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余守志:从技术走向管理,两手抓两手都要硬

2018-09-13 | 张静 | 来源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校友会公号 |

余守志,1962-1968年就读于清华大学自动控制系,1968-1976年在河南省信阳市商城县劳动锻炼,后历任河南省科学院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河南省科学院半导体研究所(现物理研究所)所长、河南省科委(现科技厅)副主任、河南省科学院院长、河南省政协科教文委主任等。

2018年1月,余守志(中)接受校团委实践支队同学的采访

技术人员要“一专多能”,这是当年国家对知识分子的要求,业务能力和社会工作哪个都不能落下,这是在科学技术前线工作50多年的余守志最大的感受。

专业技术精益求精

余守志有一把木头把铁榔头,跟了他五十几年,这是他在大学二年级亲手做的,现在还能正常使用。“在计算机系学习六年,对我帮助最大的就是做任何事情都要认认真真地对待”。余守志对在大二为期八周的金工劳动记忆犹新。不同于现在“体验式”工地实践,每位参与的同学各项工种都需要达到四级工的标准,而当时最高标准是8级工。车工、翻砂工、焊工、刨工、磨工……每个工种都要学,而且要成绩领先。1964年期间,我国第一台晶体管计算机在清华大学实验生产,当时正在读大学三年级的余守志有幸参与。立式空调般大小的计算机有不计其数的焊点,“每一个都需要人工焊接,每个焊点都得做到精益求精”。余守志正是在这样严格的要求下为以后工作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余守志1972年离开煤矿时,被分配到河南省某县城的百货公司锻炼,有机会接触电视机。刚刚上岗的余守志便被安排了这样一项不轻松的任务——让全县所有电视机可以接收到电视信号。因为该县地理位置偏远,接收电视信号是个难题,该地区所有电视都无法正常播放。基础知识扎实的余守志明白电视接收信号的关键在波段和天线,问清楚河南电视台、武汉电视台和安徽电视台的波段后,他自己动手制作了天线,在合适的地方高高架起,结果安徽电视台的节目也出现在县里百姓的电视上。

都说“隔行如隔山”,学自动控制的余守志后来因工作需要,调到河南省化学研究所工作,一待就是十年。按照他的话来说科学都是相通的,“化学研究所里面各种大型仪器都有计算机控制,每种仪器都得认真的去掌握它,学习它,然后才能做出一些成绩”。这得益于认真踏实的精神。刚到化学所不久,余守志就到郑州大学化学系研究生班参加第二专业学习,学习了物理化学、有机化学、结构化学、高分子化学、仪器分析等课程,并参加了新型药物分子结构的研究工作。他经常每天工作24小时,有一次他连续工作了七天之后,用核磁共振仪器发现了一个新的化合物,并将此发现写成论文,该发现引起国际上的注意,被美国邀请参加了国际学术交流。余守志说:“学校的培养就是要求我们对每一件事都得认真,把它做好,这样才会有科学发现”。他的认真还延续到了专业之外。在大学期间,余守志和舍友每天都比其他同学早起一小时打网球,然后再和同学们一起跑步、早自习、洗澡、上课。清华的体育传统在他身上留下了深深的烙印,直到今天余守志仍然坚持每天走路1万多步,游泳2000米左右。

现在的计算机系原为“自动控制系”,在中苏、大陆和台湾关系紧张的大背景下,武器装备实力成为横在我国脖子上的一把刀,造出自己的“两弹一星”迫在眉睫。然而刚高中毕业的余守志并不知道这些,他还在为自己的高考志愿发愁。“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高中班主任的一句话使他毅然选择了还处于保密状态的自动控制系,“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很神圣的选择”。遗憾的是,文革打乱了原本的路,本来要参与“两弹一星”建设的余守志,最后的工作与“两弹一星”没有沾边,但仍然是“用另外一种方式为国家服务”。

管理能力踏实亲民

如今余守志已经是在科技界工作了50多年的老同志,除了做好自己的专业工作之外,他还担任我国国家自然科学奖化学组的评委,同时也承担着河南省科学院院长兼党委副书记的工作。“从工作当中我体会到,学校培养我们‘一专多能’,就是既要搞好自己的专业工作,又要承担社会工作,二者互相促进”,余守志感慨道。但是刚入学的他却不太了解国家的培养思路。因为抱着学习提高专业技术知识的目的来到清华,余守志一开始就被任命为团支部书记,知晓这个消息后,他立即找到时任自控系八字班班主任凃连华老师问“能不能不当团支部书记?”自动控制系团委书记谢锡迎老师和自动控制专业的党支部书记黄汉文老师了解情况后,主动找余守志谈话,“有句话我印象特别深,老师说清华大学培养学生是又红又专的,是能够双肩挑的,这对于你的学习和成长是有好处的,以后到社会上你才能够为国家作出更大贡献。”这句话一直影响了余守志50年的工作和生活。

从研究实习员成为副研究员,再成为研究员,是一个逐步提高的过程。化学研究所工作十年,又调到物理所当所长六年,再调到河南省科委担任副主任七年,余守志逐渐从研究“硬科学”走向主管全省软科学。

在调到科学院当院长前,李克强找余守志谈话:“科技部门也是经济部门,你们要有‘双肩挑’的意识,要科技创新,要抓科技体制改革,要促进科技经济融通发展”。时任河南省省长的李克强把科研体制改革的重任交给了余守志,让其负责制定全省各个科研院所的改革方案。方案经省政府常务会议通过后,李克强对余守志说:“你起草的方案,你执行。你回科学院去当院长”。接过重任的余守志不敢懈怠,把全省十几个自然科学的研究所都集中到科学院,将基础研究类、公益类,划归事业单位,其他类研究所均转型为企业。“这个工作难度是相当大的,到现在也还不算搞好,但是我尽全力了”。功夫不负有心人,在软科学方面,余守志取得四个河南省科技进步二等奖,并且指导起草了河南省科技进步条例和河南省科技奖励条例,最后经省人大和省政府通过。

“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对我而言,自动控制专业和‘双肩挑’的思想一直对我的工作很有帮助,这也是咱们清华人自强不息的表现”。余守志不忘提醒学弟学妹们,“四年基础要打好,做人的基础也要打好,要到国家最需要的地方去”。

正值计算机科学技术系建系60周年,余守志祝愿清华大学计算机系培养出更多计算机方面的人才,也祝愿计算机系的老师和同学们为我国的计算机事业和智能大数据经济的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相关新闻

  • 062021.12

    107岁马识途再出新书!学巴金说真话书写《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

    老骥伏枥,壮心不已。年逾百岁的革命家、文学家马识途,在中国当代文学圈是公认的传奇人物。近一两年,他先是拿出《夜谭续记》(人民文学出版社),又推出根据80多年前在西南联大上课聆听的唐兰、陈梦家等名师课堂笔记写成的《马识途西南联大甲骨文笔记》(四川人民出版社),成为文坛佳话。马老(马万梅供图)2021年,又一本马老的书即将与大家见面——人物回忆录《那样的时代,那样的人》即将由人民出版社推出。早在2016年,...

  • 062021.12

    记忆之光——《金国藩九十自述》

    金国藩先生是我国工程科技界的杰出科学家,尤其对精密光学工程作出了突出贡献。最近出版的这本由金国藩口述、复旦大学教授张力奋撰写的《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记录了金国藩先生的七十年科学实践和九十年人生体验。本文系该作序言,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获授权转载,有删节。《追光者:金国藩九十自述》为金国藩先生撰写“自述”,采访断断续续,原计划两年完成,最后花了三年多时间。从他八十七岁,做到...

  • 062021.12

    曹本熹遗作:那是决定性的、大胆行动的时代

    曹本熹(1915-1983),我国核化工专家,195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从20世纪60年代起从事核燃料生产的科研、设计和工程建设、技术改造等的组织和领导工作,为有效推动我国核燃料化工生产的工程建设、顺利投产和技术改造做出了重要贡献,被授予“核工业功勋”称号。前段时间,《中国核工业报》收到曹本熹之子曹珏的一份来稿,他表示近日拿到了他父亲38年前应原二机部二局局长白文治邀请所写的一篇关于第一颗原子弹研制的文章。白局...

  • 062021.12

    杜艳:做投资,最大的满足来自帮助校友成长

    杜艳道:“科技创业是清华人的优势,正因为有这些投资,有这些赋能,科技才能市场化,才能真正应用于生活,才能对社会有更多的贡献。”

  • 032021.12

    一位“90后”党建博士的新讲台

    “90后”的叶子鹏是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2021届的博士毕业生,博士在读期间,他曾前往英国、俄罗斯、澳大利亚、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和地区深入学习调研。如今,他成了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的一名教员。

  • 032021.12

    “防空洞里的抒情诗”

    穆旦(1918-1977)是一位命运颇为坎坷的现代诗人。他早年就读于清华大学与西南联大外文系,受到著名文学理论家燕卜逊(William Empson)、诗人闻一多和冯至等人的影响,写出了《合唱》《防空洞里的抒情诗》等作品。1942年,抗日战争进入白热化阶段,穆旦参加中国抗日远征军赴缅甸作战,在胡康河谷与印度东北的热带雨林中九死一生,后来撤退到了印度。抗战结束后,他曾在沈阳担任《新报》主编,这份报纸因抨击国民党政府的腐败无...

  • 022021.12

    出版人李昕:我眼中的杨振宁先生

    大约从2005年开始,我在三联书店和商务印书馆为了编辑出版杨振宁先生几部著作,和他有些联系,乃至近距离的接触。根据自己的观察和了解,我陆续写过三四篇文章,介绍他的事业和成就,同时展现他高尚的人格和情操。每次我的文章在网络刊出,都会众多读者留言发表评论。其中,对杨先生表达景仰的读者占大多数,但也有些人对他抱有误解,还有些人对我的文章表示质疑。我以为,有关杨先生的几个关键问题,包括他当初决定留在美国、...

  • 022021.12

    王太红:在家乡的红土地上厚植初心与理想

    王太红,本科、硕士毕业于清华大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系。2015年8月,王太红作为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批定向选调生赴抚州市基层工作。曾任宜黄县新丰乡党委副书记、乡长,新丰乡党委书记,现任抚州市金溪县委常委、副县长。为更多人创造幸福“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大一伊始,系里新生培训上播放的“两弹一星”功勋人物的感人故事,唤起了王太红“服务家国”的梦想。毕业后,当得知江西省委组织部首次定向清华、北大...

  • 022021.12

    我和“两弹一星”父辈:功勋之光照亮前行之路

    “我父亲朱光亚曾说过,他个人只是集体中的一员,做了一些工作,核武器事业是他和千千万万人共同完成的。”近日,在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科技馆功勋厅内,“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朱光亚之子朱明远如此谈及他的父亲。当天,于敏、王淦昌、邓稼先、朱光亚、陈能宽、周光召、郭永怀、程开甲、彭桓武共9位曾在中物院工作过的功勋科学家的后辈们分享了研制“两弹一星”的感人故事,重温了那段难忘的岁月。“执着追求”到极致的科学...

  • 022021.12

    “科学家最高的追求也无非就是工作”——彭桓武先生点滴

    近日,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以下简称中物院)科学技术馆“两弹一星”功勋厅开展。我又一次忆起与彭桓武先生交往的点滴,先生的音容笑貌再次展现在我的眼前。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恰逢彭先生90寿辰。6月3日,周光召主持召开了“彭桓武先生90华诞学术思想研讨会”,会上,彭先生向近300位学者和来宾作了《广义相对论—— 一个富于刺激性的理论》的精彩报告。这次会议的邀请名单,彭先生都曾一一过目。2006年9月25日,“彭桓武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