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我的父亲刘达

2021-03-12 | 刘国力 |

时任雁北地委书记的刘达

今年是父亲的110年诞辰,他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七年了。当年和他一起的战友现在也都已过世,再想缅怀他的一生已经不容易了。在他晚年最需要我的时候,我却与他聚少离多没能守在他身边尽孝。当我终于赶回去的时候,看到的只是设在他房间里的小灵堂。直到今天,他的音容笑貌好像还在我身边。

父亲在青年的时候就参加了“一二•九”运动。“七七事变”第二天,他来到宛平县城,想和二十九军一起抗击日寇。士兵们把城门堵上,他们对父亲说:你们学生好好读书,打日本是我们的事。父亲从此投身革命,先赴延安,又到晋察冀,一直战斗在抗战的最前线。抗战胜利的时候,他在山西大同前线。接到调他去东北的命令,没顾得上回家与母亲告别,只带了一个警卫员,就赶赴东北了。四八年,内战的硝烟还没平息,他又受命组建东北农学院。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先后创建了东北农学院和东北林学院。从那时起他就把自己的后半生献给了国家的高教事业。

父亲为人正直,不畏权贵。他敢和“东北王”高岗对拍桌子,也能直言不讳地批评“大跃进”时的浮夸。这些事让他付出了很沉重的代价,甚至为此遭到严厉的批判。“文革”中经常会听到某人自杀的消息,他对我说:“你记住,我绝不会想不开,绝不会自杀。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肯定是有人害我。”

即使在那疯狂的时候,他对党、对国家的前途仍然充满信心。在那人人都认为知识无用的六七年,他对我和我的同学说:“我以后还想去办大学,要培养人才,我们国家需要人才。”

打倒“四人帮”后,父亲受命主持清华工作。他以快刀斩乱麻的气魄,清理了一件件冤假错案。为那些在历届运动中被批判的人平反昭雪。聘请朱总理当院长,建立经济管理学院,为清华在新时代的转型迈出第一步。他没在清华上过学,但在清华工作的日子里,他付出了自己全部心血。

二十七年过去了,但父亲熟悉的身影仍然时常浮现在我眼前。痛定思痛,百感交集。几年前,我第一次回到久别的故乡哈尔滨。我和妻子走进东北林业大学的前厅,想静静地瞻仰父亲的雕像。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平静地对待,还是忍不住泪如泉涌,放声大哭。光阴荏苒,岁月消融。父亲的一生,完美地诠释了人生的价值。无论是在他战斗过的地方,还是他工作过的单位,大家都怀念他,认为他是一个好人,一个一辈子认真做事、要把事做好的人。

再见吧!父亲。你的精神永存!我们永远怀念你!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