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闻一多的昆明岁月

2015-04-08 |

闻一多(资料图)

  1938年,长沙临时大学搬到昆明,39岁的闻一多也决定从长沙来昆明。为节省路费,闻一多报名参加了学生步行团,走了40多天才到。

  刚到昆明,闻一多住在福寿巷3号,这是一个很浅的巷子,只有几户人家。房东姚医生是祖传的中医,家里开设了药房,平时很喜欢与闻一多交流。

  日本飞机第一次轰炸昆明的时候,闻一多因不见儿子放学回家就一个人出去找,日本飞机飞得很低,低到地上的人都能看到飞机里的驾驶员。闻一多就在一个木材厂围墙外靠着围墙躲飞机,结果飞机在围墙内投了一枚炸弹,闻一多头部受伤倒在血泊中,幸亏战地的服务队在城里搜救受伤人员,及时救治了他。

  1939年,日机对昆明的轰炸越来越频繁,闻一多就带着一家人来到晋宁,一住就是一年,这是他第二次搬家。一年后,闻一多一家最终搬到了龙头镇的陈家营,与华罗庚一家住在一起。陈家营住的都是西南联大的一些教授,如朱自清等。联大当时为闻一多一星期安排了4节课,由于大普吉陈家营离学校有些远,为了照顾闻一多,学校把4节课都集中安排,他就星期二上午从陈家营赶往学校,下午为学生上2节课,晚上就随意凑合住一宿,第二天又接着上2节课,下午就步行回家。

1946715日,在云南大学举行的李公朴追悼大会上,主持人为了他的安全,没有安排他发言。但他毫无畏惧,拍案而起,慷慨激昂地发表了《最后一次演讲》。散会后,闻一多在返家途中,突遭国民党特务伏击,身中十余弹,不幸遇难。 (记者 王姗)

转自《昆明日报》2015329

相关新闻

  • 142022.09

    王子光︱珍品藏书:《联大八年》

    我面对书桌上的一本《联大八年》。这本封面残破,纸张粗糙发黄,印刷拙劣的旧书,却是我藏书中的珍品。因为这本书联系着我敬爱的两位国立西南联合大学的老师闻一多和吴晗还有两位当年共同学习、共同战斗过的同学严令武和西奎安。《联大八年》汇集了国立西南联大(有人称之为中国教育史上的奇迹)的一些珍贵的原始史料,它珍藏着我们那一代人青春的足迹。1978年秋,我因编辑《闻一多纪念文集》和协助苑兴华同志编辑《吴晗和〈海...

  • 152021.07

    闻一多和自己的歌

    母亲生前每忆及父亲,总不愿过多涉及自己及家庭私事。许多时候,是经过我们再三追问,她才谈起一点的。那炉边的回忆,也往往变成了我的“采访”。她总觉得自己和父亲的差距太大,不愿因自己而影响父亲的光辉。常说:“我配不上你爸,我真恨自己没有文化,没有能力。”“我算个什么,什么都没有,他那么喜欢我。”

  • 292024.02

    白描孙毓棠

    曹禺与孙毓棠,这一对从中学到大学都有焦孟之称的朋友,是从何时起渐行渐远的呢?孙浩然认为,是在一九五七年反右时。当然,这只是旁人的一家之言,虽然这个“旁人”,与曹、孙两人一样,有着从少年到青年的友谊。

  • 292010.06
  • 052012.11

    简讯目录1~29期(文纪俊整理)

    筹备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情况汇报 欢庆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成立 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名单及情况简介 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

  • 202024.05

    他们值得被铭记——读《最后的西南联大》有感

    初次读丁元元的书,便是这本《最后的西南联大》。看到“最后”两个字,我便有隐隐的惋惜。我记忆中的西南联大是无数人崇敬与向往的地方,但终有一天,西南联大走到了“最后”。这也正是这本书的与众不同,大抵他也敏锐地察觉到了这种“最后”的惋惜,即与西南联大有关的人和事正在逐渐凋零,对西南联大的记忆正在年轻一代人中逐渐消弭。于是,1984年出生的丁元元,以记者、编辑、评论员的身份在媒体工作了十年之后,于2014年开...

  • 132009.10
  • 112016.11

    举袂朝阳作凤鸣——我所知道的余冠英先生

    余冠英(1905-1995),中国古典文学专家。1931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后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大等校任教。1952年任中国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后任....

  • 172019.02

    流金师与李埏先生的学谊

    西南联大的铭心岁月惠赐给流金师与李埏先生这辈学人的,不正是“甚欢”的记忆与“均佳”的学殖吗?

  • 102022.01

    闻黎明:一部校史,但又不仅仅是一部校史——易社强《战争与革命中的西南联大》书后

    西南联大重返我们的视野最多不过20年,成为热门话题还是2005年以后的事。台湾也一样,若非鹿桥的《未央歌》,很多人对这所学校还闻所未闻。这并不奇怪,西南联大只存在了八年半,却已离开我们60多年了。然而,抗日战争时期的西南联大可是响当当的,且不说它云集了北大、清华、南开的多少学术大师,也不说它培养出多少精英,只说这它掀起的一二·一反内战运动,与五四运动、一二·九运动并称为中国青年运动史的三大高潮,就足以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