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清华

张瑞雪校友在清华大学精仪系2018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2018-07-10 | 张瑞雪 | 来源 精仪系校友会 |

系友代表张瑞雪在清华大学精仪系2018年毕业典礼上发言

各位老师、同学:

大家下午好!

我是张瑞雪,2007年推免至精仪系导航中心,师从张嵘教授,2012年获博士学位,现任职于中国兵器工业导航与控制技术研究所。收到系办老师的邀请时,我还觉得诚惶诚恐,因为作为众多清华校友中最普通的一员,在毕业的这些年里,我本人也只是在国防军工领域,尽职尽责地做着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虽然小有收获,但也谈不上成果硕硕。今天有幸参加大家的毕业典礼,面对这么多优秀的师弟、师妹们,我想,更多地是分享我自己的一些心得体会,希望对大家日后的工作和学习能有所裨益。

那么首先,在这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我想送给大家两个恭喜。一个是恭喜大家顺利毕业,开启人生新的征程。另一个是恭喜大家即将迎来新的挑战和新的困难。也许大家会说,师姐啊,好端端的毕业典礼,你怎么来给我们泼凉水来了,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会遇到很大的挑战呢?

因为这是一定肯定以及确定的。在学校,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和资源,不断地汲取新知识、新技术;我们毕业服上的“清华”二字也让我们先天地获取了更多的期望和关注。而迈入工作岗位后,我们当下所享受的光环,都会更多地转化成责任和使命:承担更重的任务,在最短的时间内,产出更多的成果。在这个过程里,我们会遇到很多没有想过的问题,可能没有老师答疑解惑,也没有机会犯错重来。因此,有些时候不可避免的,你会觉得孤立无援、甚至怀疑人生。我在博士期间做的是微机械惯性器件的研究,我们实验室的技术水平可以说国内领先。所以当我入职兵器导控所,继续微机械陀螺研究的时候,我觉得这应该就是换汤不换药,大同小异而已。但是,入职后就发现学校和研究所是两种体系。学校的技术研究重点在于创新研发,突出新颖性,关注点也是常见的性能指标。研究所是以产品的可靠性应用为导向,性能指标更复杂、更全面。有些指标可以说闻所未闻,更别提通过技术手段进行优化了。所以,即便从事的就是本专业的对口工作,很多时候也要学会从零开始。新入职的一年里,我重新阅读了大量的文献资料,推导了很多之前不愿意碰的理论公式,也进行了很多试验测试。虽然很辛苦,但是现在回头来看,那段时间围绕应用层面、对于基础知识的再理解,绝对是专业水平的又一次提升。所以,在我们年轻的时候,经历一些挑战、质疑和否定,未必是坏事情,很多时候,我们当下面对的困难,正是我们日后值得骄傲的资本。

那么,如何战胜这些困难呢?在这里,我也想给大家分享几点心得。

首先,人生在世,当有理想。理想是什么?它是一颗种子,孕育着希望和力量,给它一片土壤,就可以生根发芽;它是一点点星星之火,初生虽小,却有燎原之势;它是一种信念,无论遇到多少艰难险阻、糖衣炮弹,依然初心不改,矢志不渝。少年谈理想,多的是雄心和抱负;成年谈理想,多的是清醒和坚持。以前,我的导师经常跟我们讲,一个人还是应该有点理想的,当你们功成名就之时,一定不要忘了给理想留一点地方。当时听着,只是莞尔一笑,工作多年,反复回味,才发现的确不易。前段时间,网上展开了对于娱乐圈和科研界国家精神的讨论。老一辈科研工作者,包括现在很多工作在一线的科研人员,都是加着最多的班,拿着少的可怜的薪水。但是之所以还愿意这样做,就是因为在这样的工作中,可以感受到为国争光的使命感和挺直腰板的荣誉感。以我们单位来说,光纤陀螺是我们所的主要产品之一,是导航系统的核心器件,目前,我们所的光纤陀螺产品从技术水平和市场占有率来说都是国内领先的。但是,十几年前,光纤陀螺的部分关键技术还不被国内研究机构所掌握,那时候,集团公司领导亲自带队、出国交流,不惜重资希望引进这项技术。但是国外公司会议当场就表态,no person, no technology, no, no, no。这在谈判会场,可以说是很没面子的事情了。为什么会这样?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我们自己没有技术,不被人尊重。后来,单位排除很多困难,自行研制光纤陀螺技术,性能也一步步接近国外先进水平。多年后那家公司来到中国,说我们现在可不可以谈谈合作的事情,我们向你们提供产品或者建立维护中心。领导说,这个问题我们先放一放吧。那么,是什么导致了前后两次谈判的地位差异,就是技术硬实力。而这个技术硬实力是怎么形成的?就是靠一群年轻人,在一个二层小楼里,每天没日没夜地演算、试验和讨论换来的。相信,不论是我的导师,还是我现在的领导和同事,在他们毕业做出选择的时候,他们每个人都可以拿到薪酬更高、待遇更优厚的职位,但是义无反顾投身到军工科研中,多少离不开他们自己心中的强国梦。现在,他们有的是行业专家,有的是部门领导,在成就梦想的同时,梦想也成就了他们。所以,希望大家在事业的重要选择口,不要忘了自己心中的理想和抱负,如果这个理想和抱负能够和祖国、民族的发展紧密联系在一起,那就更好不过了。

第二是沉潜内修、底蕴的厚度决定事业的高度。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都有着闪耀的简历。上面写着各种的学术成果、学生工作经历、项目实习经历。但是,我想请大家在看见自己这些光鲜经历的同时,也客观地问问自己,这其中有多少是自己付出很大心血,拼尽全力,学有所成的;又有多少只是为了博人眼球,给自己贴金,到头来贡献寥寥,几无所学的。在我研究生5年的学习生活中,我也参加了很多活动,比如商学院学习、世界银行实习,感觉学业和实践两不耽误,好不痛快。但是,有得有失,时间精力摆在那,表面的丰富多彩,可能实质上只是走马观花。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会更加珍惜学习的机会,如果一定要在这上面加一个期限,我想那会是一万年。所谓,十年磨一剑,一万小时定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我们之中大多数人天资秉性没有本质差别,谁能率先攻下第一个山头,靠的往往是功夫的积累和时间的沉淀。大家仔细想过没有,我们每天工作8小时,每周工作5天,还需要4.8年才能完成一万个小时。这中间还不算我们工作开小差、上网、玩手机的时间。而且再想想看,这5年当中,又有多少人可以一直工作在舒适区以外,每天不停地让自己攻克新的困难,研究新的问题;有多少人可以抵住各种诱惑,在一个岗位上孜孜不倦、任劳任怨。5年不仅仅是一个时间指标,它更是一个人突破自我和持之以恒的双重体现。所以希望大家在看到别人成功的冰山一角时,不要忘了他们为此付出的隐藏在冰山下面更加厚重的基石。

最后是兼容并蓄,外圆内方。在我们的传感器研究中,一个重要的指标就是品质因数,品质因数越高,能量耗散越小,传感器的高精度潜力也越大。体现在我们个人身上也是一样的,我们自己以及我们和周围人的内耗越小,向外输出的能力就越大,能克服的困难和能成就的事业也就越大。以前,可能多少受理工科思维的影响,我的脑子里基本就是0和1、白和黑,凡事喜欢讲道理、论对错。但是我们知道,作为一个整体,当我们想要成为对的一方的时候,就必然有人被我们变成错的,可谁也不想一直是错的,而且世界上很多时候也并没有绝对的对和错。我现在有个4岁的女儿,她很喜欢整理东西。然后,不巧我也是个收纳控。有一次,她在那叠衣服,我觉得叠得很丑,就把衣服拆开,说你这样叠不对,我来教你。她当时就生气了,说你才不对呢,我就是这样叠的,你要重新叠回去,说完就哇哇大哭起来。后来,我学聪明了,我说你叠的衣服真好看呀,要是你能把这边的衣服再弄平一点,就更好了。然后她很认真的把皱皱歪歪的衣服重新整理好,看上去很满足的样子。几次之后,她不仅可以把自己的衣服整理好,还很喜欢帮忙收拾大人的衣服。所以,你看,表面的对和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目标是什么,怎样才能调动人的积极性把事情做好。古人曰“阳在阴之内,不在阴之对”。说的就是阴阳调和、对立统一的道理。万事万物,既然有优点,就必然有缺点,人也一样,他的优点就是他的缺点,他的缺点也正是他的优点,所有的优点和缺点,只不过是他的特点,关键在于你用什么样的视角去看待。你说这个人虎头蛇尾,持续力不够,但是他可能拥有很好的爆发力,可以开拓新技术。你说这个人行事琐碎,做事太慢,但是他可能思维缜密,对于技术细节把握得很到位。正因为同行的人比要去的地方更重要,所以,在我们和同事、朋友、家人的相处中,作为一个整体,只要大方向不错,多一份成全,就多一份鼓励,就多一份力量。表面上,是我们牺牲了自己,成全了他们,实际上是我们团结了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在这个过程里,共同进步,互相成就。

今天唠唠叨叨讲了这么多,但是万变不离其宗,用一句话总结,就是我们的清华校训: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再次祝贺大家顺利毕业,并祝愿我们每一位清华人,在未来的日子里,都可以践行我们的清华精神,用我们的行动续写更加辉煌、更加灿烂的新篇章!

谢谢大家!

————————————————————

张瑞雪,2007年被推免至清华大学精仪系,攻读“仪器科学与技术专业”博士学位,师从张嵘教授和陈志勇副教授,主要从事微惯性器件的研究工作。在校期间,围绕微机械振动环陀螺开展关键技术的理论分析和实验研究。

2012年博士毕业后,加入中国兵器工业导航与控制技术研究所,继续从事微机械陀螺和微机械加速度计的研制工作,作为主要参研人员参与多项总装预研项目,作为项目负责人主持多项所内自筹项目。2014年被评为副研究员。


相关新闻

  • 072017.07

    校友胡天健在清华大学精仪系2017年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祝愿我们的每一位毕业同学,都能拥有值得全身心投入的事业,获得相伴一生的爱情,为国家和人民做出清华人应有的贡献。

  • 282022.06

    校友代表徐冰在2022年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校友代表、8字班校友导师、1998级徐冰在2022年清华大学自动化系毕业典礼上发言(2022.06.24)

  • 282022.06

    校友代表胡晓炼在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2022年毕业庆典上的发言:我对“五道口精神”的理解和体会

    2022年6月26日,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2022年毕业庆典举办。十三届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委员,中国进出口银行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学院1981级硕士校友胡晓炼作为校友代表发言。胡晓炼发言亲爱的各位师弟师妹,尊敬的各位老师,各位领导:非常高兴有机会参加今天的毕业典礼。借此机会,向255位即将走出校门的学弟学妹们送上衷心的祝福。看到你们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庞、一个个挺拔玉立的身影,我十分感慨。40年前的1982年2月...

  • 102018.07

    刘晓光校友在清华大学建筑学院2018届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学习做建筑的时候,也在学习如何做人。作为一个职业建筑师,建筑可以成为我们的一个终生事业,一种存在方式。

  • 092018.07

    校友代表管晓宏在清华大学2018届研究生毕业典礼的发言

    人生选择和选择人生——清华大学2018届研究生毕业典礼的发言清华大学自动化系1977级本科校友、1982级硕士校友 中国科学院院士 管晓宏 管晓宏发言 庞正源 摄尊敬的邱勇校长、陈旭书记,母校领导和老师们,亲爱的2018届...

  • 232021.09

    清华大学2018级年级概况

    2018年8月23日上午9时,清华大学2018级本科生新生开学典礼在综合体育馆举行,3800余名新生参加开学典礼。

  • 092018.07

    校友代表阎伟隆在清华大学2018届本科生毕业典礼的发言

    坚守的青春最美丽——清华大学2018届本科生毕业典礼的发言清华大学美术学院2005级本科毕业生 阎伟隆 阎伟隆发言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和亲友们:大家好!十分荣幸能有机会回到母校,与同学们分享一些感...

  • 272022.06

    校友代表郑方在清华大学2022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设计可持续的未来——在清华大学2022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建筑学院1996届硕士、2014届博士校友,北京冬奥会国家速滑馆、国家游泳中心冰壶赛场设计总负责人 郑方郑方发言 张晓峪 摄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建筑学院1993级硕士研究生、2009级博士研究生郑方。感谢学校的邀请,让我代表校友,见证各位的毕业典礼。首先,我要真诚祝贺你们以非凡的韧性和毅力完成了学业,即将带着青春的热情和梦想,肩负起清...

  • 272022.06

    校友代表在夏帕克提·吾守尔清华大学2022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厚植爱国情怀 坚守为民初心——在清华大学2022年本科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精仪系2002级本科、2006级博士校友,新疆阿克苏地区行署副专员 夏帕克提·吾守尔夏帕克提·吾守尔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们、亲爱的同学们:大家好!我是清华大学2002级本科生、2006级博士研究生夏帕克提·吾守尔。首先,向即将毕业的各位同学们表示衷心的祝贺。如今我离开母校已整整10年,10年间,我在新疆阿克苏奋勇实干,10年后,我万分荣幸,心存感恩之情,...

  • 112018.07

    田小飞校友在2018年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保持追求纯粹的精神,养兼济社会的情怀,练就从容淡定的心态。青春逢盛世,奋斗正当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