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肖运鸿:歌声中的回忆

2020-10-09 | 来源 肖运鸿(1964届本、1967届硕,电机) |

我1958年进清华电机系,1964年本科毕业,后考取研究生,时逢“文革”,直到1968年研究生毕业分配离开清华园,整整十年。入学后,班上的床铺还未睡热,不到一个月就到了文工团集中。人说“十年寒窗苦”,而我在清华文工团(后称文艺社团)合唱队度过的那些青春时光,就像一支美妙的歌曲,永远在我心头回荡,就让我在那些欢乐美妙的歌声里,追忆我业余歌唱生涯的点滴往事吧。

沙咯

那时清华学生文工团就像一个温暖的大家庭,老队员一见到我,都亲切地叫我“沙咯”,让人心里暖乎乎的。这称呼听起来似乎有点“洋味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什么西方式的爱称呢,其实它的来历并没有那么浪漫,当然,既然是文工团员的绰号,就会与演出有关了。

我在合唱队里除了独唱外,还参加重唱、小合唱、大合唱的领唱等。有段时间,演出任务较多,记得有天晚上,在明斋广播室里录完音,回宿舍后嗓子有些疼,清晨醒来,竟然说不出话了。后来好一段时间里,嗓子沙哑。我是武汉人,那时普通话说不好,别人问我嗓子怎么了,我就回答“嗓子沙咯”。于是,就有了“沙咯”这个绰号。

嗓子沙咯,暂时无法演唱,就搞起了创作。清华文工团有自编自演的传统,文工团演出的许多节目都是我们自编自演的。当时我负责女声小合唱的排练,就想为她们写首歌。记得我和李熙玉等人坐了公共汽车,大老远从清华园特意赶到天桥,到小茶馆里去听民间艺人演唱大鼓、单弦等曲艺节目。茶馆里坐着的尽是些喝茶的老北京爷们,见几个青年学生来听这玩意,十分好奇,盯着我们看,弄得我们还挺不好意思的。不久,女生小合唱《铁水包》写成了,由李熙玉领唱,在优美的旋律中,带着一股京韵大鼓的刚韧劲儿,正好表达女学生在勤工俭学的劳动中,遇事不慌、舍己救人的精神,效果很不错,《新清华》还专门做了报道。接着,我们又根据豫剧《红娘》中的某些旋律,创作了活泼欢快又有些诙谐的《食堂三姐妹》。

没想到嗓子沙咯,倒让我学习和实践了歌曲的创作,算是坏事变好事吧。后来学校开展学毛选活动,我们又创作和演出了男声小合唱《毛主席语录板》,效果很好,受到同学们的热情欢迎。

大学毕业时,我自编自唱了《告别清华园》,歌中唱道:“我走在校园的小路上,多少往事心头涌现……”,这也算是那个年代的校园歌曲吧。

乘着歌声的翅膀

我从小就和歌唱结下了不解之缘,不论走到哪里,也不论生活是苦是甜,总有歌声相伴。就拿我进入和离开清华园来说吧,也都与唱歌有关。我是1958年被保送到清华的,除了学习成绩优良(曾在一次武汉中学生数学竞赛中夺魁),大概也与唱歌有关吧。我从小就喜欢唱歌,中学时曾以一首独唱《假如我有两个翅膀》,在全国青少年歌咏比赛中获奖。当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经常播放那首歌,歌中唱道:“假如我有两个翅膀,我就要勇敢的飞呀,飞呀,飞呀,飞呀,飞到那……”歌声飞到了朝鲜战场,寄来了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来信;歌声飞到前苏联,收到许多前苏联中学生的来信。乘着歌声的翅膀,飞呀,飞呀,飞进了清华园。

当时的清华文工团尤其合唱队,还是有点名气的,每年除了例行的迎新、五一、元旦等演出外,还有不少其他演出任务。记得我刚进文工团,就让我在“教育革命大合唱”中与秦中一和许同鑫一起担任开场的领唱,“太阳一出来红满天,学习劳动花满园……”。在这首合唱队自己创作的、由王家驹指挥的大合唱里,有深受同学们喜爱、一直传唱至今的“周总理来到清华园”。接下来,参加了文工团在天桥剧场和政协礼堂的演出,记得有一场演出时,报幕员把我演唱的歌曲报错了,后来虽然改正过来了,但观众等我把预定的歌曲和返场歌曲唱完后,还非要把刚才报幕员错报的《草原上升起不落的太阳》唱完后才让我下台。1959年春天随文工团去上海演出,在上海交大首场演出时,我的演唱效果不如在北京时反应那么强烈,演出结束后情绪有些低落,记得当时的文工团团长曾点去宿舍安慰我,给我鼓气,还买些零食给我吃,就像个大姐姐一样。

1959年夏天随北京市慰问团去长山列岛慰问驻岛部队,让我终身难忘。生平第一次见到辽阔的大海,乘着大兵舰、小快艇、水陆两用坦克等各种各样的舰艇,航行在波涛汹涌的大海上,飞驰在大大小小的岛屿间,这种经历可不是一般人有机会享受到的。而解放军战士对慰问团演出热情欢迎的程度,更是让人一回想起来就激动不已。说起来,这里面还有个小插曲,慰问团审查节目时,我们清华合唱队原来准备的歌剧《三月三》因为节目时间太长,没有选上,其中的部分演员--胡汝舜、冯永禄和我改为加入野营团到长岛军训。但到长岛刚参加军训不两天,突然接到通知,让我们立即到慰问团报到,参加慰问团的男声独唱、重唱和小合唱等演出节目。后来听说是团里原男声独唱(北京某艺术院校的)不太理想,当时清华文工团团长曾点任慰问团副团长,就把我从野营团调到了慰问团。

为纪念洗星海,清华合唱队和管弦乐队排练了《黄河大合唱》,并在北京儿童艺术剧院演出。为挑选演唱“黄河颂”“黄河怨”等的人选,团里反复了多次,最后确定由我演唱“黄河颂”,张五球演唱“黄河怨”,张剑和胡汝舜演唱“河边对口曲”。从音色上来说,我属于抒情男高音,要表现《黄河颂》那种浑厚而雄壮的气魄,有一定难度,但既然决定了,我还是尽力完成了演出任务。

在当年的演出曲目中,有两首歌让我难以忘怀。一支是《好久没到这方来》,从我到文工团不久就开始唱,演唱了多年。2001年清华举行90年校庆晚会“腾飞——清华”时,原文工团长郑小筠依然推荐我唱这首歌。想当初选择这支歌曲,除了它那浓郁的四川民歌风格吸引我之外,还有一个原因是四川话与湖北话相近,那时我普通话说不好,大家老拿我这“湖北佬”的口音开玩笑,唱这首歌时就不怕大家笑我咬字不清了!另一首是《唱支山歌给党听》,从开展学雷锋的运动一直唱到我毕业。合唱队还排练了这首歌的大合唱,由我领唱,王乃庆指挥。记得1964年北京市一次汇演时,清华合唱队演唱了这首歌。当时的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当最后一句“党的光辉照我心”的歌声渐弱时,剧场里一片寂静,紧接着掌声雷动,观众十分热情,大幕多次开合,我和王乃庆一再谢幕,观众仍然不停地鼓掌,我们只好把曲后半部重复演唱了一遍,这才下台。

在文工团的演出节目中,给我留下较深印象的还有和我和张剑、许同鑫的男声三重唱。我们演唱的《对山歌》优美诙谐,而那首前苏联影片《恋人曲》的插曲《友谊之歌》,更是受到同学们的热烈欢迎。我们演唱后,这支歌就在校园里传唱开了,在学生宿舍里、楼道里,常常会听到“我们天天在海里找石油,就在劳动中结成好朋友”的歌声,这也算是当时校园里的流行歌曲吧,那些同学大概也算是我们的“粉丝”了!

在母校期间,有一段人生经历让我受惠终身。入清华不久,我和张剑、胡汝舜、张五球、麦木兰等人被清华文工团送到中央音乐学院业余部声乐班进修。那时音乐学院很注重业余音乐教育,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我有幸师从两位音乐大师——郭淑珍和蒋英教授,现在不少活跃在我国舞台上的音乐家,都是她们的学生。第一年由郭淑珍教授对我进行一对一的授课,她那时刚从国外学成归来,上课非常认真,每次上课回来,我都要认真练习,否则无法回课。第二年改为蒋英教授,她给我和张剑上课。这位钱学森的夫人,早年曾留学德国,上课要求更加严格。从两位大师那里我学到了不少声乐知识,受益匪浅。当时回到清华,再把学到的知识一对一的传授给其他合唱队队员,记得分配给我的是吴亭莉,林周武等人。

在文艺社团的日子过的快乐而紧张,演出任务比较繁忙,加上去音乐学院进修,还要担任一些社会工作,确实占去了不少时间。但在蒋南翔校长“全面发展”的要求下,我深知作为大学生首先要把功课学好。在学习上我很刻苦,周末和假期很少休息,去音乐学院进修耽误的课程,就在寒暑假补上。大学毕业时,由于学习成绩优秀,获得清华大学优秀毕业生金质奖章,《新清华》对我进行了整版报道,当然文章标题也与唱歌歌有关——《高歌前进》。

研究生的学习开始后,不久随文艺社团大部分团员奔赴延庆参加“四情”运动,那段时间里演出任务也很多。我除独唱外,还和刘西拉排演了表演唱《两个老乡夸工作队》,很受欢迎,但团员们说我俩装扮的不像农村老头儿,太“洋气”了。我们还组成小分队,翻山越岭深入到山区里去演出。一次,演出舞台正对着一座大山,我们在台上正在演出评剧《夺印》片段,我唱着:“我良言苦口将你劝,你是水火不进不愿听……”,突然发现远处漆黑的夜幕里,无数星星闪烁不定,时隐时现,显得美丽而神秘,看得我差点儿走神忘了词。下台后仔细一瞧,原来是对面远远的山坡上许多老乡抽烟袋时发出的点点火星儿。

告别清华园的情景更是记忆犹新,还颇富戏剧性。那是“文革”派性斗争时期,回清华取行李,一进二校门,礼堂前草坪两旁马路上,赫然写着硕大的标语:“揪出414战歌的炮制者!”看得我心惊肉跳。坏了!我也算是谱曲者吧,其实“文革”中我算是个逍遥派,创作此曲,纯属偶然的应景之作。记得是在大礼堂里,一位文工团同学拿着“林副主席”的语录让我谱个曲,不到一小时就完事了!没想到后来竟然成了“战歌”,用在派性武斗中!这下惹祸啦,是非之地不可久留!匆忙到宿舍清理行李,穷学生家当不多,也就是一大堆书。没有运输工具,找来一根棍子,一头行李,一头书籍,就这样挑着沉重的担子,踩着大标语的墨迹,黯然惜别了清华园。说来奇怪,那时脑海里突然闪出多次演唱的《挑担茶叶上北京》的旋律:“桑木扁担轻又轻哟,一路春风出洞庭咯……”回首往昔,恍如隔世,衷心祈望:在宁静的清华学堂里,永远再也不要响起那歇斯底里的厮杀和狂野的喊叫声!

岁月如歌

岁月如歌,有悲欢离合,有喜怒哀乐。但不管在什么样的日子里,清华在他学子身心上刻下的深深烙印,终将伴随着他。伴他一起度过苦难岁月,也与他共同分享欢乐时光。

1968年我被分配到沈阳变压器厂。入厂不久就受到批斗,他们说经内查外调,我是清华蒋南翔的大红人,典型的修正主义苗子。在那黑白颠倒的年月里,清华的经历成了罪状。被关在一间又黑又冷的小屋子里,和反革命、右派、走资派一起写检查,交待“修正主义教育路线”的毒害。这倒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仔仔细细像过电影一样,回想起在母校充满歌声的时光,美好的往事和严酷的现实让我百感交集。见我交待不出什么,就让我和一群“牛鬼蛇神”一起,去挖防空洞。在零下20多度冰天雪地的露天下,整整近一年时间,每天挑着更加沉重的担子(这次不是茶叶,也不是书本),上百次地把泥土从十多米深的坑里运到地面。那时爱人左铁钏(原清华舞蹈队队员)在北京工业大学被打成了“反革命”,身怀六甲,每日还要在劳改队里劳动,也不许我去探望。欢乐歌声不再,飞翔翅膀折断,只能在污浊的泥泞里挣扎哀鸣。

艰难的日子终将过去,晴朗的一天终于到来,又可以放声高歌,可以展翅翱翔了。1976年我调回北京,1985年被国家教委派到联邦德国进修,后留在不来梅大学工作,1992年回国。德国可说是个音乐之乡,不少德国人都有较高的音乐修养。到德国不久,我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不来梅交响合唱团”,那是一支具有很高专业水平的合唱团,每年要公演好多场,主要演唱一些西洋古典歌曲。虽然那时学习工作很繁忙,还担任不来梅州中国留德学生与访问学者党组织的负责人,但我每次都准时去参加排练和演出。

1986年初,在一次合唱团演出结束后的聚会上,我即兴演唱了《挑担茶叶上北京》,唱惯西洋古典歌曲的德国朋友们,听到这优美高亢的异国旋律,感到非常新奇和激动,演唱大受欢迎。尤其是合唱团的指挥(是个犹太人)特别欣赏,他当即建议我:开一场中国歌曲的独唱音乐会吧!那时到德国不到一年,德语水平有限,以为听错了,后来身边的德国朋友把指挥的话重复了一遍,证实自己听力没错。我从小喜欢唱歌,但要说开个人独唱音乐会,而且是在德国,那可连想都不敢想。开始,我以为也就是一种赞美之词,夸奖一下而已,没想到德国人办事十分认真,说过的话就要兑现。没过几天他把我介绍给德国音乐协会不来梅分会主席,一位干练的老太太。她二话没说,立即紧锣密鼓张罗起来,很快给我推荐了音乐会的主持人和钢琴伴奏,两位德国友人与我合作得非常愉快,我们一起确定了曲目。我让铁钏在国内收集寄来了钢琴伴奏谱,和德国钢琴师合乐了没几次,他们就选定了演出时间,联系好演出场地,张贴出演出广告。德国人办事效率高,从指挥提出建议,到1986年3月独唱音乐会举行用了不到两个月时间。


音乐会在不来梅市中心的一个音乐厅里举行,和德国许多音乐厅一样,演出不用扩音设备,观众听到的是演唱者的本声,需要演唱者具有一定的声乐功底。音乐会开始前,协会会长在致辞中,介绍我是“中国清华大学电机系研究生毕业,同时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并结业”。音乐会用《挑担茶叶上北京》开场,以评弹《蝶恋花•答李淑一》结束,共十余首带有浓郁中国民族特色的歌曲。演唱每首歌曲前,我指着一张从使馆借来的中国大地图对歌曲作了介绍。演出获得了很大成功,德国听众在每首歌唱完后都报以长久的掌声,我一再鞠躬致谢,多次与伴奏者握手,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最后还用德语演唱了一首舒伯特的《摇篮曲》,后来朋友们告诉我,当我这位中国人用德语演唱他们熟悉的歌曲时,那位协会主席竟然感动得留下了热泪。第二天《不来梅日报》对我的音乐会进行了报道,不来梅广播电台对我进行了采访。他们认为一名中国的工科学者,能够在音乐上有如此造诣,实属难得。音协还为那场音乐会录了像,虽然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年,经过反复转录后影像已经有些不清楚了,但我一直都珍贵地保存着。

德中友好协会是由一群对中国友好、热爱中国的德国友人组成的民间团体,他们得知我开中国歌曲独唱音乐会的消息后,也开始张罗起来。在1987年春天,由德中友好协会不来梅分会主办,再次演出了一场独唱音乐会。音乐会在不来梅一所教堂里举行,观众来了很多,又高又深的教堂大厅里坐得满满的,也没有用扩音设备。音乐会由不来梅德中友协会长(上图右1)担任主持人,我国著名指挥家杨鸿年的女儿杨燕宜(上图左1)担任钢琴伴奏。她当时在基尔音乐学院进修,1987年在中国驻德使馆举行的春节招待会上,她为我伴奏而结识。那时铁钏也到了德国,在不来梅应用射线技术研究所工作。她是原清华文工团舞蹈队的,那场演出中,当我演唱《赞歌》时,她翩翩起舞,虽然没有合适的服装,穿着中式旗袍跳蒙古舞似乎有些不伦不类,但德国观众异常热情,掌声欢呼声一片,演出达到高潮。后来,由不来梅大学组织,在不来梅大学礼堂里举办了第三场独唱音乐会。

音乐没有国界,歌唱让我有机会把中国的民族文化传播到异国他乡。除了几场独唱音乐会外,在德国的七年,我出现在各种联欢和庆祝会上。与此同时,音乐让我们结识了许许多多的德国朋友,在德国期间,我和铁钏每个周末基本上都是在和德国朋友的聚会中度过的,不是去拜访友人,就是请朋友们来家做客,铁钏把每次请客的菜肴都总结成一个固定的菜谱了。在德国七年多的日子,留下了我人生中一段美好的回忆。

歌声献给母校

1992年初回国后,我和清华老文工团仍然保持密切的联系,常常参加一些老文工团员的聚会和演出活动。记得我和铁钏刚刚回国,在1992年5月一次聚会时,胡锦涛校友和部分清华老文工团员欢聚一堂,共叙友情,放声高歌。

90年代末一些退休的清华老文工团员聚在一起,成立了“清华艺友”。我和张五球等校友参加了筹建工作。在“清华艺友合唱团”成立初期,我担任独唱和领唱。1998年刚成立不久的艺友合唱团,参加了北京市“维格尔杯”中老年合唱节,我们合唱团演出了由郭甲群指挥、我领唱的《下四川》和赵庆珠领唱的《我的祖国》两首大合唱,在众多颇具实力的合唱队的竞赛中,我们的出色表演得到了评委和观众的认可,最后比赛结果:清华艺友合唱队夺得第一名,获得比赛最高奖“青松奖”。事后听说有些听众认为,我们合唱队里肯定有专业人士加入!事实上,那时的“清华艺友合唱队”是一只货真价实的业余合唱队,所有合唱队员都是清华老校友。如果说有些专业背景的话,合唱指挥郭甲群、钢琴伴奏陈期和我,确实都受过专业训练,这得益于当年蒋南翔校长“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我们几个在校时都被选派到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学习,具有了一定的专业素养。


2001年清华建校90周年,在校庆晚会上最受欢迎的一个节目是清华历代“歌手”们的联唱,在这个节目里我首先出场,演唱《好久没到这方来》。紧接着学长赵庆珠演唱《见到你们格外亲》……最后歌手们合唱《同桌的你》。校庆前中央电视台对我进行了采访,后在CCTV-3台的“灿烂星空”节目中播出。在节目的标题中称我为“清华工程师摇篮里走出的歌唱家”,实在太夸张了!哪里够得上什么“歌唱家”,在90周年校庆晚会上,主持人说我们是“同学们喜爱的校园歌手”,这个称呼很确切,我喜欢!

2011年4月迎来了清华百年校庆,在校庆晚会上我演唱了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重回清华园》。演唱前我说:“47年前我站在这里,在1964年的毕业晚会上,我演唱了一首自己写的《告别清华园》,感谢母校对我的的培育。现在,半个世纪过去了,我又重新站在这里,演唱这首《重回清华园》,以表达我对母校的感恩之情!”

2012年清华艺术团举办“清华合唱团成立100周年纪念音乐会”,邀请我参加。这时我才得知,早在清华成立的第二年(1912年),就成立了清华第一个文艺组织——“唱歌团”,清华文艺有着悠久的历史,清华学生文艺社团有着优良的的传统。作为清华老文工团员的代表,我在晚会上演唱了一首《在那遥远的地方》。环顾四周全是陌生而年轻的面孔,看着他们颇具专业水平的表演,感到清华真是人才辈出,祝愿清华文艺永远流传!

近60年的时光过去了,在如歌的岁月里,响彻的是美妙欢乐的主旋律,清华文工团的美好经历将永远伴随我的一生。在这里,用《重回清华园》歌曲中的两段歌词表达我对母校的感激与祝福之情——

时光匆匆五十年,心中常常把你怀念,

今天又回到你身边,往事历历如昨天。

教学楼里灯阑珊,荷花池边青草鲜,啊!

课余放声歌一曲,十年寒窗不觉倦。

无论到海角天边,母校的恩情铭记永远,

无论到海角天边,母校的教诲记心间。

不管艰难攀登,不管风雨磨练,啊!

自强不息多奉献,高歌向前永向前!


相关新闻

  • 052012.11

    简讯目录1~29期(文纪俊整理)

    筹备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情况汇报 欢庆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成立 西南联合大学北京校友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名单及情况简介 第一届理事会第一次....

  • 232021.09

    清华中医药交叉学术沙龙第8期“中医药与人工智能专场”在京举行

    9月17日,清华中医药交叉学术沙龙第8期“中医药与人工智能专场”活动在北京清华大学举行。清华大学人工智能研究院名誉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张钹,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校友总会副会长史宗恺,清华大学北京市中医药交叉研究所所长李梢等专家参与本次会议并进行主题演讲。清华大学校务委员会副主任、校友总会副会长史宗恺老师在致辞环节中表示,在清华大学,无论是教师还是校友都对发展中医药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和意愿,中...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19级年级概况

    2019年8月15日上午,清华大学2019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3800余名新生参加开学典礼。

  • 232021.09

    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在清华大学举行

    日月宜长寿,天人得大通。9月22日下午,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中国科学院院士、清华大学高等研究院名誉院长杨振宁先生学术思想研讨会——贺杨先生百岁华诞在清华大学举行。原国务委员、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至立,清华大学校长邱勇,中国物理学会理事长张杰,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清华大学原校长、高等研究院院长顾秉林在会上致辞。校党委书记陈旭主持会议。会议现场下午3时许,伴随着学生艺术团演奏的悠扬乐...

  • 232021.09

    清华大学成立碳中和研究院

    9月22日,清华大学正式成立碳中和研究院。碳中和研究院的成立,是清华大学在110周年校庆后的一项重要战略举措,是学校主动抓住工科战略转型重大机遇的积极作为,是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深入贯彻国家关于碳达峰、碳中和的重大战略部署,发挥一流大学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实现碳中和基础理论与关键技术突破等方面创新引领作用的责任担当,也是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可持续发展贡献智慧与力量的重要举措。碳中和研究院...

  • 232021.09

    高温气冷堆碳中和制氢产业技术联盟在清华成立

    9月18日,为推动高温气冷堆制氢技术和产业发展,攻克关键核心技术问题,打造世界一流产学研用结合的新型协同攻关联合体,助力“碳达峰、碳中和”国家战略目标实现,高温气冷堆碳中和制氢产业技术联盟在清华大学成立。清华大学校长邱勇、中国核工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述栋、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文宗、中国宝武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总工程师高建兵、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国权等出席仪式。清华大学科研院院长...

  • 222021.09

    校友义工计划

    集结!清华“校友义工计划”等你来!校友情怀承前启后,义工力量连结四方,清华“校友义工计划”火热进行中!期待校友们怀抱着无限热忱,来赴一场与母校的约定,以志愿服务推动学校发展,用积极行动护航学子圆梦。无限精彩,由你定义。千里万里,清华等你!背景·集结力量清华校友总会本着“集心、集力、集智、集资”的原则,面向全体校友发起“校友义工计划”,旨在为校友回馈母校、服务学校发展建设和育人工作提供渠道和平台,...

  • 222021.09

    “清华校友导师计划(职业指导)”启动会举行

    9月17日下午,“清华校友导师计划(职业指导)”启动会在清华大学学生职业发展指导中心举行。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过勇、校友总会秘书长唐杰出席启动会。

  • 222021.09

    “清华人”小程序

    “清华人”微信小程序是清华校友总会推出的面向校友的移动端应用,于2019年6月上线,截至2021年8月,已有近11万校友完成校友身份认证。“清华人”小程序现可为在清华大学接受过全日制普通高等教育的学历学位校友及出站博士后校友提供下列专属服务:u校友身份认证u电子校友卡申领u校友及校友组织信息检索及联络u活动报名(校友活动中心)u信息上传及发布(校友资讯中心)u回馈母校u校友邮箱自助服务u校友期刊订阅u校庆报到u校园...

  • 192021.09

    知微行远,厚德强基|王世琪校友捐赠设立“清华校友-行健书院知行奖学金”

    9月14日,“清华校友-行健书院知行奖学金”捐赠仪式在清华大学举行。此次捐赠,将有力地支持行健书院选拔培养有志于服务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学术思想活跃、国际视野开阔、发展潜力巨大的基础学科拔尖人才,引导他们在国家“卡脖子”关键领域不懈奋斗。世纪互联轮值CEO、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1992级校友王世琪及家人,清华大学副校长彭刚,行健书院院长李俊峰,教育基金会秘书长袁桅等出席了签约仪式。核能与新能源技术研究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