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联络

百年传奇校友黎凤鸣

2019-10-28 |

当年我们外语系的法语老师黎凤鸣2019年10月16日,以年近九十的高龄,独自一人从香港匆匆赶来参加南开大学百年校庆时,她创造了一个新的“百年传奇”!

黎老师不仅曾经先后在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和南开大学这三所大学组成的“西南联大”学习和任教,是这三所大学的校友;她还从67岁到“八十八岁半”的21年时间里,先后参加了清华、北大和南开大学三校的百年校庆。作为当年西南联大的唯一传人,创造了新的历史传奇!

当校友李亦雄得知情况后赞叹黎老师这种情况:“应该为数不多。具有戏剧性、传奇性,真有意思啊!”

黎老师丝毫不改50多年前那活泼、开朗、真诚、善良、热情奔放又口无遮拦的性格,回复说:“何止为数不多,地球上只我一个!这二十一年的三个百年校庆是我从六十七到八十八。即使在三所大学学习和工作过也要在这二十一年中身体健康才行啊。”

自称年已“八十八岁半”的老校友黎凤鸣老师,是在赵国强老师帮我们安排的丽枫酒店的电梯间巧遇的。

郑之锦同学回忆说:“我们与黎凤鸣老师的巧遇是在宾馆的电梯,16号早晨南开接校友的大巴在宾馆外等候我们,当时她用完餐回房间乘错电梯正焦急不安,恰被我看到,我脑子一闪念,这不是黎凤鸣老师么!神态说话依旧,只是头发全白了!听到我的呼声,她大为吃惊,当我报出周轩进和我名字时,她立刻回想起来了,显得特别兴奋。”

这时,电梯到达一层,黎老师突然大叫:“我走错了,我是要上楼拿东西的,怎么下来了?”说完又往电梯回跑。一边跑,一边扭头朝我们喊:“啊呀,到开车点了,你们可要等等我啊!我快90了!”

我们一边告诉她放心,一边去通知等我们的大巴。走了几步,耳边响起她“我快90了!”的声音,我感到有些不放心。怕她急急慌慌的有所闪失。我立刻转头奔回宾馆电梯。这时费舍尔教授也在电梯旁焦灼的等候一个人,我们一起进了电梯,正为应当上4楼还是5楼、先接哪一个而有些焦灼时,电梯自动开到5楼,打开了门,黎老师出现了!费舍尔教授和我都急忙伸出手去扶黎老师,然后相视一笑道:“TheSame One!”我们要接的是同一人!

电梯开门后,报告过大巴等候就急忙赶回的郑之锦和杨桂林同学已等候在电梯旁。郑之锦同学随即拿出手机,拍下了这难忘的一幕。

后常耀信老师问我们是否见到了黎凤鸣老师时,我学着黎老师“老顽童”似的风格,开玩笑地说,“不仅见到了,还和费舍尔教授一起来了个‘双雄救美’!得知情况后,大家都抚掌大笑!

郑之锦同学回忆道:“我们让大客车耐心等候,并回到电梯旁陪护其上车。一路上她追忆起很多往事,对我们这批在文革中一起度过那段峥嵘岁月的同学印象特深,特别是一道去蓟县到腰山,在农村生活劳动经历难以忘怀。”

黎老师还回忆道:“1966年冬,他们来我家把我带到女生宿舍关了八十天,在门口贴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可什么名堂又没有,又放回家了。那次被关押真莫名其妙。可能这就是文化大革吧!”

郑之锦继续回忆道:“当我说起我们同学有时还念叼她时,竟髙兴地与我拥抱。这就是黎老师的风格,快人快语,天性乐观。快九十的人依然精神矍铄,神采飞扬。祝黎老师健康长寿,幸福吉祥!”

原光明日报驻外记者1965级英语专业 周轩进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