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董瑞菊:两张照片的联想

2020-10-28 | 董瑞菊(1957级水利) |

周总理来到我们中间

每当我回顾那焕发光彩而又激情的青春岁月时,总会久久凝视这张照片,那是永不能忘怀的幸福时刻。那是一种激励,是一种力量。

清华一贯注重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高素质的人才。当时为积极宣传这个教育理念,开展了普及与提高相结合的群众文化活动。于是,“清华学生文工团”就在1958年那个炙热的年代应运而生了。校领导抽调社团骨干进行集中训练和创作。这样一来,我的大学生活就有四年多在文工团集体里度过。班级与文工团两个集体,使我们有了更多锻炼提高的机会。从入学到毕业,除了更加倍努力学习专业外,在这特殊的集体里,还要进行创作、排练、宣传、演出……大家一起付出汗水与时间,一同收获快乐与幸福,彼此也结成了深厚的情谊。同时,美学教育也对我们的素质修养得到蕴育和提高。

1958年底,舞蹈队把校园的现实生活艺术地再现于舞台上,创作演出了《锻炼舞》。当时,清华学生文化生活的大创新,得到了中央关注和支持。全团有幸于1958年12月21日在北京政协礼堂为正在北京开会的全国政协委员进行了首场创作演出。

演出刚刚开始不久,周总理来了!他代表了毛泽东主席来观看演出,坐在了前排。他聚精会神地观看,时而鼓掌赞赏,时而爽朗大笑。总理特别称赞京剧《关羽搬家》,称是一部现实主义与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好作品。

谢幕时,总理健步走上舞台,来到了我们中间。舞蹈队幸运地站在第一排。我们极其兴奋地与总理一同高歌“社会主义好”。我站在总理的左侧,高声地唱和热烈地鼓掌,多么期待总理回眸一下,让我仔细端详那充满智慧又和蔼可亲的脸庞……后来这一美妙的瞬间果然凝固在了这几寸的相纸上,它永远地记录了舞蹈队员与周总理零距离接触的那开心幸福的时刻(见下图)

总理左手边是本文作者董瑞菊

周总理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1961年的一个春光明媚的上午,舞蹈队列队在二校门欢迎缅甸总理吴努来校参观。当乐队奏起欢迎曲时,周总理和吴努总理徐徐向我们走来,身着蒙古族服装的我们,立即跳起了欢迎舞。吴努总理听到合唱队用缅甸语在唱《缅中友好之歌》,就停下来鼓掌相合。当时,我由于太兴奋忘记摘眼镜,总理一眼看到了,于是走到我身旁悄语说:“跳舞要摘掉眼镜哟!”我不好意思地点头笑了笑,立刻摘下了眼镜。接着,我们迂回到夹道欢迎的人群后边,急步跑向大礼堂前欢迎仪式的场地上,正式跳起蒙古舞。当总理快走近我们时,我察觉总理敏锐地认出了摘掉眼镜的我,他点了点头,会心地对我笑了。

那句悄语嘱咐,那一会心的笑,留给了我太多的温暖和幸福。

欢送时刻,舞蹈队仍列队在二校门。当总理快走过来时,我不情愿地摘下眼镜,放在左手。但这一细微的动作却被总理发觉了,他径直地向我走过来一下伸出了手。按照纪律,是不允许与国家领导人握手的。可此时的我,毫不迟疑地接过总理那举足轻重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我激动得以致听不清总理那带有浙江口音的问话:“你是蒙古族学生吗?”当时,我满脸尴尬,幸好蒋南翔校长回过身给我作了“翻译”,我才不好意思地作了回答。在几句问答中,他那非凡的大手一直握住我手,我也一直用惊喜的双眸目不转睛地望着他。

当总理离开时,周边的同学都拥上来争握我的手,他们也高兴地分享着我的快乐和幸福。

第二天,《新清华》编辑部给了我又一惊喜,真感谢他们把那一幸福的瞬间抓拍下来,让我回味无穷珍藏至今(见下图)

总理旁边是蒋南翔校长

几十年来,每每回忆起这件幸福的趣事,看着当时的照片,总有一股浓浓的源远流长的亲情在我的心中流淌,温暖着我,激励着我……

后记

周总理日理万机国家大事,却还始终关注清华的教育理念和实施,曾多次陪同外国领导来到清华园参观和指导,连艺术创新活动也十分关注和肯定。

周总理还指示过,为保证教育质量,决定清华1962届和1963届的大部分系都推迟半年毕业,这一措施是要把因各种运动曾经失去的时间补回来。同学们感同身受,非常受鼓舞。

三年困难时期,当时绝大多数女生都浮肿和长期停经,总理曾指出女生的健康关乎着下一代,要加强治疗和适当营养。我当时在队里负责女同学工作,记得天天要提醒女生按时吃药。

清华人与周总理有着特别深的感情,总理关心我们,我们热爱总理。因而一曲《周总理来到了清华园》的歌曲唱响了几代清华人,至今仍回旋在我们的脑海中。

作者简历

1950-1956北京女八中学习

1956-1957北京俄语学院留苏预备部进修俄语学习1年

1957-1963清华大学水利工程系水工结构与水电站建筑专业学习5年半;在校期间于舞蹈队集中生活4年半

1963-1972年分配到水电部北京电力设计院水工专业工作

1972-1978年下放到河北省电力勘测设计院水工专业工作

1978-1983年调回北京,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计算机专业工作

1983-1998年国家电力建设集团顾问公司电力规划设计总院计算机专业工作

1998年退休,教授级高工


相关新闻

  • 112021.10

    清华大学举办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会

    10月10日上午,著名数学家陈省身先生诞辰110周年纪念会在清华大学主楼后厅开幕。未来四天,来自国内各大院校、数学研究所以及国际数学界的顶尖学者将齐聚清华,探讨19世纪以来几何的各个分支发展及陈省身先生开创的整体微分几何学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开幕式上,清华大学校长邱勇,国际数学家、清华大学丘成桐数学科学中心主任丘成桐,中国科学院院士杨乐,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主任罗伯特·戴格拉夫(Robbert Dijkgraaf),2018...

  • 112021.10

    闻一多致梁实秋便笺浅释

    稍具现代文学史常识的人都知道,闻一多(1899—1946)与梁实秋(1903—1987)在清华学堂学生时代是志同道合的挚友,以此为起点,二人的事迹、行迹多有重合和交集,并保持了长期的友谊。梁实秋先生之女梁文蔷所著《春华秋实——梁实秋幼女忆往昔》“家中新发现的闻一多海外遗痕”一节,刊出闻一多先生致梁实秋手书便笺一页,为此前所未见。现将便笺稍加释读,请方家教正。

  • 092021.10

    黄鼎隆:AI赋能产业经济 建设“人工智能大湾区”

    黄鼎隆,1981 年生,籍贯广东河源。1984 年随父母来到深圳,曾就读于中英街幼儿园、沙头角小学、深圳中学,1999 年考上清华大学,2003 年保送攻读清华大学人机交互与人因工程博士研究生,师从美国工程院院士 Gavriel Salvendy 教授,发表国际著作和学术论文十多篇,中美发明专利二十余项。曾就职于谷歌、微软、腾讯和 TripAdvisor,2014 年创办深圳码隆科技有限公司,同年获得深创赛冠军。2016 年当选深圳“十大创客”之首;201...

  • 092021.10

    三个中国建筑学学霸,在上海创业,为中华盖楼

    赵深、陈植、童寯三人决定合伙,1932年元旦创立上海华盖建筑事务所。“华盖”之名由赵深的好友、陈植家的世交叶恭绰选定,一寓意为中国建筑师在中国盖楼;二愿景为在中国顶尖,盖为“超出、胜出”之意。英文名 Allied Architects。华盖建筑事务所无论其中文名字还是英文名字,都非常贴切地预见了之后长达二十年其在中国建筑界的辉煌成就和难以撼动的领先地位,以及三位合伙人保持终身的令人感动的互相信任和诚挚友情。

  • 092021.10

    清华校友助力白山振兴发展大会召开

    10月8日,清华校友助力白山振兴发展大会在长白山职业技术学院召开。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清华校友总会副会长史宗恺,吉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石玉钢,吉林省委原副书记、清华校友林炎志,白山市委书记谢忠岩,白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李宇忠出席会议。谢忠岩向出席本次大会的来宾表示热烈欢迎。他指出,白山既有绿水青山、又有冰天雪地,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践行“两山”理念,具...

  • 092021.10

    童阳春:放歌九寨沟(组诗)

    喜游九寨沟/珍珠滩瀑布/诺日朗瀑布/五彩池/五花海(孔雀海)/镜海/树正群海/熊猫海

  • 092021.10

    杨朝东:以勇敢迎接挑战 笃定践行清华校训

    杨朝东,1982年考入清华大学环境工程系。1987年毕业进入核工业部核工业第五研究设计院工作,现任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主任。杨朝东回忆起自己的大学时光,杨朝东最初始和深刻的印象,来自校徽上的清华校训——“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句源自《周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的古语,穿过历史长河,成为中华民族精神追求和坚毅品格的深沉写照,并作为清华大学精神文化的...

  • 082021.10

    卓玛:做青藏高原上的一束烛光

    我愿意用我的绵薄之力来建设西藏,虽然不足为道,但千千万万像我一样的人一起前赴后继地建设西藏,我相信家乡西藏会变得更好。

  • 082021.10

    李景端:国庆记忆

    从1951年考入清华大学,到1962年调离北京,我一共在京11年,自然也在北京过了11次国庆节,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1951年9月,我到清华大学报到。那是我初次到京,对北京的一切都很陌生、好奇。开学才个把礼拜,学校就动员我们做好参加国庆节游行的准备。主要是给我们检查身体,看能否适应长途步行,问我们家是否在市区,从而交代京籍与非京籍学生分别在哪里集合,还有最好准备整洁好看的衣服。我头一次参加北京的国庆节游行,内...

  • 062021.10

    梁启超的宽容及其他

    古时候,中国人是以讲宽容、讲雅量为高尚德操的。翻开史书,这类故事很多,《史记》上有蔺相如宽容廉颇的故事,《世说新语》有魏晋名士以雅量处世的故事,《桐城县志》上有清朝礼部尚书张英与六尺巷的故事,等等。对这些肚量大、待人宽厚的古人,我非常敬佩。最近读一些民国掌故图书,又读到几则民国学人宽容有雅量的故事,让我不只是敬佩,而且十分感动。说两三个故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