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专访旷视科技CEO印奇:总理为原创的中国人脸识别技术点赞

2017-08-15 | 王盈颖 王心馨 | 来源 澎湃新闻2017-07-29 |

印奇

1988年出生的印奇成为中南海一场会议中最年轻的与会者。这是三周前,在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印奇以中国人工智能公司“旷视科技(Face++)”CEO的身份,与另外5位经济学家和企业家一同被邀请。

7月19日,在旷视科技位于中关村的总部,印奇和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回忆起了这场他让感到“幸运”的高规格会议。

在发言环节,印奇提到旷视科技在深度学习上的核心技术系统Brain++,引起了李克强的关注。他和印奇再三确认:“我们中国年轻人有志气这很好,但你一定要很诚实地告诉我,这是不是咱们中国自己原创的?”

在听到印奇正面的回答和详细的介绍后,李克强表示赞许。“克强总理很高兴说中国的技术公司有自己原创的东西,而不是把国外的东西拿来改一改。”印奇回忆说。

依靠以人脸识别为核心的技术和商业布局,2011年才成立的旷视科技仅用6年时间,跻身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独角兽”公司。人脸识别技术是基于计算机图像处理技术的生物识别手段,在金融、商业、安防等领域有诸多应用。在2016年底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后,旷视科技的估值已至20亿美元。

在与澎湃新闻记者的一小时对话中,作为联合创始人之一的印奇分享了一个关于清华“极客”如何创业的故事。他爱提“聪明”二字,在旷视科技成立的前几年,员工多半是来自清华园,不乏计算机竞赛出身的“大牛”。

印奇多次提到,他们对人工智能是有使命感的。在旷视科技的办公室里,白墙上贴了公司的口号:为了人工智能终将创造的所有美好(Power Human with AI)。

身为一家技术派的人工智能初创公司,一方面,印奇说旷视在一路上没有太多戏剧化和故事性的困难,另一方面,这家公司正在感应着行业周遭的激烈竞争,想在大公司也热衷的人工智能大潮中,夺得更多先机,跑得更快。

谈起人脸识别,有人担忧,这会引向隐私数据的泄露和无缝不入的监控。对此,印奇说,技术是中性的,它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东西,当然,真正掌握技术之人如何使用是更重要的。

“聪明的人”

2011年夏天,正值印奇和同班同学唐文斌的毕业季,他们都就读于“清华姚班”,一个由图灵奖得主姚期智主导创立的计算机精英班。

印奇说,就在本科散伙饭上,他向唐文斌“表白”,提出了一起创业的想法。都是技术出身的印奇和唐文斌各有所长,一个偏科研,一个则擅长工程化,这在印奇看来很互补。

“表白”顺利成功,他们开始搭伙创业,还拉上了同在姚班的学弟杨沐。至此,旷视科技的创始“三剑客”到位,都是“87后(1987年及以后出生的人)”。


但很快,印奇远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攻读3D 相机方向的博士。“相当于刚结婚就分离了。”印奇打趣说。

软件和硬件是人工智能的两翼,软件背景出身的印奇希望能补全硬件方面的知识。他一边学习,一边还要和大洋彼岸的唐文斌、杨沐处理公司事务。

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2013年,印奇做了辍学的决定,全职回国创业。回来后,如何规划公司的商业化路径直愣愣地摆在三人面前。那时,人工智能的应用市场还没有被充分培育起来。

在一段时间里,印奇说,他们揣着人脸识别技术,就像榔头找钉子一样,没有太多清晰方向地“敲打”在很多业务上。比如,美图秀秀是他们最初的种子客户,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来满足女性对美颜的刚需。

娱乐化的方向没有走得太久。2014年成了旷视的分水岭,在“摸着石头过河”中,他们发现用人工智能为传统行业赋能具有商机,从而认定了toB(对企业)的商业模式,在互联网、金融、安防、智能楼宇、智能零售等领域铺开业务。

谈起是如何达成这一共识的,印奇说,聪明人之间其实挺容易达成共识,在做了很多尝试后,能感觉到对的大方向。不过,他也说,公司内部实行“民主集中制”,若真遇到分歧,还是会有决策流程,他也会做拍板决定。

从三人的公司扩张到几百人的公司,印奇说,每一位核心成员的加盟都投射着“海盗文化”。创业是艘风险与机会共存的船,拉任何一位优秀者上船,在印奇看来都是“对的时间遇到对的状态的人”。

2016年7月,前微软亚洲研究院首席研究员孙剑加入旷视,引起业内热议。事实上,孙剑曾是印奇本科时期在微软实习时的老师。彼时,正是印奇与人脸识别的初次“亲密碰面”。

成为“独角兽”公司后的旷视科技并非没有竞争对手。在旷视科技获得1亿美元融资之后,今年7月,同以人脸识别为主营业务的商汤科技宣布完成4.1亿美元融资。

激烈的竞争在印奇看来是好事。“有时候聪明人需要有一些外界的刺激,可能跑得才更快。”他说。

“跑得更快”

“我们虽然从时间上算,可能还比较是一个初创公司,但在一个大的赛道里,我们还是一个比较领先的公司。”印奇的话透露着自信。和他们比赛的,不只是有创业同行,还有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公司项目。

“这是一个经典问题,你会觉得眼前看得到的机会都被大公司占去了。”印奇说。但庆幸的是,他们站在了人工智能的风口上,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变革带来行业洗牌的机会。

在微软工作过的印奇心里很清楚,大公司有优势,但也有因业务包袱带来的劣势。一个项目如果无法带来与大公司体量相匹配的收入额,可能会被认为是不值得做的。而创业公司,它虽然没有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但因为“个头娇小”而更为灵活。

“有些机遇,其实当大公司觉得它真是机遇的时候,你可能已经跑得比较靠前了。”印奇说:“所以这永远是个时间差,你要跑得更快。”

在旷视内部,有一个负责基础研发的研究院,也是和学界接触最为紧密的部门。带有浓浓极客味道的旷视科技将技术视为核心竞争力。而技术壁垒的堆高同样需要遵守“快”的要则。

人脸识别的背后技术是深度学习,在印奇看来,深度学习的本质是做标准化。“那就一定要把标准化这件事推进得比行业快,比行业彻底。”印奇说。

一起比赛谁快的,还有黑色产业。在金融业,有人依靠伪造身份信息或盗取他人身份信息来骗贷。旷视为金融企业提供人脸比对和活体检验的技术,免不了和黑色产业的正面较量。

旷视科技的市场总监谢忆楠和澎湃新闻说,他们经常会潜伏在黑色产业的群里。在这些群,总会有人叫卖,说“1000块钱破一次人脸识别,有没有人要”。这时候,谢忆楠的同事就会主动接下。他们想看看黑色产业到底用了什么办法来破解,以便针对性地补上漏洞。

过去,3D假体面具、播放人脸视频等冒充手段或许可以骗过人脸识别系统,但现在,谢忆楠说,无法得逞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一开始,旷视科技做人脸识别签到机时,使用的是五点识别,用两个瞳孔、鼻尖、两个嘴角来确认身份。但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因为识别点少,要是换个发型、戴个镜框眼镜,系统可能就无法识别了。

几年过去,旷视的算法已经可以通过用户面部83个特征点来进行身份识别,也不再需要用户配合看镜头。

“坏人不会想看摄像头,摄像头其实是个‘上帝视角’,很难让人配合。”谢忆楠提到的,是人脸识别中一项最令人感到神秘的应用:安防。

“无处遁形”

印奇知道,很多人提到人脸识别时联想到的“天网”是什么。

他进入人工智能行业创业的初衷,和美国科幻电影《终结者》有很大关系。在《终结者》里,“天网”是以计算机为基础的人工智能防御系统,后期有了意识,而视人类为敌。正因为这部上世纪80年代的影片,印奇意识到,人工智能在未来有不同的方向,让人工智能增强还是削弱人类的能力,这是可以选择的。

印奇和旷视并不排斥分享那些通过他们的系统,帮助抓捕“三逃”人员的案例。

去年,他们的系统就曾成功帮助当地警察,在两分钟内将一位逃了7、8年的罪犯准确定位。这位罪犯频繁地出入国境,但由于他持有国外护照,已经“漂白”了原有身份,此前并未被传统的公安手段所发现。

旷视的“天眼”系统和公安部门合作,搭建了“三逃”人员的身份证图片库,依靠在公共场所的监控摄像头,进行实时比对。一旦系统识别到摄像头中的人脸与数据库相匹配,会瞬间报警提示。而公安则会立刻响应,进行盘查,进一步确认是否是逃犯。

确认的过程并非是一步到位的。除了人脸特征之外,系统还会根据身高、体重、体态、步态、穿着来综合识别,做出判断,有时脸上的一颗痣也会成为判断的重要证据。

不仅是抓捕在逃犯,印奇说,在人脸识别系统的帮助下,安防体系会逐渐向事前、事中推进。比如,常来的陌生人可能值得警惕。在车站,如果一个人的出现频率超乎正常旅客的范围,又非车站工作人员,那么要考虑是扒手的可能性。

人脸识别技术和遍布的智能化监控摄像头相结合,使得一个7X24小时监控的庞大系统成为可能。

“美国警匪片里的,其实现在大家还都没达到。可以想象是一个大的天网体系,这里,坏人无处遁形。”印奇预测说,这个天网体系所需要的核心技术可能在3年内就可成熟,但仍需要之后多年在计算力和覆盖面积上做完善。

不可避免的,“天网”的设想引发对隐私泄露的担忧。在有些国家,连十字路口智能抓拍违规行为都会因为涉及隐私,无法推广。

作为开发者,印奇坚持的是主流的“技术中性论”,他认为需要社会价值观、法律法规来监管如何使用原本中性的技术。

他倾向于相信,技术本身是可以解决这些关于隐私的顾虑,进行约束的。首先,除了公开场所的数据,一切私人场所的个人数据都需要被当事人授权后,方得被采集和使用。“你有权利说Yes or No。如果有这样的一个开关,对大家的影响就会非常小。”他说。

此外,印奇介绍说,个人数据会经过脱敏处理后入库,一张有姓名的照片会被隐去名字,以内部ID代号储存。对于公开数据,印奇说主要是用于系统自身的训练和提升。

“如果摄像头后面真的有个人在那看着,是挺吓人的。但它后面就是一套系统。这个系统就像我们每天上网时用的搜索引擎一样,非常中性。它应该是一个善良的东西。”印奇说,真正掌握技术的人所选择的方向其实更重要。


相关新闻

  • 162018.05

    印奇:用顶尖人脸识别技术,服务2亿中国用户

    “技术信仰这个轴是不能丢的,因为技术创新是科学型企业家最重要的驱动力。当一个科学家变得非常市场导向的时候,那么我觉得他很难把这家公司做长久。”

  • 112016.03

    科技“男神”印奇:28岁CEO“刷”进福布斯

    2月26日,福布斯公布“30岁以下青年领袖榜单”。旷视科技CEO、以Face++为人所熟知的印奇名列科技企业家榜首位。这位从互联网创业大潮中脱颖而出的....

  • 212019.01

    旷视升级 印奇成长

    印奇表示,AIoT这个词只是一个阶段性的过渡词汇,未来两三年之后,AIoT可能会像现在的互联网一样成为产业中坚力量,而AI会成为一种真正本质化工具。同....

  • 042022.07

    “两弹一星”元勋王淦昌生平事迹展在中国科技馆展出

    中国科技馆7月1日向媒体发布消息说,“我愿以身许国”——喜迎二十大·王淦昌生平事迹展当天起在该馆正式展出。2022年是中国第一颗氢弹成功爆炸55周年,也是中国科学院院士、“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王淦昌诞辰115周年。王淦昌院士是著名核物理学家,中国实验原子核物理、宇宙射线及基本粒子物理研究的主要奠基人与开拓者,惯性约束聚变的首倡者,...

  • 152022.11

    清华5位教师8位校友荣获第十七届中国青年科技奖

    11月12日,在温州举行的2022世界青年科学家峰会开幕式上,第十七届中国青年科技奖揭晓并举行了颁奖仪式。在百位入选的青年科学家中有5位清华大学教师和8位校友,他们是:清华大学电子系副教授方璐、水利系副教授龙笛(2001级水利)、计算机系教授刘奕群(1999级本、2003级博,计算机)、能动系教授胥蕊娜(1998级本、2002级博,热能)、自动化系教授耿华(2003级博,自动化),清华校友、西湖大学特聘研究员万蕊雪(2013级博,...

  • 072022.10

    三位清华人当选中国人工智能学会会士

    9月26日,中国人工智能学会(CAAI)2022年度会士增选名单揭晓,13位AI领域的卓越科技工作者当选CAAI会士,其中包括一位清华教师和两位清华校友,他们是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张毅、华为云人工智能领域首席科学家田奇、复旦大学智能机器人研究院特聘教授张立华。张毅张毅,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教授、系统工程所所长、智能车路协同与自动驾驶研究中心主任,CAAI智能交通专委会主任。1986年和1988年先后在清华大学自动化系获得学士学位...

  • 262017.07

    点赞清华人——清华上海校友艺术团备战《出彩中国人》半决赛侧记

    半决赛的帷幕合上了,我们十分淡定而坦然。我们之所以淡定是因为,为中国的强盛努力,我们付出了;中国走到了世界的中央,我们看到了。看到祖国由衰而强一步步走....

  • 102022.10

    中国人民解放军航天员大队特级航天员聂海胜:时刻准备出征

    “神舟十二号,现在打开节点舱出舱舱门,开始出舱活动!”“神舟十二号明白。”2021年8月20日,当地面曙光岗发出出舱指令后,我和刘伯明顺利打开节点舱舱门,身着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迈向梦寐已久的浩瀚太空,真正开始触摸这神奇的宇宙。这是我第3次执行载人飞行任务,也是我首次太空漫步,零距离地接触宇宙,让我感到激动的同时,更多的是震撼与自豪。原定7个小时的出舱活动,经过与舱内汤洪波和地面出舱支持小组的密切配合,...

  • 032018.08

    旷视科技唐文斌:守正出奇的AI布道者

    旷视科技的三位创始人唐文斌、印奇以及杨沐,都是出自清华姚班的高材生,唐文斌、印奇是2006级同班同学,杨沐比他们小一届。

  • 222022.11

    清华校友周光召获得中国物理学会终身贡献奖

    2022年11月18日晚,中国物理学会成立90周年纪念大会在南方科技大学举行。本次大会公布了首批中国物理学会终身贡献奖获得者,周光召、赵凯华、陈佳洱、王乃彦、甘子钊、杨国桢、杜祥琬、赵光达、郑志鹏、赵忠贤等10位物理学名家获此殊荣。其中,周光召为清华大学杰出校友。10位中国物理学会终身贡献奖获得者周光召,理论物理、粒子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中国科学院院长、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1984—1988年任清华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