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马识途百岁书法展”在四川省博物院举办

2014-01-14 |

103 岁哥哥 92 岁弟弟 82 岁妹妹……齐贺百岁办展

马老淡然一笑:远未得法,敬请赐教

马识途(100岁)、哥哥马士弘(103岁)、弟弟马子超(92岁)、妹妹马淑君(82岁)(左起)合影留念

昨日成都晴好,上午四川省博物院迎来了四位特殊的老人,他们分别是100岁的马识途、103岁的马士弘、92岁的马子超、82岁马淑君四兄妹。“马识途百岁书法展”在这里盛大开幕,这次书法展还有特殊的意义,马氏兄妹和众多的亲朋好友及各界代表一起为马识途老人庆贺百岁寿辰。

月满天心

月满是月圆的意思,天心指天空中央,此语多用来形容一些品格高尚的人。马老一生笔耕不辍,淡泊名利,如皓月,恬淡地发着光。

  昨日上午10时,由四川省委宣传部、四川省文化厅、四川省作协、四川省文联、四川诗书画院、四川国际文化交流中心、四川新华文轩出版传媒有限公司主办,四川书法家协会、四川美术家协会、华西都市报参与协办,四川省博物院、诗婢家美术馆、四川美术出版社承办的“马识途百岁书法展”,在四川博物院隆重开幕。与此同时,四川出版集团·四川美术出版社还为马老出版了一本《马识途百岁书法集》,封面是书法大家欧阳中石先生题的字。为期三天的展览,共展出马老200余件书法作品。

令人欣喜的是,马老之前希望本次书法展做一次义卖,所得款项将捐献给四川大学文学与新闻学院设立“马识途文学奖”。昨日传出好消息,已经有企业出资200万义买下马老的部分作品,等所有作品义卖完毕,所得的善款将全部用于资助热爱文学而家境贫寒的优秀学子。

马识途亲致答谢词——“未敢以书法家自命”

  马识途百岁书法义展今天开幕了,我终于等到了百年一遇的书法展,十分高兴。

  首先,请允许我向这次书法义展的主办、协办、承办单位的领导和为此付出辛勤劳动的同志们致以诚挚的感谢。没有他们的关怀、支持和努力,就没有今天如此盛大的书法义展,也没有大家看到的编选出版精良的百岁书法集。

  其次,让我对今天拨冗光临的领导同志和文化界、文学艺术界的朋友们表示热烈的欢迎,特别希望诗、书、画界的行家们批评指教。我自幼学隶、垂九十载,远未得法,无大长进,又以俗务繁杂,一暴十寒,信笔染鸦,实不足以登书法大雅之堂,未敢以书法家自命。如能被视为一个文学作家的业余创作,稍有可观,我便心满意足了。敬请不吝赐教。

  今天来参加书法义展的还有不辞劳累而来的和我一同战斗过、至今仍健在的老同志,还有从全国各地以致海外归来的我的老朋友、同乡人和我的亲戚家人,一律表示欢迎。今天我将特别表示欢迎的是来帮我做一件好事、实现百岁梦想的各界仁人志士。他们参加义展,慷慨解囊,共襄义举,以义展所得资助努力学习的贫困大学生,我谨向他们鞠躬致谢。

  201413

百岁展

马老的心情:“高兴又惭愧”

  当天前来观展的各界人士超过了300多人,盛况空前。当身穿黑色大衣,足踏一双棉布鞋的马老拄着拐杖站到台上时,台下响起长时间热烈的掌声,大家都对这位精神矍铄的百岁老寿星致以崇高的敬意。马老说:“我的书法虽然是自学,但已坚持90年了。未得法,不敢以书法家自命,在座有很多书画行家,也希望各位不吝地加以指教。”马老还说,今天感到非常兴奋,因为对贫困大学生提供了一些支持和帮助。“我还要向前来资助贫困大学生的志士仁人表示感谢。”

马识途还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自己心情是“既高兴又惭愧”,为何会惭愧?他谦虚地解释,“看到老朋友以及这么多喜欢自己的人,我的创作没有达到更好,书法也没有达到更好,还差得远。”问及今后是否还要努力创作,来弥补自己的遗憾?马识途说:“是的,有计划创作文学作品。”

书画爱好者齐贺马老百岁

  开幕仪式上,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赵明仁表示,这次书法展的顺利举办是四川文艺界的一件喜事,“我们欣赏他的文学和书法艺术,更欣赏他的人品。他一生不为名所累,不为利所活,专情于艺术的品格。”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曹纪祖在现场宣布,遵照马老的愿望,将全部展出作品进行义卖,昨日传出好消息,已经有企业出资200万义买下马老的部分作品,等所有作品义卖完毕,所得的善款将全部用于资助热爱文学而家境贫寒的优秀学子。

贺百岁

崔永元、阿来、贾平凹送祝福

  在开幕式现场,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主席台两旁放满了祝贺花篮。其中既有清华大学四川校友会、中国传媒大学崔永元口述历史研究中心等单位或机构的祝语,还有著名作家贾平凹、阿来等人送来的祝福。阿来在开幕式现场接受采访时也透露,他刚从北京赶回来,作为马老的文学后辈,“马老是文坛常青树,可敬可佩。对马老的百岁书法展,表示衷心的祝贺!”

  昨日,华西都市报记者也联系到贾平凹,他表示,“我与马老并无交往,但我读过他的书,听过关于他的故事,我向他致敬!”四川省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曹纪祖也向华西都市报记者透露,马老特别看重此次书法展,“在画展开幕前一天下午,马老还特地亲自来川博一趟,了解开幕式的仪式流程。他还特别让我转告要讲话的各位,要讲短话讲真话。

严谨的马老在开幕式前一天与省作协副主席兼秘书长曹纪祖核实流程

马识途与魏明伦交谈甚欢

书画爱好者给马识途送上礼物

《清江壮歌》里的“小襁褓”

53年前,不知生父是马老

昨日,一位衣着朴素的女士,坐在最后排的位置,静静地听台上的讲话,认真地鼓每一次掌。尤其是当马老讲话时,她的眼神更是温柔。她就是马老的大女儿、长篇小说《清江壮歌》主人公任远(马老为原型)曾经失散20多年后相认的女儿的原型人物——吴翠兰。

马识途女儿吴翠兰拄着拐杖来捧场

73岁女儿

拄着拐杖来成都

  吴翠兰手中拄着一对拐杖,看到华西都市报记者眼中的疑惑,她笑着说,“我的脚踝被车撞到,骨折了,都一年多了,应该快好了。”在与记者聊天的过程中,不时有人走上前来,说一声:“翠兰姨!你从北京赶来啦!还记得我吗!”很多观众听说,这是马老的大女儿、《清江壮歌》中那位与妈妈一起坐牢的女儿的原型人物,纷纷走上前要求合影。

  “我们这次全家都来了,女儿、女婿、孙女等,一共9口。”73岁的吴翠兰笑得特别质朴真诚,“爸爸百岁办书法展,很值得庆贺,肯定要来的。大女儿还是从美国专程赶回来的。”吴翠兰透露,自己上一次来成都看望爸爸,是4年前,“不过爸爸每年去北京开会,都会去我家住一段时间。2012年的春节,他还是在我们家过的年。”她透露,自己平时跟爸爸电话交流还算多,“基本上是一周一次或两次吧。”

60年代重逢

她才与马识途相认

  吴翠兰不到一岁便和母亲刘惠馨一起被捕入狱,险些一同遭到杀害。二十多年后终于与父亲马识途相认。据马老的女儿马万梅透露,此前没有在四川公开场合露过面,大姐吴翠兰不想被关注。在与记者聊天时,吴翠兰也笑着说,自己不希望被报道,“我是很普通的一个人。”

马万梅介绍,吴翠兰今年73岁,1959年考入北京工业学院(北京理工大学前身)学习机械专业。毕业后分配到部队,从事国防工程建设。马万梅还透露,“我大姐大学读的专业,和她母亲学的是一样。”记者问及她家中是否有人从事文学创作,吴翠兰笑着说,“都是学理工科,爸爸很支持。”吴翠兰说,“在1960年与爸爸相认之前,我并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亲是马识途。因为我的养父母,在收养我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个情况。”她告诉记者,自己很喜欢看爸爸的小说,对爸爸的文学创作成就很敬佩。“

20载别离

父亲让她跟着养父姓

  长篇小说《清江壮歌》讲述的故事发生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恩施,是马识途以当时中共鄂西特委书记何功伟、妇女部长刘惠馨两位烈士为原型写成。小说中两位烈士,来到清江河畔的鄂西恩施地区,开展秘密的地下党工作,后因叛徒出卖被捕入狱,最终遭到敌人杀害。在小说中,柳一清(以刘惠馨烈士为原型)被捕时,刚生孩子不久,她在走向刑场时临危不乱,将婴儿巧妙地置于路边的草丛中,使孩子逃脱大劫。一对普通百姓收养了这孩子,亲生父亲任远20多年后才终于找回。

  据马万梅介绍,小说虽然是有真实原型,但毕竟有一些情节,跟现实中并不完全一致。“我姐姐当时幸免于难,是巧合。而且,我姐的养父母,当年并不认识我爸爸。”马万梅还透露,“我父亲给我姐姐起的名字是马万清。相认以后,父亲说,不能因为与亲生父亲相认,就忘了那家普通工人的养育之恩。于是,父亲就没让她改名,还是跟着养父姓。”

道贺·花絮

80岁工程师是“铁粉”

  展厅一角的方桌旁围满了很多前来观展的观众。原来是80岁的退休高级工程师杨胜华将自己多年来收集的马识途所有的报刊杂志都带来了,其中还有本报《名人堂》于去年对马老做的专访文章。杨老先生对马老的过往经历相当熟悉,他一边不断翻照片,一边向围观的观众历数马老的传奇人生,吸引了不少马老粉丝前来“听课”。

《清江壮歌》插图师也来了

  一位市民昨日带来一封信和三张插画交到马识途的女儿马万梅手中。信中写道:“马老前辈,您好。四、五十年前,《四川文艺》连载《清江壮歌》,我荣幸为小说插画,在制作中感到用木刻形式表现更为合适,但连载时间太紧,我下大力气也只刻了几幅,太遗憾了。并祝百岁寿辰。刘石父”马万梅介绍,事先已经知道这位作者要把插图手稿送给马老的消息,马老已经作出决定,把这手稿捐给现代文学馆。

13日,省博物院,马识途百岁书法展现场,书画爱好者参观马识途书法作品

长寿·基因

马家兄妹长寿秘诀 “不言老,多达观”

  昨日的书法展开幕式上,百岁马识途的哥哥马士弘(103岁)、弟弟马子超(92岁)、妹妹马淑君(82岁)均齐齐亮相。马家四兄妹聚在一起还拍了张全家福照片,每位老人在镜头面前都非常开心。马识途女儿马万梅说:“之前没有想到姑姑能来,因为她的身体不太好。”

  马识途的哥哥马士弘昨天很早就来了,在长子马万仪的陪伴下,老人家先是在休息室与弟弟交流一番,紧接着就去展览厅,认真看了弟弟的书法作品。问及评价,他大声说:“很好!”马士弘也朗声介绍自己的儿子,“这是我的大儿子,他是云南大学的化学教授。”马万仪告诉记者,“父亲身体还很好,他现在住四楼,他自己还能独立爬楼梯上去。这次来参加书法展,因为路比较远,还是让他坐了轮椅。”

  据马识途女儿马万梅介绍,每到过年过节,马家都要一起团聚,因为马淑君身体不好,所有人都会去她家聚会。马家四兄妹一齐亮相,也成为众人纷纷拍照的“明星”。高龄而健康,令人羡慕。而他们的养生秘诀,又是什么呢?

  马识途曾总结出一首《长寿三字诀》:“不言老,要服老。多达观,去烦恼。勤用脑,多思考。能知足,品自高。勿孤僻,有知交。常吃素,七分饱。戒烟癖,饮酒少。多运动,散步好。知天命,乐逍遥。此可谓,寿之道。”而这首《长寿三字诀》,在老年朋友中广泛传播。马识途的作息时间很规律,也是几十年来养成的习惯了。昨日在开幕式现场休息室里,又有记者问及长寿秘诀,马老的回答是:“良好的作息和达观的态度。”

  103岁的马士弘精神矍铄,出现在展览厅现场参观书法作品时,也被不少观众围着。不少人感慨其身体健壮,令人羡慕。当被问及是否有养生秘诀,陪伴其参观书法展的长子马万仪干脆地回答说:“没有特别的秘诀。我爸爸从来不吃市场上卖的保健品啊补品什么的。就是吃五谷杂粮,比如早上吃牛奶鸡蛋。”

展览·喜事

影视版《清江壮歌》 3年内亮相

  三年前,姜文改编自马老小说的电影《让子弹飞》红遍中国,该片是根据马识途的原著小说《夜谭十记》改编的。而马老的另一部重要代表作《清江壮歌》也在紧锣密鼓准备改编为电影和电视剧。日前成都市文联将漂流在外9年的《清江壮歌》的影视改编权收回,并获得马老授权,昨日正式与国内一家影视公司签约,准备在3年内拍摄一部电影和一部30集的电视剧。成都市文联文艺服务中心主任张燕告诉记者,收回小说影视改编权,寻找一家制作能力对得起这部作品的影视机构合作,是成都市文联给马老百岁寿辰的贺礼。目前剧本已经着手启动,计划在3个月内完成初稿,再请马老审定,力争3年内让《清江壮歌》的电影版和电视剧版与观众见面。“马老还将为影视剧题写片名,他也对作品的改编给予了充分的信任。”

  几年前,马老曾将《咫尺天涯》、《报春花》2部作品的影视改编权免费赠送峨影集团。昨日,赶来为马老祝寿的峨影集团董事长何世平透露,峨影集团正在积极筹备将马老的文学作品搬上银幕。他自己非常喜欢马老的另一部作品《在地下》,也希望能搬上银幕。

(采写:杨莉 张杰 杨帆 杨强 摄影:陈羽啸)

转自《华西都市报》201414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