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线上讲座∣疫情下的奥运:强大、活跃、健康之道”

2020-06-25 | 来源 公号“清华体育产业研究中心”2020-06-24 |

2020年6月23日国际奥林匹克日,由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和清华校友总会体育专委会联合主办,盛开体育和英迈体育协办的“西体东看台系列讲座之十四——疫情下的奥运:强大、活跃、健康之道”线上讲座成功举办。活动的两位主讲嘉宾,1986级土木系校友、盛开体育公司董事长、曾任国际奥委会驻北京2008奥运会首席代表的李红女士,早稻田大学体育科学研究院原田宗彦教授分别以“破解体育产业和奥运未来之路”和“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对奥运营销的影响”为众多线上观众带来了精彩的分享。

本次线上活动由清华大学体育产业研究中心王雪莉主任主持。清华校友总会副秘书长、清华校友总会体育专委会副会长陈伟强教授,清华校友总会体育专委会秘书长、英迈体育CEO史丹丹校友等众多嘉宾参与了本次活动。

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

王雪莉主任对在奥林匹克运动日举行此次讲座的意义作了清晰的阐述,并对组织协调和参与此次活动的各位嘉宾、专家和工作人员表示了感谢。随后,王雪莉主任分别对李红女士和原田宗彦教授作了介绍,两位嘉宾都与清华大学有着很深的渊源,也同为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的委员,她表示很期待两位嘉宾从不同的视角对相关的话题分享自己的观点和看法,也希望所有参与此次讲座的各位朋友一起努力为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作出贡献。

国际奥委会奥运会部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弗-杜比

活动当日,中心还荣幸地收到了来自国际奥委会奥运会部执行主任克里斯托弗-杜比先生为本次讲座发来的致辞视频,杜比先生在视频中预祝本次活动圆满举行,并呼吁大家“保持强大、保持活跃、保持健康”。

盛开体育董事长李红

远在瑞士的嘉宾李红校友,首先分享了自己多年来的奥林匹克之路,并介绍奥林匹克运动的结构和收入支出情况,再详细分析了东京奥运会延期的决定过程及其影响,最后展望了未来体育数字化的发展。李红坚信体育产业的未来在于体育的数字化将给传统体育赛事的价值和潜力带来极大的提升。

奥林匹克运动的结构分为四个层级,环环相扣、复杂多样。国际奥委会作为奥林匹克运动的最高权力机构,其核心层为第一个层级,由会员大会、执委会和主席构成。会员大会是最高权力机构,由国际奥委会委员参加,通常每年召开一次会议或由国际奥委会主席或三分之一以上的委员提议召开临时会议;执委会由国际奥委会主席、副主席和部分委员组成,其职责为领导工作团队处理国际奥委会的日常事务;主席是国际奥委会的法定代表人并担负国际奥委会的领导职责。此外,国际奥委会成立了各专项委员会负责处理专业领域的事务,如运动员委员会、道德委员会、提名委员会、奥林匹克团结基金委员会、申办城市评估委员会、奥运会协调委员会和国际奥委会医疗委员会等。第二个层级是国际奥委会的日常管理机构,包含了奥林匹克团结基金、奥林匹克转播服务公司、奥林匹克频道服务公司、国际奥委会电视与市场开发服务公司、奥林匹克博物馆等,这些机构作为独立法人从事相关领域的工作。第三个层级为国际奥委会认可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和奥运会组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负责对奥运会运动项目比赛提供技术支持,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在其所在辖区推广和发展奥林匹克运动,奥运会组委会在国际奥委会执委会的领导下负责筹备和举办奥运会。最外层是奥林匹克运动重要的支持者,即国家体协和俱乐部、非奥运项目的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运动员和随员、裁判和其他技术官员、特许经营商、媒体、其他认可的机构、社会关系发展机构、全球合作伙伴、持权转播商、国内赞助商和供应商等。

奥林匹克运动-结构

同时,李红特别强调“奥林匹克大家庭缺一不可”,这些成员都是奥林匹克百年来历经风雨却越发精神抖擞的力量所在。比如顶级赞助商,不仅仅是奥运会的重要资金来源,也是奥运精神的传播者,“并不是有钱就可以加入,更不是给了钱就结束,顶级赞助商必须宣传奥林匹克,为奥林匹克提供产品与服务,并助力奥运会的成功举办”。例如,阿里巴巴成功入选奥林匹克赞助商计划,为奥林匹克开发前所未有的可持续性票务系统,也展示了中国企业的“奥林匹克之心”。

奥林匹克运动的收入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一是全球范围内的奥林匹克运动收入,由国际奥委会直接管理,主要来源于顶级赞助商计划、奥运会赛事转播收入、国际奥委会供应商及商品特许经营计划;二是来源于各国家或地区奥委会在本辖区内所从事的市场开发收入;三是奥运会的市场开发收入,来源于奥运会主办国国内的赞助计划、特许经营计划和票务计划。在奥运会主办国,国家奥委会与奥运会组委会实行联合市场开发计划。在2013年至2016年间(含2014年索契冬奥会和2016年里约奥运会),国际奥委会的收入总计57亿美元,由此可以看出奥运是一个大生意。而国际奥组委所有收入的90%会被重新分配给下属组织,用于支持奥林匹克运动的发展。

奥林匹克运动-收入

考虑到全球疫情情况、运动员的备战受影响、参赛者的健康和安全等因素,本次东京2020年奥运会不得不推迟,这也是一次为空前之举,十分考验奥林匹克委员会的应急处理能力。而奥委会在奥运会无法如期举办没有收入的情况下,利用储备资金支持各项体育运动的发展,并与世界卫生组织以及各国紧密合作,体现了高效的协调能力。国际奥委会平日勤俭办会,始终未雨绸缪,才有了应对突发事件的快速响应,也让人对奥运的未来更加充满信心。

“危机”即危险与机遇,疫情带来的是线下体育的短暂下滑,却升级了人们的体育消费习惯,迎来了数字化体育发展的新契机。正如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博士在今年清华经管毕业典礼嘉宾发言中所说“新冠肺炎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教训,而其中最重要的教训是,健康不是奢侈品,而是社会和经济发展的基础”。

早稻田大学体育科学研究院原田宗彦教授

作为日本体育产业研究专家,原田教授在本次分享中深入浅出地介绍了日本与奥运的历史渊源以及奥运推迟对日本造成的一系列影响。

回顾1964年,时值日本的全速发展时期,借助奥运会的举办,日本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而2020的日本作为发达国家举办此次奥运会,其目的是希望创造可持续的社会发展。以奥运为突破口,吸引国际目光,以期为老龄化和人口减少的现状带来些许缓解。

2020东京奥运会的优势和劣势

除了延期之举让东京奥运创造了历史,2020东京奥运会的创新之处也可圈可点。原田教授本次着重介绍了赞助商方面的革新举措。自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开启赞助商模式25年来,此模式迅速发展,赞助收入已成为奥运会重要收入来源。令人惊讶的是,2020东京奥组委的赞助收入,达到了北京2008年的三倍之多,其主要原因在于东京奥组委打破了一个行业只允许一家企业赞助的传统,顺应日本企业“错失机会恐惧症”的独特竞争文化,在同级别赞助商中允许多家企业存在,从而产生了收益翻倍的效果。极为典型的就是4家新闻机构在同一级别赞助商中并列存在,共同分享赞助权益。

日本“错失机会恐惧症”的竞争文化

遗憾的是,奥运会的推迟影响了赞助企业的战略计划。例如,待到2021年奥运会再宣传5G对于NTT公司将意味着失去原计划2020年宣传时的时效性;Asics运动服饰企业原计划在4月发布马拉松跑鞋的计划也不得不延期。另据NHK对78家赞助商的调查,57家受访企业中,65%尚未确定是否继续赞助,14%明确不续约或视赞助金额调整决定是否续约,只有12%明确续约。赞助商能否履约赞助或将成为日本奥组委面临的资金挑战。除此之外,奥组委人员开支问题、场馆维护费用问题、因延期而产生的65亿美金额外资金到底由谁支付等问题,亟待各方共同解决。

在此次讲座直播过程中,直播期间观众反应十分热烈,小鹅通直播间涌入了2000人次,网易直播间11000余人次,近13000人次在线收看了本次讲座。在两位嘉宾做主题分享期间,广大网友也通过线上直播间留言板向嘉宾们提问。

在互动环节由王雪莉主任就网友们关心的问题一一与嘉宾展开互动,第一个问题是有关东京奥运会的延期对2022北京-张家口奥运会产生的影响,李红女士表示在东京奥运会推迟举行之后,国际奥委会针对连续举行两届奥运会便提出了从peak到peak(从高峰到高峰)的策略,两届奥运会都在亚洲举行,未来会有非常紧密的合作和想象空间。第二个问题是有关阿里巴巴成为IOC的TOP赞助商发生的趣闻,李红女士分享到巴赫主席曾经在签约完成之后去阿里巴巴访问就对媒体做过形象的比喻“国际奥委会是一个100多岁的老人,阿里巴巴是一个18岁的美女,两者结合在一起,双方都很紧张,也希望给予彼此耐心和理解。”李红女士认为双方的签约不仅是一个中国企业进入奥运殿堂的问题,而是奥林匹克运动遇到了数字转型的重大历史时刻,两者的结合恰逢其时,也推动了世界体育的数字化转型。第三个问题是全球应该从哪些方面来关注延期的东京奥运会与之前奥运会的区别,原田宗彦教授表示,日本目前主要存在着人口老龄化和人口数量减少的问题,日本也希望通过这次奥运会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解决这些社会问题,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吸纳更多游客来到日本消费,因此,也希望有更多的人可以关注到日本的观光旅游业。

抗击新冠的长征还在继续,奥运的变革也一刻不停,唯有奥林匹克精神恒久支撑着热爱奥林匹克、热爱体育事业的人们自立自强。无论疫情如何,全球不同地区的观众齐聚直播间共同聆听分享,思考体育产业发展,就是体育事业的福音。本次活动是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和清华校友总会体育专委会在国际奥林匹克日与全球体育同仁们的一次连线。疫情之下,众志成城,团结一致就是对国际奥委会“Stay Active, Stay Strong, Stay Healthy”倡议最好的回应。


相关新闻