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清华地下党的光辉历程——向大家介绍《清华革命先驱》

2021-06-03 | 徐心坦 陈秉中 王向田 |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我们向大家介绍《清华革命先驱》的成书经过和大概内容,帮助大家了解学习从192611月第一个地下党支部建立到194812月清华园解放这段光辉历史。

一、《清华革命先驱》的编写过程

《清华革命先驱》的编纂、出版,历经20多年的努力。

根据中共中央和北京市委关于党史资料征集工作的统一部署,19829月学校党委决定成立“清华大学党史资料征集小组”,并立即启动清华党史的资料征集和研究工作。先后有何介人、曲文新、孙殷望、张思敬、孙忠智、凌桂凤、徐心坦、陈秉中、王向田等同志参加具体工作。在征编过程中,原校党委书记、校史编委会主任李传信同志长期直接指导。

先着手收集史料工作,从三个方面进行:

第一,向老同志访问、组织座谈会,并请老同志写回忆录。

第二,向老同志发出个人履历表,请他们填写。

第三,在一、二项工作的基础上,经过各级党组织、中央组织部、中央档案馆进行核实。

收集来的大量党史资料及研究成果,除作为珍贵的档案材料存入校档案馆,以补充现有档案中有关地下党资料空缺,便于后人查阅外,为了扩大其影响,在校党委的同意与支持下,校党史校史研究室着手编撰成书,由徐心坦、陈秉中、王向田三位同志承担,于2001年初列入出书计划。2002322日,校史编辑委员会全体会上决定该书定名为《清华革命先驱——中共清华大学地下组织活动及组织史要》,并确定其内容主要涵盖:清华地下党组织和革命师生活动史要和清华地下党组织史要、党员简况。

编写出初稿后,发给多位老同志请他们补充修订,并且组织各组老同志们开座谈会,进行集体讨论修改。初稿讨论座谈会在20011211日,由原校党委书记李传信同志主持,郑天翔、熊向晖、陈舜瑶、庞文弟、王浒、李卓宝、何东昌等老同志参加。

会上他们提了很多建议和意见。郑天翔同志讲了1936229日反动军警进校搜捕的一些具体情况,熊向晖同志指出当年参加一二•九运动,清华学生不是一般意义的参加,而是站在运动前列。何东昌同志认为老同志们的回忆录也非常宝贵,建议应该编入到本书作为下册。我们赞成老同志们的建议,在其后的工作中积极落实。

本书由原政治局常委宋平同志题写书名,宋平同志还写了序言。赵德尊、郑天翔、熊向晖、陶瀛荪、王汉斌、彭珮云、何东昌等老同志为本书题了词。

经原校党委书记李传信、方惠坚主审后,20044月,《清华革命先驱》由清华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上下两册,共约100万字。

二、《清华革命先驱》的主要内容

《清华革命先驱》的上册,讲述清华党组织的活动和组织概况。

1.刊载了反映各个时期的党组织活动情况的珍贵照片,共计56张。其中第4张照片,是1919年五四运动后施滉组织的唯真学会,全体成员在水木清华北山坡之自清亭前的合影。

2.本书由宋平同志撰写序言,分析了当年美国政府拨部分庚款来办留美预备学校,其目的是要通过这些青年来统治中国,百余年来历史证明这个目的完全没有实现,事实相反,一代代清华学子始终站在反帝斗争的前面。序言还初步分析了这个原因主要是有三条:第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文化传承。第二,帝国主义的反面教育。第三,清华党组织团结教育广大同学。

3.本书归纳分析了清华党组织建立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认为1919年五四运动是对清华同学的第一次唤醒。在五四运动之前,清华同学大多数埋头读书不问政治,准备留洋。经过五四运动,校门大开,各种先进思想,涌入清华园,大家都在寻找爱国救亡的道路,纷纷组织了各种学生组织,其中施滉同志组织的唯真学会,宗旨是唯真理而趋附之。他们到处寻找救国救民的真理,访问了孙中山、李大钊,听了他们的意见,施滉1924年去美国留学,参加了美国当时的反帝同盟。1927年,国内发生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大肆屠杀共产党人。这时候施滉等同学经过反复探索、多方比较,认定了只有社会主义和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才能救中国。施滉毅然决然参加了共产党,并担任了美共中国局书记。1930年他回国,曾担任河北省委书记。1933年被捕,1934年壮烈牺牲。

三一八惨案的发生是对清华广大同学的第二次唤醒。1926318日,清华同学进城在天安门前参加抗日救亡活动,随后到铁狮子胡同段祺瑞府示威游行,反动当局开枪杀人,共死亡47人,清华大一同学韦杰三被杀害。同学们扛着韦杰三烈士的棺椁示威游行,进校后全体同学进行公祭。清华同学会还从圆明园搬来断掉的白色大理石,建了韦杰三烈士纪念碑,现在在大礼堂的西边。碑上,刻着韦杰三烈士的最后一句话:“我心甚安,但中国快强起来呀!” 朱自清先生著文《哀韦杰三君》,写道:“……他终于在离开我们之前,写了那样平静的两句话给校长;他那两句话包蕴着无穷的悲哀,这是静默的悲哀!

经过这两次的唤醒,同学觉醒起来,在1926年的11月,在当时北平市委领导下,在清华三院成立了中共清华第一个党支部,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是王达成,共有三个党员,这是清华建党的思想基础和组织基础。

4.本书讲述了党组织成立以后,根据各个时期的形势和任务,所开展的各项活动。

1931年“九一八”事变,清华地下党员冯仲云、张甲洲义愤填膺,投笔从戎,参加了东北抗日联军。在英勇斗争中张甲洲壮烈牺牲。冯仲云后担任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三路军政治委员,一直坚持斗争。

随着日军进逼华北,当局步步退让,北平危在旦夕,危亡时刻,清华党组织起来参与领导了了一二•九运动。

1935129日,清华地下支部书记下党支部书记蒋南翔在《告全国民众书》上,喊出了“华北之大已经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

当时反动当局用尽各种办法来阻止学生进城。清华女同学陆璀从城门下面和地面之间的缝隙,钻进了城门,把城门打开,同学蜂拥而入。陆璀当场被反动军警逮捕。整个过程都被美国进步记者埃德加•斯诺看见,他通过各种办法访问了陆璀,并且马上在美国《纽约先驱论坛报》上发表,其中提到陆璀是贞德(英法战争中法国的一个英勇的女青年)。一二•九运动的消息传播到世界范围。

19361月初,清华和燕京大学、辅仁大学联合组织了南下抗日宣传团,沿平汉铁路南下,一路上向广大工农宣传抗日,并且帮助地方建立抗日组织,到了河北省高碑店,被反动当局阻拦,被迫退回北平。

大家都觉得要有一个组织才能长期斗争。经过酝酿正式成立了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不断的扩大斗争,队长由清华地下党员李昌担任。在全国各地都分别建立民先队。总部由李昌担任总队长。这个情况下,反动派就认定了清华的进步力量很大。1936年的229日,大批军警进校搜捕地下党和学生进步力量。骨干们在广大爱国师生员工保护下,没有被捕。当时蒋南翔躲在学生食堂,有位姓刘的师傅保护他,让他打扮成一个厨师,躲过了搜捕。韦君宜等6位女生骨干躲在朱自清教授家。救国会主席黄诚、姚依林,这两位都是地下党员,被冯友兰先生保护,躲在他的家里。黄诚当晚心潮澎湃,写了首诗,最后两句是“莫谓途艰时日远,鸡鸣林角现晨曦”,反映了他革命必胜的信心。

193777日抗战爆发,学校被迫南迁。一部分地下党员直接走上了抗日战争的前线,北上抗日的到了华北抗日中心太原;康世恩等参加了贺龙120师转战于华北各地;李冠英等到了晋东北或冀南参加敌后根据地;赵德尊等随师大教授杨秀峰组成太行山抗日游击队;牛荫冠、纪毓秀、凌则之等人在山西参加薄一波领导的“牺牲救国同盟会”(牺盟会)和山西新军。其中纪毓秀任“牺盟”内党的组织部长,被誉为“山西三大妇女领袖”之一。193910月积劳去世,年仅22岁,其骨灰现埋在“水木清华”北山坡,“英烈”纪念碑旁。又如凌则之,曾任山西新军决死队第三总队政治部主任,25团政治部主任,194012月,“百团大战”中牺牲,年仅27岁。

南下抗日救亡的清华同学,部分在中共南京市委动员下,组成“首都、平津学生救亡宣传团”广泛进行宣传演出。荣高棠等人在济南成立“平津学生移动剧团”在河南开封等地演出。蒋南翔、杨学诚、于光远、何礼、韦君宜等先后到武汉,在长江局领导下开展救亡活动。蒋南翔任中共长江局青委委员。杨学诚任长江局青委委员、湖北省青委书记,于光远负责民先总队在武汉办事处工作。黄诚到皖南参加新四军,任政治部秘书长,皖南事变中被俘。在上饶集中营中,任狱中地下党支部副书记,顽强斗争,1942年被杀害,年仅28岁。

19378月,清华、北大、南开在长沙组成“长沙临时大学”。党组织也迅速恢复,10月,成立长沙临大临时党支部。1213日,日军占领南京。同年底,党支部邀请八路军驻长沙办事处主任徐特立来校报告,阐述了党的抗日民族统战政策,介绍了八路军情况,“号召同学们在民族危机时刻必须拿起枪杆子到革命队伍里去。” 1231日周恩来在武汉大学发表演讲,指出:“战争了,我们再不能安心求学了”。“我们今天应该努力的方向是什么?我贡献给诸位青年朋友的有四个。”“第一,到军队里去”,“第二,到战地服务去”,“第三,到农村去”,“第四,到被敌人占领了的地方去。”临大学生掀起大规模从军运动,党员走到前列。有的参加八路军、新四军,有的奔赴延安,有的加入“保卫大武汉行列”,还有四五十人参加了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由于大批学生离校,到长沙临大结束时,学生人数由1400多人减至600人。

地下党员熊向晖先是参加“湖南青年战地服务团”,随后,经蒋南翔推荐,由周恩来直接领导,打入胡宗南身边任机要秘书,从事地下工作12年,向党中央报告了大量的政治、军事机密。熊解放后任外交部副部长等职,著有“地下工作十二年与周恩来”一书。

随着武汉陷落,长沙吃紧。19382月中旬,学校被迫再度南迁昆明。4月,清华和北大南开组合了西南联合大学,党组织也很快恢复。

1938年底以地下党员和“民先”队员为骨干成立了公开社团“群社”,为学生谋福利,并成为贯彻党的政策,宣传抗日救亡,活跃民主空气,团结广大同学的重要阵地。其前后六任社长均为党员,社员最多时达400人。

194054日毛主席为中共中央起草了给中央东南局的指示:《放手发动群众,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指出:“在国民党统治区域的方针,则和战争区域、敌后区域不同。在那里是‘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以待时机’,反对急性和暴露。”根据这一指示,联大党组织转入更加隐蔽。建立二线总支,以备一线总支被破坏时,取代一线总支。

19411月,国民党挑起了“皖南事变”,掀起反共高潮。特务头子康泽来昆明坐镇部署大逮捕,以联大为重点。在省委领导下,比较暴露的联大党员和积极分子,迅速疏散转移到云南的个旧、蒙自、石屏等10多个州县,布下革命种子。

此时,革命形势暂时处于低潮,留校的只有10多名党员,他们认真贯彻周恩来提出的“勤业、勤学、勤交友”的“三勤”方针,扎根于群众之中,为群众办实事,取得群众的拥护。如中文系齐亮,他针对物价高涨、伙食质量下降,主动挑起办好食堂的担子,起早摸黑,使伙食大有起色,受到学生拥护。为后来竞选学生会主席打下了基础。(齐亮19458月联大毕业,曾任重庆北区工委书记,19491月被捕,牺牲于“渣滓洞”,年仅27岁)

1943年,南方局先后派华岗、周新民来昆明做上层人士龙云的统战工作,并加强对联大进步教授的争取团结和教育。设立 “西南文化研究所”,和“西南文献研究室”,后者由吴晗教授负责。经常参加活动的有联大教授曾昭抡、罗隆基、潘光旦、闻一多、吴晗、闻家驷等。活动内容,由学术研究,进而政治研究,讨论毛泽东主张等,成为学术界统战工作的核心阵地。

19435月,筹建了“中国民主同盟”(民盟)云南省支部,罗隆基任主任委员,闻一多、潘大逵任宣传委员,吴晗任青年委员,楚图南、李公朴、潘光旦等为委员。联大学生党员洪德铭等加强了与“民盟”成员的联系和沟通。通过这个渠道与广大教授进行联系,并取得他们的支持。

针对1945815日日本投降、抗战胜利,国民党反动当局企图发起内战,1125日,联大、中法、云大等校学生自治会在联大草坪举行“反内战”时事晚会。钱端升、伍启元、费孝通、潘大逵等四教授讲演,他们分别从政治、财政、经济和外交等方面,强调中国不能打内战,只有和平民主成立联合政府,中国才有出路。反动当局派第五军包围联大,多次发射冲锋枪和小钢炮,割断电线,破坏照明。中统调查室主任查宗藩还混入会场捣乱。群众情绪激愤。费孝通教授激动地呼喊:“不但在黑暗中我们要呼吁和平;在枪声中我们还是要呼吁和平。”大会一致通过了“反内战宣言”,并致电美国人民和政府,要求美军撤出中国。第2天(1126日),国民党中央社发表“西郊匪警,黑夜枪声”消息,诬陷“时事晚会”。当天,联大等18所大专学校,宣布罢课,以示抗议。1128日罢课发展到31所,并组成“昆明市中等以上学校罢课联合会”(简称“罢联”),发表《告全国同胞书》,提出了四项政治主张:第一,立即制止内战,要求和平;第二,美国政府立即撤退驻华美军;第三,组织民主的联合政府;第四,切实保障人民的言论、集会、结社、游行、人身自由。由于“罢联”常委和各股负责人多系“民青”骨干,特按“民青”一、二支的组织关系分别建立“民青”特别小组,成为“罢联”内部的领导核心。这些组织措施,保证了党组织对学生运动的领导。

1945121日上午约10点,军警200多人,分头攻打联大新校舍、联大师院、联大附中等地。他们在新校舍门前,用手榴弹炸死南菁中学教师于再(党员),在联大师院炸死师院学生潘琰(女,党员)、李鲁连和昆华工校学生张华昌。殴打致重伤25人、轻伤30多人。这就是震惊中外的“一二•一”惨案。

联大“罢联”立即进行大规模反蒋反内战宣传活动。印发《一二•一惨案实录》、《向昆明父老沉痛呼吁书》以及《告全国同胞书》、《告师长书》、《告家长书》共达110万份,有的并译成英文寄发国外。并不断派出宣传队到市内、郊区广泛宣传。122日“罢联”在联大图书馆前为四烈士举行入殓仪式,由叶企孙教授主祭。前后共有15万人来公祭。当时昆明市人口一共大约30万。在1946317日,昆明学联举行四烈士出殡,送殡人数达三万多人。最后学校在附近设立了四烈士的坟墓,作为纪念。这时候西南联大被誉为大后方的民主堡垒。

194654日联大宣告结束。师生分批北上,反动当局乘大批学生离校,向爱国民主人士下毒手。711日,国民党特务用无声手枪暗杀了爱国民主人士李公朴。地下党派时任联大学生自治会常务理事、地下党员吴显钺,冒险深夜通知,请闻先生暂时隐蔽,闻表示说:“事已至此,我今天不出去,什么事情都不能进行,怎么对得起死者?如果因为反动派的一枪就都畏缩不前,以后叫谁还愿意参加民主运动?”他已把生死置于度外。1946715日下午,毅然参加昆明学联在云南大学至公堂举行的“李公朴死难经过报告会”。当时大会原只请李的夫人张曼筠报告其夫被暗杀的经过,并未打算请闻一多演讲。而当闻听了李夫人报告之后,他拍案而起,作了即席演讲,他愤怒地说:“这几天,大家晓得,在昆明出现了历史上最卑劣、最无耻的事情!李先生究竟犯了什么罪?竟遭此毒手,他只不过用笔写写文章,用嘴说说话,而他所写的、所说的,都无非是一个没有失掉良心的中国人的话!”他厉声责问:“今天这里有没有特务?你站出来,是好汉的站出来!你出来讲,凭什么要杀死李先生!”“特务们你们想想,你们还有几天,你们完了,快完了。”“你们杀死了一个李公朴,会有千万个李公朴站起来!”他宣告:“我们不怕死,我们有牺牲精神,我们随时像李先生一样,前脚跨出大门,后脚就不准备再跨进大门!”当天,他返家至西仓坡联大教职员宿舍大门口,被特务暗杀,陪同他的长子闻立鹤也受了重伤。

闻先生被暗杀,激起各界人士的极大的愤慨。1946717日,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分别从延安和南京向闻一多家属发来唁电。毛泽东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写到:“闻一多拍案而起,横眉怒对国民党的手枪,宁可倒下去,不愿屈服。”他“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

为了永久纪念闻一多先生,学校复员后,在大礼堂西边小山上,重修一座古式六角亭,命名为“闻亭”。198610月,在闻亭的下方,建立了一尊闻一多雕像,像后的石碑上,刻有一句闻先生的名言“诗人主要的天赋是爱,爱他的祖国,爱他的人民。”

194610月,清华在北平复员,学生共2200多人。党组织系统分为“南”系和“北”系:从昆明复员北上的党组织仍由中共中央南京局(后改称上海局)领导,转地不转党,称“南”系。从北平临大及各大中学校转入,受晋察冀中央局(后改称中共中央华北局)领导的党组织,称“北”系。此时,校内共有党员51人。

这一时期,学生爱国运动不断高涨,主要有194512月针对沈崇事件发起的的“抗暴”运动;19475月针对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形势组织的“反饥饿、反内战”运动;19486月针对美国扶植日本军国主义的复活的“反美扶日”运动等等。“反美扶日”运动团结了张奚若、朱自清等110名教职工宣告不领美国救济粮,退还配给证明。毛主席在《别了,司徒雷登》一文中指出:“朱自清一身重病,宁可饿死,不领美国的‘救济粮’。”“表现了我们民族的英雄气概。”为了纪念朱自清先生,19788月学校决定在“水木清华”重修“迤东亭”并命名为“自清亭”。19874月,又在附近建立了一尊朱自清先生雕像。

194811月上旬,辽沈战役胜利结束,形势急剧发展。根据上级组织指示精神,清华党组织的主要任务转向稳定人心,发动群众,加强巡防,保护学校人、财、物的安全,迎接解放。

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迅猛发展,清华党组织依靠自己严密的组织,坚强的领导和400多名共产党员,并通过秘密外围组织、学生自治会、各种进步社团,团结了全校绝大多数的爱国师生,形成了一股势不可当的革命力量。这种力量,在当时还是国民党统治区的清华园占了压倒优势。在清华园各种革命活动可以公开半公开地进行,看进步书籍,唱解放区的歌曲,跳陕北秧歌舞,演进步戏剧,出进步壁报已是司空见惯。所以,当时的清华园被誉为国统区的“小解放区”。

19481215日凌晨2时,毛主席亲自批改发出军委关于《注意保护清华、燕京等学校及名胜古迹等》的通知。为此,解放军在这地区作战一律停止炮击,而用轻武器和敌人展开近战,增加了伤亡。1217日毛主席在给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的电报中指出:“沙河、清河、海淀、西山系重要文化古迹区……尤其注意与清华、燕京等大学教职员学生联系,和他们共同商量如何在作战时减少损失。”1218日,两名前线部队干部来清华专访梁思成教授,请他在军用地图上标出北平地区重要古建筑和文化古迹的位置,画出禁止炮击的地区,以备不得已而攻城时使用。此事,让梁思成兴奋不已,亲身感到共产党对保护古迹的重视。随后,他又组织力量编出《全国建筑文化简目》,标出全国重点的建筑文物,作为前线部队在全国各地作战及接管城市时的依据。

清华地下党主动派人与前线部队联系,汇报校内及周边情况,取得解放军的支援与保护。19481215日清华园获得解放。地下党派党员庞文弟去青龙桥,见到了第13兵团48114师的政治部主任吴彪,汇报了学校情况,送上了周边地形图。随后,党组织负责人查汝强、孙仲鸣、许京骐、何东昌等去了三家店48军驻地与军政委杨春圃取得了联系。杨对清华地下组织表示了很大关心。1218日党员蔡公期到青龙桥解放军驻地遇到荣高棠同志,反映校内粮食短缺情况,得到荣的支持,拨给了粮食。1218日第13兵团政治部在清华西校门张贴布告,全文是:“为布告事,查清华大学为北方高等学府之一,凡我军政民机关一切人员,均应本我党我军既定爱护与重视文化教育之方针,严加保护,不准滋扰。尚望学校当局及全体同学,照常进行教育,安心求学,维持学校秩序,特布告,俾众周知!”落款是:政治部主任刘道生。

这是清华地下党组织主要的活动情况。

《清华革命先驱》下册主要是刊载了清华地下党老同志们的回忆文章及访谈记录64篇计,如第一任支部书记王达成“清华第一个党支部的建立及其活动情况”、朱理治的“回忆清华党组织早期的一些活动”、余冠英的“20年代清华地下党的一些情况”、“崔宗培同志访问记录”、 姚依林 “‘一二•九’运动回忆” 、蒋南翔“我在清华大学参加‘一二•九’运动的回忆” 、 “熊向晖同志访问记录”等等。

我们花了很大苦功夫,把历任支部和组织简况,书记、副书记和委员的名单和任期列出来,并且整理了各个支部的党员名单及简历,前后总共696人。

从清华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历程,有三个史实令人鼓舞,引人注目,那就是:

1、从192611月在清华建立第一个党支部到194812月清华园解放。清华党的组织始终坚守在这块阵地上,不管出现过任何情况,从未间断过。而且在不断地发展壮大。这在当时白区基层党组织中实属罕见。

2、在这艰苦卓绝的22年革命斗争中,前后在清华战斗过的约有700名地下党员。经过历史考验证明,除了极少数人因革命意志衰退或立场动摇而离开党组织外,广大清华地下党员表现出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崇高的革命气节。没有发现一位出卖组织出卖同志的叛徒。这个历史事实,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对一个拥有这么多党员的白区基层党组织来说,是极其难能可贵的。

3、无论在任何情况下,清华地下党组织从来不放弃斗争。在推翻压在人民头上三座大山的神圣的革命斗争中,党组织团结着广大清华爱国师生,作出了越来越重大的贡献。清华从“一二•九”运动时的中坚力量,发展到联大时期的抗战大后方的“民主堡垒”,再发展到解放战争时期国统区里的“小解放区”。在中国革命历史上有着不可磨灭的功绩。

4.清华的地下党员经过战斗的洗礼、革命斗争的锻炼,培育出一大批治国栋梁,在新中国成立后,为国家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据《清华革命先驱》记载,在696名地下党员中,有宋平、姚依林2位中央政治局常委,有郑天翔、王汉斌、彭珮云、李锡铭4位国家领导人,有蒋南翔、何东昌、艾知生、赵德尊、萧秧、刘星6位部长、省长、省委书记,有康世恩、冯仲云、荣高棠、熊向晖、章文晋、龚育之、滕藤等34位副省、部级领导干部,其他数百人都是各条战线的骨干。

三、我们的建议

本书在出版后向取得联系老同志送了书,总共送出600多套。同时当年学校党委组织部购买400套发给了学校各级干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们这本书还是一种工具书,要查阅哪一位同志是不是当时清华地下党可以从这本书当中查出来。

限于客观条件,学校的档案馆中解放前地下党组织的材料非常稀少。本书在编辑完以后,把每次向老同志的访谈记录,各种座谈会的记录,以及这些党员的个人履历表,整理以后送给学校档案馆作为长期保管。

我们越来越感到当年清华党委下决心进行收集、编纂清华地下党组织史这个是这个举措非常英明。当时老同志都健在,所以比较容易获取各种资料,随着老同志越来越多的离世,再编这本书就会越来越困难。所以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次抢救。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0周年,我们有责任向老师、同学、校友建议:给出一些宝贵的时间,看一看《清华革命先驱》,相信一定会得到启发和教育。


20215月)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