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李艳:基层为我打开一扇门

2014-05-21 |

基层为我打开一扇门

河南郑州中原区须水镇副镇长 李艳

  2008年,我清华大学毕业,第二年,在河南郑州面向社会公开选拔配备67名硕士科技副乡(镇)长中成功入围,成为一名副镇长。

5年青春路,走来不寻常。纷繁复杂的基层事务让一个刚出校门的学生所经历的思想变革和作风转变,外人很难体会。基层工作,为我的人生打开了一扇新的门。

信访就是“信号”

  到任后联系村,给我定的是赵仙洞村。第一次去村里,几个老上访户围了上来,要求解决问题。说实话,自己还真有点手忙脚乱,没想到在基层要面对的问题那么复杂,所学的法律知识,竟然没有用武之地。一时间,沮丧涌上心来。

  有个70多岁的老人,是个老上访户,原是这个村的闺女,出嫁后,户口没有迁出,老人要求享受村里的福利待遇。但根据村规民约,凡是出嫁的闺女,一律不享受村民待遇。

  多次沟通后,老人的心结打开了:以前靠丈夫退休金过活,丈夫去世后自己没了收入来源,生活难以维持。于是,我联系了有关部门,给老人办理了低保手续;还协调村委会,给老人发放了扶贫物资。虽然诉求没实现,但老人还是放弃了上访的念头。

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信访就是“信号”,是提醒我们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特别是一线的基层干部,在这种信号面前,不论事情“大小”,决不能熟视无睹,一定要“灵敏接收、及时处置”。

有“武器”还要有“武艺”

  刚到基层工作的时候,很多事情用原有的知识解决不了。太多的无奈,曾让我萌生知识无用论的认识,认为在基层,群众不明白,道理说不通,知识用不上,啥事靠人情。

  但真正深入问题时才明白:知识如 “武器”,很多时候不是“武器”没用,而是“武艺”不精,即与群众交往的本领不够强。当然,“武艺”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观察群众的思维、学会群众的语言,练成与群众打交道的本事。

  2013年,我负责处理一个花木市场拆迁的信访问题。问题错综复杂,各种法律关系交织,利益主体多样,涉及几百户业主和租赁户的切身利益。他们情绪激动,认为一拆迁,自身利益会荡然无存,出现过好几次堵塞道路、打横幅围堵区政府等过激行为。

  我带着人核查了所有资料,弄清各个主体之间的法律关系,又与利益方代表多次交流沟通,充分听取想法。

我坚持的原则就是“实事求是、依法依规”。在法律范围内,对各自的利益界定明晰,确保公司和业主的利益都得到最大程度的维护;对于个别仍有其他利益诉求的业主,支持他们走法律渠道获取自身正常利益,自己提供相应的法律援助。因为对法律关系及法律流程都很熟悉,我的解释和沟通以及协调方案得到认可,最终实现了项目的稳定拆迁。我又重新认识了知识的力量。

越淬炼越闪光

  几年来,我抱定一个信念,来就是当学生的!我要把基层当课堂,把百姓当老师,把难题当课题,在基层的大熔炉里好好淬炼自己,好好升华自己。

  淬炼首先是身体和心理上的,基层的工作强度很多时候超出想象。我做过一个城中村拆迁改造工作的指挥长。一个拆迁指挥部,上百人的队伍,涉及几千群众切身利益的工程。一瞬间,所有的压力都集中到我一个点上,沉重到窒息。那段时间,我每天工作超过15小时;每时每刻都被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包围着;电话一个接一个,打到耳朵发蒙;问题一个连一个,说话说到嘶哑。那种身体和精神双重压力,有时真让人到了崩溃边缘。

  过去,基层的概念在心里很浅淡。但到基层后明白了,基层是一个国家的神经末梢。党委政府所有的政策、方针都要通过基层传导给群众。群众的冷暖、喜乐都要通过基层传导给上级。在这里,群众的喜怒哀乐,我们第一时间感知。如何把群众的意见和诉求整理好、处理好、反映好,考验着我们的执政能力、治理水平,也拷问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党性和良知。基层的工作方法也不同,除了硬性的政策准则外,还有柔性的情感倾注,既要坚持政策、坚持标准,更要注意讲究方式、方法。

转自《人民日报》2014520

相关新闻

  • 072021.12

    董吉男:努力当好为国举才的“摆渡人”

    时代浪潮,奔涌向前。环顾左右,一岸是踌躇满志的青年学子,一岸是蓬勃发展的家国事业,摆渡其间,是我的幸运和责任。

  • 072021.12

    校友总会与电机系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

    2021年12月3日下午,校友总会与电机系在西主楼3区314室联合开展理论学习中心组学习及工作交流,围绕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精神和进一步推进校友工作组织学习研讨,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副秘书长杨柳、袁浩歌,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系主任康重庆,两个单位的理论学习中心组成员及校友办、电机系教职工共20余人参会,会议由电机系党委书记于歆杰主持。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