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孙凝生--托举航天之梦

2004-04-16 |
孙凝生--托举航天之梦

孙凝生--托举航天之梦
作 者: 发布日期:2004-04-16

孙凝生,1960年毕业于我校自动控制系(现属计算机系),此文是1月6日中央电视台《东方之子》栏目记者张恒的采访报道。孙凝生是“神舟四号”火箭系统副总设计师。

这里是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的心脏部位--指挥监控大厅,发射神舟四号飞船的口令最后由这里传出。当大家为神舟四号飞船发射成功热烈鼓掌时,坐在火箭指挥员座位旁的孙凝生依然神色平静。在他看来,发射没有理由不成功,因为他们发射前的工作已经做得非常充分。就在发射前几天,我们还见到孙凝生最后一次检查火箭。



张恒:孙总,马上就要发射了,您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还要亲自来看一下呢?


孙凝生:每次这个地方是一个关键的地方,就是一种操作性的关键,不是原理性的。这个地方的插头是最后发动机的点火,以及最后起飞之后还有紧急关机,都是从这个插头进去的。


张恒:如果这个要是有问题,会怎么样?


孙凝生:如果这个有问题,就点不着火,或者出了问题,要关机关不了机,或者点火点一半,就会失控。


张恒:就是这个小插头?


孙凝生:对


张恒:所以您刚才要特意看一下?



1960年孙凝生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毕业,就开始了他长达四十多年的火箭研制工作,他参加了我国几乎一半以上火箭的研制发射工作。担任过四种重要型号的火箭的副总设计师。是一位资深的火箭控制专家。1992年,孙凝生担负起长征二号F火箭控制系统的研制重任。

张恒:火箭能不能安全起飞、在飞行过程当中,按照我们预定的目标去飞行,其实都跟您的控制系统有关,所以人家说控制系统是火箭的神经中枢或者是大脑。


孙凝生:对。控制系统指挥火箭怎么去飞,指挥错了,该往前打,打到后面去了,那也不行,另外出了问题,因为整个火箭,就像弹药库一样的,一旦出了问题就是一场爆炸,一场燃烧。


张恒:出了问题就是爆炸。


孙凝生:出了问题就是彻底的完蛋了,就没有挽回的机会了,所以就是在这之前,工作做的越多越彻底了,那么这个风险就会将,你工作上一分,风险就会降一分,一旦疏忽之后,最后你这个后悔药是没办法解决的,就不可能有后悔药吃,就没办法挽回了。



和发射神舟三号时一样,这次发射四号飞船的火箭控制系统,同样采用了孙凝生建议的冗余化设计技术,确保了火箭实现载人航天的高可靠性和高安全性。从研制"神舟一号"开始,孙总就开始打报告申请立项,并用数年时间,潜心研究,攻克了多种形式的冗余关键技术,使我国的火箭控制技术迈上了一个新的台阶。

张恒:这个冗余其实对于你们来讲是一个很专业的术语,对于老百姓来讲是不是就是一个备份的意思


孙凝生:简单地可以这样理解,一个是备份,或者是几个人一块的干活,你不行了之后,我一个人还能顶得下来。


张恒:或者我们常讲的叫双保险是吗?


孙凝生:对。


张恒:我听说在45年前你就提出这儿一个方案,长时间一直以来也有不同的意见,您一直在争取这个方案,而且打了很多次的报告,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孙凝生:就是因为我站在这个岗位上了,要尽我最大的努力,能够达到将来宇航员的安全,起码在这一部分上,不要因为我的工作没有努力到应该努力的程度,出了问题,那将来我将成了罪人了。


张恒:后来我听说当批下来的时候,到你实施是负责非常紧的,而且条件也很苛刻,一个是你确保绝对正确,再一个是万一不行,你还得恢复原来的状态。当时的状态,自己是一个什么状态。


孙凝生:人们工作激发你的拼的精神,会更揭发你的要强的精神。我一定要把这个事情办出来。


张恒:当是就是拼的感觉。


孙凝生:一个事情,只要你去拼总觉得可以实现它,而且总可以搞好。



与很多航天人一样,孙凝生属于默默奉献的那种人。火箭研制是高风险的工作,压力大,任务重,根本顾不上家,孙凝生一家四口都干航天,老伴是清华时的同班同学,2002年9月,同样担负副总设计师的大儿子不幸去世,这个航天之家遭受了巨大的打击。



张恒:我听说两个月前,您的大孩子,他好像也是另外一种型号的火箭的副总设计师,在一次意外的交通事故中去世的,这件事情对你的打击非常大。


孙凝生:对,心情是很悲伤的,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心情也是不好,现在也是稍微好一点,但是有时候还是会想起来的。


张恒:但是我听说,尽管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您依然没有耽误这一发神舟4号飞船的发射。


孙凝生:跟家比,这个责任更大,这个事情总是我自己家里的事情,总是我个人的事情。


张恒:但是您的同事发现,这一次您过来以后,比以前更加沉默了,而且您的白头发也多了。


孙凝生:老了。


张恒:回想起来,从事40多年航天工作,付出那么多的代价,长年累月地去奔波,经受这么大的压力,往往成功的那一刻,其实您并不是站在第一排,而失败的时候你很可能会站在前排,那你觉得从事这个职业,到底是什么在支撑着你。


孙凝生:我这个人对名和利这些东西,不能说不想,但是我不是去过多地看重这个东西,我觉得一个人你总要干一些事情,既然我从事了这个行业,从我的主观来讲,我尽到了我的责任,发挥到了我的力量,我就满足了。


附 件:


相关新闻

  • 022008.12
  • 142004.04

    孙凝生学长在2004年春季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大会上的讲话

    孙凝生学长在2004年春季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大会上的讲话 孙凝生学长在2004年春季清华大学研究生毕业典礼大会上...

  • 062020.10

    于新辰:太阳翼,与航天梦一同铺展

    于新辰,1991年生,16岁考入清华大学工程力学与航天航空工程专业,现任西昌卫星发射中心工程师、西昌发射场低温动力系统指挥员。获第21届“安徽青年五四奖章”,入选“中国好人榜”,获评“心动安徽·最美人物”。于新...

  • 082021.11

    杨铭谦:悠悠航天梦,冉冉报国“芯”

    杨铭谦,2014年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2018年硕士研究生毕业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第一研究院电子科学与技术专业。现任航天九院七七二所FPGA事业部副主任,致力于宇航用及军用FPGA技术研究及产品研制。

  • 282024.03

    刘洋的航天梦,在那一刻扎根发芽

    “每次任务的结束就是下次任务的起点,每一名航天员都是这样,从返回地面的那一刻,所有的东西就全部归零了。”

  • 162021.12

    著名航天专家杨南生妻子张严平回忆录《君生我未生》出版

    著名航天专家杨南生诞辰100周年纪念日前夕,杨南生妻子张严平女士撰写的回忆录《君生我未生》近日由该出版社出版。《君生我未生》杨南生出生于1921年12月29日,1943年毕业于西南联大,是我国探空火箭和固体火箭发动机事业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著名航天专家,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杨南生院士作为新中国第一批回归的海外留学生,杨南生自1950年从英国回来后,便带着周恩...

  • 082017.06

    我国航天事业的开拓者与奠基人之一陈士橹:星斗其志毕生不移

    “在我的青少年时期,旧中国积贫积弱,民不聊生,国家科技和工业落后,有国无防,受尽帝国主义列强的欺凌,创痛之深,这些经历成为我选择航空航天作为终生事业....

  • 102008.07

    航天航空学院2008届毕业生举行毕业捐款活动

    力海接力,真情相传7月4日下午召开的航院毕业生大会上,学生代表、本科生04级毕联主席张馨元向所有毕业生发出了毕业捐款倡议,号召大家在毕业之际回报母校,资助家庭困难新生。

  • 102016.03

    怀揣华丽之梦,勇闯东方之珠

    【编者按】清华百年华诞,为传承清华文化,弘扬清华精神,积极响应母校“千名校友访谈活动”,深圳研究生院特别开展了此次“清华大学珠三角校友访谈活动”。此次....

  • 142019.08

    陈士橹:永远的航天情结

    1959年,陈士橹从莫斯科航空学院进修回国后的第二个年头,一项新的使命悄然等待着他去完成——创建西北工业大学(以下简称西工大)宇航工程系——我国宇航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