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谭元斌:通往英雄精神的路

2019-10-31 | 文字/照片 谭元斌 | 来源 公号“清华新闻与传播校友会” |

今年9月,长篇报告文学《本色英雄张富清》首发式在湖北恩施举行,本书的作者谭元斌是清新优秀校友的一员,目前就职于新华社湖北分社。发行会上,谭元斌讲述了系列新闻报道背后的故事以及本书的编写心得。本文节选自谭元斌在《本色英雄张富清》一书首发式上的发言。

谭元斌,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2013届硕士毕业生,土家族,少数民族骨干生。毕业后进入新华社湖北分社工作,发表报告文学作品《本色英雄张富清》。

作为恩施人和新华社湖北分社负责恩施报道的记者,我对于家乡这片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特别的关注。近些年来,在完成新华社的正常采写任务之外,秉持真实性和正确舆论导向的原则,为传播恩施声音、讲好恩施故事克尽绵薄之力。

在湖北的地市州中,恩施州是最偏远的一个。从武汉到恩施尤其是县市,往返一趟并不容易。作为一名新华社记者,近些年这里发生的每一起重大突发事件,我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履行职责使命,与家乡人民一起面对。

我想,正是基于这样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让我和我的团队在推出张富清这样一个重大时代典型的过程中,发挥了应有的作用。在一名记者的职业生涯中,能完成这样一件事,是多么的可遇而不可求;而能为自己的家乡完成这么一件事,又该需要多少的因缘和造化。

还记得今年6月份,分社社长唐卫彬同志吩咐我:写一部张富清的报告文学。社长直接安排的任务,不是写一篇消息,也不是写一篇通讯,而是写一部报告文学,压力之大,可想而知。接到任务后,我到国网恩施供电公司汉办的招待所住了二十多天,每天早上五六点钟起床,晚上一两点钟睡觉。可以说,这部报告文学的每个字,都是夜以继日熬出来的。

7月中旬写完初稿后,又经一两个月的打磨,最终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虽说是领导交办的任务,但其实也是一种自我成全。在这个过程中,我不仅重新了解了张富清不求闻达但却波澜壮阔的人生,也深深地理解了什么叫做不忘初心,什么叫做牢记使命。

本着尊重事实就是尊重英雄,尊重历史就是尊重英雄的原则,我们严格按照“脚力、眼力、脑力、笔力”要求,确保报告文学表达充分准确,不留遗憾。

首先,本书力求保证记述的权威性。我们做了扎实的外围采访,足迹踏遍张富清生活、战斗、学习、工作过的洋县、永丰、壶梯山、阿克苏、北京、武汉、来凤。力求从饮食起居、学习锻炼、人生经历、工作履历等方面去全面感知、认识、了解张富清,把握捕捉人物的立体形象。为了最大程度的还原历史真实、逻辑上更能经得起推敲,我们向张富清本人以及他的家人、朋友、同事核实了两百多个细节。我们既想了解英雄作为英雄的伟大,也想了解英雄作为平凡人的平凡。

第一次采访,3月27日到达来凤后,家属告知张富清颈椎病复发住院了。我们于是从外围开始,与每一个关键人物对话,抽丝剥茧,层层深入,获取了大量独家信息和细节。

我们还来到张富清曾经工作过的卯洞,从悬崖峭壁、村民心中寻找张富清在这里所交出的信仰的答卷。

在完成全部采访任务后,我们又赶到恩施州城,找到中国建设银行恩施州分行查阅张富清的档案,对立功等关键信息逐一进行比对,确认没有任何出入后,这才返程。采访及查阅档案过程中,我们还特别了解了张富清参军前和退役转业前的经历、履历,确保每一个可能的疑问都得到解答。此外,我们还与恩施州有关部门和湖北省退役军人事务厅就一些重要议题进行了反复磋商。

7月下旬,我们长途驱车来到张富清老家陕西省汉中市洋县马畅镇双庙村,永丰城战斗发生地陕西省渭南市蒲城县永丰镇,壶梯山战斗发生地陕西省渭南市澄城县壶梯山,追踪求证张富清参加革命前后、服务地方期间的部分细节,走访了解永丰城和壶梯山这两场他立下最重要战功的战斗。

最近,国网恩施供电公司又发现张富清在三胡工作时期曾参与修建电站,让土庙山寨进入了电力时代。

本书没有回避张富清成长过程的节点,没有过分渲染拔高,完全展现给读者一个立体真实的英雄。

我们结合张富清朴实纯粹的个人风格,用简洁、平实的语言去讲述他的故事。在感情的抒发上有所克制,避免感情过于浓烈冲淡了理性的思考。保留住那一份感人至深的纯粹,就是最好的致敬。

其次,本书力求结构的系统性。在动笔之前,我就反复思考,英雄是怎样炼成的?回答这个问题,需要从他的一生经历中去寻找答案。因此,本书在架构上采取了章回体的结构,整体上从现在写到过去,又从过去写到现在,局部在现在中插入过去,在过去中插入现在。

行文过程中,我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张富清生命的阅读者、亲历者、参与者、阐释者,把他的人生融入到历史的洪流中,融入到社会的背景中,融入到他人的生命中去思考、理解、体谅。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本视频书。读者可以在书页的右侧找到一些二维码,用微信扫描二维码就能打开书中链接的音视频。特别是,本书以唐卫彬社长领衔演唱的MV《你是一个传奇》代序,也极为罕见。

写作报告文学的过程中,我不断反思,到底是什么,让我们对张富清“非信不可”?到底是什么,让我们为之感动落泪?写完整部报告文学,我确定,答案就在于,他对党的那种崇高的、不掺任何杂质的信仰。

一开始,我觉得英雄很遥远,可以崇敬,但很难学习,通过不断深入写作、采访的过程,我发现英雄不但是可以敬仰的,还是可以学习、可以修炼的。

在张富清身上,数十年持之以恒的坚持,自我修正、自我革命,这些看似不起眼的东西,实际上铺就了一条路,一条通往英雄精神的路。

我在后记里详细论述了我关于张富清坚持精神和反思精神的看法。我列举了很多反映他坚持精神的例子,比如永丰城战斗,他炸碉堡,近距离经受强烈的爆炸冲击,牙齿都被震松了,三颗大牙当场脱落,头部也在交火中受伤,几欲昏厥,就是在这样极限的情况下,他孤身坚守阵地,数次打退敌人反扑,坚持到大部队攻进城。

到来凤县工作,语言不通,文化跟不上,他很痛苦、很挣扎,甚至觉得“比上战场打仗还难”,但他坚持住了,战胜了自己,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办的任务,每一项工作都干得很好。

他热爱学习,离休后有了时间更加勤奋,不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是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每天都学习,上午看、下午写,天天如此,坚持了30多年。

这样的例子,无一不说明坚持是他身上极为可贵的品质,也是他把人生做到极致的法宝。

张富清身上,还有一种深刻的自我批评、自我反省的精神。我们浏览档案资料发现,他时时刻刻对照组织要求躬身自省,对自己的每一个微小的错误、每一个不好的苗头都保持警惕。在后记里,我披露了很多这方面的内容。我认为,其间蕴含着真实的伟大力量。

张富清正是通过自我批评、自我反省,不断地淬炼自己,提升自己,终至淡泊明志、宁静致远。坚持精神和反思精神,是我关于张富清英雄方法论的思考。这种方法论,不仅对于成长为英雄是有益的,对于每个人的工作、学习、生活都是有益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长征。张富清和他的战友们,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铸就了新中国,铸就了我们的今天。英雄的精神,值得我们永远学习。在朝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断迈进的今天,让我们坚守初心,牢记使命,不懈奋斗,在新时代书写精彩的人生,交出让党和人民满意的答卷!


相关新闻

  • 182017.12

    谭元斌:在纪念中复活

    我愿意循着时间的旧迹,去聚合记忆中那一片片凌乱的碎影,只为留下关于他们的只言片语,告诉世界他们曾经勇敢地来过,曾经坚韧地活过。

  • 262022.09

    勇往直前 无问西东︱蔺通:我在华能这十年

    从渤海之滨到马六甲海峡,从长江之畔到青藏高原,一转眼,我告别清华园,在华能工作已有十一年,人也步入中年。市场营销、储能基建、新能源前期、对口援青……这些看上去跨度有点大的工作撑起了我充实的过往,也...

  • 252020.05

    谭树龙:建设基层,切实为人民服务

    谭树龙,清华大学自动化系2017届博士研究生。2017年8月,任福建南平邵武市人民政府科技副市长,分管办公室、“放管服”改革、效能建设、招商引资、山海....

  • 152013.11
  • 152021.11

    吴益民 | 创业30年,从艰难走向上市,“清华精神支持我一路走来”

    吴益民,清华大学计算机系校友(1983级本、1988级硕),1990年毕业后在清华大学计算机软件技术中心任教,1991年4月-1992年4月被派往美国惠普公司合作开发HP_UX,项目结束后回国,后开始创业。2001年创办北京讯鸟软件有限公司,至今担任创始人兼CEO。曾荣获北京市第三届“科技之光”优秀企业家称号、2007年中国软件十大领军人物、2014年度中国经济人物等。2021年4月,吴益民带领他创办的讯鸟软件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

  • 282022.10

    清华园的铁路记忆

    清华在第一个百年历史上,曾与一条铁路线和一座火车站结下不解之缘,那就是著名的京张铁路和清华园车站。今天,当我们走在贯穿清华校园的南北主干道“学堂路”上,是否意识到,此时你的步履就踏着曾经列车轰鸣而过的京张线;詹天佑率领筑路英雄克千难、破万险的历史,仿佛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詹天佑与京张线的纪念邮票1909年10月2日,京张铁路通车典礼在南口举行,宣告了由中国人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条干线铁路完工。之后,...

  • 252019.11

    谭宗强:难忘的入学之旅

    我的入学之旅总共十四天,既曲折、艰辛,又浪漫、幸福,使我终生难忘!

  • 092011.12
  • 112016.04

    一路朝西

    我们的故事是一个发生在中国西部的建筑师的故事,它关于诗意性叙事,关于重新发掘现代生活,还关于一种不循主流的精神。

  • 192020.08

    项阳:科幻是一条通往未知世界的通道

    要想看到科幻电影、游戏和动画遍地开花的那一天,必须先拿出足够拉人入坑的作品,也要等待国内科幻爱好者群体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