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数学系复系的一些回忆

2009-06-05 |

——纪念数学系建立80周年

胡显承(1953土木)

清华数学八十年。1927年成立数学系,1952年撤系组建高等数学教研组,1979年撤组复建应用数学系,再更名数学科学系。随着学校的发展变化,清华数学在各个时期,都做出了相应的贡献。

1985年应用数学系主办第一次国际学术会议——应用微分方程国际会议

谈到系的复建,就要谈到高等数学教研组。因为复系的基础就是高等数学教研组。

1952年院系调整,清华成为多科性工科大学,数学系调整到了北大,清华的赵访熊教授与来自北大、燕京的栾汝书、李欧先生等三校的数学教师三十余人,共同组建了高等数学教研组,主要任务是面向全校的数学教学。教研组有一批中青年数学家马良、迟宗涛、李克群、王建华等,和一大批年轻才俊。高等数学教研组,继承严格要求,积极进取的好传统,在工科数学教育上,有一批深受学生欢迎的教师,如赵访熊、栾汝书、孙念增、李欧等,教学质量不断提高;在提高学术水平上,很多教师参与中科院数学所(当时在清华位于现幼儿园处)的学术活动,组内学术气氛浓厚。

50年代后期,为了满足国家发展的需要,陆续从高等数学教研组抽调赵访熊、李庆扬等教师组建计算数学专业(属工程力学数学系),由高等数学教研组(属基础课委员会)负责开设基础的数学课程,并参与指导部分毕业论文工作。在50年代末,为充实师资力量,高等数学教研组举办了师资培训班,学校抽调各系工科三年级的优秀学生参加,按数学本科培养。这批同志日后成长为复系后的教学科研的骨干力量。这段时间,学校办了许多新的系科,数学教学范围和要求都有了扩大和提高。虽受频繁的政治运动冲击,数学教师承担起了这些任务,兢兢业业,精益求精,积累了新的经验,适应了学校发展的需要。50年代后期到60年代初,高等数学教研组在承担很重的教学任务的同时,也开展了科研工作,赵访熊、孙念增、朱季纳等在计算数学,周华章教授(50年代后期调入)在工业统计,以及王建华在monte-carlo 方法和博弈论,等等,是国内开展较早的工作。60年代初,成立了科研组,在科学工程计算,数理统计等方面结合实际应用的项目,做出了成效。随着任务加重和要求提高,教师队伍也逐步扩大充实,最多时达一百余人。

教研组成立以后,陈德问、陈水莲同志先后担任支部书记,为教研组的发展做了许多工作。自50年代后期到复系,陈水莲同志长期担任支部书记,团结同志,克服困难,做出了很大贡献。高等数学教研组的前辈们和同事们在各个岗位上团结互助,敬业奉献,在教学、治学和工作上严肃认真,一丝不苟,他们的工作为培养国家所需要的人才做出了贡献,应得到正确的评价。有许多值得记忆的人(从教务员邢其惠老太太到中青年教师和老教授)和事(从数学实验室的建立到教学计划的变迁等等),这些人和事体现的敬业精神,严肃作风,是值得发扬的。

毋庸讳言,在这期间,不断的政治运动和“左”的思潮对高等数学教研组产生了负面影响。组内“向科学进军”的积极性受到挫伤,学术水平提高不快,对“教学为主”和“联系实际、结合(工科)专业”的片面强调,并不利于提高教学质量和教师队伍成长,等等。虽然1962年后,在基础课党总支领导下,政策进行了调整,思想有所矫正,情况有所好转。但“文化大革命”中“左”的思想和做法却更走向了极端,直至在“反右倾风”中,教研组被解散,教师分散到各工科系,资料室散失殆尽,教训深刻。

粉碎“四人帮”后,刘达同志主持学校工作,拨乱反正。1977年,在基础课党委的组织下,逐步收回了分散各系的数学教师,恢复教研组和党支部,建立了教研组领导小组,栾汝书任组长,为全面恢复招生后的教学进行了紧张准备。1977年还招收了数学师资班,即数七班。1977年秋后,全校学生逐渐入学,数学教学首当其冲,教学任务蜂拥而至,各工科系的、回笼班的、数七班的、教师补习的等等。而历经十年“文革”的数学教师队伍,病、老、伤、亡有相当比例,亟待休养生息,而为了今后的发展,亟待提高学术水平,弥补失去的时间。但在任务面前,数学教师们义不容辞,老教师带病上课,一批青年教师登上大课讲台,各系也派教师参与辅导,克服了困难,较快稳定了教学秩序。校内外许多教师,正用这段时间追回十年的损失,补外语,补业务,可想当时数学教师的强烈责任心。由于各种原因,小部分教学工作受到一些来自上上下下的批评,当时的教务长李传信还是肯定整个数学教师的工作,戏称是“鞭打快牛”。

随着教研组恢复和教学秩序的逐步就绪,许多教师也在反思教研组这二十多年的经验教训。一个重要的问题是师资队伍问题,虽然,整个队伍工作非常努力,但师资队伍提高不快,学术水平与国内外的先进水平差距拉大,队伍充实也多次遇到困难,等等。除了政治运动,指导思想方面的影响外,也有体制上的原因,继续维持现有体制和定位,满足于完成当前任务,将使矛盾越来越突出,与学校的发展趋势不适应。建立新体制,提出新定位,是一个基本的问题。当时,刘达校长指出,理工科大学,理科和工科应有适当的平衡发展。结合我们多年来的体会:数学在清华不应只限于为校内工科教学服务,还应发展本学科,为优秀数学家发挥才能提供空间,做出更大贡献。刘达还将科大的数学教学、研究的一些文章,给我们参考,表达了对清华数学发挥更大作用的期盼。从体制上着手,恢复数学系,是适应学校发展的需要,符合发展规律,是我们应有的选择。

我们分析当时的条件,在一些学科上,我们尚有有学术造诣的老教授,有一批基础厚实的中青年教师,在研究上也有一定基础和特色,加上众多数学系老校友的支援,我们是可以在现有基础上恢复清华数学系的。此时,计算数学专业部分教师已合并到教研组,更增强了复系的信心。

复系的想法得到了校领导和基础课党委的支持和具体指导;在校内外广泛征求意见和建议中,恢复数学系的想法,得到了老教师们的积极响应,特别要提到孙念增、马良等先生,他们为复系提出了很多中肯意见和建议;得到了老校友的关心和支持,丁石孙、萧树铁等给了具体帮助;钱伟长先生表示支持;当时来访的陈省身先生对马良、迟宗陶等先生的现况还表示关怀,林家翘先生还提出在清华发展应用数学的具体意见;伍鸿熙先生提出了慎重引进人才的建议,等等。

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复系面临许多困难:学术上准备不足,与现代数学水平有较大差距;高水平人才欠缺;当前面上教学任务重,等等。也有各种质疑和担忧,复系会不会影响面上教学?是否只是一个名字的更换?等等。但是,只有恢复数学系,搭建一个新平台,提出新任务,以发展数学学科为己任,才能逐步克服这些困难,逐步解除这些担忧。

1977年后的两三年,教研组党支部和领导小组对复系进行了一系列的准备工作。

在学术准备上,在教师中举办了现代基础数学学习班,以及计算数学,组合数学,微分方程,概率统计等方向的讨论班,栾汝书、孙念增等老教师发挥了主导作用。在此基础上按自愿原则组织了几个学科组,作为提高水平的保证。1978年,我们还第一次面向全国招收了计算数学,组合数学,博弈论等方向的研究生。1979年,已初步形成了五个教研组:基础数学,离散数学,微分方程,计算数学,概率统计。

在引进高水平人才方面,基于当时人才流动的政策,刘达校长建议用聘、借、调三种方式来解决。我们聘请了万哲先、曾肯成等先生来为数学专业上课,聘请了谈镐生、越民义、陈希孺等先生指导青年教师在相应方向的科研工作。在学校领导的支持努力下,从北大调来了萧树铁先生(以后成为复系后的第二任系主任)。还从外地调来了一些年轻的数学人才。复系后用这种方式,引进了更多的人才,逐渐使教师队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稳定和提高面上的教学是我们关注的工作,也是学校及各系关心的大事,绝大多数教师都投入了面上的教学工作,李欧等同志为此做了许多工作,使教学工作有稳定提高,对全校逐步走向正轨作出了贡献。与此同时我们也关注数七班的教学,把这看作是复系后培养学生的重要尝试。投入人力虽不多,孙念增教授讲分析,归国不久的戴新生研究员(中科院)被聘讲授代数和几何,还为该班聘请了国文教员,部分学生还参加了陈省身教授在北大的微分几何讲习班,取得了好成绩;组织与国内外数学家见面等活动,等等。这些做法,目的就是为未来的优秀数学家打好基础。后来,经学校同意,还从该班派出当时三年级的七位同学出国深造,这是“文革”后较早的一批出国的在校大学生。 孙念增、陈效中、刘晓遇等老师为数七班付出了不少心血。

为了保证教学科研的需要,重建了资料室,为计算实验室做准备,康静安老师做了大量工作。学校为复系拨款五万,大多用在这里了。还应提到,康老师多年负责后勤,不辞辛劳,关心同事;为争取改善教工工作条件,不遗余力,看到今日理科楼上的“数学”二字和大为改善的办公条件,我就想到康老师当年的努力。

稳定和做好当前教学,与复系的准备工作同时进行,许多老师挑起多项任务。在基础课党委的具体指导下,工作较顺利。到1979年,基础课关于复系正式报告学校,得到学校的正式批准。考虑到当时的各方面条件,以及林家翘教授关于在清华发展应用数学的意见,系定名为应用数学系;赵访熊为首任系主任(副系主任栾汝书、李欧、胡显承)。并于当年按应用数学专业名义继续招收学生,即数九班。

在清华度过27年的高等数学教研组,完成了他的历史使命,作出了自己的贡献。复系为清华数学在新的基础上前进走了一步。应用数学系是当时条件下合乎逻辑的产物,这是毫不奇怪的。自1953年我被分配到教研组,到退休已工作了四十多年。60年代初,我任教研组副主任;复系时,我负责复系工作;复系后,任副系主任,后任应用数学研究所所长。亲身经历了从教研组到系的转变及系的建设过程。经近三十年的努力,清华数学系已进入国内数学学科先进行列,一批批优秀毕业生成为优秀数学家和各岗位上的骨干。对此,我感到十分欣慰。

(选自《清华数学80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