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彭鄂英:百岁老人退休生活

2019-03-21 | 彭鄂英(1942届经济系) | 来源 微信公号“静老正能量”2017-08-18 |

彭鄂英,西南联大1942届经济系校友

我生于1917年,今年已满100岁。从1979年退休于上海静安区税务局迄今已38年,退休期间的生活是快乐幸福的。

一、发挥余热,老有所为

我退休时正值改革开放初期,百业方兴未艾,各行各业都需要工作人员,尤其是财务人员。我先后在静安区妇联、静安区工业局、侨办华建、清华大学上海校友会和西南联大上海校友会等处工作。有时一天去三、四处工作,虽然很忙但也不亦乐乎,并受到各单位的表扬和嘉奖。我也曾与上海各单位的优秀在职干部一起到黄山修养,受到大家照顾。白天欣赏美丽风景,晚上参加交谊舞活动,非常高兴快乐。我一直工作到80岁,乐此不疲。

二、锻炼身体,老有所健

退休后,我经常去当时的静安区体育场参加体育锻炼。领操十八法太极拳,教跳交谊舞,其乐融融,既增强了体质,又交了很多朋友。体育场停办以后,我就每天清晨乘车到人民广场参加锻炼活动,在2007年我九十岁时,静安区税务局评我为健康老人,获得金色奖牌和奖品。

三、读书看报,电视电脑,老有所学

时代在前进,社会在发展,今天的生活是前人无法想象的。我们老人必须活到老学到老才能跟上时代的步伐。我订了好几份报刊杂志,还有清华、北大、西南联大的简讯等,令我放眼世界,关注国家大事,寄情母校,既增加了知识,又开阔了眼界和胸怀。我曾写了多篇文章登载在国家税务总局刊物《为了共和国的税收》、静安区机关事业退休干部管理服务所编的《常青》以及西南联大上海校友会的《简讯》上。观念上接受了新知识,精神上也得到了满足。

四、颐养天年,老有所养

我有五个子女,文革时有四人上山下乡,靠我接济。当时我爱人去世,我在单位接受审查,生活上和精神上都有很大的困难和压力,但是我还是挺了过来。好在孩子们还都争气,恢复高考时除了一个其余都考上了大学,在上海都有自己的事业。他们都很孝顺我。做教授的大儿子买了宽敞的新房后接我到他家居住,我有单独一间朝南的大房间,从此每天晒晒太阳,看看电视,读读报纸,上网看看新闻和电影,也不用操劳家务,全由儿子和媳妇悉心照料。值得一提的是,在我九十多岁的一个半夜,突然因咳嗽喘不过气来。危急之中,当时还在读大学的孙子正好在家听见,马上从楼上下来,给我捶背,喂我喝药,再扶我睡下,使我感到由衷的安慰和高兴。我还有一位主任医生的女婿,对我的健康非常关心。他常常问寒问暖,百般照料,是我的保健医生,使我老年无忧,有病也不用出门。我的二女儿在我93岁时为我送来了电脑并教我使用,使我能享受新时代科技发展的成果。子女们和他们的孩子都常来看望我,大家欢聚一堂,其乐融融。就这样我生活安定,思想愉悦,不知不觉已过百岁。

百岁校友彭鄂英

我幸福的老年生活得益于国家养老护老的各项英明政策,得益于静安区税务局退管会的关怀和西南联大校友们的关心和鼓励,使我深怀感激之情。今天的幸福生活常使我回想起我们西南联大老师同学的刻苦勤奋的精神和我们“刚毅坚卓”的校训。抚今追昔,令我感慨万千,特以此文聊表我的感恩之情。


相关新闻

  • 022018.03

    缅怀百岁老人吴匡先生

    先生是浙江宁海人。19岁进清华,1940年毕业于西南联大土木工程系,与李诗颖、李鹗鼎、杨式德系同窗。来台后曾应邀赴美麻省理工学院参与NDA计划,与著名....

  • 022016.12

    百岁老人王同辰:倜傥风流仍如前

    “人已百岁性为迁,倜傥风流仍如前,皓首创新新岁月,冯唐易老老少年。”这首诗是今年当选为“上海市十佳百岁寿星”王同辰先生,在“百岁寿宴”上即席吟诵的。

  • 162020.09

    中航集团慰问抗战老兵、百岁老人李树藩

    9月2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之际,也正值抗战老干部李树藩老人百岁之时,中航集团党组副书记冯刚一行代表中航集团慰问抗战老兵、百岁老人李树藩,为李老送上了党和国家以及中航集团...

  • 142020.12

    【图片】百岁老人夏世铎

    夏世铎学长,1920年出生,1939年考入西南联大法律系,1940年投笔从戎考入黄埔军校(17期炮科),参加抗日战争。建国后在华北人民革命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英文系学习。1956年入民进上海市委工作,曾任吴若安(民进中央副主席、上海市委主委)秘书、民进上海市委宣传部负责人。20世纪80年代后,任上海黄埔军校同学会常务理事、副秘书长,西南联大上海校友会会长。是上海市普陀区政协第八、九、十、十一届委员。新中国成立后,利...

  • 202021.04

    拜见百岁老人许渊冲先生

    2021年4月18日,著名翻译家许渊冲先生就年满100岁了。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这个岁数被称作“期颐之年”,意思是真正到了颐养天年,一切需期待别人供养或照顾的时候。可这话放在许老身上却不大合适——三年前,夫人照君过世后,他的生活起居虽然都有保姆照料,却依旧保持着每天翻译写作到凌晨三四点钟,次日上午十点又雷打不动起床继续工作的节奏。

  • 192011.09
  • 242011.10
  • 022020.11

    北京新街口街道看望百岁老人张文仲

    1939年高中毕业的张文仲不愿留在北平当亡国奴,和几位同学一同到昆明求学,同年9月考入西南联大。1942年,就读气象专业的张文仲投笔从戎,成为著名的西....

  • 042014.05

    我也有一个梦——一个百岁老人的呼吁(马识途)

    我也有一个梦,一个做了近半个世纪一直没有实现的美梦。做这个梦的其实不止我一个人,还有几个中国人想和我一同圆这个梦,甚至还有几个美国人也想圆这个梦,一个....

  • 1020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