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彭奇玉:上学路上

2018-06-20 | 彭奇玉(1963级水利) |

紧张的高考后随之而来的就是焦急的等待,等待着录取通知书的到来。1963年8月中旬的武汉,天气又热又闷,可是比这更为难受的是焦虑的心情,因为有的同学己收到高校的录取通知了。终于有一天邮递员送来一封牛皮纸的信件,右下角有红色的“清华”字样,我终于盼到了梦寐以求的喜讯,随后进入了紧张而繁忙的准备工作,伴着掩饰不住的阵阵喜悦之情。

哥哥送我一个帆布箱,姐姐送我一件玫瑰红的毛衣,妈妈忙着帮我缝补几件旧衣裳。我的父亲、一个历尽沧桑的码头工人,严肃又深情地对我说:“奇玉,到了北京可要好好念书啊!彭家几代人,你可是第一个大学生!”

8月25日(星期天)下午,我们离开故乡武汉,在汉阳车站登上开往首都北京的列车,我班去北方上大学的同学结伴同行:我和常恒毅、夏安邦、孙仁济、邹开田、李昌星共六人。不少在汉的同学和朋友赶来送行,小小的汉阳车站一时显得相当热闹,当火车徐徐开动时,大家挥手道别,相约明年再见。这是我平生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离开家庭,虽然有些依依不舍,但是欢乐的情绪是主要的,因为这是乳燕高飞的第一步,是到清华大学这座知识殿堂去读书!车过汉水、车离汉口,车在绿色的大地上驰骋。我们在车内谈笑,回忆着我们三年艰苦的高中岁月,憧憬着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心中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希望。

那时火车的速度很慢,为了节约我们买的是慢车硬座,记得价格是八块三毛钱,对于父母这也是一笔巨资啊! 蒸汽机车头喷出的煤灰从车窗飘进,关窗则车内不能通风而闷热难忍,各方面的条件都是很差的。所以在分食了晚餐之后,只能靠着椅背打盹,听着广播里报着站名:信阳、驻马店、漯河……慢慢进入了梦乡。

天刚蒙蒙亮,火车到达郑州站,广播里传来令我们惶恐的消息:“因为京广铁路河北段遭洪水袭击、交通中断,火车无法前进,请乘客下车休息等待转车。”我们这些初出家门无可奈何的学生,只得提着行李,悻悻地走下火车,走出站门。此时郑州车站的广场上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旅客,主要是暑假返校的大学生。先还听说我们将转乘津浦线到北京,两个小时后又传来津浦线中断的消息,令我们不知所措,只得在候车室内呆呆地等候。

原来我们并不知道,1963年8月上旬河北省连降暴雨,7天内降雨总量达600亿立方米,产生的径流量达270亿立方米。洪水带来了巨大灾害:农田淹没、房屋倒塌、铁路冲垮、桥梁毁坏。到8月下旬,京广、石太、石德、津浦线相继中断运行,致使各铁路枢纽站旅客大量滞留,铁路部门也不知道何时能恢复通车。

正在我们焦急等待之时,突然广播要求北上的大学生在候车大厅开会,顿时会场人头攒动、议论纷纷,不知要发生什么事情。此时只见一位个子不高的女生跳上桌子,慷慨激昂地发表演讲:“同学们!我们遇到了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要勇敢地站出来,我们要组织起来。成立临时党支部,按学校、地区统一登记,互相帮助。”这位梳着两条短辫、有着一双大眼睛的北师大姑娘比我大不了两三岁,但她勇敢的精神和演讲的气魂,令我敬佩和折服,大学生的水平和能力可真强啊!她就像电影《青春之歌》中的林道静一样,在游行队伍中振臂一呼,指挥着千军万马。她接着说: “我们北大、清华、北师大的几位党员干部,决定成立临时指挥部,并向教育部汇报了情况,领导正在研究解决办法。相信党中央、国务院一定会关心我们!也请大家相信我们!”

一个小时左右,河南省教育厅、郑州大学等高校的大轿车鱼贯而来,将我们接到各高校休息。我们六人和各校的负责人都取得了联系,登记造册,但还是自成一体活动,被安顿到郑州大学的校园里。此时正值暑假,学校尚未开学,教室的桌椅早已移开,铺就一地凉席。我们洗漱一新,吃着学生食堂供应的棒子糊和白面馍,肚子充实了,心也安了,躺在教室里美美地睡了一大觉。

在郑州大学住了两晚,学校免费提供食宿,开放图书馆和阅览室供我们阅读和休息,我们还坐在凉席上打扑克、在校园内散步,去街上买“火车头”牌的冰棍降温,采购了一些饼干和面包作干粮,因为听说后天我们就要启程北上了。

8月28日清晨,各路学生大军汇集郑州车站,经国务院和铁道部、教育部协商,决定为滞留的学生增开一趟专列,从郑州西行至西安、兰州,再走北线经银川、呼和浩特、张家口,到达北京。大家欢呼雀跃、激动万分,感谢党中央和国务院对我们大学生的关怀!

长长的绿皮列车满载着近三千年轻的学生,开始了漫漫之旅。中午车到洛阳,但车站离市区很远,六朝古都及牡丹之乡的美名早有所闻,但不能实地探访。车过三门峽市,我知道这里有黄河上的一个大型水库,很想一睹大坝的雄姿,因为我被清华水利系录取,将来要参加水电站建设,要当水利工程师。很遗憾,列车员告诉我水库不靠铁路沿线,看一眼的希望落空了。再往西行就要进入陕西地界,潼关地势险峻,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说,果然见路旁群山挺立,远处高耸的华山在落日的余晖映衬下,显得突兀昂然,《智取华山》的电影在我脑中一掠而过。

车到西安己是华灯初上,城楼似的西安车站巍然挺立,这盛唐的都市果然气度不凡,只因停车时短,我们在站台上采购了两块大饼一只烧鸡,就又蹬车西行。从车窗向南望去,一路都是绵延的山峦,层层叠叠、高低错落,在夜色中渐渐隐去,我想这就是那秦岭山脉和八百里秦川了。

第二天早晨醒来,列车已经进入甘肃省,这里是黄土高原,放眼望去山丘居多、人烟稀少,地势也越来越高。道路两旁长着高高的白杨树,它让我回想到著名作家茅盾的《白杨礼赞》,“它没有婆娑的姿态,没有屈曲盘旋的虬枝……但是它却是伟岸,正直,朴质,严肃,也不缺乏温和,更不用提它的坚强不屈与挺拔,它是树中的伟丈夫。”

在黄色的山坡旁和绿色的草地上,牛羊在悠闲地吃草,老乡已披上了棉袄坐在一旁吸着旱烟,头披的白色头巾很是显眼。大西北的风光与江南水乡的景色真是大不一样啊!

晚上到达兰州,这是我印象中大西北一个遥远的边城,但有同学告诉我,兰州才真正是中国的地理中心,我们中国真够大啊!兰州是座石油化工城,市区夹在南北两条大山之间,黄河由西向东穿城而过,在这里转折向北,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几”字形,这就是河套地区。

又一个晚上过去了,火车向北进入宁夏回族自治区,左边是腾格里沙漠一望无际,右边是千里黄河向北前行。“大漠孤烟直,黄河落日圆”,这是唐人王维描写边塞的诗句,只有今天亲临此地,才能真切地体验到这壮观又悲凉的景色和氛围。从宁夏中卫古城到银川直至内蒙,黄河沿岸一带土肥水美、牛羊成群,因而获得“塞上江南”之美称。沿途可见绿树、草地和田园,村庄也多了些。

在车上已经呆了两天两夜,因为是临时开设的专列,没有餐车、没有卧车,只有开水供应,可以保证大家配合干粮填饱肚子,但是人们的疲态和情绪的低落开始显现。还是那些学生领袖有办法,他们宣布午饭之后全列车召开联欢会,各车厢自成一体,主动献演。毕竟都是年轻人又多才多艺,有独唱、小合唱、吹口琴、弹吉它,一时间车厢内欢声笑语、热闹非凡。尤其是各个学校互相拉歌,谁也不服输,歌声一个接一个,相声、口技、笑话、故事也轮番上演。我们几个人都不够活跃和勇敢,幸好夏安邦的姐姐与我们随行,她是京剧爱好者,一出“苏三起解”赢得满堂彩,还被评为优秀节目在车内巡回演出,为我们挣足了面子。

不知何时火车开始由西向东开行,进入内蒙古高原。古诗云“敕勒川,阴山下,风吹草低现牛羊”,它真实地描述草原的风貌。但是现在这一带己沙漠化,地上长的是胡杨和骆驼草,只见到双峰的驼队在漫漫黄沙中缓缓行进,但不见绿色草场的踪影。天色渐暗,车过包头己是晚上,看不见这座草原钢城的面容,而内蒙的首府呼和浩特则是睡梦之中掠过,第四天早晨醒来已走到乌兰察布盟的集宁市,从这里开始火车转而向南行驶。

山西省我们擦了个边,火车在大同市新城停歇片刻,这是山西的北端,当年北宋杨家将抗击辽兵,就在这一线活动;这里还有北岳恒山和云岗石窑,是旅游胜地;大同还是煤炭的开采地;地理历史书上学的知识我还记得,可惜不能下车游览。

火车抵达河北省的张家口市已过中午时分,接着转入京张铁路,我知道离北京不远了。第一次离别家门就碰上这么个机会,让我有幸转悠了半个中国,行程近三千公里,跨越湖北、河南、陕西、甘肃、宁夏、内蒙、山西、河北、北京,共计八省一市,饱览了祖国的大好河山,虽然辛苦但也值得,真正是“行万里路,读万卷书。”

京张铁路是由我国工程师詹天佑主持设计的中国第一条铁路,他提出来要全国推广使用这种先进的自动车钩“詹式挂钩”。线路进入京北地段,地势险要、高差很大,特别是居庸关、八达岭,层峦叠嶂,石峭弯多,全靠中国人自己的人力和财力,修建这条铁路确实困难极大。在青龙桥站,为了克服地势陡降的特性,詹天佑巧妙地设计了“人”字形线路,通过列车换向,避开了开挖隧道的耗资工程。车过青龙桥,有一座詹天佑的铜像在夕阳余晖的衬映下,在群山之中挺立,凡经过此地的火车都鸣笛向这位中华民族的先贤表达敬意。

伟大首都北京就要到了,同伴们开始收拾行李,互相道别留念。我依着车窗看着八达岭、居庸关一一掠过,前面看得到北京城的万家灯火了,马路、街巷、高楼、院落,北京城啊,我终于来到你的怀抱。火车的速度慢下来,我的心却跳快了,终于我们看到了夜色中北京车站华丽的灯光身影,听到了钟楼发出的宏亮报鸣,车内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走出北京车站,广场上“迎新站”栉次鳞比,飘扬着首都各大专院校校旗和横幅,好像一片红色和灯光的海洋。我们中学同班的六个同学在此要分手了,常恒毅、邹开田、李昌星还要继续前进去天津和沈阳,我和夏安邦、孙仁济分别上了清华和科技大的校车。满载着清华同学的大轿车在宽阔的长安街上向西飞奔,北京饭店、天安门、人民大会堂、电报大楼、民族文化宫等似曾相识的宏伟建筑,在灯光的勾勒下实在是美轮美奂,但我最急切看到的,还是我梦寐以求的知识圣殿,我心中的天堂——清华园。

2015.5.28

————————————————————

彭奇玉,清华大学水利系水91班同学,1968年毕业。曾担任武汉建筑设计院副院长,教授级高工,一级注册结构工程师,香港注册结构工程师,享受国务院津贴。长期从事建筑设计和计算机在工程设计中的应用工作,获一项国家级计算机软件奖和五项省市优秀工程设计奖,在国内外发表论文二十余篇。曾任武汉市政协委员、湖北和武汉市科协委员、武汉市妇联执委。


相关新闻

  • 232021.09

    清华东莞校友会理事和老校友茶话会顺利举办

    9月16日,在中国传统节日中秋节到来之际,秉承关爱老学长的传统,清华东莞校友会在松山湖组织举办了理事及老校友中秋茶话会。本次活动得到了周学忠校友和周巧璋校友的热情赞助。老学长金声、徐丰彩、黄健求、余成、尹润堆、徐冰、樊彬、刘洪涛、吴学民、林钧天;吕兢学长,阎力大学长;会长莫沛全,常务副会长夏能礼,副会长兼秘书长孙守芳,副会长林建强、欧阳伟、苏福钦等校友代表约五十人出席了本次活动。图...

  • 232021.09

    清华中医药交叉学术沙龙第8期“中医药与人工智能专场”在京举行

    9月17日,清华中医药交叉学术沙龙第8期“中医药与人工智能专场”活动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校友总会副会长史宗恺,清华大学北京市中医药交叉研究所所长李梢等专家参与本次会议并进行主题演讲。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校友总会副会长史宗恺老师在致辞环节中表示,在清华大学,无论是教师还是校友都对发展中医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意愿,中...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21级年级概况

    2021年9月3日上午,清华大学2021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举行。本次开学典礼采用线上线下结合的方式举行,线下设置了25个会场。近500名新生代表在综合体育馆主会场参加典礼,3000余名新生在分会场观看现场直播。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20级年级概况

    2020年9月9日上午9时,清华大学2020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举行。近500名新生代表在综合体育馆主会场参加典礼,3000余名新生在分会场观看现场直播,其中包括首届通过“强基计划”被录取到致理书院、日新书院、未央书院、探微书院、行健书院的939名新生。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19级年级概况

    2019年8月15日上午,清华大学2019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3800余名新生参加开学典礼。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18级年级概况

    2018年8月23日上午9时,清华大学2018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3800余名新生参加开学典礼。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17级年级概况

    2017年8月24日上午9时,清华大学2017级本科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近3800名新生参加了开学典礼。

  • 232021.09

    杨振宁: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

    编者按:为庆祝杨振宁先生百岁诞辰,9月22日下午,由清华大学、中国物理学会、香港中文大学联合主办的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在清华大学举行。会上,杨振宁先生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为题发表了讲话,特刊登全文,以飨读者。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同途——在杨振宁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上的讲话杨振宁各位首长、各位来宾、各位朋友、各位亲戚:我非常感谢清华大学、香港中文大学跟中国...

  • 232021.09

    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在清华大学举行

    日月宜长寿,天人得大通。9月22日下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在清华大学举行。原国务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清华大学校长邱勇,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张杰,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清华大学原校长、高等研究院院长顾秉林在会上致辞。校党委书记陈旭主持会议。会议现场下午3时许,伴随着学生艺术团演奏的悠扬乐...

  • 232021.09

    清华大学成立碳中和研究院

    9月22日,清华大学正式成立碳中和研究院。碳中和研究院的成立,是清华大学在110周年校庆后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是学校主动抓住工科战略转型重大机遇的积极作为,是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深入贯彻国家关于碳达峰、碳中和的重大战略部署,发挥一流大学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碳中和基础理论与关键技术突破等方面创新引领作用的责任担当,也是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可持续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的重要举措。碳中和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