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中国工程院院士、著名军事化学家陈冀胜——为祖国打造防化坚盾

2022-01-10 | 徐汇博 张诚 | 来源 《解放军报》2022-01-08 |

陈冀胜近影

陈冀胜家中的书房,木质书柜占据了一整面墙。透过书柜的玻璃门,很容易发现书名的一些“关键词”:毒素、生物……其中,《中国有毒植物》《英汉生命科学词典》等书的书脊上,印有“陈冀胜主编”的字样。

90岁的陈冀胜,是新中国第一批防化学兵,也是我国著名军事化学家。穷其一生,陈冀胜的志向,“就是让我们国家的防化盾牌更加坚固”。

1932年,陈冀胜出生于天津,抗日战争爆发后随家人辗转到重庆求学。1948年,成绩优异的他被保送至复旦大学。“当时在国统区就业很困难”,虽然对新闻专业更感兴趣,但陈冀胜还是听从家人的建议选择了化学系。“其实当时我对化学不太了解。”陈冀胜笑着说。

求学期间,陈冀胜目睹了国民党的腐败。“国民政府大量发行金圆券,导致物价飞涨、民不聊生。”陈冀胜的哥哥曾在西南联大就读,“我哥哥是学校学生会负责人之一,从他那里我对中国共产党有了初步的了解。”受哥哥的影响,陈冀胜在学校里参加各种读书会、时事研讨会,宣传进步思想。19492月,他加入中共地下党组织,寻求救国救民的道路。

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一腔热血的陈冀胜动员8名化学系的同学一起参军入伍。“起初我以为要到前线去,后来接兵干部告诉我们,希望我们能去新成立的化学兵学校,我们二话不说都去了。”谈起这段经历,陈冀胜的言语间掩饰不住自豪之情。

陈冀胜被安排前往清华大学完成中断的学业。1952年夏天,陈冀胜从清华大学化学系毕业,回到化学兵学校担任教员。返校不久,他就接到参与筹建学校化学研究室的任务。这个研究室,就是军事科学院防化研究院的前身。

“这是组织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一口就应了下来。”陈冀胜记得研究室主任是黄新民,一位化学专家。“他带着我们去当时科研体系比较完善的东北考察了几个月。我们的介绍信上‘职位’一栏写着‘研究员’。接待单位很惊讶,怎么来了这么多研究员?结果一看,都是小伙子!”说到这里,陈冀胜忍不住哈哈大笑。

在黄新民的带领下,这群小伙子一点点搭建起化学研究室的四梁八柱,中国防化科研事业蹒跚起步。

当时学校接到命令,要抽调400名学员前往抗美援朝战场进行化学侦检工作,但学员们没有配装任何化学装备。陈冀胜和其他教员决定拆解3个在前线缴获的敌人的侦检包进行仿制。

陈冀胜回忆,侦检包里装的是透明玻璃管,说明书上只简单说明玻璃管压碎后遇到毒剂会产生变色反应,并未标明里面的成分。“我们实在没办法,只能一边查资料,一边做实验,摸着石头过河,连做梦都在琢磨。”两个月后,陈冀胜和其他教员终于破解了侦检包的“秘密”,在学员启程前将400套侦检包交到他们手中。

“后来,我们‘乘胜追击’,开始着手研制我军正式的侦检装备,某些方面比当时敌人的侦检包有所改进,比如能检测出一些新型毒剂。”1年后,我军正式的侦检装备“石鹰1号侦检器”被送往抗美援朝战场前线。

翻开陈冀胜主编的《中国有毒植物》一书,里面收集了我国101科、943种有毒植物。此书1989年获军队科技进步奖一等奖,至今仍是中国关于有毒植物的权威专著。

20世纪70年代,国际学术界开始关注植物毒素种类的多样性,陈冀胜发现我国没有相关专业的权威书籍,决定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有毒植物调查。

刚接手这项研究工作时,陈冀胜信心十足。原本他和同事都乐观地认为书会在“两三年之内完成”,孰料为了编写这本书,陈冀胜花了整整10年时间。

“编写这本书的过程中我意识到,生物体内的毒素种类非常复杂。”对植物学并不熟悉的陈冀胜,带着调查团队跑遍祖国的大江南北,寻找各种可能有毒的植物,一边采集样本请植物学专家审核,一边进行实验,被同事们戏称为“神农”。

站得高才能看得远,看得远会走得更远。“搞科研要拓宽视野,了解全貌,要符合国家最迫切的需求。”秉持着严谨的科研态度,陈冀胜与“毒”打了一辈子交道,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退休后他也没有中断科研工作,78岁时提出研究所要开展合成生物学的研究。

“我们的关注点不能只放在自身研究课题上,应该放眼科技发展的大方向和最前沿。”如今,耄耋之年的陈冀胜每天还花费大量时间翻看各种书籍,查阅最新论文,了解前沿动态,每当有新的发现都会记录下来,与学生分享交流。“研究队伍不求体量大,但要有足够的力量传承下去,因为军事科学的发展是源源不断、没有终点的,事业后继有人是我最大的期望。”说这话时,他语气坚定。


相关新闻

  • 052021.08

    为国铸盾的“人民英雄”——记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

    2020年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上,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向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颁授了“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奖章。“这是军人的使命,这份荣誉属于全国全军疫情防控科研攻关战线的所有同志!”入伍30年来,陈薇致力于生物安全防御应急疫苗核心关键技术突破、研发体系建设和重大品种创制及转化应用,为国家安全和人民生命安全筑起一座生物防控坚盾。1...

  • 092021.09

    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闻令即动 不负使命

    去年9月8日,全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表彰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中国工程院院士、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研究员陈薇获颁“人民英雄”国家荣誉称号奖章。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阻击战中,陈薇带领团队作出重大贡献: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闻令即动,带领团队第一时间赶赴武汉,在基础研究、疫苗、防护药物研发等方面取得重大成果……“已知有手段,未知有能力。...

  • 022021.04

    一生多次为国改变研究方向的药物化学家谢毓元院士:他研制出首个被国外仿制的解毒药

    从一个化学的门外汉,到钻研化学并研发出治病救人的药物,他感慨,人最大的快乐不在于物质享受,而在于以自己的辛勤工作造福社会,为社会所承认。在他的科学生涯中,虽有多次科研方向的转变,但医用螯合剂的研究和天然产物研究是两条永恒的主线。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药物化学家和有机化学家、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谢毓元因病医治无效,于3月27日11时05分在沪逝世,享年97岁。打开科学大门1924...

  • 092020.09

    追记我国无机化学家、化学教育家申泮文院士|七十九岁那年,他把化学元素周期表“变”到电脑里

    9月7日,我国无机化学家、化学教育家申泮文院士诞辰104周年。他的一生有70余载站在讲台上,创造了“中国执教时间最长的化学教师”的纪录,并在我国化学教育研究领域创下了多项第一:编写出我国化学界第一部中文教材;...

  • 012011.12
  • 092018.04

    “美丽发现”之路——记青年化学家戈钧

    戈钧,青年化学家,以其非凡的想象与探索,创造性地找到了提高细胞外酶的活性和稳定性的新方法,其研究成果将有力地促进生物催化和医学检测等领域的发展。

  • 132012.03
  • 172008.07
  • 072022.04

    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化工专家余国琮逝世 享年100岁

    余国琮院士记者6日从天津大学获悉,中国科学院院士,著名化工专家,天津大学教授余国琮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4月6日12时在天津逝世,享年100岁。余国琮,1922年11月出生于广东省广州市,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合大学化工系,1945年起先后在美国密歇根大学、匹兹堡大学攻读硕士、博士学位,毕业后在匹兹堡大学任教,1950年入选美国科学家名录,同年夏返回祖国,是首批留美归来学者之一。1952年起在天津大学化工系工作,1953年加入...

  • 182021.11

    清华大学5位教师2位校友当选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院士

    11月18日,中国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公布了2021年院士增选结果。清华大学化学系教授王梅祥、能源与动力工程系教授姜培学共2位教师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车辆与运载学院教授李克强、电子工程系教授罗毅共2位教师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智能产业研究院院长张亚勤当选中国工程院外籍院士。此外,还有2位校友获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新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校友为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首席信息官王国庆(1988届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