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王越炜:科学追梦 文理融通——《方锦清百首诗选》读后感

2019-11-11 | 王越炜(1970级工物) |

今年6月20日,在清华风格征文组委会召开的颁奖座谈会上结识了学长方锦清,他在会上以《清华风格,独树一帜》为题的发言,声情并茂,铿锵有力,博得大家的阵阵掌声。之后,我再次阅读《清华风格征文获奖文集》,更加敬重他的学识和才华。近日,得到他寄来的诗集,喜不自胜,再一次被他科学追梦的人文情怀所感动。

这本百首诗选以《科学情怀与思想灵光交辉集》为书名,共选入作者诗词128首,涵盖了作者自中学时代至退休以后的人生各个阶段,时空跨度之大,学术领域之广,反映人物之多,描述感情之浓,非常难能可贵。这是方教授近八十年来生活、学习、工作、家庭的生动写照,也是他科学追梦、矢志报国的人文情怀的集中体现。

父亲遗训记终生

方锦清学长是福建莆田九峰村人,出身农家。他的父亲解放前不幸在上海病逝,年仅33岁。当时方锦清还是少年,父亲为他留下的唯一遗训是“为国家尽忠,有命则仁孝”,这使方锦清牢记了一生,他解释说,世上忠孝难全,要始终牢记国家利益第一!在《百首诗集》中的第一首,就是《难忘父亲遗训》,方锦清深情地写道“传承家风忠为先”“为国尽忠后孝顺”,正是有了父亲遗训,使方锦清有了人生的罗盘。作者的童年是艰辛的,“吃糠咽菜家常饭”,使我们看到了作者在解放前的苦难。“土改翻身住新房”,又使我们看到了作者母子在共产党建立新中国后的喜悦。正是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下和社会变革中,“埋头攻读在回廊”“字里行间寻奥秘”,定下了“高考目标清华园”“决心攻读原子能”的志向,才使他在失去父亲之后与母亲相依相伴的岁月里始终志存高远,发奋追梦,走进了清华。“六桂家风忠为先,浩然正气永传承”,在祝贺孙子9周岁的诗中,我们同样看到了方锦清牢记父亲遗训的情愫。

清华攻读奠基石

1958年,方锦清如愿考入了清华大学,攻读核反应堆工程专业,这对于一个地处祖国边缘地区的莆田农家子弟来说,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但是作者并没有用笔墨形容自己的欣喜之情,反倒抒发了自己对师恩的感谢。在《告别戴琼华老师》中,作者写道“赴京乃从祖国需,培养应谢老师心。今日留影在荔城,明天期会在北京”“如愿以偿聚北京,似同母亲真高兴”,把老师比作母亲,字里行间中流露着对老师的敬重和情怀。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有“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古训,也有“天地君亲师”的道德准则,作者诗意充分表达了对中华民族精神和价值观念的传承。

从1958年到1964年,方锦清在清华学习了6年。1958级工物系共有同学373人,都是各省市的“学霸”,方锦清抱定决心,不管如何要排除万难,全力以赴刻苦学习,第一年的学习成绩全部优良,《高等数学》在全年级夺冠,是全年级唯一取得满分(100分)的尖子学生。1963年,进入毕业设计阶段,真刀真枪的毕业设计令他神往。他担负的毕业课题是当年最新的保密前沿科研项目——“电子直线加速器的物理设计与研制”。他科学追梦的航程扬帆起航了。他学会了从手摇计算机到电动计算机,完成了大量计算任务。畅游在学校图书馆和阅览室,渡过了难忘的日日夜夜,受到了严格的科学训练,树立了国家第一的意识,培养和提高了自学自立自强和自适应能力。这些科学素质、品德和能力的提高,一直在潜移默化,熏陶感染、激励和影响着他的科学生涯。“严谨细致多用功,警惕虚浮腹中空。勤笔勉思超前人,培养三严好作风”,这是他在清华大学读书期间的真实写照。清华学风历来以严著称,严进严出是清华治校的显著标志。1958至1964年是清华大学历史上最稳定最出成果的时期,方锦清正逢其时,如鱼得水。“水木清华多惊奇,阳光雨露润无比”“毕业课题属机密,荷塘月色寻答疑。清华自清闻亭钟,激励智慧和灵气”,这些诗句流露出“水木清华,春风化雨,教我育我,终身难忘”的母校情怀。

出炉梦圆原子城

1964年,方锦清从工物系毕业,走出清华,他“奔赴中国原子城,誓为祖国献终生”,寄语“科学情怀心中缕”“鲲鹏展翅万里飞”。他在这里,与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芳允,钱三强,彭桓武等“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神交,得大师真传,悟核子真谛,扬事业风帆。当时正值我国“两弹”攻关的紧张阶段,方锦清服从组织需要,从加速器专业转向分离器专业。面对前苏联撕毁合同,撤走专家,掐断设备的威胁,他与同事们同心协力,突破一道道难关,成功地掌握了重核素分离(浓缩)技术,为“两弹”提供和满足了急需的高浓度重核素。之后,他又负责组建了大型强流离子源实验室,首次成功研制出大表面电离强流离子源,并开辟了分离器物理理论新课题——强流束传输物理和离子光学。他参与了我国核工业第一次创业和第二次创业的曲折历程。近年来,方锦清敢为人先,又开始从事原子能科技与新兴科学的交叉研究,他的《一些混沌系统的复杂性与分解法机械化及其在非线性系统中的应用》获得国防科技二等奖。上世纪80年代后期,方锦清到美国普利高津统计力学研究中心访问工作,研究成果被麻省理工学院实验组所证明,诺贝尔奖得主普利高津教授称他“是一个具有高度推动力的科学家,已经在他的研究领域取得了令人感兴趣的贡献”。他多次应邀访问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及欧洲诸国20多所著名大学和科研院所,参加各种国际学术会议,参与国际合作研究,并在国内外多家高校和学术机构兼任研究员、教授和顾问,桃李满天下,出版多部学术专著。从1964年到2014年,方锦清一共在这座科学堡垒工作了50年。五十春秋,春华秋实,“百折不挠攀登路,五十风雨梦成真”。在返校庆贺毕业50周年的日子里,他与当年同学欢聚一堂,与已是国家领导人的贾春旺老师和校长陈吉宁合影留念。“健康工作五十年,无愧母校心所望”,“科技摇篮清华园,几代精英梦流源”,“自古浩气传古今,捷报频传凯歌声”,他实现了蒋南翔校长的殷殷嘱托。2018年,方锦清重回清华园,纪念入学60周年,“光阴荏苒六十年,峥嵘岁月清华园”,一双儿女陪同方锦清返校,“韶华记忆仍犹在,儿女相伴回清华”,他喜不自禁的心情跃然纸上。在中国科学会堂,他与曾经失联的同学不期相遇,惊讶之余,又发诗意,“霜染两鬓话人生,跌宕起伏五十年。清华儿女斗志坚,各有千秋谱新篇”,他与校友和诗,共话人生沧桑。

文理结合创新篇

文理结合始终是我国高等教育研究和实践的重大课题,目前我们的高校招生仍然是以文理分家的,这种导向也导致了高中阶段教育的分流。人才培养的这种现象是需要改变的。物理学家李政道先生主张人文与科学相结合,倡导“融合科学与艺术,实现世界之和谐”,为教育改革开启新声。人才培养的过度专业化,不利于人的全面发展。方锦清教授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就把原子能科学与新型科学交叉,创新发展,有了新天地,硕果累累。他还尝试把科学与人文进行融合,也很有收获,丰富了他的人生阅历。虽然作者自嘲自己在中学时代“文科学的烂如泥”,但在历次学校作文和演讲比赛中都是名列前茅,高考时依然选择理科,逐梦清华。我们从这本《百首诗选》中可以看到,他在人生事业的奋斗中,不仅在原子能科技领域收获了成功,而且一路诗歌相伴,文思敏捷,也是一位文学能手。据我所知,像他这样的清华学长,文理兼得的为数不多。2012年方锦清教授参与主持第八届网络科学论坛,李政道先生亲笔题词祝贺,这是已是古稀之年的方锦清教授人生事业的又一次重大成果,他为文理结合做出了成功的尝试。

“诗言志”,“不学诗,无以言”。方锦清教授的《百首诗选》是科学家的言志之诗,逐梦之诗,是理工科学者的文化集锦,也是作者为我们展现的人文情怀。诚然,正如方锦清教授自己谦词所说,他不擅传统的诗词格律,不讲究诗词的韵律和规范,但正是这种自由抒发和直意表达,恰恰反映出作者的灵感、情愫和胸襟,使我们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核工程专家的诗情画意。这也使我联想起高考进入清华时以文科见长但物理仅得5分的钱伟长教授,经过刻苦攻读,后来成为著名物理学家。文理融通,是我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方向,期待方锦清教授有更好的诗作出现,期待科技工作者写出灿烂诗句和美丽华章。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