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华大学 1984级

清波万里千帆扬

2016-03-30 | 邓卫(建筑系建42班) | 来源 《清华人》(84级毕业20年专刊) |

       岁月如川,青春如舟。万里竞渡,千帆争流。

       一首《年轻的朋友来相会》曾经风靡一 时,欢快的旋律、悠扬的曲韵以及略显直白的歌词,像清泉一脉,又亲切地流淌于耳边和心里:

年轻的朋友们,今天来相会,荡起小船儿,暖风轻轻吹,

花儿香,鸟儿鸣,春光惹人醉,欢歌笑语绕着彩云飞。

啊!亲爱的朋友们,美妙的春光属于谁?

属于我,属于你,属于我们八十年代的新一辈。

再过二十年,我们重相会,伟大的祖国该有多么美,

…… ……

       如今已“再过二十年”,当我们这些“八十年代的新一辈”守约“重相会”而又聚首在一起时,无不感喟:二十载的往事,恍若白驹过隙,忽忽而逝;二十载的旧忆,却不会像黄鹤杳踪,缈缈无迹。人生如璞玉,时光如刻刀,每一条、每一道,不经意地在我们的脸上和额头,留下一些不可磨灭的印记,它们或深或浅、或疏或密,都谱写着一段少年懵懂的经历,收录着一些中年彻悟的奥秘;有曲折,有顺利;有苦涩,也有甜蜜……

      我们来白南北城乡,以往素不相识;命运的轨迹,却把我们在八四年的夏天汇集于一个交点—清华园,从此我们有了个共同的称呼—清华人,也有了一个共同的番号—四字班。两千多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不会敏然分辨,可是五年中那些“激情燃烧酌岁月”谁又能淡然遗忘?

       主楼轩昂的柱廊前,有我们迟迟夜归的身影;荒岛清馨的荷塘旁,有我们琅琅晨读的书声;二校门优雅的拱券卜,有我们匆匆编织的车辙;银杏道斑斓的落叶间,有我们踽踽徜徉的足印;大礼堂平坦的草坪上,也有我们仰望星窄、凝思真理的眼神……

       八十年代的清华园,古朴且又年轻:因为厚重的历史而古朴,因为蓬勃的学子而年轻。封禁的国门开敞未久,改革的人业方兴未艾,我们睁开明澈的双眸、展开矫健的双臂,激奋地审视一切风云诡谲的变幻,热烈地拥抱一个波澜壮阔的世界,就像蹒跚习步的孩童,坎坷却又执著地迈开了人生漫长的旅程……跌跌撞撞中,我们逐渐走得平稳;纷纷攘攘中,我们逐渐走向成熟。

       今天的我们,从一个交点又发散出不同的路途:或于政坛折冲樽俎,或于商海运筹帷幄,或于学界砥砺求索,或于文苑挥洒开拓;持家则上下眷顾,兴业则纵横捭阖,栉风沐雨,胼手胝足,矢志不渝地坚守和践行着校训的教诲:“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为母校增辉添彩,为祖国效力竭诚,不计功名儿许,但问耕耘几何……

       提笔千言,成文几行。愿将我在八九年毕业时题赠同学的一首草作与四字班同仁共勉:

   《七律·毕业感怀》

   华年逐水笑流长,五载同行结同窗。

   胸藏日月凭吞吐,笔走龙蛇任翕张。

   豪情不已担正义,妙手由之谱奇章。

   敢问前程何以似,清波万里千帆扬。

                                                                                      2009年4月8日于清华园



相关新闻

  • 162010.04
  • 132020.08
  • 042021.08

    黄且圆:纪念父亲黄万里先生

    2011年8月20日,清华大学举办黄万里先生诞辰100周年纪念座谈会。作为黄万里教授长女,知名民主人士黄炎培先生长孙女,黄且圆先生代表家属在座谈会上致词,娓娓道来黄万里先生在子女看来,是怎样的一位“普普通通的父亲”,为什么会感动那么多的人。

  • 082020.07

    赵万里与古籍整理出版

    赵万里(1905—1980),著名文献学家、敦煌学家,1921年考入南京东南大学中文系,1925年毕业后任清华学校国学研究院助教,1928年转往北平北....

  • 052009.05
  • 302016.08

    黄万里:我确实是学水利的,更要讲真话

    黄万里的结论可能有错,但他信仰的是科学,支撑结论的是逻辑和论证。

  • 292017.09

    王有柱:行万里路 胜读万卷书

    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台湾地区企业发展的经验,对中国大陆的企业很有借鉴意义,可以让我们在和世界一流企业对标的过程中,少走弯路。

  • 052013.08
  • 182009.06
  • 072021.04

    陈放:无悔与你,踏上万里荆棘的足球远征

    轻轻的,从身畔滑落的时光见证我们追求梦想的脚步那一年,那一年,那一年……沉淀在回忆里永恒的欢乐和忧伤在一切随风飘散之后依然闪亮。足球,我们永恒的爱恋一如东操上亲吻金杯的深情那个有着暖暖阳光的午后成了记忆中永恒的风景为了那一天我们等待了十年在漫长的跑道上不断奔跑嗅着泥土与胶皮混合的味道训练,训练,再训练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带球突破已经练到乏味的停球转身比赛,比赛,再比赛一次次的射门,角球,任意球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