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闻一多致梁实秋便笺浅释

2021-10-11 | 赵锦铎(1996级研,人文) |

稍具现代文学史常识的人都知道,闻一多(18991946)与梁实秋(19031987)在清华学堂学生时代是志同道合的挚友,以此为起点,二人的事迹、行迹多有重合和交集,并保持了长期的友谊。梁实秋先生之女梁文蔷所著《春华秋实——梁实秋幼女忆往昔》“家中新发现的闻一多海外遗痕”一节,刊出闻一多先生致梁实秋手书便笺一页,为此前所未见。现将便笺稍加释读,请方家教正。

实秋:临行事忙,文章还是赶不完,现将前一部分奉上,余俟到家后准寄来,顺

年禧

便笺写在“清华学报稿纸”上,未署日期,梁文蔷女士认为“大约写于1921年参加清华文学社时。”

从便笺用纸上看,可以肯定便笺是闻一多学生时代在校期间写的。《清华学报》于191512月创刊,为文理综合性学术杂志,1920年春停刊前共出五卷,中文版和英文版交替出版,学报编辑分为教师和学生两部分。19192月闻一多被指定为学报的中文编辑,并于1920年春被学校指派继任学报总编辑,“总编辑赵君学海满任,校中派闻君多继任,闻君复因事辞职,校方一时未能再派,故学报进行遂停顿。”此为《清华学报》的第一次停刊。19246月学报复刊的时候,闻一多已经离校赴美。作为曾经的《清华学报》编辑,闻一多手头上还留有学报的稿纸,这很好理解,也很正常。

从便笺时间标识上看,“年禧”作为祝贺旧历新年的习惯用语,表明便笺是闻一多在年关临近、寒假离校前写的。闻一多年谱资料显示,因为寒假时间较短,在清华学习生活长达十年的闻一多寒假离校只有一次,即在1922年的寒假奉父母之命返家完婚。这个假期他离校时间很长,返校前还有陪新婚夫人到武汉探亲等活动。192226日,学校新学期开学,317日梁启超先生应清华文学社邀请,做题为《中国韵文里所表现出来的情感》的演讲,闻一多其时还在从武汉返回北京的路上,以致错过了聆听演讲的机会。通过以上考察,把闻一多这通便笺的日期定在寒假放假前后较为妥当。查清华学校1921——1922年度校历,本年寒假时间为119日至25日,便笺系日当在1922119日左右。

从便笺内容上看,闻一多说的是自己赶写一篇文章的事。从语境分析,他在寒假前就已经启动这篇文章的撰写,只是因为“临行事忙,文章还是赶不完”,只能把前一部分留下,剩下的一部分待返家后写完再寄给梁实秋。我们可以考察他在返家后的写作活动来了解他所说的“文章”及这篇文章的写作进展。192238日,仍在家乡湖北浠水的闻一多赋诗一首《蜜月著<律诗底研究>稿脱赋感》,抒发在蜜月完成论文《律诗底研究》的心情。此文是现在所知闻一多在1922年寒假期间完成的唯一一篇文章,也就是便笺中所说的“文章”。现存《律诗底研究》手稿共59页,分721节,参考书目20种。正因其篇幅较大,也是闻一多寒假离校前“赶不完”的原因所在。据此我们可以确定,便笺既反映了《律诗底研究》的写作进展状况,也反映了闻一多为了让梁实秋“先睹为快”所设计的后续办法。

至于《律诗底研究》的后一部分是不是如便笺所说寄给了梁实秋,限于史料我们不得其详。值得注意的是1922619日、622日,已经毕业准备出洋的闻一多致信梁实秋,列出其正在进行的写作计划,提到要“校订增广《律诗底研究》。”19221030日,已到美国的闻一多又致信吴景超、梁实秋,信中一段专为回应他们对此文的关切:“《律诗底研究》及其他稿子尚待整理,离出版之期还早着呢。”由此可知,在闻一多去国之前,吴景超、梁实秋等同学密友都读过这篇文章,在闻一多留美之后,他们还持续关注此文的修订情况。

诚如梁文蔷女士所言,闻一多撰写《律诗底研究》的背景与清华文学社成立后的活动密切相关。19211120日,以研究文学为宗旨的清华文学社成立,闻一多、梁实秋、吴景超等十四人是文学社的最初成员。在成立会上,明确了清华文学社的活动方针和组织架构,“进行方针,大约有两种,一种是研究报告,一种是请人演讲。”“通过三组进行:诗组、小说组、戏剧组。……诗组领袖是闻一多,小说组领袖是翟桓,戏剧组领袖是李迪俊。”1921122日文学社召开第二次常会,讨论闻一多所作“诗的音节问题”的报告,“由闻一多报告研究的结果,闻君对于一般无音韵之新诗及美国新兴之自由诗加以严重之抨击,报告后略有辩难。”闻一多为这次报告所拟定的提纲《诗底音节的研究》(英文手稿)现在尚存,这个提纲和其后《律诗底研究》的撰写,可视为闻一多履行“诗组领袖”职责,贯彻文学社成立之初制定活动方针的实际举措。

有研究认为《律诗底研究》似为《诗底音节的研究》的姊妹篇,“可能是五四运动以后,较早用新的方法,系统研究中国诗歌的民族传统的长篇著作。”闻一多似乎也很看重这篇文章,从前述致吴、梁的信中可知,他曾将此文带到美国,以便随时修订整理。后虽几经修改,此文在闻先生生前并未发表。

梁文蔷女士所公布的闻一多致梁实秋便笺,就时间而言,在迄今保存下来的闻一多致友朋书札中是最早的一通,也是学生时代的闻一多“以文会友”的重要见证。便笺的公布,有助于我们深化对清华文学社早期活动的研究,也有助于我们更准确地了解近一个世纪前青年闻一多的生活和写作状况。


赵锦铎:19961999年在人文学院历史系读研。从事教育工作。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梁文蔷著:《春华秋实——梁实秋幼女忆往昔》,百花文艺出版社2009年版,第113页。

详见姚远、杜文涛:《<清华学报>的创刊及其历史意义》,《编辑学报》2006年第2期,第90页。

《本校一年来大事记》,《清华周刊第六次临时增刊》19206月。转引自闻黎明、侯坤菊编著,闻立雕审定:《闻一多年谱长编》(上卷),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14年版,第93页。按:以下此书简写为“《长编》(上卷)”。

详见《长编》(上卷),第156163页。

《校闻:学校方面:校历(民国十年至十一年)》,《清华周刊》1921年第227期,第1214页。

《长编》(上卷),第161页。

《长编》(上卷),第161162页。

闻铭、王克私编:《闻一多书信选集》,人民文学出版社1986年版,第2935页。按:以下此书简写为“《书信选集》”。

《书信选集》,第94页。

《校闻》,《清华周刊》第227期,19211125日。转引自《长编》(上卷),第147页。

《清华周刊》第228期,1921122日。转引自《长编》(上卷),第147页。

《校闻》,《清华周刊》第229期,1921129日。转引自《长编》(上卷),第150页。

《长编》(上卷),第161页。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