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山高人为峰 攀登无止境——访首位登顶世界七大洲最高峰的华人女性王雷

2016-06-24 | 学生记者 李凌 | 来源 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校友会 |

她毕业于清华,所学专业是计算机。然而,她日后的人生中,最耀眼的部分却与计算机毫无关系,而是在一个计算机人几乎不会涉及的领域:登山。从2004年到2010年,她用了六年时间,攀登了世界七大洲的最高峰,并徒步到达南北两极极点,成为首位完成这一壮举的华人女性。

从典型工科女,到登山第一人

走上登山之路前的王雷,人生轨迹与大多数计算机系学生别无二致:从清华大学毕业后,进入美国北卡大学计算机系攻读硕士,之后在华尔街担任金融软件工程师,期间还曾经搬到西雅图和几位朋友共同创业。在2001年,她来到世界顶尖的沃顿商学院,接受专业的商业管理训练。就在她沿着这条坦途稳健上行之时,一场毕业旅行让她的人生出现了转向。

2003年,从沃顿商学院毕业的MBA们决定以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来欢庆毕业。出发前的王雷神采飞扬、自信满满,然而很快的她便落在队伍尾端。虽然最终她凭借着顽强的毅力攀上了顶峰,但自己身体素质的薄弱还是深深地刺痛了她。从非洲回来,王雷开始了体能训练。几个月后,她第一次参加了半程马拉松;又过了几个月,她完成了第一个全程马拉松。在一年的时间里,她完成了两个全程马拉松。

一般人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也许就已心满意足,然而这远远不能满足雄心勃勃的王雷。乞力马扎罗之行犹如一颗火星,点燃了她心中对征服山峰的强烈的渴望。她查阅了大量有关登山的资料,看遍了几乎所有同珠穆朗玛峰有关的录像。终于,在2004年6月的一天,王雷定下了一个宏伟无比的目标——登上七大洲的最高峰,徒步到达南北两极点。当时,还没有华人女性完成此壮举。为此,她花了整整六年的时间,不断地学习、训练、挑战。她抓紧一切时间进行体能训练,学习生存技能,还要克服场地、资金、时间的种种困难。终于,在2005年,她成功登顶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峰,迈出了实现这一宏伟目标的第一步。之后五年,她先后登顶大洋洲最高峰查亚峰峦、南极洲最高峰文森峰、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和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并在2008年一年内完成了到达南北两极的壮举。最后,在2010年,她登顶亚洲也是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成为了首位完成“7+2”的华人女性。也完美而令人惊叹地实现了从一名典型的工科女到登山第一人的华丽蜕变。

登顶珠峰并与校旗留影

登山如禅,为人如茶

虽然波士顿与北京时间相差12小时,然而王雷很快回复了我们的邮件,并且愉快的答应了我们的采访。采访前我以为自己可以听到很多惊心动魄的登山经历,然而王雷却说:“登山是很慢的过程,就像禅修、瑜伽、冥想。一步步地走在山上,有很多的机会去思考。”也许,正是这样缓慢、宁静的过程,让她即使是在登山时与队伍走散、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危险环境下都能让内心波澜不起,而是相信自己的能力和所做的充分的准备与训练,也让她即使是登上山顶,也不会在心中泛起丝毫一丝涟漪,而是“只觉得平淡”,这如清茶一般平静、恬淡的性格,让人与她的交流时全无说教与空谈之感,唯觉平淡与亲切。然而,在她朴实无华的叙述中,又常有令人如“清夜闻钟”一般振聋发瞶的人生感悟和哲理警句。

王雷登山的缘起来自于对自身体能的薄弱,然而当她完成了登山的壮举之后,她却觉得登山给她带来的最大的改变在于内心。登山过程中,她不断地思考:为什么爬山?为什么走这样人生道路?自己应该走哪条人生道路?在实现了理想之后,她更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味这一历程,不是为了反复咀嚼既得胜利的甘美果实,而是因为她认为,人不能单纯地做事情,一件事本身达不到使人成长的目的,恰恰是对这件事的反复思考才让人成长。

这样的细致的、反复的思考,让她学会了有意义地生活。她说,在登山之前她是“睡着”的,而在登山之后她学会了睁大眼睛,感受生活。对生活细致入微的思考,让她从每件事中都能找出乐趣与意义,即使是一些看起来“无用”的事,也能从中得到很大的收获。思考让她所做的每一件事,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旅游、做任何事情都是有意识的,而不是再漫无目的打发时间。她觉得这样才算是给了自己的内心一个交代,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给成功更多意义

“绝知此事要躬行”,思考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行动。2010年她完成了征服的壮举,决定用文字记录下这几年的历程与感悟。然而一年下来,进度缓慢、困难重重,期间几次受邀参与尝试创业也成果寥寥。她觉得这些事情给她带来的动力和渴望感,远远不如登山来的强烈。直到有一次,在和她的老师交流的过程中她说起自己写书过程中遇到的困难,老师的问题让她豁然开朗:这本书是给谁写的?她突然顿悟,这本书其实是想给她的读者和那些帮助过她的人的回报,让他们看到自己实现梦想,这是他们支持的成果。这个成果并不仅仅是她完成了征服七大峰和南北两级的理想,而是她现在可以给予更多人完成梦想的动力源泉。“很多时候我们认为的成功定义很狭窄,其实真正的成功比那深远的多。我不光想记录自己登山实现梦想,我还希望能够给别人带来鼓励,帮助更多的人去实现梦想。”在这样的想法的指引下,她在两个月内就完成了她的第一本自传《我行》。

一本《我行》,让登山从她一个人的成就,变成了她给予那些帮助过她的人的回报,又变成了帮助他人完成梦想的动力源泉。对登山的思考,对生活的思考,让这本自传的价值不断升华,也让她明白了自己今后想要做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文森峰登顶后返回大本营的路上

生活本身即是挑战

在采访前我很好奇,在征服了许许多多的高山之后,这个世界上是否还有什么事物能再激起她挑战的欲望?她是否会像奥本海默那样在完成了巨大的成就之后便醉心于享用胜利果实、止步不前了?于是在采访过程中我问她在完成了“7+2”后,还有什么事物能让她有挑战的欲望? 她的回答是我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她说:“生活本身就是一种挑战。生活怎样才过得精致有意义,就是一种艰难的挑战。”

登山结束后的这几年王雷在不断地调整,寻找自己的方向。她在许多学校、社区与公司演讲,希望能够用自己的经历鼓励更多的人去追逐自己的目标,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也启发更多的人去思考怎样把生活过的有意义。与此同时,她开始着手写自己的第二本书,这一次,她把目光投在了进入职场工作数年,在事业上小有成就的年轻人身上。她希望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能够用自己的体验和经历去启发他们寻找自己的下一个人生方向,告诉他们在面对风险时该怎样去做,并且分享给他们成功的许多要素。

现在的她过着简单的生活,她认为生活中一切奢侈和多余都是浪费,虽然头顶“登山第一人”的闪耀光环,但她并不希望从中获得任何物质上的回报。她觉得生活给人的最好的回报并不是金钱、物质或是成就,而是对内心期待和自我付出的一个交代。在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挑战之后,她接受了一个更大的挑战,那就是帮助更多的人实现他们的理想。

结束语

王雷说,虽然她走上了和大多数计算机人截然不同的另一条道路,但她很幸运,她通过登山找到了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她说:“我想继续做这样的事情。”一个人的生活不会因为选择了某个专业,或是参加了某项工作就被完全限定。也许,一个人真正的梦想始终潜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只等着某一个瞬间的喷薄而出。而在那之后,是随心而动,选择过上新的生活,还是沿着既有的道路前进,这样的抉择是需要勇气的。王雷选择了前者,并且为之付出了自己的全部努力,她过出了精彩而富有意义的生活。现在,生活向她发出了新的挑战,以她登山时付出的热情和努力,她一定能攀登上人生新的高峰。

第一位完成“7+2”的华人女性

七大峰:

文森峰Vinson Massif(4897m,南极洲最高峰)– 2007 年

麦金利峰McKinley(又名Denali 峰,6195m,北美洲最高峰),美国– 2007 年

阿空加瓜峰Aconcagua(6962m,南美洲最高峰),阿根廷– 2008 年

乞力马扎罗峰Kilimanjaro(5895m,非洲最高峰),肯尼亚/坦桑尼亚交界处 – 2003 年

厄尔布鲁士峰Elbrus(5633m,欧洲最高峰),俄罗斯– 2005 年

查亚峰峦Carstensz Pyramid (4884m, 大洋洲最高峰), 印尼 – 2007 年

珠穆朗玛峰Everest( 8848.13m,亚洲及世界最高峰),中国/尼泊尔交界处– 2010 年

两极:

南极点 – 2008 年

北极点 – 2008 年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