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人生不设限 百岁仍呈年轻态∣老南海人霍焕然的传奇人生

2022-02-16 | 金晓青 黄志海 | 来源 《珠江时报》2022-02-13 |

他是西南联大最后一届毕业生、也是全市首个会计师事务所创办人,一生带过的学生超过1万人。98岁那年,他还骑自行车上、下班。如今,101岁的他每天上下四层楼梯多次,每日早、午餐自理,独居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他的西南联大毕业证书上写着:毕业生霍焕然系广东省南海县人,现年二十四岁,在本校法商院商学系修业期满,成绩及格,予以毕业。依照学位授予法第三条之规定,授予商学士学位,此证。而署名处则写着: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常务委员会梅贻琦、傅斯年、张伯苓。

经常上网,兴趣广泛,乐观向上,这是霍焕然的日常生活状态。211日下午,记者采访了霍焕然。

霍焕然手持清华大学档案馆校友捐赠物品证书。

勤奋好学 考入西南联大

211日下午,在一栋旧楼的四楼,记者见到了101岁的霍焕然,老人看上去只有80多岁,衣着整齐,精神抖擞,春风满面。霍焕然拿出落款时间为中华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五月的毕业证书复印件,回忆起那段硝烟弥漫的求学往事。

毕业证书的落款时间正是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五月(1946年)。证书上还写明了,因为抗战胜利,西南联大解体,三校北迁回原址,所以提前毕业。正常应该是9月份毕业的。霍焕然指着毕业证书上模糊的印刷字迹说。

入学的时候100人,同我一起毕业的我们系的只有10人,七个男生,三个女生。霍焕然于1922年生于广东南海县,他的父亲在广西做航运,母亲生了16胎,只有6胎养大成人,我前面有个哥哥,我是第九胎,小时候身体不算好,家里费了好大努力才把我养活。霍焕然说,他在三四岁时,就动了三四次手术,切掉了半个肺,拿掉了两根肋骨。

我直到五年级之前都没上过学堂,家里请了先生教古文、诗经、书法和算术。先生拿着藤鞭在我头顶,读错了就一鞭子打下来,很严厉。霍焕然回忆道。他先后在华英中学和南海一中(今佛山一中)读初中,高中就读于澳门培正中学。

19381月,为逃避战乱,培正学校由广州迁澳,是为澳门培正中学之始,培正于战乱之中而弦歌不辍。培正中学的老师基本上都是留洋的,学校除了国文课是用中文的,其他都是英语,我当时一个英语单词都不会讲。霍焕然在澳门培正中学读书时,为了攻破语言难关,晚上就在宿舍被子一蒙头,在被窝打个手电(筒)背英语字典,因为怕查房的宿管发现。

培正中学毕业后,霍焕然参加了中央政治学校、岭南学院、西南联大几所大学的考试,当时怕没书读,就多考了几家,结果都考上了。当时因为他的父亲曾在广西工作有朋友可投靠,于是就选择了西南联大。霍焕然认为,他能顺利考取西南联大,可能跟他在培正中学接受的英文教育有关。而选择法商学院,则因为学经济学相关专业,毕业后更容易找工作。

1942年,烽烟弥漫,从澳门到昆明道路十分艰辛:当时我独自从澳门,经过中山、肇庆四会,转到梧州,再到昆明。一路上走走停停,然后搭木炭车,走了很久,才走到西南联大。霍焕然回忆道。

耳濡目染 感受名校精神

据资料记载,当时西南联大实行学分制,修满136个学分方可毕业。法商学院,必修课为50个学分,选修课为86个学分。有些教授的课实太难,及格率很低,大多数广东的学生就不会选,因为西南联大是没有补考制的,主修课不及格,就必须转系。战区的贷金很低,生活较为困难,学生为了生活,往往停学一年半载,再返校复学。霍焕然说。

霍焕然的西南联大毕业证书复印件。

由于三校雄厚的师资,每学年开设的课程贴满总务处办公室的墙壁,没人能够将所有想选的课都列入自己的日程表,因此旁听变得司空见惯。比如钱穆的《中国通史》选课者只有数十人,旁听者多达数百人,以致座无虚席,后来者只能站在门窗前听讲。霍焕然也常常挤在课室里,听冯友兰、闻一多、华罗庚等名教授的讲座。

西南联大的老师很优秀,敌机在天上飞,老师都不管不顾,仍然坚持上课。联大教授传授的是自家的研究成果,不是人云亦云、易于理解的大路货。在霍焕然的印象中,学生没有教材,老师在黑板上列一堆的书单,课后学生自己去图书馆找来看。当时老师对我们讲:我就给你们一条钥匙,进去能拿到什么宝藏就靠你们自己了。’”这句话至今仍铭刻在霍焕然的脑海里。

西南联大的学生也很优秀,惜时如金。“比起北方同学,广东学生大多数不太能吃苦。”霍焕然说,他的很多北方同学都是带上一两个黑馒头,在图书馆一坐就是一整天。

霍焕然回忆道,他还参加过昆明一二一学生运动,目睹过一个手榴弹扔过来,4名同学当场牺牲的场景。由于他英文很好,暑假期间,他还在当地十四航空队呈贡机场当过翻译,参与打击日寇的工作。

在霍焕然独居的房子内,客厅茶几上放有清华大学寄来的2022年台历、《清华校友通讯》、《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简讯》等书刊,这些书刊向霍焕然传递着母校的消息,传递着母校对学子的关怀。

霍焕然捐给清华大学档案馆的物品中就有一枚闻一多的印章。说起这个印章的来历,时代久远,霍焕然已没有太多细节描述,“当时去听闻一多先生的课,知道他平时帮人刻章,我就请他帮我刻了一枚印章。”因为印章已经捐赠出去,无法看到印章实物,“那是一枚石印,上面写着霍焕然,印章上还留有‘一多字’。”霍焕然说。

很少同学能完成四年的学业,有些读着读着去山区教书了,有些投笔从戎去抗日了。在联大的广东人不多,不超过20人,但大多数都能读完书。霍焕然在完成学业的同时,还兼职教书,不仅交了学费,还帮助弟弟妹妹完成了学业。毕业后,他收到了6份聘书,最终他到了上海在金城银行工作,直至解放后才被调回广东。

201658日,在清华大学广州校友会上,霍焕然将自己珍藏了70年的西南联合大学入学通知书、毕业证书、学年注册表、闻一多先生印章,全部捐赠给了清华大学档案馆。

创办佛山首个会计师事务所 一生培训学生过万人

1980年,霍焕然回到佛山,在他曾经读过书的华英中学(现佛山一中)总务处工作。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推进经济建设,国家恢复注册会计师考试,霍焕然参加了考试并顺利通过,他成为佛山市第一批注册会计师。此后,他与其他四名同伴一起,开办了佛山市第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广东省会计师资格很难考,我们培训了很多会计师,佛山五区很多会计师事务所所长都是我们培养出来的。霍焕然说。在之后多年里,他一直致力于为佛山培养会计师。1989年,霍焕然正式退休,但直到2021年底,他仍然坚持到他学生的单位里上班。与时俱进,他还学了使用电脑及微信。

在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期间,霍焕然参加了很多知名企业包括大酒店、中外合资企业、工艺品生产企业的审计工作,对审计工作难度较大的企业,霍焕然本着首先要保护国家利益,也要教企业规范财务工作方法的原则,将工作尽可能做到完美。

饮食起居不设“必须” 生活知足常乐

世事茫茫如水流,休将年岁挂心头,粗茶淡饭随缘过,富贵荣华莫强求。”2007年春节,霍焕然将这段人生感悟写在自家相册的第一页。多年来,乐观向上的霍焕然读书阅报、关注时事、关注篮球赛,生活自理,活出了令人羡慕的模样。

2018年,西南联大举办成立80周年校庆,霍焕然应邀回到母校。学校为每名校友安排了一名医生及2名护士,让霍焕然十分感动。国家这么重视人才,我们也要力所能及地为国家做出贡献。对于学生业务方面的求教,霍焕然总是知无不言,悉心指导。

霍焕然(左12018年参加西南联大建校80周年大师与青年学生对话活动。

“我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兼职教学生,一辈子教过的学生超过一万人,学生们送的茶都喝不完。”霍焕然说。谈到子女教育问题,霍焕然认为,学习哪能不用功的?这是很明显的道理。父母的言传身教就是最好的教育。教育孩子,一定要用好孩子上初中前的黄金时间。

据霍焕然的儿子霍秉钧介绍,霍焕然饭量很大,不抽烟,很少喝酒,早晚喝牛奶,中餐自理,一日三餐比较规律。“早餐一定要吃饱,这样工作的时候才有充沛的精力,我自己是早餐牛奶、面食不可少”,“吃饭不必忌口,我经常吃肥猪肉,但不能吃得太多”,“吃饭、睡觉都不要设限,饿了就吃,想睡了就睡。”霍焕然说,他偶尔也会通宵看小说。

每天数次上下楼,加上学习中西医知识,每年参加全面体检,让霍焕然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十分自信:“我曾经连杯子都拿不起,后来到农村得到锻炼,现在身体十分健康,体检各项指标都挺好”。

生活不设限,吃好、休息好,就能全身心地投入工作。他希望大家都能珍惜好时光,为祖国建设多做贡献。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