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我的两位导师——谢毓章、徐亦庄先生

2009-06-03 |

欧阳钟灿(1968自控)

我在清华本科学的是自动化专业,1966年分专业把我分到核潜艇反应堆的自动控制。可惜的是,到清华“200号”反应堆参观回来不久,“文革”就爆发了,课突然停了,但与物理结缘自此而始。

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院士欧阳钟灿

在“革命大串联” “重走长征路”时,有两本物理教科书——伯格曼的《相对论引论》和布洛欣采夫的《量子力学教程》,伴随我从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走到韶山毛主席故居。1968年我被分配到兰州化工公司,干了两年汽车搬运工、修理工后转入仪表车间当仪表工。在集体宿舍时期,每天晚上,同事们在双层床的下铺打扑克,我在上铺看我的两本书,对爱因斯坦与玻尔关于量子力学的争论尤感兴趣,并坚决地站在爱因斯坦一边,并试着写论文。我这痴迷的“民间科学迷”还感动了两位一同分配在兰化的朋友,一位是黄昆先生的侄儿,一位是谈镐生先生的侄女。因此当1978年恢复招研究生时,他们分别将我的论文寄给了他们的叔叔,并鼓励我报考他们的研究生。令我感动的是,黄昆大师还亲自回信,大意是在西部这种艰苦的环境下,有这种钻研精神是不容易的,并建议我把论文寄到《物理学报》。为了实现转业物理的志向,考虑到自己非科班的弱势,我寄了一份论文给当时的校领导何东昌同志,报考了当时还是冷门的清华基础部物理教研组的液晶物理。197810月,我终于二度入清华,师从谢毓章、徐亦庄两位导师学习,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轨迹。

第一次见到先生是在1978夏天的复试之后,他与张泽瑜(当时张先生是物理教研组的党支部书记)单独找到我,说他看到了何东昌同志转来我的论文,并亲切地说,他们俩对物理研究生班近二十名研究生的学习总负责,今后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他们解决。对于我们这批荒废十年学业,重新“回炉”,且大都过了而立之年的大龄学生,教研组采取现实的培养方案,重拾四大力学并教授必要的近代物理课程。如先生亲自给我们授原子分子光谱硕士课程,我后来的博士论文所需要的群论知识得益于这门课。张泽瑜教授教我们电动力学,我在博士论文中用到的高阶张量分析受益于他的教授。

在硕士物理班上,有四位选择液晶物理,我们四位应该说是国内这个专业的首届研究生。给我们四位授课的是谢毓章教授,他的自编教材的蓝本是国外的专业文献,其中的公式难免有一些错误。在先生的指导下,我们以教学研相长的态度,对数百个公式逐一进行推导校正。1988先生以此讲义为基础,在科学出版社出版了长达673页的我国第一部《液晶物理》专著。先生在序言中特别提到了阮丽真同学和我在这方面的协助。随着液晶显示工业在我国的发展,这本书近年已被再版,并且很快在京区书店告罄。

1978年入学的这批研究生大多都是拖儿带女,异地分居,错过了“文革”后第一次调薪机会,是执著追求研究事业的“志愿者”。同学们都十分珍惜这次难得的再学习机会,经常在实验室加班到凌晨,回来时,宿舍区的铁门已经关闭,翻墙回8号楼是经常的事情。全班十几号人团结互助,记得激光专业的同学在实验时,我们经常被请去帮忙而毫无怨言。正是这种淳朴的研究氛围,艰苦奋斗的精神,全班同学在1981年都拿到我国建立学位制后的第一批硕士学位。由于我有一定的自学基础,并常告诫自己非科班的弱势而采取笨鸟先飞的积极态度,我的硕士论文尚列优秀,并被唯一留下升入全校首届20人的四年制博士生试点班。向我宣布这个决定的又是教研组的两位领导徐亦庄先生和张泽瑜先生。为帮助我解决将来调动家属的困难,教研组还聘我为助教,人事关系调入清华。这种优待在当时很不容易,也显示出徐先生的宽阔胸怀。

作为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批准的第一批博士导师,全物理教研组只有先生一人。在先生的安排下,让我继续师从谢先生研究液晶,他相信谢先生第二批博导必能榜上有名。但事情并没有像先生想象的那么简单,作为与钱三强、王大珩、何泽慧同班毕业的资深教授,抗战胜利后,作为吴有训校长接管中央大学的助手,1947年留美不久即在普渡大学当过教授的先生,直到退休都不曾通过国务院学位办的博导。先生的博导遭遇使我对后来周光召院士对“中国特色”的博导制度的批评深有同感。但先生的这种状态,当时学校研究生处还是十分着急的,他们善意地劝我转换门庭,投入有博导资格的光学专业。但这都不是徐、谢两先生留我读博的初衷。我的特长是液晶,我总不能为了区区虚名而弃长(专业)就短(管理)。在这尴尬时刻,又是先生为我解围,他建议我选择液晶中的光学课题,来兼收他与先生两人指导专长。

经过一段不分昼夜的文献调研,我终于找到一道液晶非线性光学的难题:液晶是具有轴中心对称的介质,因此不应有光倍频效应,但在1980年代,实验却发现有光倍频现象。因此,液晶界有相当强的议论,想修改中心对称的性质。当我向两位先生开题报告后,他们十分高兴,先生当时给我一本李恭亮先生主编的《非线性光学讲义》,并数次在三院教室单独为我一人讲课,我的研究也开始步入正轨。我花费一个暑假进行手工计算,研究取得重要进展,这使我对身边一尺多厚的算草感到非常欣慰。

随后,先生在三院数次单独听我的汇报,先生则对我的计算进行几个月的校算,无误后终于批准我撰写毕业论文。由于是国内第一批博士论文,两位先生按规定将论文送给近百位国内外同行书面评议,其中包括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的沈元壤先生。他们对我的论文答辩更是认真组织,请了他们老师辈的孟昭英(主席)、郑华炽老先生,他们同辈的王大珩、李荫远等著名学者为答辩委员。老先生们负责任的态度更令人钦佩,先生曾两次找我到北师大的小红楼家中讨论论文,他还复印了一份美国西北大学吴家玮教授的论文作比较,给我很多的鼓励。

1984年,我终于被授予清华第一个理学博士学位,同届博士试点班的其他19位同学获得工学博士学位。我们20人中,据我的不完全统计,有两位被选为中科院院士,一位工程院院士,两位当过清华大学的副校长,一位教育部百名名师,这些骄人的成绩都离不开当时指导我们的老师。

我博士毕业后转到中科院工作,导师谢毓章仍继续与我保持着合作研究,他曾为研究“面包圈”环形膜泡的拓扑问题,特地跑到北大去请教耄耋之年的段学复先生,并买来桐油灰捏“面包圈”模型。在八九十高龄,他还与我们合写了两部生物膜弹性理论的中英文专著。因此,他当之无愧地成为我们1999年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项目的主要成员。

而我的另一位恩师徐亦庄先生对清华物理系的贡献也令人难忘。他28岁从费米实验室回清华即被聘为副教授,肩负着领导清华全校公共物理教学达40年之久,在1978年恢复招收研究生后,他领导部署了物理教研组激光分离同位素科研项目,这在当前大力发展核电站以解决国家能源困难的今天来看,无疑具有非常前瞻的胆识。但由于长年的身体透支,他未能完成这重要的事业。1993年早春的一天,当我刚从电传中获知被授予海外物理学会首届亚洲杰出成就奖后,就急忙跑到先生家中通报,当时师母沈家惠引我入先生卧室,我看到已经深度腹水的徐老师正仰卧在床上校对一本非线性光学书稿。他对我的进步非常高兴,并用颤抖的手在一本书稿的复印本上题词后赠我,并再三嘱咐我要提出修改意见。想不到,当我从华盛顿领奖回来,他已经永远离开了我们。

2005年是世界物理年,我重读了《爱因斯坦奇迹年——改变物理学面貌的五篇论文》,在这本书序言中,当代的大理论物理学家罗杰·彭罗斯声明,在爱因斯坦与波尔在量子力学完备性的争论中,他是站在爱因斯坦一边。这样看来,本文开头提到的两位对我走上物理研究有启蒙影响的两位先生——黄昆与谈镐生,他们对我的研究的支持并未太过盲目,令人唏嘘的是他们在2005年相继辞世,在他们的告别仪式上,我又分别见到了阔别多年在兰州结识的两位老朋友。

相关新闻

  • 252018.02

    再谈两位史学家

    汉学家杨联陞先生、何炳棣的气派

  • 152021.03

    先生之风 山高水长 ——追忆我的导师章德安教授

    2017年3月26日是章德安老师逝世十周年纪念日,章老师1926年9月3日生,中共党员,1948年清华大学法学院政治系毕业。1954年中国人民大学马列立义研究班哲学分班毕业。历任交通大学政治课助教、讲师。1957年随学校西迁,退休前任西安交通大学法学研究员,从事法学与其他学科的交叉研究,是西安交通大学技术经济法律研究中心创始人之一,1992年退休。2007年逝世,享年81岁。为志纪念,我们选摘了部分学友追忆章德安老师的文章,追忆...

  • 182018.09

    清华大学两位教师和两位校友荣获2018年度“求是杰出青年学者奖”

    2018年9月15日,香港求是科技基金会2018年度“求是奖颁奖典礼”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举行。清华大学两位教师和两位校友荣获2018年度“求是杰出青年....

  • 292022.09

    张永红:教师节,我为导师写首歌

    第38个教师节即将来临之际,作为一名在职博士生,我拿什么来回报我的导师?尽管每一位老师对学生付出都是真诚的、无私的、不求回报的,但每一名学生应常怀感恩之心、常有报答之念。古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老师给予学生的往往是涌泉之恩,如果作为学生不能给老师以滴水相报,那还谈何知恩报恩、知行合一呢?我认为,对老师的尊重,就是对传统的尊重、对知识的尊重、对美德的传统,也是对知恩报恩、知行合一的自觉践行。都...

  • 232016.09

    沉痛悼念我的导师严东生先生

    回想起三十三年前,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那就是我,来到当时名扬海内外的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这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研究所的“严东生”这个响亮....

  • 162013.10

    徐锡安:青年导师 教育伟人

    徐锡安(1968土建) 徐锡安学长,1968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土建系。

  • 032020.05

    “实现艺术社会价值的思考与实践”∣美术学院两位校友作线上主题分享

    为庆祝清华大学109周年校庆,清华校友总会美术学院分会与郭业斌、李旻两位校友一起策划了“实现艺术社会价值的思考与实践”线上主题分享沙龙。因为疫情原因校....

  • 252020.09

    两位清华校友当选2020年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

    9月22日,英国皇家工程院(Roy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RAE)公布了2020年新选院士名单,新当选的50位院士和3位外籍院士中有7位华人学者,两位清华校友榜上有名,他们是英国肯特大学教授闫勇和伦敦大学学院教授罗...

  • 192020.10

    两位校友当选2021年度美国光学学会会士

    近日,美国光学学会(The Optical Society,OSA)公布了2021年度新选会士(Fellow)名单,本年度全球共有118名科学家当选,其中有两位清华校友,分别是1988级电机系校友、美国德克萨斯大学阿灵顿分校教授周卫东和199...

  • 212021.06

    两位清华校友当选2021年加拿大工程院院士

    6月14日,加拿大工程院(The Canadian Academy of Engineering,CAE)公布了2021 年新增院士名单,共有 52 位学者当选(50位院士、2位国际院士),其中包括两位清华校友:1992级校友、加拿大麦吉尔大学教授刘学和博士后校友、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教授张大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