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东方明珠设计者江欢成院士:从地标打造到地标更新

2022-10-24 | 鲁怡 | 来源 澎湃新闻2022-10-20 |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勘察设计大师、著名工程结构专家江欢成(清华1957级土木)

在上海,人们对地标的认识,往往从东方明珠开始。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勘察设计大师、著名工程结构专家江欢成于1985年担任华东建筑设计研究院总工程师。1984年,上海市政府工作报告正式提出将新建一座电视发射塔;1989年,在上海市委常委的一次会议上,江欢成任设计总负责人的东方明珠12个候选方案中脱颖而出,当时相关领导称其可以成为上海的“land mark”

江欢成手绘的东方明珠结构概念图

1990年代最先提出城市有机更新的两院院士吴良镛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这座当时亚洲第一、世界第三高塔;中新社报道称了解古代中国要看西安兵马俑,了解现代中国就要登上海东方明珠广播电视塔;英国《今日建设》杂志则给出伦敦有塔桥,巴黎有埃菲铁塔,上海有东方明珠的评价。

东方明珠落成后,江欢成又担任曾经的中国第一、世界第三高楼金茂大厦的业主设计顾问组组长。接受记者采访前,这位从事城市建设近一个甲子的地标打造者查找了大量城市更新相关新政,并针对采访提纲里的问题在笔记本上预先写出回答,在这些手写的回答最后,他写下重要声明:本人是结构工程师,不懂规划,不适当地接受了澎湃新闻网对城市建设和规划的采访,我的看法,尤其在城市更新和规划方面,只是一个市民的看法,不是院士的看法。

江欢成院士谈地标建筑 (视频拍摄:上海市建筑学会)(02:16)

而事实上,在参与了两大地标打造后,1998年,江欢成在上海现代建筑设计集团内成立JAE(江欢成建筑设计所,2005年改制为股份制民营有限公司)。在他的主导下,JAE对一座座上海地标进行了保护性修缮与更新——2001年,对建于1954年的上海展览中心进行了大规模修整;2002年,JAE作为技术顾问,联合其他合作方将上海音乐厅整体抬升3.4米,移位62米,为延安路拓宽让道;2004年起,JAE投身思南公馆整体综合改造,从一期到二期,历时十余年,以保护、保留历史建筑为核心,谨慎添加筑构时尚休闲商业区、花园别墅区、现代生活居住区。

“‘城市更新’我的理解是变化和发展,变化不忘前人,发展前瞻未来。历史保护建筑的‘修旧如旧’,我看重在‘如’字,是‘如旧’而不是‘回旧’,在大格局上如旧,以不忘传承,但该变的还是要变,让它焕发青春,以适应当代生产生活的需求。”江欢成告诉记者,特殊的纪念建筑不能变,大多数都要加固和改造,新天地和思南公馆的改造,是不错的城市更新案例。

关于东方明珠的7个场景

跨年烟火,建党一百周年的无人机表演,世博会、进博会的灯光秀……每当盛大而璀璨的时刻来临,东方明珠牢牢占据盛大而璀璨的画面中央,它是满城琳琅的C位,是这座城市的荣耀图腾。

建成28年后,东方明珠仍是满城琳琅的C

很多人会用到上海后的第一笔工资买一张“巅峰票”,东方明珠业主方曾做过统计,因为这座地标,游客们在上海多停留了半天时间。从游客、市民到名流政要,每个人都有关于东方明珠的独家记忆,作为东方明珠的设计总负责人,江欢成的“独家记忆”是7个场景。

第一个场景是摆在东方明珠里面的121988年投标的模型。

1980年代,因原有发射塔不胜负担,北京、天津、武汉等城市开始修建全新的广播电视塔。为了修建一座体现出上海的国际风范与腾飞寓意的电视塔,共有12个方案参与竞标,其中,华东院的5个方案分别命名为:东方明珠、白玉兰、申、跃上穹隆、飞向未来。

考虑到斜撑不好施工及球体不利于工艺设备布置,曾经备受专家推崇的东方明珠差点在评审会上“夭折”,当时相关领导说了一句关键的话:上海得有敢想敢做的劲头。上海要建的这座塔,是一座超常规的、100年后都不会后悔的塔。

第二个场景是现场设计室工棚门口的标牌——创上海腾飞标志,树世界建筑丰碑。

1991年,作为东方明珠建设工程副总指挥,江欢成率领由30人组成的设计组进驻现场,除了将这两句话作为设计的座右铭,他还在设计室的墙上挂上埃菲尔铁塔、自由女神像、金门大桥及悉尼歌剧院的图片,作为赶超的目标。

“到底有没有赶超,要大家来评判。东方明珠的业主方表示,目前全世界观光电视塔中人流最多的,一个是埃菲铁塔,一个是东方明珠。从这个角度来说,它已经比肩甚至赶超了当时的目标。”

第三个场景是设计室图板上的灰尘,地板上面的坑。

当时,浦东开发的号角刚刚吹响,陆家嘴到处是塔吊,住在临时工棚里的设计团队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是擦图板上的灰尘,因为长年累月伏案做设计,每个人座位底下的地板都形成一个坑。

第四个场景是从南京路外滩看东方明珠,仿佛在看画、唱诗、听音乐。“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

第五个场景是曾有外国元首提出“东方明珠造歪了”,时任上海副市长赵启正回应:从不同角度看,东方明珠都不一样。这是变化的美,犹如斗转星移。

江欢成解释,三个筒体和圆球除了三个正视图之外,看起来都是偏心的,有种不稳定的“错觉”。为了改善这种错觉,球体下部的斜撑,支在有倾侧感觉的一边。

第六个场景是他出差阿联酋,踏进机场,迎面就是东方明珠的照片。

第七个场景是英国《今日建设》杂志曾用5个版面报道东方明珠,并评价伦敦有塔楼,巴黎有埃菲尔铁塔,上海有东方明珠

上海城市建设的9个关键词

“再过2个月,我从事建筑设计就整整一个甲子了。

江欢成告诉记者,自1963年清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在上海60年,目睹上海城市建设的伟大变迁,感慨万千。

19632月他第一次来到上海时,除了外滩、南京路之外,几乎都是低矮的房子。1964年,他参与设计了虹桥机场指挥塔8层楼,令老工程师们羡慕不已。

“当时居住条件不佳,我住凤阳路1005号,2层楼3开间的石库门房子,住了14户人家,共用一个水龙头。交通靠自行车和公共汽车,挤公交车时需要互相帮忙推一把才能上去。绿化是屈指可数的几个公园,人民公园、西郊公园等。

江欢成表示,改革开放后,城市建设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尤其在基础设施方面。而今,距离他初来上海接近60年之后,他用9个关键词概括上海的城市建设——大桥、高架、地铁、高楼、小区、水清、水净、绿色、步道。

“浦江13座大桥,把浦西浦东联成整体;130公里的高架道,市内外血管通了;831公里,20条地铁,508个站带动了508片热土;930多幢百米以上高楼连同小区建筑,使上海人均住房从小于4m²提高到超过20m²;苏州河的臭水变成清水,鱼、水鸟多了;饮用水干净了,青草沙水库等工程立大功;人均绿地面积从一双鞋的大小扩大到一页报纸,到一张床,到一间房间;绿道1093公里,大大提高了人们幸福感!

江欢成表示,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延中绿地,它是市中心的“肺”,并大大提高了周边土地价值。这位院士用一连串的数字来证明上海城市建设的巨大发展,在他手写的回答里,排布着一连串的感叹号,字里行间,是一个从事城市建设近60年的专业人士的振奋与澎湃之情。

从地标打造到地标更新

1990年代的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十四五规划中的全面实施城市更新,时代及城市发展,对城市建设者提出不同命题。

“我们工作的出发点,是满足当时的需要。首先是解决‘有’和‘无’,现在要解决的是传承和发展问题,是‘不断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

在参与两大地标打造、刷新城市高度之后,江欢成在历史建筑保护方面进行大量探索与实践:2001年,对建于1954年的上海展览中心进行了大规模修整,使历史建筑焕发新春,优化区域空间环境;2002年,JAE作为技术顾问,联合其他合作方将上海音乐厅整体抬升3.4米,移位62米,为延安路高架让道……

在对地标性历史建筑进行保护性修缮的同时,2004年起,江欢成带领的JAE与夏邦杰建筑设计公司共同担起思南公馆的改建与更新,令一度被“72家房客分割的花园洋房经过保护、整治规划与建筑设计,从城市伤疤蜕变为城市名片,成为地标性的网红打卡点。

2004年起,江欢成带领的JAE与夏邦杰建筑设计公司共同担起思南公馆的改建与更新

“把思南公馆原天主教嬷嬷宿舍改为公馆宴会厅,用技术手段让原本南北朝向的建筑旋转90度,变成东西朝向,让这座连拱式建筑最漂亮的连拱朝向重庆路,提升沿街形象,很有仪式感。同时腾出空间,为整个地块腾出一片空地,建造新建筑,实现经济收益。

对于成片的花园洋房,JAE则采取了掘地三尺削尖屋顶的方式来扩大空间,满足当下的使用需求。江欢成告诉记者,思南公馆花园洋房的底层原本是工人房,为了提升层高,向下挖了六十公分,使之成为一个像样的空间,现在,这些改造后的建筑很多都作为酒吧使用;而对于层高同样局促的阁楼,江欢成则通过稍微抬高一点屋顶的手段,一方面维持原有形象,一方面使内部功能得以完善。

今年年初,黄浦区区委常委、副区长洪继梁专程走访江欢成院士及JAE,并就黄浦新一轮城市更新,特别是外滩第二立面的更新改造、城区历史风貌保护等工作,听取他的意见建议。

江欢成告诉记者,对于外滩第一立面,他曾有过大胆设想,由于防洪堤提高之后,影响外滩亲水性,并让“万国建筑群”的壮观打了折扣。这位结构专家的设想是把第一立面建筑提高几米,“技术上是办得到的,但影响太大。”,并笑称“做梦而已”。

外滩第二立面是指四川路以西一带的改造,他的想法是:维护和发展商业特色,典型的是金陵东路的骑楼商业、福州路的文化产业、北京路的机电市场等;同时进行地下空间开发,让几条道路地下相通。

“难度也不小,穿地铁,移管线,绝非小事。”


相关新闻

  • 042019.03

    江欢成:当年差点被否定的“东方明珠”电视塔是如何建成的

    当年我在清华大学读书时,有两个口号很响亮很深入人心,一个是“为祖国健康工作50年”,一个是“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志愿”。时至今日,我总算可以说,我做到了....

  • 182011.11
  • 242017.05

    江欢成:我所理解的建筑的本义是“生命力”

    中国工程院院士江欢成,中国著名工程结构专家、勘察设计大师。上海的城市标志东方明珠塔的设计总负责人,印尼雅加达塔(558米高)设计总负责人,上海金茂大厦....

  • 062008.08
  • 232010.08
  • 242007.09

    圆明园标识首亮相 设计者为清华教授吕敬人

    【新闻中心讯 编辑 崔凯】9月20日晚,以“华夏情·相约圆明园”为主题、以“龙灯会睡莲展”为主要内容的2007圆明园金秋主题文化月隆重开幕。

  • 152022.07

    徐叙瑢院士逝世

    7月14日电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交通大学教授徐叙瑢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7月12日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徐叙瑢,1922年4月23日出生于山东济南,1941年至1945年就读于西南联合大学物理系。1946年至1951年间,任教于北京大学物理系。1951年被中国科学院派往苏联科学院列别杰夫物理研究所深造,在苏联科学院获物理数学副博士学位。回国后,先后在中国科学院长春物理研究所、中国科学院长春分院、中国科学...

  • 272022.12

    沉痛悼念卢强院士

    著名电气工程科学家、教育家,现代电力系统非线性控制学科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电机工程与应用电子技术系卢强教授,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2月23日3时52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卢强教授1936年5月19日出生于安徽芜湖,1954年考入清华大学电机系,1964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1991年当选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2006年当选瑞典皇家工程科学院外籍院士。曾任第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常委,第八、九...

  • 272022.12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关肇邺院士

    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关肇邺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2月26日11时44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3岁。关肇邺先生1929年10月4日生于中国北京,祖籍广东省南海县。1947年入燕京大学理学院就读,1948年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早期接受梁思成和林徽因的亲自指导,在中西建筑历史理论和创作思想研究方面造诣深厚。1952年毕业于清华...

  • 032023.01

    沉痛悼念并深切缅怀李天初院士

    据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消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杰出的计量科学家、我国国家时间频率体系建设领军者,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首席科学家李天初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2年12月28日在北京逝世,享年77岁。 李天初,1945年11月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汉族,安徽省金寨人。1970年清华大学力学系毕业,1981年和1991年在中国计量科学研究院和清华大学精仪系分别获得硕士和博士学位。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国家时间频率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