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为陆浑水库建设献出年轻生命的清华学子杨予九

2021-08-31 | 郭学营 |

位于河南省嵩县伊河中游的陆浑水库,是河南省的大型水库之一,她每年都有效地缓解了黄河洪峰的压力,灌溉着洛阳、郑州、平顶山三市六县20多万顷农田,每年都在创造着巨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新中国成立以前,多少年来,黄河水患,给人民带来了沉重的灾难。建国后,党和政府决心治理黄河,兴利除弊,为民造福。195210月,毛泽东主席视察黄河时,发出号召:“要把黄河的事情办好。”为配合根治黄河水患,上级决定在黄河的支流伊河上建陆浑水库。当时正值国家三年经济困难时期,人民连饭都吃不饱。“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于是,兴建陆浑水库的伟大工程便在国家十分困难的情况下拉开了序幕。年轻的共产党员杨予九,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投身到陆浑水库建设大军中的。

杨予九烈士

杨予九(19381963),中共党员,1938年出生在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县的一个风光秀丽的小村庄。那时候,正值抗日战争最艰难的岁月,他的父亲在新四军的队伍里同日寇浴血奋战。他随着母亲东躲西藏,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苦难的童年,在杨予九的心田播下了奋发图强的种子,也磨砺了他坚毅无畏的性格。新中国成立后,杨予九背起书包走进了学堂。1957年,他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成为共和国最高学府的一名学子。在校期间,他品学兼优,在自己家境并不宽裕的情况下,省吃俭用接济更困难的同学。他曾在系团委、校团委宣传部担任社会工作,并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631月,杨予九大学毕业了。他身上罩着“团委干部、共产党员、清华学子、高干子弟”等诱人的光环。在当时人才极度匮乏的时期,他要留在大城市找个令人羡慕的工作易如反掌。然而,他却坚决请求到最艰苦最需要的地方去。组织上根据他的志愿,将他分配到水电部水利水电施工研究所。这份工作大部分时间奔走在基层和野外,工作流动性大,生活条件艰苦。杨予九到研究所一报到,就来到陆浑工地,义无反顾地成为施工大军中的一员。离开北京前,杨予九写了一首题为《出征》的诗:

新兵上前线,波涛万般情。

战友最留恋,告别北京城。

战士望打仗,未来更引人。

不畏劳和苦,红专在陆浑。

303班毕业留念。左起,第一排:杨予九、王天怡、罗学农、郁琼华、张三戒、刘俊,第二排:周申一、王士强、刘振启、候宏才、黄月清、桂业坤、王家柱,第三排:曹一鸣、王兴权、曲文新、林宗兴、刘振兴、曹文虎

建水库时,正是国家处于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到处缺粮,城市口粮每人每月25斤,农村食堂标准更低,每人每月不到15斤,还要挤出粮食、红薯干往水库工地送。工地比农村食堂条件好一些,早饭四两玉米面虚糕,配上一碗照见人影的稀饭,午餐是一个半斤粮的花卷馍带半瓢面汤,晚餐是四两面的糊涂面条。这对一个重体力劳动者来说根本填不饱肚子,还经常发生供应不上的时候。民工们下班后,有的到山坡上采野果,有的拔些蒲公英之类的野菜充饥。修建水库最后阶段,由于长时间劳累疲乏,加上营养不足,部分大龄民工眼睛发红,面色黑黄,嘴角溃烂,身体消瘦,有的还得了肤肿病。然而,工程建设仍在持续。

杨予九告别大都市,来到陆浑水库建设工地,从事施工试验有关技术工作,投入到艰苦的生活环境中。他牢记自己的诺言,爱岗敬业,刻苦钻研掏槽爆破和深孔爆破技术,反复实验实践,一心扑在工作上,经常深入施工现场,不顾自身安危,钻进洞中,分析爆破施工情况。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就主持编写了《岩石震动破坏理论研究报告》,受到同行的高度评价。

1963724日,他在日记中写道:“今天写完了《岩石震动破坏》的研究报告,如果能成功,那是一套比较新的理论。”

那年的34日深夜,春寒料峭,劳累了一天的杨予九已经进入了梦乡。突然,工地上发生了火灾。他从睡梦中被惊醒,奋不顾身地冲向失火现场,带领大家奋力扑灭了大火,把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196383日,杨予九在陆浑水库泄洪洞进行第十一次掏槽爆破试验。当时,正是农历的五黄六月天,空气潮湿闷热,野外像一座大蒸笼。助手劝他说:“天太热,凉快再干吧。”他果断地说:“试验一天也不能推迟,早一天试验成功,工程就会早一天加快进度!”实验现场,杨予九在精心地指挥着施工人员。布孔、装药、点火、每个步骤都规范而有序。随着一声声巨响,杨予九紧锁的眉头会舒展开来:试验成功了!杨予九关心的是爆破的效果如何,他要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采集第一手资料。不料在他赶到现场收集数据时,一眼哑炮突然爆炸,杨予九当场牺牲。一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定格在了25岁,永远地留在了陆浑这片热土上。

杨予九牺牲后,在商议安葬地点时,他的父亲深情地说:“毛主席的儿子牺牲在朝鲜战场上,不用马革裹尸还,我的儿子,就安葬在他牺牲的地方吧!”遵照杨予九父亲的意愿,将杨予九安葬在陆浑这片土地上。

杨予九放弃都市生活,要求到施工条件十分艰苦的陆浑水库工地,直到献出年轻宝贵的生命。这正是一名普通共产党的爱国情怀。

人民不会忘记英雄,19672月,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县批准杨予九为烈士。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