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恽松:一起做过化工实验的都是过命的交情

2018-04-24 | 恽松(2004级化工) | 来源 公号“THU2004” |

那天耗子说要做氯气实验,按照规程要使用剧毒气体做实验必须两人操作,于是我就去帮把手。他在屋里做实验,我去控制屋外的氯气瓶。在实验室找了半天就找到一个防毒面具,鉴于屋里比较危险,就让耗子带了。我在屋外打开了氯气瓶,飞奔回去看看屋里的情况,没进屋透过窗户看见耗子冲我一顿摆手,好像还在嚷嚷什么,可他戴着面具我啥也听不清,我说你说啥我听不清,他摘下面具喊了声:“快跑!!!”(后来知道是隔壁装修把氯气管路当地线用了,对地放电破了个洞)

我俩跑出实验室在门口乐了半天,止不住的乐。后来我才知道,那叫神经毒性。

一起做过化工实验的都是过命的交情。

第一次见到系馆我就蒙圈了,为什么叫“工物馆”,不是说好的化工系吗。老师解释说,化工系和工物系都在这个系馆,各取一字,所以叫“工物馆”。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不叫“化工馆”?明明我们占的地盘比较多。好吧,低调务实是我系师生的一贯风格。

我一直深信化工是个伟大的事业。入学的时候金涌院士说过:“世界上可以人工合成的物质,大概是10的7次方到10的10次方,化工做的事情其实仅次于上帝,上帝没给我们的,它给了。”

然而凡夫俗子未必能体会到化工事业的伟大,光凭嘴上功夫也难以在学霸林立的清华园立足,于是我们选择了立足球。化工足球有多牛,我一度以为自己考进了足球系,都数不过来我们拿了多少马杯冠军,对于我这种没有运动细胞的胖子,每次在赛前帮忙抬助威鼓我都觉得无上光荣。

还记得第一次集体出游活动,我们骑车去卢沟桥,感念抗日情怀。刚到北京,好多同学都没出过五道口,这次真可谓跋山涉水。游哥作为全班最强壮的人,又刚买了顶配的山地车,一路给我们开道,骑着骑着不见了踪影,等大部队到卢沟桥的时候游哥还没到。午饭的时候游哥终于出现了,跟我们讲述了一段后来广为传颂的经历:他在一个十字路口撞翻了一辆QQ!我们没有精确的算过,假如那辆QQ刚好在加速拐弯,假如游哥200+的体重以10m/s以上的车速直撞QQ的侧面……总之我们信了,因为他是游哥。

清华的课业压力还是像传说中的一样重,但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明明是化学工程,可最难的那门课是物理打头的。朱伯伯的物理化学是挂科率最高的一门课,我们听得特别认真,于是记下来每一个段子。我有一个绝热的杯子,装满了一千度高温的物质,你说烫手不烫手?谁说烫手的,告诉你绝热了呢!

在一个地方吃的第一顿饭,一定会形成属于这个地方的味觉记忆。我最难忘的,始终是紫荆一楼的煎鸡饭。鲜嫩的鸡腿肉腌制后在铁板上煎至金黄,表皮的脂肪在炙烤中滋滋作响,逐渐焦化成酥脆口感,肌肉纤维包裹住鲜香的汁水,变得外焦里嫩。切块盖饭,淋上一勺鲜咸适口的酱汁,浸透整盘米饭,然后交予唇齿,享受匆忙的午饭时光。至今我都记得那个窗口切鸡的圆脸妹妹。切完鸡,淋完酱汁,不管你在不在跟前,都扯开嗓门大喊一声:“煎鸡Fun”。煎鸡饭还有个好处就是便于打包,装进塑料袋提溜了就走。记得那个夏天,超级女声席卷神州大地,我们一群大老爷们,一人一袋煎鸡饭,围坐在宿舍中厅看海选,歌舞升平。

也不知道从啥时候起,我们班有了固定的节目——撸串。生日撸串、过节撸串、高兴撸串、不高兴也撸串,总之有100个理由撸串,一呼百应。后来女生们也加入了,于是4号楼下成了我们撸串的起点。最开始是西北门外的亚克西,一家子新疆人开的馆子,5毛一串的肉串,1块一串的肉筋。5个肉筋+一个拉条子是一套,我们搓饭团核心成员3套起。直到有一天,串店老板用浓郁的新疆口音跟我说兄弟要回新疆一段时间,半年之后再开张,我信了。于是我再也没见过这个新疆小哥,以及他家那个大眼睛的新疆妹妹。从此我再也没有吃到那么好吃的肉筋,至今没有。

大三那会儿,基础课程学的差不多了,是时候看看什么叫真正的化工了。于是我们来到了房山,开启了燕山石化实习。看着耸立的炼化装置我们果然非常振奋,几乎把所有时间都花在了研究装置上。挨个把反应塔爬了个遍。那天时间仓促,在常减压装置下领盒饭,大家坐在安全帽上吃饭,吃的特香,小昭问我,我咋觉得鸡蛋臭了呢,我说傻孩子,你看今天的菜里有鸡蛋吗,那是硫化氢味儿!后来小昭特喜欢在实习基地旁边的小饭馆“基地小吃”吃饭,并且特别爱吃宫保鸡丁,他的标配是一份宫保鸡丁加一份宫保鸡丁盖饭。

大四正式进了实验室,开始做毕设。那时候反应工程的实验室在清华的最东边,原本只有一个楼,后来成了一个小院,我们还是亲切的管它叫“小楼”。因为要搭装置,我几乎每天都在跟小楼里的帮工打交道,小聂、老王兄弟和吴师傅一家,小楼因为他们变得烟火气十足。小聂聪明能干,他手里出来的装置几乎不用调试,凭着好手艺,小聂悄摸地在北京买了房,我就改叫他聂总。老王兄弟的家人在老家,俩人就蜗居在小楼最北边的临建棚屋,焊切车装、吃喝拉撒全在这小屋,兄弟俩不爱洗澡,就是洗完澡身上也是一股金属味儿,有时候为了催他俩出活儿,我就在这小屋里一呆就是半天,出来的时候感觉硫化氢都是香的。吴师傅是电工,装置通电前都得他把关,他媳妇蔡姐比他整个大一号,是个奇才,管理着价值好几百万的电镜,拍出了无数SCI文章图片,他俩有个可爱的儿子小小吴,一家人住在院门口,守着小院。我刚进实验室的时候小小吴也就4、5岁吧,满院子撒欢,叔叔阿姨的喊我们,小张师弟比较较真,跟小小吴说不准叫叔叔,小小吴急了,总不能叫你爸爸吧!十年过去了,小小吴大概上高中了吧。

毕业晚会结束的时候,我跟隔壁班的妹子说,我觉得心里咯噔了一下,就这么结束了。后来我就娶了她。

那年李安的《色戒》上映,我们拍了个毕业剧叫《涩戒》,结尾有段独白:

毕业了

学位帽和证书被高高的抛向空中的那一刻

我们挥别校园

因为毕业

我们开始感悟离别的痛楚

因为毕业

我们与昔日的同窗相拥哭泣

因为毕业

我们甜美的校园爱情开始青涩

四年的日子像自己的影子一样一生相随

食堂橱窗里的白汽

图书馆门口的长龙

夜晚紫操上的喧闹

考试周老馆的爆满

大学里 我们学会爱

学会珍惜

学会告别

褪去恬恬的青涩

走向纷繁的社会

开始新的历程

毕业是一种心情

毕业是一个开始

也许从我们离开学校的那一刻

就开始了怀恋

————————————————————

恽松,化工系2004级本科生,2011年硕士毕业。现从事医药行业私募股权投资工作。


相关新闻

  • 092018.01

    谭斌:奋斗在大化工一线的清华化工人

    谭斌,清华大学化工系98级本科系友,本系直博,现任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公司煤制油化工指挥部副总指挥。2007年化工系博士毕业之后,主动选择了地处西北银川的中国石油宁夏石化公司,从基层干起。在宁夏石化的五年时间经历了从工人、技术员、车间副主任、主任到副厂长的身份转变,曾经是中国石油唯一的博士车间主任,最年轻的炼油技术专家。2015年加入神华宁煤,担任煤制油项目总工程师,开始新型煤化工行业新的奋斗历程。他曾获得...

  • 282016.03

    携儿子一起返校

    携儿子一起返校

  • 122016.04

    化工系分会

    在多年来重视联络行业校友、为校友发展服务的基础上,2015年度化工系校友工作的重点放在充分发挥校友在人才培养工作的特殊优势上,并在人才培养方面的若干中心工作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 262016.03

    人在险峰(82化工)

    人在险峰(82化工)

  • 122020.08
  • 132020.08
  • 122006.12

    校友总会、化工系领导访问北京化工大学校友

    校友总会、化工系领导访问北京化工大学校友 校友总会、化工系领导访问北京化工大学校友 ...

  • 282020.09

    李献华: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

    时光荏苒,光阴似箭,一晃离开母校清华大学已经42年了。回眸42年前在母校学习生活的情景仍历历在目,特别是在学校文艺队的经历,犹如一幅幅清晰的画面静静地在脑海中闪现,让我难以忘怀。以往的回顾1974年,我作为一...

  • 162021.06

    潘际銮院士:把自己同国家命运“焊接”在一起

    很多人不知道,当我们乘坐高铁,奔驰在铁轨上时,就已和一位焊接专业领域的老院士,产生微妙的关联。为了让火车平稳地奔驰在祖国广袤的土地上,十多年前,已经年过80岁的潘际銮院士曾在一年中最寒冷的时候,穿着厚棉袄,站在南京段的铁轨边上,在深夜里测定钢轨的焊接工艺。潘际銮,中国科学院院士、焊接工程专家。他是中国当之无愧的焊接专业泰斗,一手筹办了全国第一个焊接专业,攻克了一个又一个科学难题,解决了国家一个又...

  • 142021.04

    化工未来发展论坛暨清华校友总会化工系分会成立大会举行

    4月10日,清华大学化工未来发展论坛暨清华校友总会化工系分会成立大会在刘卿楼报告厅举行。原国家化工部副部长、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原会长、中国化工学会原理事长李勇武,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向波涛,中国工程院院士金涌、谭天伟,中国科学院院士杨万泰,清华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化工系老领导、校友代表及在校师生代表150余人出席论坛。清华校友总会化工系分会成立仪式由清华大学化工系党委书记王玉军主持。王玉军介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