷香?

男女比例失调严重吗?

通知书说一年学费仅600大洋、住宿才400大洋:老师能好好教吗?舍长能好好管吗?

终于在报到前一天一个人登上了旅客列车。当时还没有高铁,从晋阳到帝都需要一个整晚。以下是当年使用的硬卧火车票(作为额外福利,还附加了当年的澡票、饭票和校徽)。

当年小物件

抵达首都是在早上,阴天,体感气温不高,秋意甚浓。一番寻觅后在熙熙攘攘的北京站广场东边发现了学校接待点。条件非常好,一辆两节红白相间涂装的高端大气375路套牌专车,只需缴纳5元钱即可一站直达校区(比当时流行的天津大发出租不知便宜多少:天津大发从西直门到南门基本是起步价:10公里10元)。

举世闻名的375公交车站牌

从火车站到学校目测(经GoogleMaps支持)20公里40分钟(当年应该没有很堵)左右,路上的景致已经没有什么印象了,只记得一车来自五湖四海的学子各个都很高傲的样子,说话答茬的人不多,也可能是由于当时没有坐飞机上学的,火车旅途劳顿,实在没有力气说话。

行车路线示意图(推测回想图)

快到学校时的记忆碎片清晰起来:车子是从东门进去的,门外道路两侧笔直的杨树高耸入云,似乎有风声瑟瑟…毕竟快要10月了。那时东门外还没有华清嘉园韩国村,东门内还没有各系楼宇大广场、主楼还没做增高手术:赶脚校园还是处于羞涩的素面朝天时期,大规模化妆和整容的时代尚未到来。

此段旅程的终点是东大操场与八食堂(据说现在已经退役了?)之间那块篮球场地,入学过程的高潮在汽车停稳、车门打开的一刹那:感觉有好几十人举着写着各系名字的标语牌向还没下车的我们扑来,堵在车门口、同时高喊着:“xx系”、“yy系”、“zz系”。他们那面带狂笑和超级满足的表情在我已经不是很年幼的心灵上留下了森森的印象。回想起来当时的阵势和热情与后来几年在各大车站主动拉客的旅馆、黑车大军类似,只不过他们谋得不是钱,而是学弟学妹…

近期迎新队伍,感觉迎新人士不如当年热情啊,也许是在场间休息

本系接待的是一位比较清瘦的眼睛理工学长,人很奈斯话不多。帮忙拖着行李、中规中矩的把我领到12号楼206房间后,就飘然离去…舍友来了几位,但如今已经记不起来具体是谁最先到达滴:是浙江第二,黑龙江前十,北京籍沈阳裔、朝鲜族同胞、四川达县精英,四川万县翘楚还是福建尖子?不管怎样,同学都很面善友好,同时听到班主任在各宿舍窜访并向陪同家长介绍自己,一片新鲜祥和的气氛。

当年入住12号楼——对面的煎饼摊不错

刚到学校和同宿舍的同学还不太熟,就和老乡(高中同学)抱团逛游于校园之中,从拿被褥、水壶开始,到暴走于宿舍楼-主干道-教学楼一带。忘了是谁的主意,我们几个一直想去三教看看,走到主干道泥沙实验室附近的时候,实在感觉有点迷路,就问路边也在急速行走看起来像是老生的一位女童鞋,用的是刚学到的敬语:“同学,请问三教怎么走?“老生淡定(且有几丝不屑)的指向前方:左边坡上就是!

三教——上自习的好去处

下午时分,夕阳快要西下,老乡们徜徉在校园里,路过十食堂前的街道,金黄色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外墙上,因为不是饭点,未来的听涛园异常安静。就在那时,突然看到一只小青蛙(亦或是瘌蛤蟆)跳跃在食堂墙角,它努力向上、向西,虽然很是艰难但方向正确:那条还算干净的校河。

还是喜欢十食堂这个名字,在我们那个时代以快餐/套餐出名

这就是青蛙大学田鸡系1995级新生一员的入学第一天,和其他2000多号人马的记忆一起聚成了一张大图景:

“1995年入学时,共招收本科新生2242人,共23个院系,76个班。2000年本科毕业生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举行,2182人获得学士学位。1995级入学时的院系设置:材料科学与工程系、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电子工程系、工程力学系、工程物理系、化学工程系、化学系、环境工程系、机械工程系、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建筑系、经济管理学院、精密仪器与机械学系、汽车工程系、热能工程系、生物科学与技术系、数学系、水利水电工程系、土木工程系、外语系、现代应用物理系、中国语言文学系、自动化系。”(来源:清华校友网

作者简介:鲍毅,电机系95级校友,现居加拿大温哥华。作为一名非专业民间摄影师,喜欢拍风景和飞鸟。开设有微博账号:yibaoac 和instagram 账号:yibaoty 。发布原创风光/鸟类相片、小科普和各地游记。


相关新闻

  • 072021.12

    水木年华缪杰:从心选择,发现另一个我

    对于水木年华缪杰来说,少年学霸、职场精英、明星艺人、“家乡来客”……诸多头衔犹如云烟。身份在变,热血还在,不变的是清华人的底色。他以独立思考、忠于自我的底气,在一次次选择之中,不断体验不同的人生,发现另一个“我”,也重新思考音乐的意义

  • 072021.12

    凡人歌——钮薇娜

    她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系,师从梁思成先生。她一生坎坷,在人生暮年,生命之花却奇迹般地在宋词讲坛上跨界绽放——期颐之年,她成为养老社区的“九零后”直播网红,她开设的宋词课用“建筑工程进度表”式的讲法吸引了越来越多的老人前来听课。“活到老,学到老”是她看待人生的态度。她于20世纪70年代后期参与设计的两栋建筑——自北京迁至东营的北京石油学院大礼堂和图书馆被确定为东营市首批历史建筑。她,就是钮薇娜,一位平...

  • 072021.12

    董吉男:努力当好为国举才的“摆渡人”

    时代浪潮,奔涌向前。环顾左右,一岸是踌躇满志的青年学子,一岸是蓬勃发展的家国事业,摆渡其间,是我的幸运和责任。

  • 072021.12

    校友总会与电机系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

    2021年12月3日下午,校友总会与电机系在西主楼3区314室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围绕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和进一步推进校友工作组织学习研讨,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副秘书长杨柳、袁浩歌,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系主任康重庆,两个单位的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及校友办、电机系教职工共20余人参会,会议由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主持。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